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rarry】With Every Good Wishes

甜啊啊啊!

木冬青:


少爺生賀首發!


知我者莫老鄉也,這是一場說結就結的婚!我寫的很開心! @筆者R


那麼,先慶祝自己18歲啦(´∀`)♡


好想跟我跩一起過生日啊!


_






【Quest List】



「Malfoy ,為什麼賓客名單中有3/4我不認識的名字?」


「哦,我不知道,因為你朋友不多?」


「別讓我提醒你你的儐相還差一個人。」


「......」


「這個Alan Fawley是誰?」


「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要邀他?」


「需要什麼原因?Fawley家族是神聖28族之一。」


「......那這個Yvonne Shafiq呢?」


「不認識,不過也是28族之一。」


「能告訴我為什麼要邀請這些跟我們無關的人嗎?」


「因為他們是純血?」


「那我劃掉了。」


「什麼?你不能——」


「我能,邀請函是我發的。」









【Hyphenated Name】



「再說一次,不管是Potter-Malfoy還是Malfoy-Potter都難聽死了,拜託告訴我你不是認真考慮過。」


「別再抱怨了,你又不跟我姓Potter。」


「你知道,你大可以——也應該——跟我姓Malfoy 。」


「什麼?噢不不不,我們已經為這件事吵了好幾星期架,我不會再跟你吵的!」


「我並沒有打算跟你吵架。」


「你現在就是要吵架的樣子。」


「我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Potter。」


「哦是的。你說得很對,最好一直記著——我會一直是Potter!」


「哈?看現在是誰在找架吵?」


「是嗎?我以為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夠了,保持原姓,就這樣。」


「......Draco Potter。」


「幹嘛,Harry Malfoy?」


「你的名字冠上Potter超級難聽。」


「謝了,你也不遑多讓。」









【Place】



「歌德式大教堂。」


「白浪沙灘。」


「玫瑰莊園。」


「那為什麼不乾脆在Malfoy 莊園?」


「因為鬧鬼。」


「因為我討厭那裡。」


「呃好吧,城堡?」


「城堡?那為什麼不乾脆說霍格華茲。」


「嘿!好樣的,我喜歡霍格華茲。」


「哦拜託不要。」


「就在沙灘吧,伯恩茅斯?」


「嗯,贊成。」


「同意。」


「我還是比較喜歡霍格——」


「你閉嘴。」









【Best Man】



「想都別想,Zabini ,我才是伴郎!」


「我沒說你不是啊!」


「那你還待在這裡幹嘛?」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也是。」


「......」









【Wedding Planner】



「禮花就不用了,我需要更多的緞帶,粉紫色!」


「你確定?那會不會有點太娘啊?」


「我們在籌劃的是一對gay couple 的婚禮,Goyle。」


「好吧......你說了算,那這個放哪?桌上?」


「哦不你在做什麼?快點拿走,它醜死了!」


「喔......」


「還有這個,也拿走!不要讓它再出現在我眼前!」


「嘿冷靜,Pansy,honey,你不覺得你有點太著急了嗎?」


「一點也不,Blaise ,週末就是婚禮了,而我們居然連蕾絲手套的樣式都還沒挑。」


「可是......」


「沒有可是——等等你過來,就是你!我不要這個,這會勾到紗裙!」


「Pansy ......」


「媽呀,誰來給我再多一點時間。那邊那個,你把這些都搬去Granger那吧,我不需要它們了!」


「我說......」


「啊,還有伴娘!伴娘的禮服挑了嗎?為什麼這些居然都沒有討論呢!」


「Pansy Parkinson!」


「幹嘛?」


「我們沒有新娘!」








【Stag Night】



「為什麼單身派對Malfoy 也在?」


「因為今天也是Draco的單身派對,Weasley 。」


「不要擺出那個表情,Zabini ,魔法世界的和平就指望你這一秒鐘收斂一點。」


「噢,意思是我不聽話你就要殘忍地毀滅世界嗎?」


「你......!」


「怎麼回事Dean,我以為我們是包場!」


「我是這樣訂沒錯啊......」


「是的,所以我們要順便謝謝你們請客,葛萊分多。」


「哈?史萊哲林什麼時候願意紆尊降貴來參加我們小小平民的週末狂歡了?」


「大概是在救世主與Malfoy 家族繼承人結婚的前兩週?」


「我們可沒有邀請——」


「好了Ron,我不介意Malfoy 一起。」


「哦是的,我也不介意,們可以盡快開始喝個爛醉了嗎?」


「適可而止,Malfoy 。」


「哼,看在Harry大度的份上,安分點,史萊哲林。」


「那也要你們——」


「夠了,先過幾輪火焰威士忌之後我們再交流,好嗎?」


「......」


「我覺得我醉了......」


「不不,你還能喝!」


「唔、我去吐一下......」


「坐下,Harry!」


「為什麼?你們要做什——」


「Draco,你也請。」


「......能拒絕嗎?」


「哦,親愛的,你覺得呢?」


「可以?」


「為什麼可以?」


「好了都坐好,不要逼我用束縛咒,我喝醉以後可能會分不清它和黏滑咒的差別。」


「哇哦,小心點梅林。」


「哈哈哈哈!你倒是快點啊!」


「我期待這天很久了!」


「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Malfoy ,千萬把持住哈哈哈哈!」


「Harry抱歉,我要把在Neville婚禮上吃的虧全部報回來。」


「下一個換我。」


「你們好好享受!誰先有反應誰脫衣服!」


「......」


「......」


「......」


「呃,那這個......要怎麼算?」


「......誰叫的鋼管女郎?」


「......」


「媽的,忘了這倆是gay。」








【Registry】



「如果他們敢退了我的禮物,我一定要和Harry絕交。」


「Ron,說實話我不懂你為什麼要買這個,他們明明就有給禮物清單。」


「那份清單明顯就是Malfoy 列的,我不想給那個史萊哲林佔到便宜。」


「所以你買了一套惡作劇......情趣用品,真聰明。」


「Malfoy 看到臉一定都綠了。」


「......你還記得這也是Harry的婚禮嗎?」


「記得,所以你的禮物寫了我倆的名字,這一份我寫了Percy的名字。」


「噢,他們會信你才怪。」


「嘿,Mione ,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最討厭的敵人結婚了,你不能限制我生氣的權利。」


「Ron,你已經用這個理由很多次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Cake】



「George !你往麵糊裡加了什麼!?」


「親愛的,我什麼都沒做。」


「最好是,它原本是粉紅色的!現在卻在冒青綠色的煙!它根本不應該冒煙!」


「哦,Gin ,那也有可能是你的廚藝太......太厲害!它感動到產生了變化!」


「噢是嗎?那你介不介意替我試試味道?」


「當——等等什麼?」


「既然你都這麼誇獎它了,那就吃一口看看吧。」


「哈哈.....哈,那個,Ginny——哇啊,好啦!好啦!只是一點憂鬱糖漿跟搞笑太妃糖!」


「就這樣?」


「就這樣!以我的信用擔保!」


「你的信用跟Malfoy 的髮量一樣岌岌可危!」


「嘿,這麼說很傷人,我們換個說法不好嗎?例如George Weasley 的信用跟Malfoy 的髮線一樣高?」


「吃一口。」


「都說了,我不——唔!」


「......」


「......」


「什麼感覺。」


「當然什——我用Percy 的名義送了一包大舌頭巧克力給婚禮司儀!」


「你......什麼?」


「我什麼都沒——其實我加了速效吐真劑跟胡言亂語藥水,這樣大家在以為吃的人只會說實話之後,就會相信他之後的胡言亂語!」


「噢天啊,George !我沒時間重做一個蛋糕了!」


「嘿,好啦!我只是——因為太愛Malfoy 所以恨不得Harry把他讓、唔!」


「如果你不好好幫我烤出一個正常的蛋糕,這些麵糊就會是你今天的晚餐!」


「......Ginny!」









【Ring Bearer】



「哦!小Teddy,笑一個,你簡直帥呆了!」


「Weasley 奶奶,我的領結好醜!」


「沒有,寶貝,它其實不難看。」


「它是紅底綠條紋的,我看起來就像是要給聖誕老人包禮物的妖精!」


「誰?聖誕老人?」


「一個麻瓜故事裡統治妖精的大富豪!他很胖,會虐待員工跟動物!」


「聽起來是個壞人。但是親愛的,他跟你的教父的婚禮一點關係都沒有呀!你的領結可是Harry親自選的,你怎麼能這樣說呢?」


「什麼?可是Weasley 奶奶,連教父的衣服都是表舅挑的!」


「好了好了,相信我,你真的英俊無比!」


「......真的嗎?」


「當然。」


「好吧,那我——」


「哇!Teddy!誰給你繫了那麼醜的領帶!?」








【Something Old】



「這個給你。」


「項鍊?」


「上面的祖母綠來自同一副耳墜。」


「哦?你母親的?」


「算是,是Black家族傳給新娘的禮物,原本還有一套婚紗......但既然我們都不需要,我就把它拆下來了。」


「我們。」


「是的,我們,我也有一個。」


「你母親知道了不會打你嗎?」


「我母親可能會,但我們的母親不會。」







【Something New】



「差不多了,Harry,戒指呢?」


「等一下。」


「......」


「......噢哦。」


「哦什麼哦?你把戒指放在哪裡了!」


「嗯......」


「天啊不要告訴我不見了——」


「Teddy!過來一下!」


「不會吧,會不會已經放到司儀那裡了?」


「Harry,你最後一次看到它們是在哪裡?」


「呃,口袋?」


「不會是你巫師袍的口袋吧?」


「......」


「Harry!我昨天才拿去送洗......!」


「嘿、嘿!冷靜點!」


「不要緊張!」


「對,戒指是鉑金,不一定會洗壞!」


「重點不是那個,重點是明天就是婚禮了!」


「不然趕快再去買一對?」


「那是什麼餿主意!」


「冷靜,Mione!」


「叫我做什麼?教父?」


「Teddy......!沒事沒事,我們只是在找Harry的結婚戒指。」


「你是說這個嗎?」


「......」


「......」


「......」


「昨天教父說怕弄丟先塞給我了,我一整天都有好好捧著。」


「......Harry!!!」







【Something Borrow】



「這個!不要給我弄丟!」


「好的。」


「......算了,還是給Malfoy 吧。」


「什麼?哦不不別拿過來——我是說,這個給Potter比較好。」


「為什麼?」


「這個非他莫屬。」


「還有非得誰拿才行?」


「當然,畢竟你才是新娘。」


「......」


「不要揍他,Harry!他西裝才剛燙好!」







【Something Blue】



「胸花就紫羅蘭吧。」


「Potter,那是紫色。」


「怎麼,很符合你。」


「好吧,我以為你知道藍色的定義,至少你知道它不能吃對吧?」


「......我的領帶已經是藍的了。」


「那又如何?」







【A Sliver Six Sickle In Your Shoe】




「麻瓜的傳統真的很詭異。」


「Harry說這只是個象徵,為求婚後生活富足。」


「你覺得Malfoy 會需要?」


「嘿,什麼話!Harry是Potter跟Back家族的繼承人,他可能比Malfoy 有錢。」


「但他依然表現得像個窮人。」


「有不有錢不是看外表,而且如果Malfoy 死了,Harry大概就成了全魔法世界最有錢的巫師了。」


「......」


「對了,我剛剛突然發現放六個銀西可不好走路,改放一個金加隆找錢可不可以?」


「我怎麼會知道!?」


「那現在怎麼辦啊?我錢都換好了!」


「反正Harry Potter 那麼有錢,乾脆不用找了。」







【Champagne Tower】



「為什麼這個香檳沒有氣泡?」


「噢,我昨天跟Ron把它們換成了火燒威士忌。」


「這樣啊......等等什麼?」








【Wedding】



「我有點緊張。」


「真的?救世主知道這個字怎麼拼嗎?」


「......我知道你是想嘲諷我,但這句話聽起來其實有點蠢。」


「......」


「你也很緊張?」


「並不。」


「少騙人了,你釦子繫錯格都沒有發現。」


「什麼?不可能,我剛才明明檢查了至少五......?嘖,你!」


「哈,還說不緊張呢。」


「......多拖一個人下水會使你看起來比較高尚嗎?」


「不會,可是我覺得我們在這種時候同樣都心跳加快、掌心冒汗很合理啊。」


「我們。」


「是的,我們。」


「Potter。」


「嗯?」


「我沒有流汗,是你掌心冒汗,然後還一直牽著我。」


「......」








【Wedding Vows】



「我曾浪費著光陰,甚至莽撞的誓死如歸,直到遇見了你,才開始盼望長命百歲。」


「我曾與你相遇、相識,並且相戀、相依,從今以後,我想與你相知、相惜,直到相看兩相厭也不分開。」


「在你之前,都只是昨天。」


「有你之後,我才得到今天。」


「我想你與我攜手,共度每一個明天。」


「......」


「行惹,照捉唸。」


「這個......」


「這到底是誰寫的?」


「不重要,快點唸煩,藍後交範戒主。」


「為什麼你這個證婚人這麼隨便?說話還說不清?」


「為什麼里都問題做麼多?」


「......我不要唸。」


「隨便,辣就Harry先。」


「我願意。」


「......呃?」


「哈,我也願意。」


「等等,里們......!」


「新郎們可以親吻彼此了。」


「聽我說發啊!」










《同場加映》



【Pop The Question】



「今天是聖誕節(Today is Christmas. )。」


「嗯哼。(Yeah.)。」


「你難道不說點什麼嗎?(Don't you say something to me ?)」


「說什麼?聖誕快......(Say what ? Merry Chri......)」


「既然你都說了,好的。(If you say so, I do. )」










End.

评论
热度 ( 222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