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他那样的人

挺不錯的..

施主,接受这份痛苦吧:


哈利满头大汗从睡梦中被惊醒的时候,一道闪电割裂了夜幕。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响雷震得窗户上的玻璃嗡嗡作响。周围振动的空气带得哈利震得浑身酥麻。但哈利却无法不忽视腹腔里异样的感觉。像是今晚不小心吞下去的西瓜籽破土而出发了芽。那嫩芽伸出细软的芽尖,轻轻地,极富有试探性地,搔刮了一下哈利的腹腔壁。哈利抿紧嘴唇,有点儿奇怪呢。


罗恩背对着哈利睡得正酣,一条胳膊耷拉下床。哈利却仰躺在床上睁着眼望着头顶红色的帐子等到了天亮。


他轻轻地发出一句喟叹,好饿。



庞弗雷夫人满脸冷汗地站在哈利.救世主.大难不死的男孩.波特面前,觉得脚下有些虚浮。


她拿手帕蹭了蹭额头的冷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怀孕了。”


“what?”


庞弗雷夫人遇到了这些年来一个难以攻克的学术难题。理论上来讲,还没有一种魔药能够做到自产自销的,那意味着波特至少还应该有个男朋友。是相信真理呢?还是相信波特的清白呢?


“我想你最好……和你男朋友商量一下。”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男朋友。”哈利皱着眉反驳道:“而且我也不可能怀……孕。”哎,这两个字为何如此难以启齿?哈利脸上倏忽腾起两朵红云。


“你自己看吧。”庞弗雷夫人举起魔杖念了个透视咒。哈利看到在荧荧蓝光下,他的腹腔壁上乖巧地盘踞着一条——鼻涕虫。和伏地魔大战耍魔杖都不手抖的哈利.救世主.波特,见到了生命最初的形态之后,白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哈利从庞弗雷夫人那儿出来,整个人就傻里傻气了。庞弗雷夫人的嘱咐哈利一句也没听进去。心里却不停盘算着小九九。


哈利想的第一件事,千万不能让人知道!


第二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好事”!哈利心头肉一跳,只能是他了。


这第三件事,鼻涕虫怎么办?


这些个问题怎么着也不可能去问那群天天魁地奇、飞天扫把的男孩们,也不能贸贸然就去问赫敏,少不得旁敲侧击一下。


“赫敏……”


对面的褐发女巫抬起头,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喉头一动,静悄悄的图书馆里,哈利听见自己响亮的咽口水声,鼻尖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我……先走了!”



“金妮,你要是意外……有了孩子怎么办?”哈利用试探性的口气朝金妮问道。


金妮拿扫把的身形一抖:“啥玩意儿?你说啥?”哈,果然所有女孩子都对这个话题很敏感,饶是金妮这样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也严肃了起来。


“就是……没什么,随便问问。”哈利遮遮掩掩地把话盖了过去:“该你上场了!我先走了!”


“等等!”金妮在背后大喊:“你不训练了吗?” 


哈利觉得这么羞耻的话题还是跟着鼻涕虫烂在肚子里比较好。


对,还有鼻涕虫。


鼻涕虫怎么办?


 



哈利被墙角一股蛮力拉到了一边,整个人被压在墙上。哈利下意识地用手肘撑住身体缓冲,然后肩背腰臀才缓缓地贴在墙上。哈利定睛一看,是罗恩,忍不住骂道:“那么大劲儿,我又不会跑了!”


“说!哪个姑娘?”罗恩看上去十分生气。


“什么?什么姑娘?”哈利一头雾水地看着罗恩。


“就是那个怀……你孩子的姑娘!”罗恩脸上竟然也看出了点儿羞红。哈,这话题不仅女孩子觉得敏感,男孩子也很敏感,连罗恩这样后知后觉的都严肃起来了。


“没什么姑娘!”哈利推开他,整了整领带。


“金妮都告诉我了!你心里明显就是有鬼!”罗恩压低了声音:“我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罗恩,你听我解释!”哈利试图先平复一下好友的情绪:“放轻松,全霍格沃茨的姑娘们都很好!”


“那你怎么会跑去问金妮这样的问题?”


“不不不,我只是……纳威问我的,我回答不了就去问金妮了。”哈利急中生智甩锅给了可怜的隆巴顿。


“呸!纳威当时就和我在一起!”


哈利.百口莫辩.波特急急地推开罗恩.张牙舞爪.韦斯莱,在长廊上一前一后地追打起来。


“我没有,罗恩,你信我啊!信我啊!”



哈利拿着从庞弗雷夫人那里拿的魔药坐在天文台上吹着大风,不敢回去,生怕一会回去让罗恩逮住给手撕了。


哈利低头,看了看已经有了弧度的小肚皮,摸上去硬硬的。前几天还以为是自己吃胖了。哈利鼻子一酸,感慨自己无父无母,出了这档子事儿臊得不敢和人讲,眼泪就不争气地蹿出来。


哈利看着那瓶绿不绿,蓝不蓝的魔药,抓起来掀开了瓶塞,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往哈利鼻子里钻。哈利自嘲,想不到自己努力保护每一个善良的人,却唯独要在这当口滥杀无辜。思及此,哈利拿瓶子的手顿住了,心里头一时间五味杂陈,竟说不出个什么滋味。鼻涕虫在腹腔里骨碌碌打了个转。哈利脸上露出一种像是痛苦又像是高兴的表情,五官皱在一起,但从弯起的嘴角看,哈利在笑:“好像还有你。”


再等等吧。



“哈利,你最近怎么吃那么多?你最近脸都圆了。”赫敏好奇地盯着正打算偷走罗恩盘子里的鸡腿的哈利。


“你不知道暴食症会传染吗?”哈利一脸无辜地吃着罗恩的鸡腿:“罗恩传染给我的。”罗恩从和纳威的谈话中回过神来时,盘子空了。


“有这种说法吗?”


“一定是你看书不仔细。”


一向勤奋的女巫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斯莱特林长桌上的德拉科.马尔福却是食欲不振,潘西说他瘦得厉害。德拉科说:“是你眼拙。”那么潘西也无话可说。


“倒是圣人波特圆润了不少。”布雷斯调侃道:“简直就是把你身上的肉都挪到他身上去了。”


“你最近倒不理他?”潘西调笑道:“是我们的斯莱特林王子对他心灰意冷了?”


“你知道伏地魔为什么杀不死波特吗?”德拉科一脸严肃的样子叫潘西也正经起来。


“为什么?”


“话多。”



德拉科鼻尖渗出汗珠来,那瓶子就攥在他手心。对面的波特慌张地摸了摸口袋,讶异地看向德拉科。


“呦,什么药啊?搞得救世主这么慌张?”潘西掐着嗓子阴阳怪气地要去拿德拉科手里的瓶子。德拉科轻巧地躲开了,将瓶子放进自己兜里:“谢谢你的福灵剂,破特!”


哈利镜片下的眼神里闪出讶异和怀疑,张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瞧着德拉科.马尔福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步法身形,哈利心里纳罕:马尔福难不成不识字?


德拉科一回到斯莱特林地窖,就将自己锁在了寝室里。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手心里这瓶有故事的魔药,冷汗汩汩地从皮下冒出。德拉科对救世主破特的私生活是一清二楚。两个月前,哈利被爱情魔药蛊惑,沉浸在对自己狂热的爱恋中时,他可知道了不少秘密,譬如他对闺房之事一无所知。然后他回忆起自己之后是如何趁着破特神志不清时轻薄于他。爱情魔药他是知道的,也有那么点副作用,但怎么地也得是双方你情我愿,梅林才愿意做那送子的苦差事。德拉科.马尔福觉得这一波信息量有点儿大,但却又不敢妄下论断。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么,他——死定了。



哈利睁开眼睛,头顶是斯内普教授黑漆漆的两个鼻孔。


“格雷芬多扣十分。”揉揉眼睛,强撑着眼皮继续端坐着。但腰部强烈的酸疼感,让他不得不以趴在桌子上的状态听课。他伸手揉了揉腰,发现那儿又圆了一圈。


“分组。”斯内普教授不带一丝情绪的冷冰冰的声音在哈利头顶响起。隆巴顿自动自发地向他走来,哈利不无意外。而后,像想起什么似的,脸色煞白,惊恐地睁大了那双湖水绿的眼睛:“赫敏!我能和你一组吗?”


赫敏转过身来,皱着眉,肩膀一耸,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sorry,Ron正在生我的气。”Ron为什么生赫敏的气,这事儿说来也和哈利有关。那天罗恩和哈利大吵一架后,赫敏说:“我说句公道话。”Ron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赫敏这么一说,Ron就有一种赫敏背叛了自己的屈辱感。热恋的小情侣之间忸忸怩怩的,却也容不得沙子。赫敏少不得要和哈利保持距离了。


“隆巴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去和布雷斯一组吧。”纳威像一只小鸡仔似的被拎了起来。马尔福大摇大摆地侵占了本来属于他的位置。哈利用略带怀疑的目光盯着他看,但又不说什么。虽然马尔福不知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但至少他不炸坩埚。


“你看什么?我才不会做什么拉低我魔药课成绩的傻事。”德拉科嘴角挑起一抹轻蔑的笑。但无论怎么样,马尔福的魔药课成绩也不是吹的。


“切三分之一的水仙根捣碎后给我。”


哈利乖乖地照做,却听得空空的肚子里一阵无情的响声,羞得哈利脸上一阵红。德拉科眼神朝哈利那儿斜了斜,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哈利忍着饥肠辘辘的生理不安,继续操作。德拉科却停下来,似乎在从书包里找什么。哈利感倒袖子被人拽了拽,柔软的手指在哈利的掌心划下一道痒,手心塞进一个凉凉的物什。哈利低头,一个苹果。


德拉科回避着哈利探究的视线:“要是怕有毒,还给我。”闻言,哈利将德拉科的笔记本“撞”到地上,装作弯腰捡东西的样子。哈利钻到桌子下,鼻尖下青苹果发出诱人的香甜,一大口,发出细碎的咀嚼声。青苹果酸中带甜的气息,像黑湖里终年不散的神秘。清甜的汁液粘在哈利的嘴唇、牙齿和手指上,散不掉的黏腻。德拉科略略偏头,哈利小巧的耳垂上一层雾蒙蒙的白色绒毛。脖子上凸起的线条一直延伸到衣领下神秘的地域——那儿德拉科曾去过的。


德拉科用玻璃棒搅拌着即将熬制完成的魔药,哈利伸着脖子看着那黑漆漆的液体:“这味道……”哈利眉头纠结起来——有点儿恶心。他捂住胃部,干呕起来。德拉科紧张地将目光锁在哈利的身上,耳边响起一阵曼德拉草尖锐如夜枭般的婴儿哭声。


“不要靠这么近。”


“什么?”


锅里的魔药腾起一股白色水汽,直冲哈利面门。一阵烟雾缭绕,哈利萌出一种奇异的眩晕,倒在一摊柔软的天鹅绒中。



被证实了的猜想,如同由灵魂变作实体的过程。


庞弗雷夫人不停地念叨着:“怀着孩子还去碰魔药!就不该替你瞒着的!”


哈利安静地躺在德拉科对面的床上,双目紧闭,安详如雨后的初阳。德拉科哭笑不得,都说我懦弱,我不还色胆包天吗?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我还有自知之明。


德拉科盯着那白色被单下的躯体,小腹处的弧度让他忍不住伸手去一探究竟。


“通常晚上才会闹起来。”那双湖水绿的眼睛睁开盯着德拉科。一时之间那只手尴尬地停在哈利的小腹,摸也不是收也不是。


“你想看的话,可以试试透视咒。”哈利说:“不过要轻些,他还只有鼻涕虫那么大。”


德拉科忙收回手,抓起外套想要逃离这空气凝滞的房间。


“等等,”哈利慢慢地合上眼:“至少不要告诉别人。”


德拉科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终于逃开了。


哈利扯了扯被子,大被蒙头,哭笑难辨。



哈利不会不知道禁林里发生的事,这么简单的事情不过一个摄魂取念。庞弗雷夫人说,你至少是有一个男朋友的,注意是男朋友。不是ONS,也不是PY。


他在给德拉科时间。


赫敏和罗恩在哈利面前挠着头,坐立不安,然后又开始相互争吵起来。哈利眼前的世界开始转动。有一股力量在拽着他,拉远和这个世界的距离。


“是谁?”最后两人开始盘问其哈利来。哈利抬起眼睛,轻轻摇了摇头,可瞳孔明显没有聚焦。


“哈利,我猜我大概知道是谁了。”赫敏低着头脸色凝重起来,声音颤抖。


“他那样的人。”哈利语气里一阵不屑。


在一旁沉寂了很久的Ron开口:“我想我也知道了。”罗恩赫敏四目相对,一齐看向哈利。


“他那样的人。”哈利语气里一阵失落。



德拉科单膝跪在哈利面前,把戒指套在哈利无名指上的时候,俨然已经失去了马尔福那个姓氏。


“没什么别的本事,但我还挺任性的。”


哈利脸上被眼泪冲刷着,沟壑纵横,瞬间破了功,笑出了声。


 


 


 


1、字数4302,终于写完了......感觉自己越来越啰嗦了


2、讲道理,这里面的跩哥对自己的定位.....扎我心了


3、写完发现真是渣


4、看不懂?我解释给你听


5、啊......想重写一遍,但我懒......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 ( 54 )
  1. hyy_eong元气满满的蔓越莓小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挺不錯的..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