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DH】WAKE UP(HE一发完)

啊啊啊啊My Potter!!!!!!!

寒夏-糖尿病重症患者:

果然不管哪对cp,我最喜欢的梗就是关于拯救的,这个梗都是可以甜哭起来的那种(*´艸`*)


这篇文是在大战过后,哈利虽然打败了伏地魔,但是有很多人都死去了。然而哈利认为全是自己的错,尽管大家都在劝他,他还是因为极度的恐惧,自责和悲伤而昏睡过去。大家在走投无路后找到了德拉科,德拉科使用了一种古老的魔法进去哈利的思想,去把他唤醒。(而且这篇文里两人是互相喜欢的关系)


剩下的两个点梗我只能等到端午放假再写了,放心吧我绝对没有忘记点梗的事。


大概就是这样!


以下正文:


  自从哈利有意识以来,他就一直住在一个黑暗寒冷的碗橱里。碗橱的门从来就没有被打开过,但门上至少有一个小窗子,可以让哈利看到外面的东西。但悲哀的是,他从来都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但有时候哈利可以听见一些声音,那些声音都很熟悉,而且好像是从远方传来,飘渺而不可及,让他听不太清楚。


  不过,有些时候一些内容又清晰无比,比如什么“快点醒来”什么的,但哈利不想醒来,他也没有睡着。


  后来连窗户也打不开了,哈利索性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蜷缩起来,恐惧和悲伤在黑暗里蔓延,他甚至不记得什么时候这些词也可以实体化了。


  尽管窗户打不开,但那些虚无的声音还是环绕在哈利耳边,那些清晰无比的词令他感到窒息——“小天狼星”、“邓布利多”、“卢平”、“弗雷德”……


  这种可怕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不紧不慢,优雅无比,但一定是一个自大的讨厌鬼。这些形容词令哈利感到熟悉,但他记不起来是形容谁的。


  “谁?”于是哈利说出了长久以来的第一句话,声音因为太久没有说话而变得异常沙哑。


  接着他听到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破特,还好,你还醒着。


  “不过我真是搞不懂你这巨怪似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里居然有这么多奇怪而可怕的东西。”


  这里有东西吗?哈利想,他只能听到声音。


  “喂,破特,你还在吗?”那个声音有些着急。


  “我……在。”哈利缓慢的开口,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门边坐着了。


  那个人有着一种独特的贵族腔调,哈利很熟悉这种腔调,但他不记得他在哪听过。


  “破特,你知道这个该死的门怎么打开吗?”那个人又说话了。


  哈利摇摇头:“我不知道,它从来没有打开过,我……也不想打开。”


  哈利开始猜测这个人的样子,对方也许有一头褐色的头发……不对,应该是金色要合适一点。嗯……然后眼睛是…蓝色?也许还要带一点灰色。


  “你不能不把它打开,破特。”那个人又开始说话了,“把它打开对你,对你的朋友都有好处。”


  有好处?朋友?他有过朋友吗?


  “我没有朋友。”哈利淡淡的回复。而且说出来的语言特别让人火大。他继续想。


  那个人开始着急了:“你有!那个泥巴种,那个红毛鼬鼠,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


  “不要叫他们这个!”一股怒火在那两个词结束后猛然升起,哈利控制不住自己的尖叫。


  紧接着的一段时间,门外陡然的没有了声音。


  怒火随着沉默的时间而消逝,恐慌代替了原先的情绪。


  “喂……你还在吗?”哈利小心翼翼的问,他感觉自己鼻子有些酸涩,但对方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当然还在,”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只是在看你的窗户能不能打开。”


  “当然不……”


  还没等哈利说完,那扇原本闭得紧紧的小窗户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想象中的面容出现在眼前,金色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还有——那熟悉的微笑。


  “德拉科?”哈利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时,那个名字就这么轻巧的从嘴里弹了出来。


  “是我。”德拉科露出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在哈利面前露出过的笑容。


  温热的东西在脸上划过,哈利发现眼前的面孔慢慢模糊。


  “德拉科……”他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泪水一滴接着一滴的落下,哈利开始不停的念着对方的名字。


  德拉科伸出手抚住哈利的脸,认真的说:“好了,波特,你现在还需要把这扇门打开,明白吗?”


  “不……不要……”哈利哭着摇头,“我打不开,我也不想打开,外面有可怕的东西……”


  “嘿,我也在外面,我也是可怕的东西吗?”德拉科耐心的问。


  “不是……”哈利接着摇头。


  男人听到后点了点头:“那就对了,外面不止有可怕的东西不是吗?来吧,波特,拿出你格兰芬多的勇气。”


  “我不是格兰芬多。”哈利说,眼泪流得更厉害了,“I'm a killer,and,a FREAK(怪胎)。”


  “你不是……”


  “我是!”哈利又开始尖叫,“我杀了邓布利多,我还杀了小天狼星!”


  德拉科把对方的头抬起来,直直的看进那双被泪水浸湿的翠绿色的眼睛:“YOU,are not a killer OR a freak.YOU just HARRY POTTER,MY,POTTER.


  趁着哈利愣神的几秒钟,德拉科继续说:“So,Potter,”


  “PLEASE WAKE UP.”


——————————


  当哈利醒来时,闻到的是一股白藓的味道,紧接着是一声熟悉的尖叫。


  “噢!哈利!”赫敏激动的大喊,“你醒了!”


  一旁的罗恩愣了几秒,转身冲向了门外:“护士!护士!!哈利醒了!!!”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褐发女巫捂着嘴,泪水装满了眼眶。她扶着哈利坐了起来。


  哈利勾了勾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然后缓慢的开口:“德拉科在哪?”


  “波特。”门那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想你应该得感谢我。”


  哈利转头,盯着那头金色的头发看了一会儿,泪水猛的掉了出来。


  对方叹了口气,大步走到了床边拥住了哈利,用着他惯用的讨厌的腔调说:“嘿,我们的救世主就这么爱哭?”


  “谢谢,德拉科。”哈利从德拉科怀里抬起头,眼里是德拉科熟悉的倔强与某种光芒,透过泪水直直的映入德拉科的眼底。


  德拉科弯了弯嘴角,看起来无可奈何的低下头,在哈利有些干燥的唇上印下一吻。


  “你不用谢我,毕竟…你可是‘My Potter’。”


  【END】

评论
热度 ( 80 )
  1. hyy_eong寒夏-日常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My Potter!!!!!!!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