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我不承认〖六.厄里斯魔镜〗(完结)

小甜餅完結 中間有點小虐 但結局好~

灰蓝翡翠:

#终于完结了,但我还是会继续写别的鬼东西
#这篇竟然有一万多字,我的天呐这么神奇
#好了我要开始了(这人话真多……)


  
六.厄里斯魔镜
  “哈利,你知道榭寄生吗?”卢娜问道。
  “啊,什么?”哈利正思考着德拉科口中的那个苹果到底是不是赫敏和他认为的那样——这个问题已经在他脑海里盘旋了好几天了——以至于他没有听清卢娜的问话。
  “榭寄生,站在它下面的人不能拒绝别人亲吻的要求。”卢娜用她那种独有的如梦似幻的语气说道,“你想试试吗,哈利?”
  “不用了,谢谢。”哈利连连拒绝着——他们在礼堂外面,在哈利余光能扫到的视线范围内,那个金发的家伙并不在。该死的,哈利以为自己一听到‘亲吻’就想到那只白鼬而懊恼,为了尽早岔开这个话题,哈利勇敢的对卢娜脑袋上的装饰——一个会发光的圆帽,别着一颗瞩目的水晶球——作出了评价:“呃,那个,看上去很不错。”
  “是吗?谢谢你哈利,这是‘窥心球’。”
  “呃,‘窥心球’?”
  “它可以帮助佩戴它的人更加准确的认识到自己的内心,啊,比如现在它告诉了我,我的内心想法是我现在想要的拉文克劳长桌边吃一份布丁,再见,哈利。”卢娜说完,,独自转身走进了大厅。
  
  老实说哈利费了很大的劲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对那颗闪着各种浮夸的颜色的水晶球大笑一通。‘窥心球’?算了吧,说起窥探内心的想法,他一年级就发现了一个最棒的东西。
  
  晚饭时赫敏迫不及待的发问:“怎么样?哈利?想好怎么说了吗?”
  “没有,事实上我现在看到他心里还是充满了想一拳给他挥过去的冲动。”
  “我的天呐,他又怎么你了?你们难道没有心平气和的时候吗?真不敢相信昨天那个满脸通红的小男孩是你,哈利。”
  “我想不出来应该怎么说,总不能冲到他面前大声说:‘嘿,我知道你喜欢我!’如果我们猜测错误的话,我也许会被斯莱特林的人嘲笑整整一个学年,两个学年也说不一定。”哈利边说边切着他面前那份约克郡布丁,还顺便向斯莱特林长桌瞥了一眼:那个金毛坐得离众人很远,正一丝不苟的切着什么,他看上去比以往更加苍白憔悴。哈利更愿意相信是因为赫敏说的那样,德拉科是在因为哈利的误解而生气,这个想法让哈利感到有些雀跃,德拉科会因为他而生闷气,也许他真的可以走到德拉科面前直接的问他……走神走到漫无边际的哈利完全忽略掉了赫敏的长篇大论,沉浸在了自己的想法中。
  
  
  
  “马尔福!我只是想……”哈利不抱希望地喊着,看着那个淡金色脑袋消失后气愤的一拳砸向旁边那道墙。这是本周以来哈利第六次试图拦住德拉科了——德拉科最近总是独来独往,这为哈利的拦截带来了方便,可是并没有什么用。不管哈利怎么喊,德拉科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转身迅速离开。过去那个时不时跳出来找哈利麻烦的德拉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是哈利如无物的,沉默的德拉科。
  哈利烦闷地嘘了口气,重重地往后一靠——见鬼!这是一道门!哈利来不及站稳,跌进了房间。他站起来一看,这是他一年级时无意闯进来的那个房间,厄里斯魔镜!它还在那!
 
  
  “德拉科!”哈利下意识喊了出来,镜子里不再是三个人了,他的父母站在他的身后,而他身边站着德拉科——牵着他的手——十指紧握。哈利出了一会儿神,看了看父母的笑脸,又看了看那两只紧紧牵住的手…他下定了决心,七总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第七次,他一定要拦住德拉科,他一定要让魔镜里的幻象变成现实!
  
  “马尔福,你给我——停下!”哈利成功的给德拉科施了一个石化咒,至少这样他跑不了了。随后哈利又念出了束缚咒,他打赌德拉科一定在无声地诅咒他,可只有这样才能让德拉科好好听他说话。
  “你给我听着,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我问你的任何问题你只能用眼睛眨一下或者眨两下回答我是还是不是。我不会再对你用吐真剂,但必要的时候我会使用‘摄神取念’!明白吗?”哈利恶狠狠的威胁道,随后使用了一个漂浮咒将德拉科运到了厄里斯魔镜面前。
  德拉科的神情显得很困惑,显然他并不明白哈利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让他来一个小黑屋里照镜子。
  “你看到你自己了吗?”
  德拉科不耐烦的眨了一下眼。
  “那…你看到我了吗?”哈利的声音明显有些迟疑,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眨了一下。
  德拉科感觉石化中消失了,身上的束缚咒变出来的那根银色的绳子也在轻轻的松开。德拉科揉着手腕冷冷的对哈利说:“如果我没有失明的话,显然我能够看到镜子里的任何东西,波特,如果你只是……”他那张刻薄的嘴并没有如愿的继续说下去,因为哈利堵住了他——一个非常温柔的,绵长的吻。德拉科被吻得有些失神,也有些恼怒。
  “这算什么,报复吗?”德拉科说,他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更有几分恼意。
  “你看到了我,你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我,德拉科。”
  “厄里斯……什么?”德拉科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
  “厄里斯魔镜,它能让照镜子的人看到自己内心的渴望,我能看到我的父母、朋友,当然我还能看到你,德拉科,而你告诉我……”哈利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微笑的看着德拉科。
  “而我也能看到你。”德拉克低声回答的,他再次看向镜子,里面依然是两个人,十指紧握。
  “你还不肯承认吗?德拉科,认清自己的心。”哈利此刻心中盈满了无比的,温暖的,让人想要尖叫想要发疯的喜悦。措不及防的,德拉科给了他一个回吻。
  灰蓝色的眼瞳中映着翠绿点点,有什么东西在消磨着,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着,忽然德拉科笑了,不同于以往的假笑,他笑得有些挑战的意味,更有不可言说的纠结多日而释怀的快意。
  “就算我不承认,那又怎样?”反正爱已不能抵挡,情意已明朗。




——END     第六弹 5月28日

评论
热度 ( 68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