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MHP】父债子还 48 END

終於完結了QAQ好好看!

沈之亦:

※ CC后的故事,中年设定


※ 都不属于我,除了OOC


※ 脑洞清奇,写着自嗨




——————






48




Scorpius昏迷的第五天,Aaron Smith终于在吐真剂的逼迫诱导下开了口,他承认Clark写给Draco Malfoy的遗书上只是一部分,正本被他藏在了霍格沃兹的图书馆里。


 


那副魔药只能导致人昏迷,但是其实就算没有解药只要服下魔药的人意志力够坚定能分得清梦境与现实,迟早有一天是会醒来的,可正也恰恰如此,那副魔药构造的完美梦境很少有人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力挣脱出来。


 


而那副魔药的另一部分是一个魔咒,一个强化魔药效果的魔咒,如若说那副魔药能给人带来完美的梦境的话,那么这个魔咒则负责将其牢牢地锁在里面,就算发现那只不过是个梦也无法离开,永远只能徘徊于梦境之中。


 


Scorpius是在第六天的傍晚醒来的,那个金发男孩儿醒来的刹那灰眸朦胧氤氲着水气,他寻找着Draco Malfoy的身影,然后望着Draco Malfoy还有些担忧的神色轻声吐出一句:“爸爸,生日快乐。”


 


Scorpius昏迷的那天,正巧是Draco Malfoy的生日。他一大早去对角巷也是为了给他的父亲买礼物,可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任凭他们谁也预料不到的。


 


Scorpius撑着还有些虚弱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微笑着眨了眨眼,他拉起Albus的手,然后缓缓柔和地道出一句令在场所有人都呆愣住的话。


 


他说:“Albus,我们结婚吧。”


 


从那之后无论旁人再怎么问及,包括Albus,Scorpius都没有告诉大家他那六天在梦中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他只告诉旁人,那是他用时间转换器都无法触及的完美世界。


 


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绚烂夺目。


 


那么的温暖。


 


至于他昏迷之前宁愿牺牲魔法甚至生命都要保护的东西,他也没有直说,只是看了看他的父亲,挠了挠头发,腼腆地笑了起来。


 


 


 


***


 


 


 


自打Scorpius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惦记着结婚的事儿也不知道那孩子到底因为什么如此迫切,Albus自然也跟着兴致勃勃地在双方父亲耳边絮絮叨叨地念叨了许久。最后的结果就是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商量了一下,结婚还为时过早,那就先订婚吧。


 


更何况Malfoy庄园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举办过社交聚会了,也是时候重新修整一番。


 


他们没有邀请太多的客人,只邀请了两家的朋友和熟人,此刻正聚集在Malfoy庄园的后花园里。


 


Scorpius和Albus自然是和他们那一群年轻人混在一块,估计他们这一群人谁都没想到这两个男孩儿竟然会是第一对儿订了婚的。这群年轻人自然也从报纸上得知了前阵子发生在Scorpius身上的不幸,因此谈笑间除了羡慕嫉妒自然也少不了更多的则是祝福。


 


Harry Potter捏着细长地香槟杯子和其他客人打了个招呼便走向他的老朋友们,Ron和Hermione已经在一旁边等候他多时了。


 


“嘿!Ron!Hermione!抱歉久等了。”Harry Potter愉快地朝他的老友们挥了挥手,拉开圆桌旁的白色椅子坐了下来。


 


今天阳光很不错,非常适合举行这种户外仪式。


 


Hermione Granger敏锐地瞥见Harry Potter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只小巧低调的铂金戒指,她抬着眉毛笑吟吟地问道:“Malfoy家的男人动作都这么快?Draco也向你求婚了?”


 


Harry Potter一愣,接着他有些羞赧地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他说今天人多非要我带上。”


 


“我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Harry,”Ron Weasley趴在桌子上捂着脸,他已经对他这位老友不忍直视了,“你脖子上的吻痕已经说明了一切。”


 


“……”Harry Potter尴尬地竖了竖衣领稍稍遮掩了一部分红印,他有点不敢想象自己竟带着那么明显的羞耻痕迹穿行于人群宾客之中长达两个多小时,妈的等订婚宴结束他恐怕得去找那个老混蛋好好聊聊。


 


Hermione Granger抬手狠狠地照着Ron Weasley后脑拍了下去,后者哎哟了一声还继续小声嘟囔着我说得都是事实啊,结果却又被自己的妻子恶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只得不甘心地作罢。


 


“Scorpius恢复得怎么样了?”Hermione关切地问道。


 


“还不错,Draco昨天说差不多下个星期那孩子就能恢复他自己原有的魔法水平了。”Harry Potter朝Hermione Granger投去感激的眼神。


 


“那么,你们俩打算怎么办?”Hermione Granger抿了一口香槟意有所指继续问道:“那两个孩子现在可是订婚了,他们知道你们俩的事儿吗?”


 


“暂时还不打算告诉他们,”Harry Potter手指随意地敲打着桌面:“我们也不想让他们觉得难办,等他们结婚以后再看吧。”


 


“你们就打算一直瞒下去?”一直趴在那的Ron Weasley忽然开口,虽然他不太能直视现在这个正处于热恋中的老朋友,但是他当然也很希望Harry Potter能再次获得一份幸福热切的爱情,并且不需要向任何人遮遮掩掩,“Harry,你要知道感情这种东西是瞒不住的。”


 


“没错,”Hermione赞同地点了点头“还记得六年级魔药课Slughorn教授说过什么吗?‘爱情是不可能制造或仿造的’,同样也无法隐瞒,就算你们个闭口不言也会比自觉地流于眼底。那两个孩子迟早会看出来的,他们可不傻。”


 


Harry Potter沉思了半晌,他望向不远处正在与他们那一届的斯莱特林毕业生聊着天的Draco Malfoy,那个金发男人一只手撑着额角抿着嘴唇一脸嫌弃地瞅着对面正在激动地同他说着什么的Pansy Parkinson Zabini,Harry Potter发誓就冲那个金发男人不太好看的面色如果Draco Malfoy不是看在今天是Scorpius和Albus的订婚仪式的份上,恐怕早就要下逐客令了。


 


Draco Malfoy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Harry Potter的目光,他稍稍朝Harry Potter的方向歪了歪头,然后拿起手边的香槟杯子向Harry Potter的方向举起倾斜了稍许。


 


Harry Potter也举起杯子点了点头朝Draco Malfoy隔空致意,他快速地眨了一下右眼,无声开合唇齿,摆出一个“cheers”的唇语。


 


Draco Malfoy估摸着也读懂了Harry Potter的意思,挑着眉抿了一口香槟然后继续转了回去百无聊赖地听着Pansy仍然跟他抱怨着什么为什么你们姓Malfoy的都非要找一个Potter这是什么诡异的爱情诅咒吗巴拉巴拉云云。


 


Harry Potter了然会心一笑,接着他转过头目光重新落回Ron和Hermione身上的时候,又一次在他这两个老朋友的脸上看到了再明显不过地坏坏地窃喜。


 


“呃……”他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摸摸鼻尖儿,须臾,他舒了口气面上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扭捏,Harry Potter微微笑了笑,语调轻盈愉悦,他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管这么说,现在看来有个人会一直陪在他身边走完余生,那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呢,对不对?


 


Hermione和Ron互相交换了个欣然的眼神,也不做多问,看来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Malfoy庄园的花园里还洋溢着属于那两个年轻人的活力欢喜,他们这些过于沉闷的中年人倒显得变成了有些格格不入的陪衬,Harry Potter将杯子里的香槟一饮而尽,在他那两个老友询问的目光下他站起了身:“等我一会儿。”


 


Harry Potter离开了花园往Malfoy庄园那栋别墅方向走去,他猜那个老家伙绝对不会只准备一种酒水,外面开的几瓶香槟怎么看也不像是那家伙独有的藏品,这种日子要是不宰上那老混蛋两瓶佳酿,可实在是太亏了。


 


Harry Potter按照小精灵给他的路线摸到了Malfoy庄园地下酒窖,甫一推门,那一室醇香陈年老窖的甘甜霎时挤入了他的鼻腔侵入毛孔,Harry Potter刚打算从架子上取一瓶看起来怎么也储藏了有十几个年头的红酒,突然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拉进了怀中。


 


“看我抓到了什么?偷酒的小贼?”来人低低地在他耳边轻语揶揄,温热气息搔弄挑拨着他耳后略微有些敏感的肌肤:“你想拿的那瓶可没到适饮期Potter,我建议你换它下面那瓶。”


 


Harry Potter因那细细痒痒本能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将手腕从那人有些微凉的掌中抽离出来,顺带转了个身,“我对你这些瓶瓶罐罐可没什么兴趣Malfoy,就算要偷,我偷得也是——”他稍稍仰头直视着那双银灰色晕着薄薄戏谑的眸子抬手拉下对方那颗浅金头颅,弯起嘴角凑了上去,双唇微张。


 


“你。”


 


 


 


***


 


 


 


致 Draco Malfoy先生,


 


如果您能收到这封信,那就证明Aaron Smith已经完成了他所需要去做的一切,至于结果,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请允许我重新正式地向您进行自我介绍,我叫Gillian Clark Nott,我是您那位老同学Theodore Nott的未婚妻,或者准确的说,只是臆想中的未婚妻。


 


我想您应该也了解Clark家和Nott家自古以来个中关系,战争开始前Clark家主动和Nott家断绝了一切来往以求自全,但是那并不能中断Clark家族对Nott家族的敬仰和向往。


 


因此战争结束之后我作为Clark家族唯一的独生女,被有意指婚给了Theodore Nott,就算我们相差了不只10岁,大概这就是作为Clark家族女孩儿的宿命。


 


可我宁愿去完成这个宿命,我爱他,自打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我便爱上了他。


 


但是Theodore Nott拒绝了我们的联姻请求,他不爱我,他说他不会和我结婚,那让我不只一次从睡梦中悲伤哭泣惊醒。


 


三年前我听说他因为私藏时间转换器被魔法部抓进了阿兹卡班,从那时我便开始计划着如何救他出来,我想如果我能将他从阿兹卡班救出来,或许我们之间的还有一丝丝可能。


 


我猜您应该也见过那名叫做Aaron Smith的男孩儿了,他当然不是Nott家的子嗣,他只是一名无辜的麻瓜出身的巫师,但是又有谁会拒绝套上一个纯血统的姓氏并且能获得巨额财产?


 


我利用了他,他代替我接近您的儿子,Scorpius Malfoy,我告诉他是您导致他的父亲被抓进阿兹卡班,也是您的父亲导致他的爷爷在战争中死去,我想我并没有说错是不是?


 


如果不是您的父亲在那场战争中放弃了Theodore Nott的父亲,或许他也不会最终走向死亡;如果当初战争结束之后您愿意为Theodore Nott出庭作证,或许他也不会最后沦落到住进了阿兹卡班;再如果,三年前当Harry Potter先生带着傲罗抓捕了Theodore Nott的时候,您能为他说句好话,他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可事实上,我在圣芒戈任职的这些年每每见到您时都会有种恍惚的错觉,时至今日如此低调隐忍冷淡的您当年居然是那样一个目中无人趾高气扬胆怯懦弱的小男孩儿。我猜这应该是战争锋利的刀刃无情雕刻在您身上留下的伤痕对么?


 


不得不说,您确实是位非常优秀的治疗师,我时至今日仍旧非常感谢您在我刚刚任职实习期间所给予的帮助,不过我猜您已经早不记得那个被患者欺负得躲在配药室里偷偷啜泣的毕业生了吧。


 


说真的,Malfoy院长,我的内心非常纠结,我因您的一句“Gillian Clark是无辜的”而保住了工作,可我现在又要反过头来算计您与您儿子的性命。


 


哦对了,我偶然中似乎发现了您的一些小秘密,您一直爱着Harry Potter先生对吗?


 


您将Harry Potter先生的所有病例和您往来的书信,甚至包括年少时期您曾给他叠过的恶趣味纸鹤统统都保留了起来,您给Harry Potter先生写信时一直用的都是Malfoy家用信笺,包括那只纸鹤也是用同样的纸张折叠的。


 


我想您一定深爱着那个男人。


 


所以我复制了Harry Potter先生的签名,去救Theodore Nott。


 


只可惜我失败了,我知道这种事情一旦失败只会面临着走进阿兹卡班的命运,那么我不如直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得痛快,否则我没有脸面去见同样被困在阿兹卡班的Theodore Nott。


 


如果说那些所有小型的魔法动乱都只是我的试验品,那么您还记得在那场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骚动吗?没错,那是我安排的,按照我的计划,您的儿子明明该命丧于此。只可惜,Aaron Smith失手了,他的魔药被另外一个女孩儿误服,攻击魔咒也打偏了。


 


我不得不承认,我对那个孩子非常失望,可他也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最后他没能成功,只能说明,那是我咎由自取选错了人。


 


Aaron Smith不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没有Scorpius机智敏锐,但是至少他获得了Scorpius的信任。


 


无论他成功与否,我猜他都将为您带去一些小烦恼,至少,能让您回想起一些您不太愿意回想起的场景,度过一段或者永久的,痛苦时光。我猜,那一定不好受。


 


如果您非要为我所做的一切套上某种冠冕堂皇的说辞理由写进档案的话,那么如若说Aaron Smith成功了,那这将是一场有预谋的复仇。


 


可如果他失败了,您也可以将这些全都当做我的一个小小的,自私的,愚蠢的,无厘头的,恶作剧。


 


当然不论如何——


 


您给予我的所有,我都将照例偿还在您与您的儿子身上。


 


这是战争于二十多年后赋予我们的遗赠,您说对吗?


 


最后,祝愿您,一切安好。


 


 


您真挚的, 


Gillian Clark Nott


 


 


—— END ——


 


正文完结!


下面是想跟大家絮叨的一点废话


还是先感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们,非常非常感谢!


然后我要进行自我检讨Orz


这个故事的最大弊病就是最初的定位跑偏,当初动笔的时候只想写个段子然而万万没想到变成了长篇,造成了很严重的段落化问题……而且期初开篇还处于复健阶段找不到讲故事的感觉就很尴尬……所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前后文风是有微妙的差别的_(:з」∠)_


然后就是关于这个案子的处理,实在是太水了,虽然最后小蝎子是受害者是既定的但是将案子与情感线融合在一起的处理还是过于青涩生疏……不过这文也是从我最初讲故事感到别别愣愣到现在可以开无数个坑也能无障碍说故事的一个变换过程。


最后案子的揭露用了与中间那封遗书相同的手法,原谅我偷个懒(x


我非常喜欢这两个中年人,或者说我喜欢他们甚至稍稍超过了十多岁二十多岁的少年青年时期,抛除了年轻气盛棱角分明谈一场氤氲缱绻的夕阳红黄昏恋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还有两篇番外他们就要和大家说再见啦,有的时候脑子里还会闪现出这两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不过已经没有机会再这样详细讲述他们的故事了。


真的非常非常舍不得他们。


最后,再一次的,特别感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喜欢这两个磨磨唧唧畏手畏脚不敢直面对方的中年男人的你,以及不嫌弃我脑洞清奇行文诡异的你!






哦对了,其实这个案子如果那个治疗师没有选择复制破特的签名,估计也不会那么快丧命还能多跟这两个男人斗智斗勇一阵子,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报复千万别动人家的老相好www

评论
热度 ( 390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