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M/HP」Smile Please

淡淡的甜

蠢阿柴的菇噜:

•老夫老妻回忆向



•结婚照的故事(伪)



•有倒霉孩子们的酱油戏份



•一发完结全程无刀



•考前心酸玩火,找点安慰



•对吃的描写,纯属自己好饿



















“嘿,爸爸,我现在还不想收拾我的房间呢!”阿不思烦躁地揉着眼睛抗议道,“开学还在下个礼拜!而且斯科皮也没收拾呢!”











“待会儿我再管斯科皮,首先我得先监督你。”哈利敲了敲阿不思的脑袋。















“拜托爸爸,我们现在正在玩猜字游戏!”斯科皮求助般地望向德拉科。















“很遗憾,儿子,我宣布抗议无效。”哈利一把拽起了瘫在沙发上的阿不思,推着他向房间走去。















“瞧瞧,看我在阁楼淘到了什么古董!我敢打赌,这可是独家新闻!”詹姆斯笑嘻嘻地从楼梯上跑下来,手里攥着本像是相册的东西。















“别捣蛋,假期给我安分点。”德拉科不悦地抖了抖报纸,向儿子们投射了杀人般的目光。















詹姆斯吹了声口哨表示遗憾,悄悄向弟弟使了个眼色,阿不思立刻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斯科皮则以起哄声作为回应。















“谁再在家里吹口哨,就别想上桌吃晚饭了!”哈利狠狠地瞪了詹姆斯一眼,以及某个置身事外的白鼬。











“不,这件事情我想我们应该待会儿再谈。”詹姆斯抖了抖手中的相册,“爸爸们,你们应该看看这个。”











可能是最近度数又加深了,哈利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地拿起了相册。而德拉科也难得有兴致地凑过来,两个人一人一半地翻开了它…















这深深的年代感…该不会是…



































十五年前











狭窄的马路上,色彩各异的小轿车就像水果味的橡皮糖,它们长了腿似的滑着滑板,并且嘶哑地叫嚣着,消磨着德拉科仅存的最后一点耐心。













一刻钟过去后,他有些愠怒,推开门走了进去。













也许麻瓜世界是新奇美妙的,虽然德拉科觉得这种猎奇带有不明的危险气息,但疤头却热衷于神秘冒险。















烤面包的香气,冰淇淋的奶甜味,都像一缕一缕的诱惑的歌声,只不过这歌声是唱给饥肠而不是耳朵。避雷针的日影投在对面米白色的建筑物上,在渐渐地拉长——如果此刻它更加秀色可餐些,也许很像一支柠檬雪宝。











如果他是一位好好先生,那么他会笑眯眯地等待自己的另一半,把怨气都尽量咽一咽,即使随后可能会头顶冒烟。











而这位显然是极富个性的绅士,德拉科翻阅影集样本的声音就像撕书一样,把旁边的店员给吓得一怔一怔的。













“德拉科,抱歉,我迟到了,你选得怎么样了?”一位满头大汗,风尘仆仆的黑发青年半推开门,有些不好意思地歪头笑了笑。











金发,穿着得体简约,五官如刀刻般的深邃,但却很像是流淌的金属,给人一种窒息的美感。另一位,黑发,刚刚才晾晒过的棉质T恤,夹杂着汗水与洗衣粉的味道,是昂扬的,生机盎然的自然。











“二位先生是…一起的吗?”店员明显地挣扎于一强烈反差以及其本身充斥着的暴力之美。











麻瓜,尤其是呆头呆脑的这种,常常无法注意到眼神里的暗语密言。因为不论是那毫无解冻之意的灰色中,还是那快要伸出树枝丫的绿色里,都倾洒着闪耀的星点,说是爱意根本不为过。











“我刚在街角买了可丽饼,只有奶油草莓的了,我想你应该饿了。”看到德拉科没有回话,哈利走近了他,并且向店员微微示意了一下。

















“我猜你约我到这儿来是为了拍个人写真?如果要我一起拍的话,也许我会昏厥。”德拉科嗤笑了一声,把样品册丢到哈利的手中。他一口咬下金黄的饼皮,舔掉嘴角的奶油,象征性地向店员礼貌地微笑了一下。











“是吗?我觉得门口的白西装挺好看的,虽然它只是很适合你…”哈利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的样子。











“恕我直言,它不是那么地庄重优雅。对于结婚而言,我想马尔福家画像里的着装可以拿来参考。当然,你非要用穷鬼家的审美标准来判断是非的话,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德拉科摸着手上的银戒,光滑的表面在日光灯下浮光莹莹。德拉科厌恶别人来干涉他结婚的细则,尤其是那个韦斯莱家的小母鼬,居然提议要给他们拍照。











“马尔福,适可而止!拍照的气氛非得那么紧张吗…梅林啊!我可不想把它挂在陈列室里。”哈利局促地捏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它就这么该死地卡在指节上。













“喔波特,如果你这么急着把戒指取下来的话,那就别再戴上了,那么多无聊的蠢女人因此发疯,连累我每天都收到吼叫信。”德拉科的脸颊、耳根,都因愤怒而涨红,如果没有刚才惹人厌的话语,哈利很想亲吻一下这位半生不熟的喷火西红柿。













“我没想摘下戒指。”哈利握紧了拳头,极力忍耐地回应着:“如果你真的受不了拍结婚照,那我们就回家吧。”











“嘿,哈利,马尔福,还没考虑好吗?很抱歉,我刚才忙着帮上一位客人修照片。”金妮用手理了理搭在耳朵旁边的碎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这对临近爆发的未婚夫夫。













事情总是要闹到天翻地覆才罢休,就像格里莫广场12号的沙发靠枕,被撕烂了不下一百次,清理一新只是隔靴搔痒的咒语。













“小…韦斯莱小姐,我很认真地告诉你,如果我像你们那些麻瓜客户们一样拍这种嬉皮笑脸,无聊做作的结婚照,马尔福家的祖先们会气得从画像里跳出来,我的父亲更是面上无光。”德拉科故意凑近金妮,用恶狠狠的语气警告着她,上次他用这种语气的时候,把罗丝给吓哭了。











“德拉科马尔福,我不想吵架。赫敏告诉我要尽量忍耐,即使争吵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我们从年少时就针锋相对,早就乐于嘲讽彼此。但现在,我真的很迟疑。”哈利觉得嗓子发干,像是乌鸦吞下了一粒石子,他明明是要用石子去喝水。“从要决定结婚的那一刻起,你就像没事就抛锚的老爷车,在我不怎么在意的部件上,你却敏感至极。如果你说要用最贵的汽油,我可以买;你说要把你的玻璃擦拭得闪闪发亮,我能做到;但是你,你那个贪婪的发动机,让我不明白,不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才能满意。”













“没错,哈利波特,你是不是感觉从未这么了解我。你早知道我是个自私的混蛋,但你不知道我是个得寸进尺的无赖,因为你以前丝毫不对我让步。想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梅林啊,我居然是一台随时准备撒手人寰的老爷车,真是可笑至极。”德拉科都不屑于甩下臭脸一走了之,他就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让人不知道他是在冷笑还是在沉思。











哈利没有再说话,他只是缓慢地推开玻璃门,歉意地望了一眼金妮,离开了。























哈利躺在床上,枕头上残存的香水味让他有些心烦意乱。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即使空气中的闷热有那么一丝消解,那抚去,又重现的回忆却让人无法释怀。











那是不一样的秋天,雨水并不是很冷。所以哈利难得没有和伙伴们待在寝室里。他偷偷跑到黑湖边的草地上,静静地淋着雨。









“我们伟大的黄金男孩在干嘛呢?偶尔也需要颓废一下来吸引拉文克劳的女孩子?”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语调,让哈利忍不住要呕吐出来。











“见鬼的,马尔福,离我远点。”哈利在碎石中随便捡了一块,德拉科以为哈利要朝他扔石头,吓得赶紧往后缩了缩。哪知道石头的靶向是黑湖,它轻轻地在水面上滑了两下,就沉了下去。











“波特,你这技术,真是刚好能配上你这寒掺的样子。”德拉科得意的挑选了一块足够平滑的石头,不急不缓地一抛,石头“达——达—达”。哈利还以为它是要在黑湖上跳起圆舞曲,谁知道它咕噜一声,也沉了下去。









哈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而德拉科则沉浸在自己赢了波特的小世界里。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觉得自己好像并不讨厌马尔福了。









德拉科总是要来惹哈利,这让哈利一度很苦恼,他们就像终结者里两个打架的仿真机器人,非要把金属骨架给撞出来才罢手。要是没有旁边的人规劝,哈利指不定就把德拉科这个小白脸给捏碎了。











哈利了解德拉科,了解到每一天能猜到他要说什么挑衅的开场白。就算德拉科是个混蛋,哈利也不相信他会变成真正的恶棍,他没这个胆子,更没有伏地魔那样的野心,最重要的是,他懂得爱。











哈利不敢相信会成为德拉科的未婚夫,就像碗橱里的小孩不敢奢望自己拥有魔法。











而现在,夏天的雨,只剩下湿漉漉的伤心。













“不是我说你,德拉科,你一见波特就像只有三岁的小巨怪,一直聒噪不停,别人能受得了你真是很可以了。”潘西坐在马尔福庄园的亭子里,用指甲锉磨着边缘的死皮。











“这恰恰说明德拉科魅力所在嘛,在让救世主为之倾倒的人里,德拉科击败了多愁善感的秋张,聪明迷人的韦斯莱,哇…”布雷斯翘着脚坐在潘西旁边,不怀好意地揶揄起德拉科来。











“闭上你们俩的臭嘴。”德拉科冷哼了一声,把手上的树枝掰得破稀破烂,扔到地上。











“我们投降。”布雷斯举起一只手,另一只手牵起潘西,两个人用诡异的眼神注视着德拉科。“快去找你可爱的破特吧~”











德拉科拿起了瓷盘里的水果刀,把可怜的火龙果切成碎糊,之后也不忘用力地啃下一口红苹果。











一只雕鸮焦急地扇着翅膀,落在德拉科的肩膀上。德拉科把苹果切成小块放在手心里,猫头鹰愉快地享受着主人的爱抚。“什么?格兰杰要找我谈人生话题?”

























“你可没告诉我这位韦斯莱小姐会在这,格兰杰,如果你再聪明点的话,就应该把那个臭疤头找来。”德拉科在看到2号桌上的两位女巫后,不禁感到一阵头晕闹热。











“马尔福,你不知好歹的功夫真是日益见长了,我和金妮都是韦斯莱,别再弄错我的姓氏了。”褐发女巫有些嫌弃地瞥着德拉科那扭曲的表情。









“马尔福,我来只是为了解释,我对你并没有敌意…为了能送你们一份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而把结婚照的事情闹僵了,我感到十分抱歉。”金妮棕色的眼睛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很深邃,夹杂了一些矛盾的情绪。











“梅林啊,金妮韦斯莱,我并没有要从你这儿得到一份结婚礼物的要求啊,但这个道歉,我姑且接受了。”德拉科满不在乎地用手指在木桌上敲打着,“一嗒嗒,二嗒嗒,三嗒嗒”,绝妙的圆舞曲。











“马尔福,一点点的安逸就能让你对索取有恃无恐了?我真怀疑哈利对你的判断,既然你是懂爱的人,怎么都该死的学不会感恩?”赫敏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德拉科,仿佛在审问一个惹祸精。











德拉科没有吭声,只是停下了敲桌子的动作。













“别展现出你好像受了多大的侮辱的样子,忘了面对那些魔法部趋炎附势的家伙们时,你那无奈附和的样子了吗?为了家族前程的事情,你可以甘之如饴,像一个圆滑老练的政客;面对哈利,为什么还要像个愚蠢的孩子一样,要霸占他的一丝一毫。”赫敏的鼻息越发得沉重,她的声音激烈地像正午敲响的鸣钟。











德拉科沉默着,在午后的微风和阳光应和下,他的头发滑到耳边,今天是没有心情抹发胶的日子。“我那是爱他…就算他有这样那样怪异的品味,总是跟我吵吵嚷嚷,我也没有对他厌烦不是吗…”德拉科拼命想找到一个为自己辩驳的理由,但他却只能说出这唯一的一个。











“难道不该在彼此面前展现最本质的自我?我承认,我觉得我在和波特的这段关系里,我付出的远比我想得到的要少。因为哈利波特让我感到不安,即使我他妈的已经快30岁了。”德拉科喝了一口咖啡,他的声音有些干涩。“我求婚,都经历了数十次的思想斗争。知道波特给我一种什么样的暗示吗?就好像是我们的感情,也许明天就会走到终点。”











金妮和赫敏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他,仿佛在看一位天外来客。











“停!别再这样看我,我认输,我自私卑鄙无耻,我就是不想拍这个照,所以故意没事找事。”德拉科像是被逼到墙角的兔子,挫败感与绝望感撕扯他的良心,兴许下一秒他会疯的。“但,我说的也不完全是瞎扯,我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金妮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叹着气说道,“果然是天生一对,一个混蛋害怕被抛弃,一个笨蛋担心对方承受不住压力。哈利怎么会想跟你分开呢,那么多坏毛病都暴露给你了,他不怕你毁他清誉吗…调情也要适可而止,加入过多的小孩子脾气,不会可爱,只会显得不可理喻。”

























“哈利,再吃一份苹果派,可能会胖得穿不下婚服的。”莫丽担心地劝着哈利,很明显这孩子是满腹心事。











“妈,别打扰他了,化悲愤为食欲至少是一个宣泄口嘛,我看哈利经常忙到忘记吃饭,怎么可能发胖呢。”罗恩拽着说个不停的莫丽,关上了房门,给哥们儿留足独处的空间。









哈利蹲坐在窗台上,把头埋在手臂弯成的圈里,很像他小时候被弗农姨夫责骂后,他悄悄躲在碗橱里哭泣的样子。他也不是一受伤就想逃避的鸵鸟,只是一切都发展的太迅速了,他苦于非正常的成熟心智。还好,已经度过了最压抑的日子。











门轻轻的被推开,哈利恍惚之间闻到了德拉科身上的香味,他还以为自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做梦,在想念德拉科马尔福这个混蛋。











德拉科弯下腰,轻轻地吻上哈利毛糙的头发,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想到阁楼里的秘密这么多,本来还不知道老爸们腻歪了这么多年…”三个小屁孩忍不住同时倒吸了一了口冷气。











一页一页地翻过去,朋友们搞怪的表情一点也没褪色。虽然潘西和布雷斯说拒绝婚礼大合照,他们还是臭着脸站在第一排右侧;赫敏一手挽着哈利,一手挽着罗恩,露出肆意的笑容;德拉科趁机亲了一下哈利的脸颊,被瞬间捕捉到了;金妮神神秘秘地攥着一个礼盒,一只手搭在纳威的肩膀上;露娜明显还在神游,但这不妨碍她打从心底里的快乐流露出来。











德拉科和哈利拿出了相册里最后一张照片,只能看见两个黑乎乎的剪影,他们在铺着红纱帘的窗台前亲吻着,旁若无人的黏在一起,就像那个什么,蛋糕上的糖果小人。就算那个人并不偏好这个地点,也不能错过绝佳的和好机会呀。









照片的背后有一行字:

亲爱的哈利和德拉科,

祝新婚愉快!原谅我忍不住手痒,偷偷拍了这么一张,但它的确是我的得意之作不是吗?以后还敢质疑我的技术吗?





你们的金





-End-







结尾骚话:写这篇,本来是要搞笑的(认真脸)。但是突然想到德哈和朋友们的关系,我并不想就只写德哈没羞没臊地拍结婚照的过程,好像那样就太单调了,毕竟朋友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群人哪。以及,很像写一个可爱的金妮,(但好像刻画得不是很够),实在太看不下去什么出轨的桥段啦…(;′⌒`)





最后drarry on!祝自己高考成功(≧∀≦)♪





















































































评论
热度 ( 93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三水儿郎 转载了此文字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