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DH】红丝绒蛋糕🎂

甜死人了!

百地乱破🎂: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短篇德哈吃醋小糖,微涉布潘。
*学院时期设定
*没有什么好文风文笔可言。标题源于我最喜欢的蛋糕,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


    首先,德拉科要声明,自从他和哈利光明正大地坠入爱河以后,绝对没有再有意地去做那些会惹得哈利利怒不可遏的事(当然,大多数时候他的无意识行为更让人生气)——但是他们居然陷入了情感危机!该死的丑疤头居然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和他说话、半个月没有亲过他了!
   
    德拉科不能理解,为此他已忧苦了好几天,又脱落了几撮他引以为傲的闪耀的金色毛发。他长久地注视着掌心的头发,眉峰的愁绪与皱纹进一步加深了。
   
    梅林在上,马尔福是绝对不会允许犯错的,他们一旦认定并且选择自认为正确的道路,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回头。
    因此,与哈利的“冷战”也肯定不是德拉科做了错事——好吧,即便有,他骄傲的、却在某方面有些迟钝的高贵脑袋也没有注意到。谁叫波特只会对他摆臭脸而从不告诉他原因呢?这可让不善理解格兰芬多的巨怪脑袋的斯莱特林感到了真切的焦躁不安。
   
    所幸的是,德拉科并非是坐以待毙的被动人物。
   
    几乎快要成型的烦躁情绪把他盛满了哈利的心捆锁缠绕,勒得他连同呼吸都变得短促,在夜晚里翻来覆去失眠。
    最终他站在格兰芬多塔楼前,散乱的思绪勉强尘埃落定。德拉科的目光将四周扫荡完毕,确保没有他人在场才稍安心地松了一口气,他将魔杖紧握手中,无数次催眠自己:
    你只是去找那讨人厌的波特把事情问清楚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德拉科。而且现在学生们都在上课,你该庆幸没人看到你正试图进入格兰芬多的圈棚内,否则你的一世英名将要毁灭于此——不过波特到底为什么不去上课?不想看到我还是如何?哼,幸亏我来逮这家伙了,格兰芬多为此又要扣分,遗憾。而我呢?我是替学校抓住那些逃课的学生的持理方。是的,我没错。
   
    他小声嘟囔着,把自己彻底说服了。
   
    似乎是想到哈利一会儿肯定要被他吓到而露出呆滞的愚蠢表情,唇边上扬的弧度里提前载满张狂的笑意。魔杖被举到空中欲划动,德拉科清了清嗓子:
    “Appar……”
   
   
    “——马尔福?”
   
    一声呼唤打断了他念魔咒。
   
   
    该死!
   
    德拉科立刻收回正准备动作的左手,毫不犹豫地用牙咬住下唇制止音节脱口而出。
    他迅速将山楂木魔杖藏进斯莱特林的学院衣袍内掩好,而后愤恨地回过头去打算给那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一记眼刀,视线却在抵达来者身上之时顷刻削去伤人的尖锐利刃,坚硬的刀躯化作柔绵的炽热光线倾洒在格兰芬多袍角和圆框眼镜底下的青翠眼底,高调地宣示这位来人的身份。
   
    “你怎么在塔楼?偷偷溜进来又想做坏事?”
   
    啧,波特说的果真没一句好话。德拉科极其不满地蹙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与恋人难得相见的欣喜错愕彻底烟消云散。他一边想着“真不想再与这讨厌的波特见面”,却又一边克制不住自己地向哈利走去。
    德拉科略抬下巴,眼神睥睨他的恋人,依然是一副叫人看了心情就不太舒畅的神情。他的语调微扬,同他此刻一样傲慢无礼:“哦,抱歉,我想故意上课缺席的波特没有资格指责我。很明显,我是在履行级长的职责,调查那些不敢与我交流甚至躲着我的可疑人物。”他颇为骄傲地用余光示意自己无时无刻不配戴着的级长徽章,夸张的音调此起彼伏。
   
    毋庸置疑,哈利显然不会买德拉科的账。他的眉梢挑起,满脸的狐疑,观察着德拉科附近是否有克拉布和高尔的存在——天晓得这个心思极多的斯莱特林是不是又在暗地里打着找他麻烦的主意——出乎意料地,德拉科只身一人。
    “是麦格教授授意你做的?”哈利看了他一眼,问句里弥漫着百分百不信任的气息,紧接着细微地笑了一下,“以及,我不知道你居然会独自来到格兰芬多塔楼,是什么给了你勇气?你的斯莱特林学院袍吗?”
    哈利的反问无疑让德拉科感觉到胸膛里燃烧的愤怒,可他毕竟不是格兰芬多的暴躁小狮子,最起码他不会有失形象地冲过去直接给对手一拳(他得承认,有时候他会用魔咒,肉搏可不太美观),作为一名斯莱特林,更是一名马尔福,哪怕是愤怒,他也不能够同可恶的家伙进行无意义的拳打脚踢,每个时刻他都需要维持着优雅形象。
    假意的笑爬上他的嘴角:“真是刻薄啊波特——现在我完全以级长的身份审问你,不允许回避问题——为什么最近不找我?”
    “啊?”这和级长有什么关系吗?哈利的表情霎时僵在脸上,尽是困惑不解。
    “该死!你是耳聋了吗,波特?”德拉科不满地轻啧,闲置的手将哈利拽过靠近几寸,他的呼吸就在哈利上方擦过哈利裸露的皮肤,只要他微低眼睑就能看到哈利用来掩藏他的眼中青色——德拉科不自觉地吞咽下唾沫——他笔直地投入那片翠绿之中,又一次开了口:“……为什么不找我,波特。”
      也许是距离已过于接近,他不需再维持高扬的语调,只略压低嗓音,听不清其中的情绪——但哈利知道眼前这位斯莱特林一定感到委屈了。
      哈利后退一步,神情在空中飘忽躲闪着德拉科的目光,双颊泛起一层红晕:“最近作业很多,太忙了。”
        
      ——忙!
        
      这个回答显然无法让德拉科善罢甘休,反倒火上浇油般让他的愤怒无限翻倍成长。梅林的胡子啊,伟大的黄金男孩的发言快要让他绷不住完美无瑕的假笑了,他能够把这只可恶的狮子摁着堵上他尽吐露让人生气的话语的嘴吗?事实上,德拉科不会承认是夜幕下哈利的启合的唇瓣让他心猿意马了,但是——他为什么不可以那样做呢?他是他的男朋友,他们是彼此相爱的恋人,亲吻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德拉科秉着心中的理所当然,偏低了他的脑袋,将双唇覆上哈利的,如往常不同的是其中混杂的急切逼迫着哈利把唔声咽进腹里,相贴的极致触感将德拉科的怒意减缓了一半火势。他微微探舌扫过哈利的唇面,犹如一场甘霖雨吹散燥热风,为阿尔卑斯山的一切生物携去几分盎然,而德拉科愤愤咬下的牙痕又是狂风暴雨后的毁坏,蕴藏着休事安宁。灾难后的轻抚如期而至,哈利的挣扎亦逐渐演化为哼声呜咽,舌尖相互的追逐使他放弃了抵抗,手指攥紧暗绿的衣袍。
    “……那么,”他们稍稍分离彼此,德拉科的眼神仍黏在哈利泛亮的唇上,“如果你再回避我的问题、随便找个借口搪塞,我想惩罚比这更严重——胜过给格兰芬多的扣分让你愤怒。”
    “你不能够这么做!这是以公徇私!”
    “……我的耐心快要被你耗光了,现在,回答我。”
    哈利的固执在德拉科不管不顾的坚定注视下分崩离析了,他的轻叹像是无声的妥协正说着“败给你了”。哈利的双眼还在不停地闪动着,半晌才缓缓启齿,难言般接过德拉科的话道:
   
    “我只是——我想那个斯莱特林女孩儿对你可真够好的——我是说:你艳福不浅,马尔福。”
   
    金色脑袋的家伙呆愣住了。
   
    不等他反应,哈利的手在德拉科胸膛上推了一把——梅林,这只蠢狮子差一点把他推下楼梯!要不是他身手敏捷……德拉科站稳脚跟,却没有分毫怒气,得意的窃喜袭上他的心头。他的呼喊在廊道回响着:“喂,波特!”而后上前两三步,掌心将哈利欲离的手腕握住了。
   
    对方提防地回头,语气不善:“还有什么事?”
   
    斯莱特林男孩的恶劣根本无处掩藏了,他的笑意直直地挂上眉梢:“你是因为吃醋而生闷气了?——我没猜错的话,J-E-A-L-O-U-S?”
   
    “……闭嘴!马尔福!”
   
    ——毫无威慑力的胁迫。
   
    眼前人的表情实在太过于让哈利心生不快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险些挥动而去的拳头,低声补充,似是在尝试为自己辩解:“我可不想成为某个人散发魅力的阻碍,当然,我手头上还有很多麻烦的魔药作业,如果你没瞎的话我刚刚正抱着一大堆资料气喘吁吁,并且拜你所赐它们已经一团乱糟糟了。而如果你不介意——立刻滚出去,现在。我没时间和你鬼混,我…”
    “你那愚蠢的脑袋一定完美地继承了巨怪的‘好’基因!疤头!”
    很好,马尔福的大少爷已经无法将他的情绪很好的把握住了,假笑在他脸上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恨铁不成钢似的愤恨。德拉科将恋人拉回自己身旁,压迫感凑近让他无处可逃,德拉科的嗓音几乎是从紧咬的齿间挤出:“伟大的黄金男孩受欢迎的程度可不比我低,显而易见不是吗?”他顿了顿察觉到话题又再一次偏离——梅林,他今天可不是来找哈利吵架的,他只想好好问问他的格兰芬多恋人是否产生了不必要的误解,并且解决它,这很困难吗?至于哈利那些烂桃花,当然对德拉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毕竟他坚信再没有人能够比他更优秀、更足以与哈利·波特相配——但这不代表德拉科一点醋都不吃,恰恰相反,他快把自己酸死了。事实上他正寻着机会与哈利算算破账,只是当下……德拉科的目光在哈利身上挪移——好吧,先顾好这只暴躁又没耐性的狮子。他的眉头紧锁似是在回忆脑海中于他而言并不起眼的小细节:“我没有印象。我们学院的女孩?哪个?”
    毫无疑问这引起了哈利的怒极反笑:“如果你的意思是除了前些天我亲眼所见为你送上巧克力的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以外还另有其人,那么恕不奉陪。”
    德拉科迅速从哈利的酸味中捕捉住关键词——前些天,巧克力,以及……斯莱特林女孩。
   
    回想起一些片段后,德拉科甚至为他的恋人的差记性感到了恼火,太阳穴的神经突突地跳动抑制着之于哈利·波特的无奈。他的语调中掩不住叹息:
    “先前我们一起去对角巷的时候,你肯定没好好听我说话,波特。”
    德拉科觉得自己话至此刻,仍未揍该死的波特一顿简直就是个奇迹,或许近来他对哈利·波特的智商真是越来越宽容了。
   
    “什么?”——很好,哈利·波特先生果然困惑地愣住了。
   
    德拉科深呼吸无数次以平息自己波动的情绪,他把恋人的手腕在掌心里收紧,又隐着力道免得抓痛他。再度开口之时,德拉科·马尔福以他的姓氏发誓,他确实将恼怒克制到了极点。他抬手揉了两下眉心:“那个女孩是拜托我把巧克力转交给扎比尼的。我希望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缠上我——她比潘西都黏人得叫人恶心,糟糕透顶。”
   
    “扎比尼?他不是和帕金森——呃,所以你还是转交了?”
   
    “用你那几乎没有脑仁的脑袋瓜思考一下都知道,交给扎比尼我只会收获那对蠢情侣的埋怨、争吵和哭嚎,你根本没法想象潘西的嗓门有多么振聋发聩——所以你到底在生气什么,波特?”
   
    哈利为德拉科的解释听懵了,微启的双唇竟无法如往常伶牙俐齿地反驳他的话,发涩的喉中干巴巴地吐露他动摇的心思:“……如、如果是你说的那样,”他抿了抿嘴角,沮丧地垂眼,万分歉疚,“我很抱歉我误会了你,德拉科。”
    德拉科的眉梢轻挑,颇有兴趣地等候他的后文——然后哈利闭上了嘴。
   
    ——什么?!就这么没了??!德拉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那双灰蓝眸子。
   
    “你确信你没有别的要说了?或者有什么事需要做?”德拉科必须强调,他来塔楼找哈利绝对不想如此简单罢休!
   
    “我还要说什么?”哈利不解地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难道他幼稚的恋人还没改掉恶劣的脾性,想用几个恶咒让他得到教训不成?哈利下意识地握住了魔杖的杖身,语气不善:“我已经道过歉了,如果你想再揍我一顿——”
    “我不是说这个!该死!”德拉科想自己有些崩溃了,为什么对他来说与一个格兰芬多处于同一情商水平交流是如此之困难?他没空思考这个问题,哈利毫无征兆地被他拉入怀里,听着他忍耐着焦躁咬牙切齿:“你不觉得你欠我很多个吻吗,疤头?”
    “……”我什么时候欠过了,快松手,马尔福——哈利以眼神警告他。
    “!!!”我说有就有,现在,快偿还——遗憾,对方不屈就地反瞪。
   
    威武不能……在小心眼的任性男友面前也许是需要屈服的哈利·波特,别扭地把头偏到一边,双颊浮现不自然的羞赧,无奈地开口:“……我知道啦,你快撒手。”
    “我不,你先亲。”
    “……所以说我知道了!”
    “格兰芬多似乎快要下课了?”
   
    ……好样的,你赢了。
   
    也许是德拉科·马尔福的威胁实在太过于有效,他的末音还未落地,哈利飞快地在德拉科的唇瓣上啄了一口,立刻撤离。又在斯莱特林恋人由诧异渐转化为不满的注视中,轻声叹息着再度覆上,辗转掠过那片柔软,末了习惯性以摩擦同时舌尖微勾作一吻终结。
    他的呼吸仍在德拉科的唇边喘息,低哑的嗓音嘟囔着:“够了吗?”却又完全不给德拉科回答的机会,将他推搡开,胡乱抱起散落的资料转身就跑,入口门前还不忘回头看他的恋人一眼——
    “你快点回去,别傻愣着了。”片刻停顿后他不自然地补充道,“……明天见。”
   
    夺门而去,落荒而逃。
   
    德拉科站在原地半掩着面庞的绯红,却遮不住得意的笑,指尖在唇上抚过,似是回味又似是在堵住那声暗骂。
   


    ……操,可恶的波特。
   


    fin.


——————
本来是拿来哄哄 @_暮森。 我滴宝的,正好那几天在练巨刀,换个心情写点恋人的日常。结果一拖再拖,再本来想当六一糖果的,然后……我的拖延症没救了,迟到的六一礼物吧!🎁
很久之前就想写写别扭的德哈吃醋梗了,达成……!总之还是需要继续努力,这篇完全没有什么文笔可言,多多担待……而且还是老毛病地越写越ooc,喔……继续、继续努力。
终于写完了我可以练刀去了!!!!(狂奔)


最后,我最喜欢我的昼啦!💤……KEEP DRARRY ON

评论 ( 1 )
热度 ( 125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