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Cheers, Slytherin!

超棒!

德哈文化大院:

*活动文,活动说明


*写手名单


*西奥多视角






Summary:


Theodore Nott 是一个内心戏很足很有点刻薄的人,但大家都认为他成熟稳重。


日记体,战后,Theodore日记里有关德哈两人的大事记。


私人药剂师Draco/傲罗Harry


OOC,私设如山,一发完。




2001年9月11日,周二,天气晴。


我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然后反手就一个阿瓦达把门甩上了。


梅林,Draco和某个救世主在床上翻滚的形象恐怕是要深植我心再难去除了。


想到这里我都不由得要呻吟一声。


谁能想到我自从大战后就安分守己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好室友今天突然就带了个人回来呢?


反正我想不到。


他难道是想问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好吧我很惊也很意外。


任谁看到多年老友(大概是吧)把巫师界风头正劲的救世主压在床上,两个人还吻得湿哒哒黏糊糊的都会受到十层惊吓好吧。


简直想给自己一个一忘皆空。


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了,德拉科开的门。


“Theo。”


当时我对面的这位男士,金发凌乱蓬松,裸着上半身,随随便便的穿了条短裤就出来了,我瞄了一眼,还是骚包的丝绸制斯莱特林绿短裤,和他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不不不,我没有来得及关注他穿什么内裤,以及这不是重点。


“Draco。”


我的内心里仿佛有千万头角驼兽正奔腾而过,但我只是冲他点了点头,希望他能从我冷淡的表情里看出我愤怒激荡的心灵。


但我的祈愿失败了,可能梅林并不爱我,因为Draco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


啊哈,我认得这个表情。每当Draco做了什么傻事然后又寄希望于我不要对此作任何评价的时候接着我就真的什么评价也没有做的时候他就会露出这种表情。


眉头放松,眼睛稍微眯起来一点,然后绽开一个笑容。可能今天他的这个表情里还夹杂着一些性事后的满足与愉悦,谁知道呢。


我真想把他的这个表情从他脸上撕下来。


但我没有,我是Theodore Nott,冷淡成熟就是我的中间名,我不会做这种事。


“下次带人回来之前记得说一声。”


“好的。”


然后我就走了。


对,然后我就走了。我总不能趴在门板上听墙角,又不是Blaise。




2002年1月28日,周一,天气晴


我应当深切反思自己和Draco Malfoy做室友的决定。


自从上回的“一夜情事件”之后,我仿佛被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回房间以后我越想越不对,Harry Potter和Draco是怎么搞上的?毕竟上回我有所耳闻的时候——我的学生年代——这两个人还打的热火朝天呢。


好吧,大概他们只是取了上面那句话的另一个意思。


写到上面那行字的时候我就联想到了一些不是很美妙的画面。


我真的需要一个一忘皆空。


今天我给Pansy写了一个字条,让我的猫头鹰给她带过去。


“Pansy,


  Draco近日和黄金男孩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往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希望Pansy能尽快回信。




2002年1月29日,周二,天气阴


Pansy的回信今天才到,内容很长,但绝大多数都是废话连篇,大意就是说她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俩如何如何gay里gay气云云。


这就算是盖棺定论了。看来这两个人算是货真价实的搞上了。


如果说当时的我还有一些质疑的话,很快救世主先生就打消了我的疑虑。


Potter从原来的每周过来一次到每三天过来一次到每天晚上都必然到访。我的静音咒也随之用的愈发精进,甚至可以不用出声就完成一个。这么说来还得感谢救世主——感谢到要不是德拉科和我七年同窗,我真恨不得把他和他的救世主一起扫地出门。


Draco近来笑容增加,注重打扮,再过段时间恢复成原来的纨绔小少爷形象指日可待。当初我可是看在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才收留他的——


也不是说他这样不好。刚来的时候话也不说,一脸“你靠近我就死给你看”的破败样,眼底青黑形容憔悴,要不是他们家祖传的一头金发还稍微闪着点光,我都要认不出这是德拉科了。


划重点,我都要认不出来了。当年霍格沃茨七年同寝室并被他小时候的傻x中二折磨的我曾以为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他来。


但谁知道呢,战争总是让人变化很大。


要是救世主能让德拉科振作起来,我去配副墨镜也无妨。


或者我也可以学着练习对自己使用一忘皆空咒,多练几次估计就熟练了。




2002年4月9日,周二,天气雨


Draco成了一名私人药剂师,接受各类猫头鹰订单。难以想象他要价那么高居然还有人络绎不绝地下单,大概是因为他的美容魔药做的太好了,这可是Pansy做了七年人体试验品所换来的。想起了有一次魔药出了点小意外,Pansy差点手撕了Draco。


生命危险总让人成长迅速。


Potter已经基本定居Draco的房间,成为第三位房客了。


前天推开浴室门看到一个脱衣服脱到一半的Potter,两个人对脸尴尬了一把。


昨天他出现在早餐桌上和我一起共进早餐。


我已经要对Potter的出现麻木了。不过通过进一步接触,发现Potter人其实还可以,没有我原来想的那么傻。


可能这个既定印象是受了Draco原来的恶意诱导。管他呢。


昨晚聽到Draco的房間半夜有人尖叫,我衝過去一看,發現居然是Potter在做惡夢。


嘖嘖嘖,戀愛中的人啊。從來沒見到Draco那麼溫和過(哪怕在日記裡溫柔這個詞也不想寫)。


之前還以為被選中的男孩只是选中Draco做他的新被救济人。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看,Draco都是需要被拯救的那个。前食死徒,颓废度日的富家少爷,按照麻瓜小说里的套路,此时出现的就应该是拯救男主角于水火之中的女主角了。


虽然我们的女主角没有大胸只有胸肌,没有长长的金发只有一头乱七八糟的黑短发,甚至脑门上还有个疤。


但总得按套路出牌不是? 


结果故事是个双向拯救,两个人做了彼此的慈善事业。


梅林,上面那句话写的真煽情。


作为一个不爱浪漫的斯莱特林,我觉得我都要把自己写吐了。呕。




2002年12月25日,周三,天气雪


昨晚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我、Draco、Pansy、Blaise和黄金三角一起过了圣诞!


简直难以置信。


我和Draco还有Potter一起布置了房间,安好了圣诞树还装了小彩灯。很久没见到这么有节日气息的地方了。


Potter和Draco为了房间整体氛围究竟是用银的和绿的配色还是红的和金的配色吵了一架,几乎要大打出手肉搏上阵,我在旁边冷眼旁观,但他俩没有打起来,我心中暗暗失落了一下。


Weasley和Granger(现在也该叫Weasley了但我懒得改口)从壁炉里带着飞路粉摔出来的时候,我感觉有点超现实。


Draco背着Potter在壁炉口放了一个绊子,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唯一的目的就是让每个来宾跌个狗啃泥。


哪怕一年前有人和我说你会和黄金三角一起过圣诞我也是不信的——开什么玩笑,救世主像是和Draco这种人谈恋爱的吗?不说Potter,Draco像是和黄金男孩恋爱还能坚持得住的吗?这俩人三观不同,当初我和Pansy还有Blaise压他俩什么时候分手,只有Pansy压的两年及以上。我当时觉得她莫不是脑子里长满了芨芨草,现在想来她凭着女性直觉就能让我和Blaise输掉裤子。


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Potter红着脸亲了一下Draco,结果被Draco抓过去接着亲。我觉得Draco是喝多了,脸红红的,不仅头发在灯光底下闪光,连那双刻薄的灰眼睛也映着光芒。


Weasley看起来要吐了。Granger给了他的后背一下,他就收敛多了,只是嘟囔着什么“见鬼”“白鼬”之类的话。


这次同时也是难得的斯莱特林小团体聚会,我们集体碰了个杯,在战后第一次重新说出我们的集会语——


Cheers, Slytherin!




2003年7月28日,周一,天气晴


Potter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击中了,现在躺在圣芒格的加护病房,生死未卜。


Weasley从壁炉里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好,Draco当时在里面房间里熬他的魔药,出来的路上还拖着长腔慢吞吞地说什么“哟Weasley大驾光临有何贵干”,看到他本人的时候脸都吓白了。不是我说,Draco本来就肤色苍白装上假牙就可以cos吸血鬼,现在被这么一吓脸色发青,看上去和个死人唯一的区别就是还能吐出点气。Weasley当时身上脸上全是血,看着就吓人。他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当时还以为Potter已经死了。Draco估计有同样的预感,他再开口的时候嗓子都哑了,低着声音问Weasley发生了什么。


Weasley也哑了嗓子,说Harry现在在圣芒格,有个罪犯拿一个刀砍咒砸中了他,但是由于罪犯本人同时被击中,咒语威力减弱所以才没有当场毙命。


Draco当时眼睛就红了,直接幻影移形到圣芒格,疯了一样想闯进去看Potter,被一群傲罗和护士拦在外面,最后还是Pansy来了之后抽了他一耳光才让他停住。


我心里也十分慌乱,不着边际地想着看到Draco如此狼狈哪天回忆起来他会不会杀我灭口。


Granger也来了,但是Draco冷静下来后让她和Weasley都回去了,说什么,“我会守着Potter的。”


我过不久也回去了,第二天早上来给Draco带早餐。




2003年7月31日,周四,天气晴


Potter在他自己生日这天醒了,Draco和他两个人相拥而泣。


明明都二十多岁的人了,Draco哭起来还像小时候。眉头一皱嘴巴一撇,眼泪水就在灰色的眼睛 里打转,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一根棒棒糖。


也不全像小时候,现在他哭起来像是所有人都欠他好几袋金加隆。


好吧,得允许他俩生离死别闹过一趟之后腻歪一下。


比如说Draco坚持要坐在床边,展示他完美的削苹果技术,然后贴心的把苹果一块块喂进Potter嘴里。实在话讲,我觉得他这么做有一半原因是为了恶心Weasley。


Malfoy和Weasley,永远互看不顺眼。


不过这么做也有点副作用。


比如说如果让我再看一周Draco投喂Potter的样子,我就选择给他俩一人一记阿瓦达。




2004年10月3日,周日,天气阴


今天的天气恰如我的心情。


昨天Draco来找我,非要让我和他一起去Malfoy庄园面对他爸妈的怒火,美名其曰“我爸妈会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发火。”


呵呵,说白了就是想让我顶在前面给你当挡箭牌,这种舍己为人的格兰芬多行为你为什么不找你的格兰芬多男友去做?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条件?”


但是以后《魔药大师》都让我先看确实让人心动,而且他还承诺不会让Lucius叔叔把我关到地窖里。


然后我就去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巨怪级的失误。


Draco去之前只说要修复与父母的关系,可是你这个公然出柜是怎么一回事???


我下回再去Malfoy庄园会被打死吧???




2005年9月1日,周四,天气雨


Draco终于要和他的Potter一起从我这里收拾收拾走人了。


Potter从傲罗退役了,两个人决定搬到麻瓜伦敦去生活——不是说我不理解。


两个人的恋情前段时间被莫名曝光了——一张《预言家日报》的头版照片说明了一切问题——顺便一提那张照片拍的不错,唯美浪漫——而很明显并没有受到普罗大众的支持。有人挖出当年战后Potter为Malfoy家作证的事情说事,原本一桩清楚明晰的案子现在又被搅得扑朔迷离。


大部分人并不看好食死徒和救世主的爱情,猜测Draco用了下作手段的人也大有人在。哪怕Draco这么些年来终于学会看淡了不少,但是Potter却不乐意。然后他俩就打了一架,起因是Draco说了一句他罪有应得。


这种时候应当适时响起掌声,我都不知道Potter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直接原话引用吧,以后说出来也许能拯救我的面瘫。


“你做错的所有事情我都亲历过。你在有些人心中永远也不会被原谅。但见了鬼,我爱你,没有人应当永久的活在过去的阴翳里,你已经走出来了,我不会再放任你掉回自怨自艾的深渊里。”


Pansy和Blaise在这一天举行婚礼,Draco和Harry参加完就坐晚上的火车走了。


我们去火车站送他,Draco倚着车厢门口,穿了麻瓜的西服冲我们挥手。


他的眼睛里映着火车站的灯光,眉目柔和,展开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Well then……


Cheers!Slytherin!


你总有我们的祝福的,知道吧?



评论
热度 ( 356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