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两场无疾而终的单恋

再也不會有你的綠眼睛了。

德哈文化大院:

*活动文,活动说明


*写手名单


*斯内普教授视角


 


莉莉。


你们想必已经——已经重逢了——


那——很好。我除了抱歉没有什么好说的。


是的,只有抱歉。很抱歉只有抱歉。抱歉过了这么久我才第一次来看你,抱歉我甚至没有勇气一个人来看你,抱歉我的失职,没有保护好他,抱歉他最后还是不得不死去,我发过誓的,从你死了以后,除了保护哈利·波特,我也没有什么别的目标了,而我却失败了。


抱歉,我希望我能够告诉你他有很快乐的一生,说他生命虽然结束,至少还有过绚烂的日子,但是不,我总是该对你诚实一点,即使你已经渐渐退化成模糊的光影,我也几乎记不起你的声音,我却还没沦落——沦落到对你说谎的地步。


我们失败了,我们都没有保护好他,我们保护他只为了送他上刑场,我为此抱歉。


他——他没有得到快乐的童年,也没有得到足够快乐的少年时代。


很大一部份肇因于我。你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说来可笑,我从不喜欢这个男孩,但我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是最了解他一切的人,仅次于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我不了解他以前,我曾说他和詹姆·波特太像了,这是因为我最初把他误认了,只顾着盯着他的傲慢和鲁莽看的错,我必须老实向你承认我曾过于苛刻地对待你儿子,比我对待任何学生都要更恶劣。我始终不是一位好老师,做不到一视同仁,不是个好的成人榜样,但我对哈利·波特又更加多了几份旧怨与记恨,我总是刁难他,我总是——把对波特和布莱克的仇恨加诸在他肩上,我向你认罪,我无法摆脱这个错误,莉莉,这些日子以来的每一天我都想要向你认罪。


我就是把哈利·波特推入痛苦的人们之一,我是。我是。是的,莉莉·伊凡斯,我属于害你儿子痛苦的那一方。我以为我是在保护他,最后我却让他死了,还死得不大痛快。


多不公平。他的人生是一连串的不公平,尤其是当事情扯上我——他母亲曾经最好的朋友——的时候,尤为不公。


我不公正的程度是令人发指的罪刑,我在言语上伤害他丶在课堂上苛待他,甚至翻看了哈利·波特的记忆,侵犯了一个人最深的脑海里的隐私,即使我有个足够好的理由也不能宽宥这样的罪行。唯一的好处只是我所知道关于他的事,多到足以为他写生平。


你也许没听说,我后来成为了一个技术高超的摄神取念者,而后,有段时间邓布利多要求我教波特大脑封闭术,我在这个过程中翻看了他所有的记忆,不可否认有我的私心在——莉莉,接下来要说的对你来说一定很痛苦——我还记得佩妮,你的姊妹,我知道你们一直没有和好,而她,和她的丈夫——为此不曾好好对待过波特。波特没让任何师长知道过,也从未向邓布利多亲口求助——当然那位老人无所不知——直到被我看见,他也不曾求救。


所有人都以为哈利·波特,魔法界的救世主,在衣食无忧的环境长大时,他睡在碗橱,拿表哥不要的玩具玩,和爬上床的蜘蛛做朋友,吃太少的食物,清汤从狗洞里推进来充当三餐,还得分菜渣给他的猫头鹰。收到信之前他不知道你们为他而死,从不知道自己是个巫师,比我告诉你你是女巫的时候还要晚上好几年。我很抱歉,莉莉,我在他十五岁的时候明明看见了这些事,然而我什么也没有做。邓布利多也没有。


或许这是我的恶果,佩妮的事,或许就是因为我——亲手撕裂了你们姊妹的感情,我不应该怂恿你看那封信的,如果我知道我造成的恨会酿造成什么结果……但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幼稚的只想要你,想要到对你身边的每个人恶劣,却丝毫没有自觉。


我很早就意识到了,暴虐以待他人,是个好方法去满足我自卑心理的放逐自我。我没有意识到的是,我给他人造成的伤害或许是永久的,甚至不可能做出任何事来弥补。


现在我继续和你细数我的罪状——我不奢求原谅——我唯一为波特做的事,只有一次又一次别让他死,别让他死,只为了到头来放手让他去死。亲手让我杀了邓布利多似乎不亏。


不,我仍然尊敬那位老人,我并不对我的刽子手工作抱持骄傲,但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真的恨过他,他们——邓布利多和波特,我是说哈利·波特,不是他父亲。我恨他们恨过好几次,每次当波特把我小心翼翼保护下来的那条烂命拚命往危险上撞的时候,我恨他,每次当邓布利多不断拿你提醒我我该尽的义务时,我也恨他,但最后他要我把我亲手守护的那条烂命丢到黑魔王面前的时候,我只恨我自己。


我一直都恨着我自己,可是当我这样说,我又害怕你会真的原谅我,如果是你的话。莉莉·伊凡斯,你毕竟是这样的格兰芬多啊。


伤心事说够了。说点好的,哈利·波特一直被爱着。


他的朋友爱他,他的师长爱他——即使最讨厌他的我也守护着他——他的教父爱他,我想你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这些事也不需要我多提。这么多的爱中,我只比别人多知道一件:甚至是他的死对头,也爱他。


我看得见的,莉莉,你留下的爱隽刻在他血管里——灵魂里,足以保护他的安全,甚至足以教导他去爱。所幸哈利·波特并未因为早年的否定和忽视(是的,包括我在内所有年长者都是共犯)而成为一个走歪的孩子,他一直——很正派,比我,甚至比年少轻狂的波特和布莱克还要正派得多,几乎接近邓布利多,又不像他那么复杂难测。


他看过波特和布莱克嘲弄我的记忆,他不是嘲讽我而是看上去吓坏了,在我赶他出去之前我察觉到他甚至是在怜悯我,这多可悲,他甚至怜悯我,甚至怜悯他父亲和教父曾是这样的恶人,我真恨他,真恨我自己不能真的恨他。


德拉科·马尔福也恨他,也恨他自己不能真的恨他。


如果你不知道那是谁,那接下来就让我和你说说他吧,虽然我并不知道作为一个母亲你曾经对哈利·波特的未来有过什么想象,至少会是件新鲜事。


如今,德拉科·马尔福大概是唯一一个能理解我的人了。是他陪我来到你的墓园——今天之前我从未有过勇气涉足这里——他也足够贴心地留下我一个人,让我像个傻瓜一样对坟墓念念叨叨。当然我猜他现在大概也在波特那儿,有他自己的一份悼词。无论如何,我和他不需要让彼此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我只是要让你知道,莉莉,那个男孩正深深爱着你的男孩,正如我从来忘不了你。


也许你会想问哈利·波特知不知道这件事?我认为不,他不够细腻,德拉科又太过隐晦,给他们十年恐怕都走不到一起。再说,大多数人都在单恋,喜欢上一个人而此人也喜欢你的机率逼近于零,这才是真实世界。嗯,或许你会满意于你儿子曾选择的漂亮女朋友而不怎么想听我说这些吧——也罢,我说了也无妨,或许你根本不曾听见我,这样更好。或许死亡就是一切的终结,所以我现在才能如此放心地把一切说出口,然后把秘密咽回我自己的墓里。


德拉科和我是一样的。


爱而不得贯穿了我,也将会贯穿他的一生。他人的幸福是我们血管里的毒,孤独会成为我们的骨,他会花未来的每一天来后悔那些曾经对所恋慕之人说出的残酷话语,并且知道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弥补,正如我一直以来所做的。因为你们走了,也因为即使你们还在,我们也永远不会成为选项。


多么悲哀啊。


我发现德拉科和我是同一种人的时刻,是在波特差点失手杀害——用我发明的咒语——失手杀害德拉科的那天,我为他做了治疗,坦白说他在那一年并不信任我,但那天他在我的咒语和魔杖下四分五裂又完好如初,是最脆弱最暴露的时刻,而我肩负邓布利多的任务在身,必须探问出他是如何去进行黑魔王任务的,所以最终我没有选择,正如我得看波特的记忆那般别无选择,我最终在德拉科半昏厥而大脑封闭术几乎不起效用的时候对他摄魂取念,误打误撞,我知晓了他最深的秘密。


斯莱特林能把自己掩藏得多深?你一定不曾想象过,波特也不会懂,你们格兰芬多连心脏跳动的方式都和我们不同,你们活在阳光里,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终,把美好故事当成事实真相,而我们却爬匐在地底下,知道有些痛苦不能被原谅,有些争执不能被和解,世界上有不能调和的错误,是善人死得比恶人早而恶人登上魔法部演讲台,还拿到捧花。我等与蛇为伙的人,总会在阴暗处讥笑你们蠢得太过理想化,但如我们那畏缩丶懦弱,顶着尖刺来自我防卫,脏得不像话的可悲灵魂,却总是会被你们坦荡荡的眩目模样吸引,这得是多大的瘾啊。


对于小马尔福先生从十一岁开始就执着以各种引起你儿子注意的行为我并不感意外,但当我发现他这份情感在十四岁熟成,变成爱情和欲念的渴望时,我那当下确实是为此感到震惊的。先让我补充一点前情提要吧,莉莉,你的波特男孩和德拉科的关系就像詹姆·波特和我,一个标准的格兰芬多和一个标准的斯莱特林,说水火不容都还太轻了。因此我期待你能理解,这种情况下谈一方爱上另一方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若不是我“读了心”——借用你儿子有趣的麻瓜说法——就连我也不会相信。


但德拉科确实秘密爱着哈利·波特,一爱就是许多年。


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被轻易解释的,莉莉·伊凡斯,我和你的故事很简单也很合理,青梅竹马,一同长大,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却不像烂俗的爱情故事那样有个好结果;而有詹姆·波特和我们在火车上的初见面,我也才知道一见锺情能毫无道理,他立刻就看我不顺眼,立刻就选择了你,而你最终也选择他时,我开始真正开始害怕命运。


我听见德拉科在他的意识深处不断重复:当波特第一次拒绝我的手时,我的世界塌下来了。


你看,有多少仇恨是来自于想要却得不到的嫉妒?德拉科对波特选择了其他朋友的不满让他招惹了波特五六年,我对你住得离詹姆·波特那么近的危机感,最终导致我说出此生最后悔的一句话。嫉妒会杀死人啊,从我喊你是泥巴种那一天,我就从此不长大了。而德拉科呢,也许是在波特选择杀了他的那天选择不长大,又或者是波特调过头去,伸手把他拉上扫帚的那一天。


你看,你们母子俩——多么,多么相像啊。残忍的地方丶温柔的地方丶令人连理解都无法的地方丶令人戒不掉的地方丶令人恨上一辈子的地方,全都一个样子——我如今才懂邓布利多说波特的内在本质更像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今天若是我陷入火场,即将死于厉火,如果你正巧在一旁,你必定会立刻跳下来救我的,无论我们是否刚经历过一场争吵。詹姆·波特也会,小天狼星·布莱克也会,你们这些该死的格兰芬多都会,挥魔杖使我们难堪或受伤,然后又不惜为救你的仇敌赔掉你自己的性命,你们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人类啊?格兰芬多!


换作我和德拉科,会站在一旁,会尖叫或发抖,或转头就逃,然后花上一生的长度来堆满足够多的后悔,直到压死自己。深夜的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分到格兰芬多就好了,这样我会跟着黑暗公爵去,去在他魔杖对准你之前就挡在你面前,或许那样故事会变成我用我的牺牲保护你,而你会变成活下来的母亲,怀里抱着没有苦难伤痕的婴儿——但我不是勇者,我是肮脏的爬虫类,是地底的蛇蝎,是我的一时愚蠢,亲手酿造了你们的死亡。


我终究不是那个没有魔杖就去挡下黑暗公爵,还喊出莉莉快跑,带着哈利快跑的那个男人。我不是英雄。


我方才说过了,我恐惧于命运,我失去你好像是天生注定,是命运推动我正好去听见了前半部预言,进而推动我愚蠢的忠诚,大概恶有恶报是我宿命的结果吧,但怎么是拉你这样的人陪葬?你怎么会没有善报?


我们失去哈利·波特也像天生注定——你小时候给我说过耶稣基督的故事,你说他被钉上十字架,三天后神奇复活了,波特也是那样,杀不死的男孩又复活了,多走了好几步路,还能战斗,把黑暗公爵在众人面前杀死。可是莉莉,你从来没说过耶稣复活后去了哪里,我却一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救世主们完成使命后就该死去了。他怎么会没有善报?


真是可笑。我们斯莱特林怎么能这么可笑。在你生前,我什么都没能为你做;在波特生前,德拉科也从未做过什么,不比波特身边任何一个朋友牺牲得更多,他深深藏起的爱恋跟我深深藏起的东西一模一样,绝不是吝于付出,而是害怕付出。害怕另一次拒绝。我们把爱藏得像是从未爱过,于是可能真的没有人知道我们曾经爱过。


我看进他的脑海里,德拉科·马尔福的脑袋里,那巨大的阴影藏在过于耀眼的天生金发下,把一切裹得严严实实,我像是看到了我和你的故事重演一遍,一遍又一遍,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毁灭。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德拉科和哈利·波特是没有结局的两个人,从我治好了他,把他重新拼凑完全,但波特一次也没有来探望他时。


救人对你们那一类人而言是举手之劳,伤人却不是,伤人于詹姆·波特和布莱克等人是茶馀饭后的儿戏,于你莉莉是忍无可忍不得不说出口,于哈利·波特则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误又失误,错上加错。


我想以我对哈利·波特的了解,他不可能事后不愧疚于自己对德拉科造成的伤害,但他们之间敌对的历史蒙蔽了他,他以为这不过是一次后果相对严重的斗殴,就像一句轻飘飘的泥巴种,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魔杖永远粉碎了一个人的心。


他离开盥洗室的时候身上还沾满了德拉科心的破片,一直跟在他身上,直到他死去,于是德拉科的心也跟着死了。你想这该是多么残酷的事啊。


啊,我真是令人作呕的人。莉莉,如果你正在听的话,你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吗?我正在试着为软弱的暗恋者辩驳!我在为我们这些生前从未对你们做过一点好事的暗恋者进行控诉,我在编造丶在合理化我们的爱情与我们行为之间的不统一,我真是愚蠢,德拉科也真是愚蠢,我们什么都没有做,甚至一句喜欢都没说过,却指望凭着刺伤你们后你还会好好待我。


如果我早些知道,我们的自我保护造成的那些伤害是不可弥补的就好了!如果我早知道我对佩妮的每一句嘲弄都把你越推越远,我绝不会说!如果德拉科知道侮辱你和老波特会让波特真正恨上他,他也绝不会说!


真正愚蠢的是谁?是刺猬啊,即使内里再怎么柔软,也没人碰触得到刺以外的东西,我们根本就不是蛇,我们只是可怜的刺猬而已。蛇至少还懂得圆滑。


我确实非常失控了——我并不想说这些,原本不想的,或许你也已经摀上耳朵不想再听了,我很抱歉,我对太多的事都感到抱歉,而在莉莉·伊凡斯——不,莉莉·波特的墓前,大吼大叫,流几十年流不出的眼泪,一塌糊涂,想必是在我空洞的道歉清单上又添了难堪的几笔。


请原谅我吧,这是最后一次的失控,今日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长眠了,莉莉。


我原本是想死的,曾经很自以为是,想以奋不顾身的一死,来为我这一生造成的诸多伤害赔罪。但我未能如愿死在战争之中,卢修斯·马尔福找到了我,他身上带着治蛇毒的反剂,一切都像是倒错的,在我以为我将死之际,我曾把我和你的记忆当作遗言给了波特,当时的结局应该是我死去,那个男孩活下来才是!为何命运如此乖僻,总把善果留给不想要的人?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不会再有人引领,或命令我了。当然我会活下去的,既然死亡把我拒于门外,那我就苟且偷生,从此做一个普普通通丶安分守己的人,不用再当间谍,也不当英雄。或许我还能回去霍格沃茨得到一份教职,那毕竟是家的地方,我也习惯了那些捣蛋鬼在身边叽叽喳喳了。斯拉格霍恩教授打算再次退休,幸运一点我估计还能回到原本的位子上。他很想念你,莉莉,米勒娃也是。


那,就这样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大概德拉科也说完他想对波特说的话了,我似乎听见他的脚步声正朝这边走来——这孩子的话,我也会确保这个步上我后尘的可怜虫过上正常的生活,你已经死死留在我心中洗不掉了,莉莉,但德拉科还年轻,没有犯下和我一样严重的错误,也许他早点忘掉波特后,还能继续爱上某个人,结婚生子,过上一段不错的人生。


也或许这只是我在自欺欺人吧。


因为我知道,他也知道,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你的绿眼睛了。

评论
热度 ( 314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