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Harry Potter你再他妈给老子笑一声试试看?!(5)「终」

終於完結了呦!還蠻奇特的文!

搓丸子的老卷毛:



前文:(1)(2)(3)(4)




 


※新出场人物大写OOC预警


 


 


正在Malfoy藏书阁里疯狂翻找着什么的现任大家长,没来由地就失了他从小到大引以为傲的运筹帷幄,感到一阵从心底蔓延开来的无措。


 


俯视着那双水汽氤氲的、在通红脸颊的反衬下更显青翠的近在咫尺的绿眼睛,脑子里无限循环着那句颤抖的“我爱你”,始终对自身优良克制力感到自豪的圣芒戈院长脑子一热,扣住眼前的脑袋瓜子,不由分说“吧唧”一口就把嘴唇印了上去。


被吻的人安安静静,一动不动地放任侵略者灵活的舌尖在口腔里攻城略地,自暴自弃地任由自己沉沦在那汪蓝灰色的海洋里,破罐子破摔地任凭充血的赤红从脸颊蔓延至耳根。


接吻是个体力活,充满感情的法式深吻更拼的是技巧和肺活量。一吻终,Draco一手揪着Harry后脑的头发,一手撑在傲罗队队长的办公桌上,被意犹未尽的情迷渲染上淡红的眼角微眯,用无比性感和挑逗的沙哑声线在爱人耳边回应最深沉的告白:“听着,救世主,不要以为你拯救了世界就有权利对它呼来喝去。我不管你喜欢的人会变成曼德拉草还是巨怪,我只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想这么做——因为,我,Draco Malfoy,爱惨了你,Harry Potter。所以这辈子都不要妄想能推开我,死了这条心吧。”


被震慑得呆愣的Harry傻乎乎的样子让Draco觉得很满意,下一秒,带着首席傲罗十成手劲的耳光就把那一点点冒头的自满甩到九霄云外。被打懵逼了的院长晃了好几下脑袋才堪堪想起拔腿去追夺门而出的人,而逃跑技能点全满的巫师早就在人满为患的魔法部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F**k,Draco把手里的绝版藏书往地上一扔,凶残地撸着自己那发际线本就有些危险的金毛,以此发泄胸中几乎爆炸的情绪。


“真不敢相信Slytherin里居然出了你这么个巨怪。”嫌弃到姥姥家的语气,配合那张万年不变的黑脸,出现得悄无声息的Snape站在门栏边,双臂抱胸,看着满室狼藉和颓废的教子,鄙视之情溢于言表,“不敢相信你竟然如此粗鲁地对待人类少有的珍宝,真替你感到羞耻Mr. Malfoy.”


“...教父。”沉默片刻,Draco将地上的书籍捡起,勉强拿出了一个Malfoy平日里百分之一的礼仪。


“让我猜测一番,综合当下疯传的昨晚电视直播,以及上午某人顶着鲜红的巴掌印像一只无头苍蝇在魔法部大厅里四处乱窜的花样街拍,”分析者似乎对类似被迫摄入的消息很是恶心,“Malfoy的现任家主难不成是在为恋情的失败而困扰?”


“Harry说他中了诅咒,”不为Snape的讥讽所动,Draco颓然地下垂眼睑,一脸死灰,“‘无法得到爱情’的预言,可是怎么办,教父,我翻了所有藏书,都找不到解咒的办法。”


“我不得不对你大脑向来理智冷静的分析能力感到担忧,Mr. Malfoy.”Snape瞪着他的眼神惊悚得像是看见穿着比基尼的伏地魔,“同时也对你的魔法知识储备量感到怀疑——”


“——毕竟Professor Trelawney关于Mr. Potter的预言仅有早已证实的一条;而据我所知,你口中那种指向不明意义不明的诅咒,从未在历史中出现过。”


 


“开门,Harry,开门!”Draco以拳砸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暴怒的骂咧由远及近,伴随着格里莫广场12号大门的开启——准确地形容应该是从里面被人粗暴地踢开——Draco几乎被来人的气场震慑得后退半步,“...堂舅。”


“谁是你堂舅?!”Sirius大手一挥,准备关门,“这儿不欢迎你,永别,不送!”


“Gryffindor的愚蠢鲁莽真是无可救药。”轻轻一捞,Draco身后的Snape便单手挡住了作势合上的门。


“你说什么?!你这扭扭捏捏的鼻涕虫!”Sirius不愧为Gryffindor的典范,一点就炸。


“哼,你这没脑子的蠢货。”Slytherin蛇王嘶嘶吐着鲜红的信子,毫不留情地喷洒毒液。


 


趁两位长辈针锋相对,Draco闪身一个箭步冲上阁楼,在Harry大门紧闭的卧室前停下。原本想伸手敲门,曲起的手指却又在触碰到木质的门板前犹豫地伸直,轻轻覆上,好似抚摸的不是冰凉的物件而是珍视的宝贝。


“我相信你能听见,Harry,”Draco就这么站在门前开了口,“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产生了什么令你不得不选择用这种方式来逃避的问题,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会耐心地聆听。但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这都不重要,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别推开我,Harry,”Draco顿了顿,放轻声音,“这会让我比死去更难过。”


 


“年轻人。”淡淡的叹气于身后响起,Draco疑惑地回头,只见Remus靠在走廊栏杆上,望着他淡淡地摇头。


“Professor Lupin?”Draco对来者的出现并不很惊讶,毕竟他和Sirius的关系人尽皆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原本以为凭借你的判断力能打破这条谚语,Draco.”得到Draco疑惑眼神一枚的Remus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Professor.”Draco被这一笑弄得愈发一头雾水。


“你是圣芒戈最负盛名的治疗师,”Remus耸肩,“却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出Harry对肢体亲密接触的害羞。”


“......蛤???”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是好几年前了,”Remus以一个随意的姿势靠在栏杆上,轻易地开启回忆模式,“那天清晨,我和Sirius只是如往常般做着起床前最后的温存,Harry毫无预兆地闯进来,被惊得摔了盘子里的早餐扭头就跑。”想到这里,Remus无奈地笑了,“可怜的孩子,被一个不小心撞见的吻吓得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整整一天,Sirius在门前变了三次狗都没能把他哄出来。”


“等...等等,”伸手礼貌地打断Remus,Draco更加懵逼,“您是说...Harry对亲吻这一举动...表示抵触?”


“不只是亲吻,”Remus更正,“是所有亲密接触;不是抵触,是害羞。”


“...啊?”


“你知道,这很好解释,”Remus摊摊手,“从小生活在那种环境下,没有人教导过他这方面的基本常识;也没有人爱他,在一个早熟的男孩由不懂事到逐渐懂事起来的时间段里。对陌生未知的本能警惕让他不太容易从心底接受新的事物,而被生活历练出来的精湛伪装恰好能很好地掩饰这一问题。”讲到这,Remus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我有帮者之心却无其力,唯一有化解Harry这一心结的人却到现在还是一副不开窍的榆木脑袋样。”


“您是指...我?”Draco Malfoy,堂堂——这么多头衔——难得结巴了。


“亏得我有耐心,”Remus又开始叹气,“要是Sirius指定会冲上来揍你——”


“——他那么害羞都跟你那么露骨地表明心意了,除了他最爱的你,还有谁有这个能力?”


“Remus你看见我的睡衣了吗?我不知道把它扔哪儿了。”Harry·全身上下仅腰间围着一条浴巾·Potter淌着身上还未全干的水珠,和走廊上杵着的Draco·思考人生中·Malfoy,正面肛上了。


 


来不及抱头懊恼“我堂堂圣芒戈院长Malfoy大家主居然当着霍格沃兹教授的面声情并茂地上演活的独角戏真是丢脸得可以去死”,Draco一个风骚的走位就把近乎全裸的、脸在瞬间红成西红柿的、差点尖叫出声的救世主掳到了卧室里,压在门板上,还不忘捂上嘴。


“对不起。”不遗余力地准备挣扎到底,耳边低沉嗓音里透着的无比真挚让傲罗顷刻失去了行动力。


“要不是Professor Lupin,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Draco把脸埋在Harry裸露的颈窝里,这使得他原本就放轻的低喃听上去更加失落,“他说的很对,当局者迷,我想我是太爱你了。”


Harry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大概已经因短路被烧得一干二净,脸上的温度将眼球烤出水雾,连视线都跟着不甚清明。


“你说的也全对,我自以为是,自私自大,将我的意愿施加给你时从未问过你的感受。当然,我也不再会拿‘控制不住’这个欠揍的回答作为可笑的理由。”放开拥抱Harry的双臂,Draco万般不舍地脱离Harry的怀抱,天知道他有多迷恋沐浴过后的Harry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抱歉,Harry,在你愿意之前,我不会再随心所...”


 


第一次主动的拥抱,第一次主动的索吻,Draco被Harry扑上来咬住自己嘴唇的行为惊呆了。


“...该死这真是太羞耻了...”坚持了三秒过后,Harry搂着Draco的脖子,额头抵在他的胸膛,用浓浓的鼻音小声地骂了一句。


“别着急我的王子殿下,”Draco搂住他的腰,手臂施力把人提起,轻轻地扑倒在柔软的床垫上,用尽一生的温柔拨弄着Harry额前的湿发,修长的手指轻挑他缩起的下巴,“请允许我,您最忠诚的的骑士,为您指引前进的方向。”


 


 


后记:


至于后来“救世主被亲就会笑”“救世主和圣芒戈院长感情不和”等等谣言是怎么在一夜之间不攻自破的——某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花式拉手手举高高打啵啵,围观群众表示眼睛都被辣哭了还传个屁。


——当然,当事人对此类行为的官方定义为:治疗。


真是不要脸。


 


END.


 


 


【毫无逻辑可言...终于完结这篇,是不是可以考虑进行下面的目录了(滑稽)】

评论
热度 ( 164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