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残缺的字母(The End)

完結了😭

七缺三:

设定:每个人十六岁都将烙印上一个灵魂伴侣的线索,不巧HarryPotter却得到了缺失的字母。

残缺的字母(目录)

【德哈】残缺的字母(21) 



第二十二章


他的手掌轻轻游弋在他苍白宽厚的背部。



从点点雀斑的肩膀处一路缓缓向下,经过鹿头轻扬的蝴蝶骨,划过闪着淡光的名字,他的指尖摩挲描绘着鹿角的纹路,慢慢的流连在尾椎骨处的肌肤,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和灵魂印记散发的微光。



白金发色和黑色缎料枕头相映成辉,Harry盯着背对着他熟睡的男人的后脑勺,Draco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长臂勾到他身上,头一低蹭到他肩窝里,略带灼烧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处,Harry回过神来无奈的笑了一声回抱住对方。



他的手臂紧紧的箍住Draco的腰,手掌贴在他的背上,嗅着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还有这个自恋鬼往头上摸的一大堆保养品的味道,不过还不是很难闻。



Draco蓄起了长发,现在的长度大约到了肩膀处,有时候,这些头发会搔到Harry,让他痒的睡不着觉,他往往气的把Draco蹬开,一个人蒙在被窝里。



Harry抽出一只手摸着他光滑柔顺的头发,淡金色在窗外月光的轻抚下显得温柔梦幻,Harry想起他以前没留长头发的样子,跟现在真是大不相同,要是比起来,Harry还是喜欢他短发的样子,干净利落,而且这家伙还不用每天花半小时梳理涂东西。



Draco的头往后挪了一点,朦胧的掀开眼看向他,“干什么还不睡?”他的声音听起来睡意沉沉,发音都有些黏糊,Harry把手拿开看向他,笑着说:“在想怎么把你的头发剪掉。”



“休想,Potter,”他睡眼惺忪的瞪了一眼Harry,当然,很没有威慑力,“我知道你惦记我丝滑的头发很久了。”他打了个哈欠,把Harry一把搂紧,另一只手探到上方伸了个懒腰。



“你明天起床小心点,很有可能你就变光头。”Harry偷笑了一声,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恶意的用头发蹭了蹭Draco的下巴,Draco嫌弃的扁嘴,用手扯了一下Harry的脸。



“你不喜欢我长头发?”



Harry随意的嗯了一声,Draco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铁灰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Harry紧张的吞咽着口水,手紧抓着床单,Draco缓缓的低头靠近Harry的嘴唇,但他只是故意对他的脸吹了口气,然后幼稚的咬了一口Harry的鼻子,含糊不清的说道:“休想,还是那句话,休想!”



Harry翻了个白眼扣住Draco的头,扬起下巴用力的吻住他那张冒傻气的嘴。



“嘿,醒醒了,都快十二点了,我们要去Hermione家,起来了!”



Harry唰的拉开窗帘,Draco哀嚎一声埋进被子里,Harry爬上床去推他,“诶哥们,起来了,今天我好朋友结婚,你让我迟到试试?”Draco闷声闷气的回复道:“你让我留在家里吧,黄鼠……Weasley结婚少我一个没事的!”



Harry用力的开始扯他的被子,一边说道:“你不是我家属吗?不是你就待着吧,我找是我家属的人跟我一起参加婚礼。”Draco一下子从被子里钻出来挑眉瞪着他,“你这疤头现在是在威胁我吗?”



Harry也学着他的样子挑眉微笑道:“是啊。”



Draco崩溃的甩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找衣服一边嘴里叽叽歪歪道:“还我那个救世主Potter!”Harry起身跟在他后面一起走进浴室,Draco脱掉上衣和裤子丢给他然后钻进淋浴房里,Harry笑着说道:“那个Potter也没对你说过几句好话好吗?”,水声响起,白雾缭绕,Draco叫道:“Bloody……那还我那个抢婚的Potter!”



“不存在的,谁抢婚了。”Harry把Draco的衣服扔进洗衣篓里,然后靠在门边上跟洗澡的Draco聊天。



“哟真敢说,也不知道谁当初冲进教堂眼泪汪汪的。”Draco关了淋浴头,开始挤洗发水,Harry听着他洗头的呱唧呱唧声就很想笑,他装傻道:“有吗?”



“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Harry Potter?2000年8月19号下午一点四十分……”



“停停停!这种事情上你记性这么好,昨天我让你买一打鸡蛋和牛奶回来,你倒是哪个都没记住!给我买了个什么,牛奶吐司?!”



“不是很有道理吗?又有牛奶又有鸡蛋,很对啊!”



“对什么啊对!”Harry反驳道,唰的拉开浴室门,里面洗澡洗的正开心的Draco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拿花洒喷了Harry一脸,Harry一抹脸,冲进去开始揉他刚洗好的头发。





2000年8月19日一点零五分。



Harry焦虑的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请帖,自从Hermione为他解读了这些话的意思之后,他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他很想冲到Draco面前把信甩到他身上质问他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但他却一拖再拖,一个月就这么被他的踌躇给耗过去了。



眼下,那个人大概穿着昂贵的西装坐在自己的家里,对着镜子发呆,看着领子上的胸花,家里的人忙得不可开交,而他只需要到了时间去教堂就可以了。



Harry的床边扔了好几个空酒瓶,幸亏今天是星期六,他可以大醉一场,或许酒精一上头,他就有勇气冲到教堂去上演毕业生结局。



但是,那一定会上社会新闻头条的,救世主和前食死徒不得不说的故事,Rita不抓住这个良机写上二十本书简直不可能,还有Hermione和Ron,估计当场震惊到昏倒,还有那个女孩Astoria,在婚礼上被人捣乱,她要蒙受多大的羞辱啊。



Harry烦躁的把请帖狠狠地掷出去,信纸轻巧的飞到客厅里,砸在门上落了下来。他愤恨的闭上眼睛,忍着心里苦涩的感觉,手伸到地上抓了一瓶酒上来,撬开瓶盖,刚准备再喝一瓶的时候,门铃响了。他叹了口气把酒瓶放到床头,用力的抹了一把脸,才起身去开门。



Hermione和Ron拎着两盒东西站在门口,Harry笑着请他们进来,Hermione把手里的东西递给Harry,一进来就踩到地上的请帖,她弯下身去捡,刚想看一下就被Harry抢了过去,他干笑着把请帖藏到身后,说道:“水费单,水费单。”



Hermione皱眉打量着他,忽然凑近他仔细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女孩挑眉瞪着他:“你喝酒了!”



Ron走过来听见之后,一把搭上Harry的肩膀,被他的酒味熏得扭头深呼吸,他转头看着Harry叫道:“是啊!Harry,还喝这么多!”



“给我看看那是什么东西。”Hermione伸手道,Harry一再躲闪,Ron好奇的打量着他。



Harry在两个人目光的啃噬下败北,泄气的坐到沙发上,颓丧的用手捂着脸,肩膀耸动着,看上去消沉脆弱。



Hermione和Ron相视一眼彼此摇头,然后Hermione坐在他身边轻拍着他的肩膀,Ron坐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抱胸看着Harry。



“嘿兄弟,发生什么了?”Ron问。



“对啊怎么了,这么多年来你很少哭的。”Hermione柔声道。



Harry深呼吸了一下,狼狈的揩去眼泪,他把请帖攥成一团,看了一眼Ron和Hermione,他咬了咬下唇,靠到沙发上盯着自己的膝盖低声道:“你们知道我的灵魂印记吗?”



“怎么了?不是一直都没有补全吗?”



“你知道你灵魂伴侣是谁了?难不成是哪个巨丑无比的人,你才难过成这样?”Ron夸张的做了个表情,被Hermione踩了一脚后连忙改口:“呃...我...”



Harry摇了摇头,“不是。”,他起身走进卧室里,Ron和Hermione激烈的交换了眼神,Ron被她用力的扭了一下耳朵,他吃痛的差点叫出声来,委屈的瞄了一眼Hermione。



Harry很快捧着一个木匣子出来坐回原位,他打开放在膝盖上的盒子,然后看着Hermione说道:“我知道他是谁,对,他。”



Ron倒吸一口气,讶异道:“一个男的?”,Hermione的眼神再次扫射过来,他立刻点头道:“挺好的!”



Harry没有接茬,继续道:“其次,”他拿出了Slytherin的黑袍,“是一个,Slytherin。”



“一个Slytherin?!”Ron直接拔声叫道,Hermione扭头瞪他,他迅速闭嘴点头,“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他深呼吸了一下,拿出了Draco的魔杖,“他是——Draco Malfoy。”



这下Ron直接从茶几上蹿起来大喊:“什么?!”Hermione本想拽住他叫他安静点,可是她忽然意识到Harry刚刚说了什么,也跟着Ron一起吃惊的盯着Harry久久不能说话。



面对两位好友惊恐的眼神,他知道这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你的灵魂伴侣是Draco Malfoy?!”Ron难以置信的问道,他紧紧的扒拉着自己的脸,好像Harry被谁施了夺魂咒一样。



他凑上前探Harry的额头,一脸认真道:“没发热,脑子怎么会坏了呢?”他嘀嘀咕咕道,被Hermione一把推开。



“你怎么知道的?名字显现出来了?”Hermione认真的问道,Harry摇头说:“没有,还是D.N,但是,我知道就是他。”他拿出几年前的信递给Hermione,Ron马上探头去看。



“这什么时候的信?”Hermione看完之后紧紧盯着Harry,而Ron仔仔细细的把每行字都读了一遍,他好像一副快不能呼吸的样子。



“去青砖街的前一天。 ”



“而你一直没和我们说?!”



“我想等我弄明白了再和你们说的。”



“那你弄明白了吗?”



“呃......没有。”



Ron郁闷的坐在地上,他的眼神锁在那个木匣子上,要他怎么接受臭鼬是自己好友的灵魂伴侣!



“你喜欢他?”Hermione皱眉问道。Harry艰涩的点头,Ron举手道:“但是,那白毛不是今天结婚吗?”



Harry的眼神黯淡无光,“这就是你喝酒和哭的原因?”Hermione追问,他点了点头。女孩心疼的看着低落的Harry,又问道:“这是他的请帖?”,他再次点头。



Hermione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看向他,“之前那道题根本不是唱唱反调上的吧,Harry?”Harry嗯了一声。



“你想去吗?”



“我不知道。”



Ron迷茫的看着他们两个,“什么题?去哪里?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Hermione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解释道:“Draco给Harry送了一封结婚请帖,但里面的内容是在暗示他抢婚的。之前Harry把它说成一道题来问我意思。”



Ron一脸不能接受的反驳道:“不能去啊!那可是DracoMalfoy!”



Hermione没理他,手搭在Harry的肩膀上说:“听着,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个自大狂,我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他,狭隘傲慢无礼,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个优点,但是,我知道你好像是真的喜欢他。所以,如果你不想有什么后悔的话,不妨去一趟,只是,别弄的太戏剧化了。”



“Hermione!你在说什么啊,你在鼓励他去婚礼吗?!需要我提醒你一下那个是DRACO MALFOY吗?Harry你跟我说那家伙是不是给你下药了,哥们我去揍他。”




Harry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朋友摇头说:“没有,Ron,我喜欢他。”



“这根本说不通啊!”



“爱情这玩意本来就说不通,11岁的我怎么会想到我会爱上那个鼻子黑黑脏脏的红发小男孩?Snape怎么会知道自己甘愿为了Lily奉献自己的一生,Dumbledore又为什么会爱上自己的宿敌与黑巫师?这些能说的通吗?你根本没办法说服自己的心不要去爱某个人,如果你做了,你只会越陷越深。”



“起码第一个我知道是讲得通的。”Ron嘟囔道,他认真的看着Harry的脸叹气道:“好好一个人怎么就.....算了,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他仰头躺到地上。



“当你爱上一个人,不要躲。”



“所以,你会去吗?”





一点二十五分。



Draco站在鲜花拱门下紧张的深呼吸,他紧紧的攥着拳头,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在期待那个人看懂他的言外之意,他走在走廊里的时候希望他会冲过来问他能不能做他男朋友,如果Harry这样做了,他保证自己可以抛下一切点头。



但日复一日,Harry不仅没有出现,而且明显在躲他,Draco的心被他亲手摘下来放进冰窖里,于是他违背自己的意愿,当个顺从的儿子站在这里,准备用后半生伤害另一个女孩的心。



Astoria穿着高雅繁复的婚纱挽着她父亲缓缓走来,演奏婚礼进行曲的班卓琴在空中飘荡,白色粉色的花瓣不断从陶罐中喷射而出,在半空中一群爱尔兰小精灵飞扬着洒下金色闪粉,Astoria在这之间显得美丽而神秘。



她款款而来,离他越来越近,Draco就越来越愧疚和烦躁,他质问自己为什么不能爱上她,为什么不能收好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站在花纹斑驳的波斯地毯上,身后是来自各界的父亲母亲的朋友家人,神父将Astoria和Draco的手按在圣经上,苍老的声音在他们上方响起:“Draco Malfoy,你愿意娶Astoria为妻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



“你会去吗?Harry?”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去吧?”Ron说道,“你想要我们陪你吗?”



“不用了,”Harry把盒子放到一边,坚定的站起来,他用力的仰起头深呼吸,“如果今天预言家日报头条是我们,你们就知道我成功了。”



“我疯了,对吧?”他笑着对两人说道。



Hermione笑着看他,Ron大笑的站起来用力的把他揽进怀中拍着他的背,“喔哥们,你疯的跟特里劳妮一样了。”



“我愿意。”Draco利落的说道,盯着Astoria的眼睛。



女孩手捧鲜花,听着神父叫她的名字说着誓言,她的眼神渐渐飘忽,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为了面前人多年前的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而为之倾心多年,不惜牺牲后半生的幸福而捆住一个显然因为责任和压力才娶她的人?



DracoMalfoy早就忘记了她是多年在Slytherin被人排斥而躲在教室里哭泣的女孩了,他也早就忘记他曾经递给她过手帕,扁着嘴说她哭起来真难看,她也早就忘记了自己究竟为何会喜欢上一个和礼貌搭不上边的小少爷了,只是她现在知道了,这份爱让他们两个人都无法呼吸。



“Astoria?”Draco皱眉低声叫她。



Astoria仰头对着他耳朵说:“你爱我吗?”



“我,爱你。”Draco咬着下唇迟疑道,Astoria很快的打断他,“你的那个人呢?”



Draco沉默不语,他的手指用力的拽着自己的衣摆,Astoria继续说:“很显然,Draco Malfoy,你还没有爱上我,可能你再也不会爱上我了,所以.....”



神父皱眉看着他们,底下的宾客窃窃私语着,Lucius和Narcissa脸上的笑容转为不安。



“我想放你走了。”Astoria笑着说,“如果你爱一个人,而他刚好也爱着你,不要放过他。”女孩的声音撞击着他的鼓膜。



Draco喉头发紧的盯着Astoria,低语道:“谢谢。”



Astoria明媚的露出笑脸,在她转身面对宾客前,她凑到Draco耳畔说道:“谢谢你的纸巾。”



Draco不明所以的看着她,Astoria一把把花扔到地上,气势十足的宣言道:“抱歉各位,我忽然不想结婚了,因为,”她回头向Draco眨了眨眼,“我发现我们彼此心有所属。”



底下的人开始骚动起来,Draco用力的扯下领子上的胸花,郑重的对女孩一鞠躬,飞快而不顾一切的冲出教堂,Lucius猛的站起来高喊着:“Draco!”



Astoria打了个响指在Draco冲出去后关上了教堂的门,她笑着对着十几台照相机说:“抱歉了,我也要走了!拜拜父亲!”她对着底下气急败坏的男人挥手,提起白色的裙子移形换影,化成一团青雾消失在原地。



Draco飞快的跑出了教堂,在转角处不巧撞上一个人他揉了揉胸口,刚想继续跑,但他看清面前的人是谁了,Harry吃痛的抬头看向他。



他们忽然用力的抓住彼此,同时开口。



“你别结婚!”



“我不结婚!”



两人都是一愣,在教堂外的草坪上,两个男孩不顾一切的吻住对方的嘴唇,紧紧的环抱着对方,像在拥抱此生最珍贵的东西。


Harry剧烈的喘息着,Draco回头看了一眼要破门而出的记者,立刻拽着Harry的手开始狂奔,他们的笑声荡在空气里,像热气球一样升空。


命运终于撤开了他的双手,让Harry看清了眼前的人,他左手无名指出迸发出轻柔的疼痛,他抽空抬手看了一眼,那让他等待多年的一竖终于出现了。


散发着淡淡的银光,像沉默的暗流涌动——D.M.


他义无反顾的攥紧另一个人的手,任谁也不能让他们分开,哪怕此刻天崩地裂,他也会和这个人死在一起。


终于找到了,他残缺的字母。



Harry站在Hermione身边,她的卷发被盘了起来,穿着典雅轻便的婚纱裙,头上戴着头纱,传统的Weasley婚礼就是欢歌热舞,不用穿硕大的蓬蓬裙,不用站在教堂里拘束不安,亲朋好友共同欢笑,这才是婚礼的意义。


“这么快,六年了。”Hermione看着镜子里的Harry笑着说。


“是啊,这么快。”



“Draco呢?”



“他去拿你们的蛋糕了。现在差不多该到了。”Harry看了一眼手表说。



“我现在还记得预言家日报爆出来你和Draco在一起时那天巫师界有多震惊,那么多人都说你们走不长,结果你看,六年了。”Hermione起身站在他身边,两人一起眺望着远方的山脉。



“哈哈,有的时候我也挺想掐死他的,不过,他都为我逃婚了,所以我忍住了。”Harry靠在窗台上看着迷雾缭绕的山峰。“今天Astoria来了吗?”



“来了,她从美国赶回来的,她交了新的男朋友,你知道吗,她跟我说就是她逃婚的那天,自己才出现了印记,现在的男朋友就是她的灵魂伴侣。”Hermione衷心的微笑着。


Harry也笑了,“太好了。我们到楼下去吧?我打赌Ron今天一定激动的不行。”



“那真是,从昨晚念叨到现在了,我都怕他在婚礼上昏过去。”



他们走到陋居外面的空地上,那里扎起来紫色的大帐篷,来来往往的人在苏格兰风情的音乐中彼此聊天欢笑跳舞。



Harry走到蛋糕边上四处寻找Draco的身影,然后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他迅速转身,是Draco,他一脸吃惊的盯着对方的头发。



Draco剪掉了他的头发,现在的样子让他想起六年级时这家伙的样子,“你、你的头发呢?”Harry结巴了一下。



“你说不喜欢的啊。”Draco笑着挑眉,摊手看着他说。



Harry感动的笑着圈住他的脖子,用力的吻了他一口,“看来,是我得逞了?”


“是啊,你这个一肚子坏水的Potter。”



“Malfoy!Harry!”Ron从后面跑上来,Draco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干嘛啊!”Ron也一脸不爽的看着他,“我今天结婚你对我态度好点!”



“我干什么对你好,也不知道谁昨天打牌输了还耍赖,你还欠我五个加隆!黄鼠狼!”



“臭白鼬!说了明天还你的!烦死了你,过来,拍照了!”


Ron用力的捶了一拳Draco去找Hermione,Draco翻着白眼嘀嘀咕咕道转身看向Harry,男孩笑的前俯后仰的,被他一把捞进怀里威胁道:“笑笑笑,就知道笑。”


“怎么还不让笑了?”


Draco俯身亲吻Harry的唇,轻轻的吮吸着他的唇瓣,品尝他柠檬薄荷的味道,Draco挑眉道:“还在用那个唇膏?”


Harry一脸不在意道:“凑合着用。”


“直接说你爱我会死啊?”


“你先说啊。”


“一起说。”


“三,二,———”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619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