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化学不好的理由(一块小甜饼,麻瓜AU)

敲可愛!

月白欲与:

美好属于他们,他们属于罗琳,OOC和谬误属于我。
拖更许久的补偿!麻瓜高中生AU
一篇比较小白的校园甜文。
实在是不会写两个人如何花式互怼……骂人不带脏字的嘲讽真的好难啊摔!
祝食用愉快!


正文:



  
  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A班的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是死对头。如果有上厕所的学生路过有A班在上课的实验室,十有八九可以欣赏到这两位才华横溢的互怼,就跟说相声似的。
  
  物理老师还能比较温柔地提醒两个人安静点,但是化学老师斯内普可不是吃素的,他会直接说一声“再闹滚出去”,尽管第二天两人又会照常撕起来。
  
  可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整整一天,德拉科都没有来挑衅哈利,使得整个A班丧失了一半的活力,以致于一整天大家都只能听见赫敏的声音,“老师这个我会我来回答”之类的。
  
  这是今天哈利第一百零一次看向德拉科的方向了。那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挺好看的,不像以前那么欠揍,微微垂下的眼睑遮住了一半漂亮的灰蓝色眼睛,竟然给人一种他很温柔的错觉。
  
  哈利内心好奇极了,这货今天居然没有挑衅他,如果单论诡异程度的话,绝对可以记录进霍格沃茨私立高中几大怪谈之一。到了下午,哈利已经开始浑身不自在了,眼睛更是没完没了地向德拉科瞄去。为什么不找我了?!哈利在内心愤怒地质问。尽管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希望德拉科来找他。
  
  正当他在历史老师拖得悠长的调子中凝视德拉科时,德拉科抬头了。他很自然地转头看向了哈利,然后跟哈利的目光狭路相逢。
  
  德拉科的眼睛里第一次没有讥讽的火花,但是他们只四目相对了一秒,哈利就慌张地把头挪开了。简直妈的害怕。
  
  到了放学前,低沉了一整天的德拉科似乎又开心了起来,跟他的两个跟班一直在笑着说闲话。哈利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在图书馆找到了潘西。
  
  “帕金森,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吗?”
  
  “你问。”潘西正忙着写哲学课的作业,笔尖在纸上飞速移动着。
  
  “呃。”哈利挠了挠头,“我想问为什么今天马尔福没有找我麻烦?”他本来想问为什么德拉科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但那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他换了个比较符合他与德拉科关系的问法。
  
  潘西的笔尖停了一下,她恍然大悟地看着哈利:“你因此不高兴?”
  
  “不!绝对不是!”哈利大吼,然后他意识到他在图书馆里太大声了,对其他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后他继续说,“我只是觉得他应该是碰上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所以想让你告诉我,让我高兴高兴。”
  
  “其实也没什么,他就是化学小测没考好而已。”潘西继续写她的哲学作业。
  
  化学没考好?哈利回忆了一下德拉科的化学成绩——作为死对头兼学习上的竞争对手留意彼此的成绩显然是理所应当的(哈利为自己找的理由)——是一个A+。
  
  是的,A+,德拉科只错了一个选择以致于没有得到A++。这叫考不好?哈利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作为一个化学学渣,他能得到A就不错了。
  
  哈利难以置信地说:“A+叫做没考好吗?”
  
  “那当然了,我和你这种脑袋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哈利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德拉科这个铂金脑袋的小混蛋。
  
  德拉科走到哈利身边,高傲地一扬脑袋:“我只是想证明,我得A++,是因为试卷上的最高标准只有A++。而你得A+,是因为你的能力只有A+。”
  
  哈利对此只想大吼一句你放屁!明明我的能力只有A!但是他不能吼,因为他会被图书管理员揍,还会被德拉科嘲讽。
  
  知道了德拉科的心情低落只是因为这种小原因之后,哈利莫名地安下了心,对潘西道了声谢之后就要回宿舍了。只是莫名其妙地,他在离开之前得到了德拉科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他打了个哆嗦,开始思考自己白天是不是被德拉科抓住了什么把柄,然后想起了四目相对的那一幕。
  
  哈利的心竟然剧烈地跳了起来,一定是因为紧张和焦虑。哈利想,一定是的。
  

  
  哈利·波特在课上偷看我。德拉科想,被我发现后还慌张地挪开了眼神。
  
  德拉科无视掉心中莫名升起的愉悦,洋洋得意地想,看来波特这家伙一直在暗恋我,还以跟我吵架为借口接近我,真是没水准的方法。
  
  半夜时分,德拉科哼着小曲儿从宿舍楼里走出来,看了看四下无人,迅速地沿着一条小道闪进了教学楼,轻车熟路地摸到了化学实验室的门。
  
  霍格沃茨的学期考试不仅会考察理论知识,其中化学的实验考试也是非常严格并在期末成绩占很大比重的。对于德拉科来说,在半夜偷偷去实验室做实验不仅是为了成绩,也是为了过过手瘾。
  
  毕竟如果你的操作像德拉科一样好,肯定也会对一次次成功实验产生的美妙景象上瘾的。
  
  德拉科打开几盏小灯。昨天课上进行的实验是什么来着?对了,碘化钾和硝酸铅反应。
  
  课上做这个实验的时候布莱斯的配置比例不太对,所以那个实验并没有很成功。正当他往装了碘化钾的烧杯里倒蒸馏水的时候,听到了一个震惊的声音。
  
  “马尔福?”
  
  德拉科无比确信这是哈利的声音,他疑惑地转过身,看到黑暗中哈利不清晰的脸:“你为什么在这里?”
  
  哈利皱起了一边眉毛:“呃,你猜?”
  
  德拉科在心里哼了一声,说不定你是因为暗恋我才跟踪我到实验室的呢。“你赶紧说实话吧波特,告诉我又不会少块肉。”
  
  “说到这个。”哈利看着德拉科的脸,一股异样的情愫在心里蔓延开来,“我是来练习实验的,你能不能帮我补习化学?”
  
  “你开玩笑吗波特!”德拉科内心狂吼:你还记得我们是死对头的设定吗!
  
  空无一人的实验室,阴暗的灯火。德拉科的双手撑在实验台上,看到哈利那一双绿色的眼睛,一瞬间想要开口答应。
  
  “如果你不帮我补习我就告诉主任你偷偷在晚上用实验室。”哈利威胁。
  
   凭马尔福家的权利财力难道搞不定这件事?实际上爸爸花钱让学校专门给他建一个实验室也不是不可以的。德拉科突然觉得自以为威胁到他有点小得意的哈利分外可爱,于是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说:“那好吧,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成交!”
  
  唉,这家伙跟个傻子似的怎么。德拉科小小地叹了口气。“过来点,傻宝宝波特。今天课上的实验你又没成功吧?”
  
  哈利抬头望着天花板。“你怎么知道的?混蛋马尔福。”
  
  德拉科当然不会说是他特意看到的,他配好了两烧杯溶液,然后开始挑选合适的大烧杯:“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你这种愚蠢的人肯定不会做成功的。”
  
  “你现在是在帮我补习化学马尔福,我们就不能和平友善地相处吗?”哈利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烧杯中的悬浊液说道,“况且你的脑子好像只在化学课上好使,看看你在历史课上都答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拿破仑颁布汉莫拉比法典?”
  
  德拉科尴尬地咳了咳:“反正都是法典。”
  
  “嘘。”德拉科突然噤声,把过滤后的澄清滤液倒在烧瓶里,他关掉了几盏灯,单单把一个发白光的手电筒照在烧瓶下面。
  
  哈利瞪大了眼睛,细碎的金色在液体中漂浮旋转,折射着金色的光点,漂亮得像身边的人的头发——等等他想出了什么奇怪的比喻?
  
  德拉科关了手电筒打开灯,捕捉到哈利看不到黄金雨后失望的眼神,拿了个烧杯放在铁架台上开始烧水。
  
  “烧水干什么?”哈利不解。
  
  “你就等着吧。”德拉科重新配制溶液,最后把滤液装进一个小玻璃瓶里,盖上橡胶塞,把散发着暖意的小瓶子塞到哈利手里。
  
  哈利还是一头雾水,德拉科彻底被他打败了:“傻子!你上课听课了吗!这个实验的原理是热饱和溶液析出晶体,你拿着这个瓶子回去,睡觉之前就可以看到它慢慢出现的黄金雨了。”
  
  “真的吗!”哈利高兴地拿着瓶子,一向欠揍的德拉科在他眼里突然变得讨人喜欢了起来。
  
  德拉科看着哈利笑的样子,心里莫名地柔软了下来,他想揉揉哈利那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犹豫良久,还是把手覆了上去。
  
  “马尔福?!”哈利一惊,随即慌乱地向着门后退,“现在太晚了宿舍有可能有人来巡视,我先走了明天见。”
  
  德拉科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哈利离去的方向。奇怪,哈利不是暗恋他吗,为什么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还跑了?
  
  难道他之前理解错了?德拉科有些失落,他默默地整理了实验台,看了看那瓶液体把它倒进了水槽。
  
  哈利跑进了宿舍楼,悄悄地在舍友的一片呼噜声中爬上自己的床,平息着自己剧烈的喘息。
  
  刚刚他逃跑的原因是,他心动了。在德拉科的手碰上他头发的一瞬间,看着德拉科那双灰蓝色的眸子的时候,他的心跳震耳欲聋,带着甜蜜又苦涩的喜悦纠缠着他。
  
  德拉科,德拉科。
  

  
  已经三天了。德拉科愤愤地想,他们不是约定好了补习化学吗?可是这三天哈利根本没有来找过他,就连他的挑衅也是几句话带过,连吵架的意思都没有。
  
  德拉科决定找哈利谈谈,下课后他跟着哈利走出了走廊,看见哈利停在了一棵巨大的树下面。他刚刚打算上前,忽然看见哈利面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
  
  红色的头发,匀称的身材,和一双形状漂亮的眼睛。是最近很受欢迎的校女足队队长,高一学妹金妮·韦斯莱没错。
  
  女孩红着脸在说些什么,德拉科往四周一看就看到了一群躲在角落给金妮加油打气兼看热闹的小姐妹,然后他转头,看到哈利竟然笑了。对着那个女孩!
  
  有一股酸涩肿胀的感觉从德拉科的心底滋生,他盯着那个方向,甚至忘了自己之前要干些什么。
  
  他只是盯着,直到金妮离开了,哈利向教室走去。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他喜欢哈利。
  
  也许不是从现在,也许是从很久很久以前,毕竟他现在才发现,他竟然从初中开始连着怼了哈利六年,而其他他讨厌的人他连搭理都懒得搭理。
  
  可是德拉科发现他之前是错的,哈利根本不喜欢他。
  

  
  被校内无数人追捧的女足队长金妮·韦斯莱表白,换做他人也许会兴奋不已,但哈利却只能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尽量不伤人地拒绝她。
  
  毕竟是好友的妹妹,同时他也真心地把金妮当成妹妹,哈利不忍看到金妮落寞离开饭背影,于是也转过身向教学楼走去。转身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德拉科,那个无耻地把他全部的心占据了的家伙。
  
  德拉科心里会怎么想?他会有一点点的不高兴吗?或者嫉妒他?哈利乱糟糟地想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绝望地看见了日程表,瞬间将情感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
  
  月末就是期末测验了,如果他的化学再给他拉分,他的父亲詹姆斯就会给他找一个据说比斯内普老师还可怕的人给他补习化学,那个人好像叫什么伏地魔,听着就是个麻烦的家伙。
  
  相比之下,哈利当然是选择找德拉科给他补习化学。他尽力忘记那天实验室的尴尬,然而他找到德拉科的那一瞬间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马尔福,我是说,你还记得帮我补习化学的约定吗?”哈利站在德拉科的桌子前。
  
  德拉科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哈利,轻声说:“恐怕我不能。”
  
  “你别忘了我会——”
  
  “愚蠢的波特,你还记得我的父亲是谁吗,你觉得我会怕你的威胁?”德拉科平淡地说,“你大可以去告状。”
  
  “可是你上次明明答应我的。”
  
  “我反悔了,就这样。过几分钟就要上课了,你确定你还要站在这里等着老师骂?”德拉科冷冷地说,然后他翻开书低头不再看哈利。
  
  哈利呆立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伤心地回到座位上,心安理得地在化学课上溜了一节课的号。
  
  化学课后是午休,哈利在走廊的人潮中大喊了一声德拉科,在无数个回头中找到了那个铂金的脑袋。
  
  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哈利才开口:“金妮·韦斯莱跟我表白了。”
  
  德拉科望着他:“所以?你是来炫耀的吗?”
  
  “我拒绝了。”
  
  德拉科的眼睛一再地放大,欣喜、隐秘的希冀和不知名的情绪混杂着翻涌上来,他尽量不使自己的声音发颤:“然后?”
  
  “所以你可以嘲笑我了,马尔福。”哈利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德拉科突然笑了,哈利觉得他今天的笑格外地好看,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帮我补习化学吧,不然我暑假会很惨的。”
  
  “波特你确定要我帮你补习化学吗?”
  
  “非常确定。”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德拉科一步一步地走近哈利,从哈利碧绿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只有他自己。“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可能就不会让我帮你补习化学了。”
  
  “什么秘密……唔。”哈利感受到嘴唇上温暖又柔软的触感,他的后脑被一只手托住,沉溺在随之而来的怀抱中。
  
  “我喜欢你。”
  

  
  霍格沃茨高中的主任麦格表示非常生气,因为她晚上偶然进教学楼时发现实验室里有两个学生在偷偷做实验,顺带谈情说爱。
  
  “我在给哈利补习化学。”德拉科严肃地对麦格说,“请您相信学期末他的化学成绩一定会突飞猛进。”
  
  麦格怀疑地望着他们,轻敲戒尺。
  
  “请您批准我们使用实验室。”德拉科指了指哈利,“A+,保证。”
  
  麦格主任走后,哈利张牙舞爪地扑向德拉科,叫道:“怎么可能A+!别开玩笑了!”
  
  德拉科笑着捉住哈利的手,趁机把他抱在怀里:“你得相信我的能力。”
  
  “……我是不相信我自己的能力。”
  
  德拉科对着哈利的唇亲了一下,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
  
  “臭不要脸马尔福。”
  
  “你在历史课上偷看我。”
  
  哈利想起那堂历史课上的四目相对,转着眼睛磕磕巴巴地说:“好吧……也许。我也不知道。”
  
  “……”
  
  “喂你不许笑!”
  
  德拉科洋洋得意地搂着哈利,他就知道他的感觉没错,绝对不是他自恋。
  
  “哈利,你知道你为什么学不好化学吗?”
  
  哈利摇了摇头。
  
  “你没发现我永远是在化学课上逗你吗?”
  
  “德拉科·马尔福!”
  
——END——

评论
热度 ( 513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