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相亲》(一发完)

不知道怎麼說⋯⋯但好看

青有红:

#战后短篇


#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有一种恋爱叫你妈觉得你该恋爱了


至于我说过我要写BE的事,忘了吧,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写BE的能力








 


 


001


 


哈利觉得时隔三年,自己再次和马尔福重逢的一幕实在是不算美好。


 


那天,他只是惯例去吃午餐,吃着吃着,后面一对男女的对话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坐的位置后面有颗挺大的树,他也不知道叫什么,总之是翠绿翠绿的,而且把后面的一排遮得严严实实。所以他也看不清到底是谁,只觉得声音非常耳熟。


这个对话也非常的有特色,女的喋喋不休,男的基本上用三个词就完成了整个的对话过程——YES,NO以及哦……


哈利觉得这人拽得很有斯莱特林特色,简而言之就是——礼貌,但是爱答不理。


他一下子就很好奇,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于是探头探脑的悄悄去看。大概是因为他对彼此之间的距离有些误解,因此刚探出一个脑袋就和一个金灿灿的后脑勺来了个正面冲突。哈利嗷呜一声,捂着鼻子缩回去了。再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挺熟悉也挺陌生的脸。


“马尔福?!”


男人面无表情地垂着眼睛看他,银灰色的眼睛渐渐眯起来:“……波特。”


 


孽缘。一定是。


哈利一边腹诽着,一边觉着自己的一颗心开始在胸腔里造反,上下左右四面扑腾,正跃跃欲试的决定来个托马斯全旋。


 


三年不见,哈利觉得马尔福没怎么变。除了轮廓变得更加深邃,金发变得更加柔亮,肩膀变得更加宽阔……总而言之,除了变得更帅更成熟了以外,还是一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混蛋而你并没有任何办法的样子。


当年战争结束后,因为哈利的证词,马尔福一家除了交了一大笔罚款以外并没有遭受牢狱之灾。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在审判结束后不久就举家搬离了英国。走的时候静悄悄的,没人知道;回来的时候还是静悄悄的,依旧没人知道。


这个人,可以特指哈利自己。


 


哈利清清嗓子,佯装无事地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待这个前任死对头,哈利实在不知道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如果是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拿起桌子上的番茄酱互相攻击了,然而现在他们都已经成年了,再来这个谁也没脸。而且经过战争时,我救你,你妈救我,以及战争后,我帮你,你再帮我等等一系列难以言说的旧事,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说不上是水火不容了,起码是个老同学的关系。


或者说,故人。许久不见的故人。


哈利对这个定位非常满意。


 


现在这位故人拉开椅子神色淡然地坐在他的对面,看起来也对这个定位非常满意。


“前不久。”他给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时间,然而介绍了自己身边那位金色卷发的美女,“伊丽莎白,我妈妈朋友的女儿。”


美女是个真正的淑女,一举一动都非常的规矩,这让哈利感到很拘束。他宁愿和帕金森那种粗鲁的女人打交道,也不愿意细声细气的应付一位淑女。


憋得慌。也不知道马尔福是怎么受得了。


直到这位美女识趣的提前离开的时候,哈利憋的这口气才吐出来。


 


德拉科看着他,很轻地笑了:“还是老样子,波特。”


他非常自如,似乎三年的时间是不存在的,他只是随便出了个门,然后现在回来了。坐在他面前,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哈利突然之间产生了层出不穷的怨气,话脱口而出:“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才是他想问的。不是什么时候,而是为什么回来。


德拉科轻轻皱起眉:“我想说明一点,不是突然。只是到时间该回来了,就回来了。”


“不止回来了,还顺便带了个美女回来。”哈利发誓,他并不想让这句话听起来醋意横生,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想打趣来着。


但庆幸的是,马尔福似乎并没有发觉。他只是放下茶杯,苦恼地揉着太阳穴。


“拜托,波特!动动你的脑子!”他说,“那是我妈妈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


“……哈?”哈利呆住了。


 


战争结束后,似乎每个人都认识到了生命的可贵。只要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事,结婚率、生育率都节节攀高。而作为战时最大英雄的哈利自己,更是受到了民众无比热情的关注,就像他一夕之间成了一只珍惜的大熊猫,每个人都兴致勃勃的盼望着他结婚,然后生几个不老实的小崽子。


但哈利没想到,马尔福居然也和自己遇到了一样的困境,而且还是来自自己的母亲。他无比同情,实际上无比幸灾乐祸地说:“高兴点,她挺漂亮的。”


“不止漂亮,还很适合我。”德拉科面无表情地说,“我敢保证,她会是一个完美的马尔福夫人。”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知道那你那么冷淡干嘛?欲擒故纵?


“但是我不太喜欢她。”德拉科贴心的主动解答了他没有问出口的疑惑。


“好吧……”哈利点点头,表情有些纠结,“看起来你无法拒绝你妈妈的要求,所以迫不及待的随便找个人就诉苦?”


德拉科耸耸肩,十分坦然地说:“我不是在找你诉苦,我是在寻求你的帮助。”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可以帮助你?”哈利不可置信地问,“而且前提还是你不告而别的消失了三年,并且在三年前你和我之间也不是能互相帮助的关系。——大概。”


“直觉。”


“求求你要点脸吧!”


“我自己的脸已经够好看了,不需要再要别的什么脸。”


 


……收回前言。三年不见,马尔福变得更加的不要脸了。而且是理直气壮的不要脸。


就哈利自己总结,一般来说,马尔福这个姓氏是非常要脸也非常要面子的。但一旦他们决定不要脸也不要面子的时候,就能非常的不要脸也不要面子。


现在,这位德拉科·马尔福就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我听说你过得也不怎么好。”德拉科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预言家日报时不时的就要催促你的婚期——就算你现在连个女朋友都还没有。”


“你知道得还挺多的。”哈利干巴巴地笑。


“显然,”德拉科得意地摊手,“虽然我不在英国,但不代表我不了解英国的情况。”


“所以?”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互相帮助一下,你看,你在被催婚,我也在被催婚,我们为什么不干脆一起出个柜,断绝了这些人的念想呢?当然,只是假装一起出柜而已。”


 


 


002


 


“他真的这么说了?”罗恩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敢置信地问。


“真的。”哈利有气无力地说,“你觉得我应该拒绝他吗?”


罗恩拍案而起:“当然拒绝啊!这种傻逼要求傻逼才答应!勇敢的拒绝他!”


“……”


寂静。


长久的寂静。


罗恩:“不要告诉我你已经答应了。”


哈利耷拉着眼皮看他:“对不起,我已经当了傻逼。”


罗恩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那就勇敢的去当一个傻逼吧。”


哈利:“……”


罗恩:“而且引以为豪。”


 


哈利觉得,会和罗恩讨论这件事情的自己,才是一个真正的傻逼。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诅咒,才答应了这么无礼的要求。他十分想告诉马尔福,不要再挣扎了!永远不要去试图猜测你妈究竟在想些什么!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大概没有资格去告诫他这句话。


但是哈利觉得,这绝对是一句金玉良言。如果下次再有人要求他上台演讲,他就把这句话当标题。


 


尤其是在第二天,同一家餐厅,遇见同一个马尔福的时候。他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唯一不同的是,他身边换了个金发的男人。


“哇哦!非常荣幸能见到您。”金发男人还很爽朗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坐。”另一边,德拉科淡定的示意他。


但哈利直觉他这幅表情不是淡定,而是深深的无力和绝望。


 


哈利端端正正地坐下,假装自己只是路过。


不得不说,这个场面真的是,十分的,非常的,尴尬。虽然另外两人似乎不这么认为。


 


“布莱兹,我的相亲对象。”德拉科双手交叠,用一种平平的语调说,“我昨晚和我妈妈说,其实我和你相恋很久了,她问我,你喜欢男人?我告诉她,是的。”


“然后今天,马尔福夫人就把我介绍给了德拉科。”布莱兹笑眯眯的补充道。


——所以说,永远别试图去猜测你妈究竟在想些什么。


哈利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显然德拉科也不知道。他扭过头,傲慢地问:“你不相信我喜欢他?梅林!想想看,救世主,英俊,前途无量,而且还有一大笔的财富,谁不喜欢?”


布莱兹诚恳地告诉他:“是马尔福夫人不相信。”


“我会让她相信的。”


“是她不相信波特先生会喜欢你。”布莱兹十分无辜地说。


 


“……”


哈利现在知道了,他纯属在幸灾乐祸看笑话。果然能和德拉科相亲的,都不是啥好人。


哈利低下头,努力的去研究眼前这个咖啡杯的构造,试图从中看出一把扫帚来。尽力的去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不要说话。


 


“都是你的错!”但最后,德拉科还是把炮火对准了他。


 


哈利想把手边的这杯咖啡全都扣到他的脑袋上,但其实他没有,他不仅没有,他还和马尔福一起回马尔福庄园了。为了向他母亲证明点什么。


哈利觉得罗恩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傻逼。果然十来年的朋友没有白当。


 


老马尔福不在,大概是出去和他那些没有进阿兹卡班的老朋友叙旧去了,偌大的会客厅里只有马尔福夫人一个人。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端庄,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即使在家中也衣着整齐。


即使她救了他一命,即使他出面为她的家庭开罪,但这也不能改变他们实际上没有见过几面的事实。


哈利拘谨地坐在对面,手被德拉科紧紧握着。


 


“就是这样,妈妈。”他面不改色的撒着谎,“我们相恋了,非常抱歉一直瞒着您。”


纳西莎无比宽容地微笑:“没关系,小龙,喜欢谁是你的自由。”


“谢谢你的理解,妈妈。”


“所以为了证明你们的相爱,接个吻吧。”


“……”


哈利发觉自己的手被更紧的握住了,说实话,他没想跑来着。他只是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别害羞。”纳西莎继续微笑。


“……”


 


最后的结果就是,德拉科带着他离家出走了。修正一下,是他自己灰溜溜地跑掉了,因为没处去,所以理直气壮的住进了哈利家。


碍于同情心作祟,哈利收留了他。其实他真的无比想劝他,放弃挣扎吧,就算你已经21岁了,但你妈永远是那个敢当面欺骗伏地魔的你妈。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逼我去无止境的相亲,我已经受够了!”


当听到这句反驳的时候,哈利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覆水难收,他干脆开闸放水。


“你为什么不认真的找一个恋人呢?”他一边铺床一边劝解道,“喜欢你的人应该不少吧?”


“但是……”德拉科烦躁地耙了一下头发,他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然后又大声说,“去和一个你完全不了解也不认识的人试着相处,不觉得很难受吗?”


“大概吧,”哈利觉得这人的叛逆期要不是来的晚那就是持续时间长,“但是你完全可以直接说,没必要带着我去骗你妈妈,她毕竟救过我,我不太忍心骗她,而且——”他沉吟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说,“也骗不过啊。”


 


一阵沉默之后,德拉科突然平静地说:“我很庆幸,她救了你。”


哈利抬起头,看见沉静的月光透过窗子趟过他的全身,金发不再后梳而是柔顺的垂下,让他近乎凌厉的眉眼也变得温柔起来。


哈利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他开始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再次在他们中间发酵起来。上一次还是三年前,而不久之后,这个人就悄无声息的突然离开了,没有一点音讯。他压下心里悄然的悸动,勉强勾起唇角打趣道:“如果不是马尔福夫人,没准你现在还在阿兹卡班待着。”


哈利想抽自己一巴掌,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听的笑话。


但德拉科似乎并没有埋怨他的打算,他只是低下头,闷闷地说:“好吧,你这么说也没什么错。我在战争时的表现的确挺逊的,要不是……”


“不是这样的!”哈利急切的打断了他。


德拉科猛然抬起头,眼睛看着他,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这让他银色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


面对着这样的眼神,哈利一瞬间磕巴起来,所有的话都不翼而飞了,现在他的脑袋空空荡荡的,所以他几乎是语无伦次地说完了后面的话:“马尔福夫人救了我是因为我告诉她,你还活着,所以你想想看,你活着,就是非常了不起的功绩了。”


“……”


哈利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抽自己一巴掌,如果他不这么做,德拉科看起来就要这么做了。


但最后他没有,他只是让他滚出去。


 


哈利认为自己有必要提醒他,这是自己的房子。


 


 


003


 


碍于房屋所有人还是哈利·波特,所以他保留了在屋子里睡觉的权利。又因为作为单身汉的哈利只有一张床,所以他们不得不睡在了一起。


作为两个巫师,他们谁也没有提出来要用变形咒把这张床变得更大一点,宁愿凑合的挤在一起,就像他们两个一瞬间都变成了哑炮似的。


而在半夜里再一次被冻醒之后,哈利开始觉得,没有把床变大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虽然他忘了他可以把被子一起变大。


恨恨地扯过被子,哈利咬牙切齿地看着旁边睡着一脸香甜的德拉科,干脆利落的把他给踹醒了。


“怎么都三年了,你还是这么爱抢被子!”


德拉科头发睡得乱糟糟的,迷迷糊糊的被踹醒了,还困着,一句话都不想说,直接连人带被子把哈利抱进了怀里。


“这样行了吧?”他嘟嘟囔囔地说,“好困,别闹了。”


因为是匆忙到来的,他什么也没有带,就连睡衣也是借了哈利一身。几年不见,他又高了一点,哈利的旧睡衣穿在他身上不太合身,露出一段劲瘦有力的手腕,和记忆里的一样。


哈利安分下来,但也没了睡意。他想,上一次这么近的接触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三年前吧。


那时候战争刚刚结束,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崭新的废墟。所有的一切都几乎被颠覆,有些人面临故土重建,有些人面临秋后算账。前者忙得焦头烂额,后者愁得苦不堪言。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德拉科没有选择的住进了哈利家。


战后,哈利作为证人出席了马尔福一家的审判,使得他们逃脱了被关进阿兹卡班的命运。但德拉科作为未成年便被烙上黑魔印记的特殊战犯,被判了三个月的观察期,由哈利作为观察者来执行。


一开始真是一团糟。


 


一场战争让一切都面无全非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开始错综复杂起来。恨和感激都是不彻底的,就像这场战争一样,杂杂拉拉的留了一团乱麻,所以相处也别别扭扭的。但又做不成点头之交,只好忍着痛磨合。


德拉科是因为那三个月的禁令,哈利是因为无穷无尽的崇拜者,两个人都无可奈何的失去了自由,在这一方小天地里互相折磨。


那时候的德拉科满肚子都是怨气,恨不得要把整个世界都恨进去。而哈利则无比惆怅,为什么打败了伏地魔就要面对蝗虫一样的媒体和外界给予的压力,仿佛他成了完美的化身,一点错误都容不下。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大概是哈利再也看不下去他的自怨自艾,为了告诉德拉科他有多么幸福,诉说了自己无人关照的童年。不管怎么样,起码他还有一对爱自己的父母,而自己,只能抚摸照片中的父母,徒劳地想象原本应该美满幸福的一家三口。


那一晚上他们两个坐在阳台上喝得酩酊大醉,天空上没有星星,连续的阴雨天让原本干燥的木质扶手都潮湿得要拧出水来。四周都是滚动的酒瓶,他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形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德拉科从地上一跃而起,宣言昨晚是自己这一辈子以来最大的黑历史。如果有除此之外的第三人知道他在地上睡了一夜,他就从楼上跳下去。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德拉科开始教他该如何应付媒体,该如何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该如何坦然自如的面对疯狂的爱慕者。哈利开始教他摆弄麻瓜的电视机,告诉他这七年来经历了多少危险的时刻,对着他大吐苦水。


他们不再是敌人,但也算不上是朋友。谁也说不清他们是什么关系,如果非要形容一下,大概只有一个词勉强合适——


相依为命。


虽然非常可笑的,德拉科还有家人,他还有朋友。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阳光炽热地扑进来,把他们唤醒了。


一觉醒来,早就不是昨晚的姿势了。两个人连同一床被子,乱七八糟地缠成一团。


哈利承认,虽然他中途被冻醒过,但他无疑睡了这三年来最好的一觉——在无穷的被子争夺战中。


“早。”德拉科声音沙哑地说,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踢踢踏踏地进了浴室。


哈利揉揉眼睛,从另一边下床,也跟着进了浴室。


淋浴白色的帘子被拉起来,只有淋淋的水声和一个模糊的人影。哈利打着哈欠站在洗漱池前刷牙,眼镜歪歪斜斜地挂在他的脸上。


一切都和三年前一样,似乎三年的分别并不存在。他只是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梦里是消失的德拉科和被留下的他,现在梦醒了,回归现实。


哈利唰啦一声涂掉牙膏沫,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虚假的梦幻感。


 


刷的一声,帘子被拉开了。


德拉科下半身围着浴巾,湿淋淋地走出来,结束了晨起简单的淋浴。这时候哈利已经洗完了脸,把毛巾挂回去,随手扒拉着头发,它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完全不听他的使唤。德拉科走过来,仗着身高优势,带着一脸不变的惊奇抓了抓他的头发,口中发出一声:“啧。”


哈利忿忿不平地拍开他的手,阻止他把自己的头发变得更乱。


“你头发上的水都滴到我身上了!”哈利不满地嚷嚷。


“哦——”德拉科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绕过哈利的肩膀,伸长手去拿毛巾,低头间,他看见了自己三年前使用的牙刷。


第一个念头非常的不合时宜。他想,波特也太不讲卫生了,都三年了还能用吗?


第二天念头倒是有点温情。他还留着他的东西,德拉科默默地猜测,应该不止这个,应该是他所有的东西。


 


探出去的手临时换了一个方向,改而抵在哈利背后的镜子上。上面一团水汽,模糊了两个几乎交叠的人影,只有他手掌放置的地方留了一个清晰的印子。


“你干嘛?”哈利被迫困在他的手臂和洗漱池之间,茫然地问。


“我说——”德拉科缓缓低下头,原本被爬梳到脑后的头发不听话的掉下来一两缕,湿淋淋的散在他光洁的额前。他放轻语气,几乎是诱导般地问:“哈利,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


一滴水顺着他湿透的金发晃晃悠悠地掉下来,落在哈利颤抖的心上,啪的一下摔得粉碎。


 


 


004


 


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一幕仍旧和三年前是重叠的。


那时候,德拉科也是刚刚沐浴完,带着一身的水汽,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试探地问他:“哈利,你是不是喜欢我?”


每当他想要从他身上达成什么目的的时候,他就会叫他哈利。这是他不自觉的小习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他把手上拿着准备给他擦头发的毛巾丢到他的脑袋上,说:“下次自恋之前先打个招呼。”然后他转身走出浴室,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涨红的脸。


为什么当时没有听出对方期盼的语气呢?


为什么当时没有勇敢的承认自己的喜欢?


 


一切颠颠倒倒,又回到原点。


这一次,疑问句变成肯定句,不变的是暗自忐忑的心情。这一次,哈利抽过毛巾裹住他被打湿变成暗金色的头发,微笑着说:“你觉得呢?”


 


德拉科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救世主的好友谈一谈。


正如之前所说,经过一场战争,每个人都发觉了生命的可贵。只要能活下来,都值得庆贺,不管是臭鼬还是白鼬。说来说去,大家还是一个纲目的。


 


“然后他就去上班了?”罗恩问。


“然后他就去上班了。”德拉科回答。


“我觉得吧,”罗恩丢了一颗蓝莓进嘴里,“你应该先解释一下,三年前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我告白被拒绝了,我还留在这个丢人的地方干什么?!”德拉科梗着脖子回答。


“等等!你什么时候告白了?”罗恩万分疑惑。


“‘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么明显的暗示还不是告白?”


“……”罗恩觉得和一个神逻辑是没法交流的,只能打开天窗说亮话,所以他直接问:“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我喜欢你呢?”


德拉科皱起眉,手指无意识地叩着桌面:“万一被直接拒绝了怎么办?”


这句话就说明了他刚才的解释纯属胡搅蛮缠,但罗恩只是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脸震惊地问:“你不是挺自恋的吗?!怎么这么没有自信?”


德拉科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自恋和自信并不能划等号!”顿了顿,他又忐忑地问:“你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你,”罗恩诚实地说,“但我觉得,你还是干脆把他上了,或者被他上了吧,直接让他决定是接受你还是宰了你。”


 


波特究竟都交了一些什么朋友?他们之间过命的交情难道都是假的吗?!


德拉科抽抽嘴角,敷衍地说:“……我不太想被他上。”


“那就去上他!”罗恩斩钉截铁地说。


 


德拉科对此的回答是转身就走。袭击傲罗的罪名不轻,他不想平白无故的在阿兹卡班蹲几天,虽然那里已经没有了摄魂怪。


居然会找韦斯莱来谈论波特的事情,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逼!


 


在同一层楼,哈利正坐在赫敏的面前,喋喋不休的吐苦水。


“德拉科这个人太自私了!”他说,“三年前就因为没有得到我一个肯定的答复,就匆匆忙忙地跑了!还拖家带口的一起跑,他爸妈也太惯着他了!怪不得上学时候那么混蛋!现在也一样的混蛋!”


赫敏淡定地翻过一份文件。


“他的自尊心就这么重要吗?!对方是不是也爱着自己就这么重要吗?!”哈利将手中的啤酒重重的一放,“想得到爱又不愿意受到一点伤害,稍微得不到回复就跑那么远!将来要是结婚了,他是不是还要离家出走?!”


赫敏提醒他:“他已经离家出走了。”


哈利义愤填膺:“对!没错!他就是这么一个混蛋,我一定是失去理智了才会喜欢他!”


赫敏看着他说:“我觉得你现在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发酒疯就挺失去理智的,而且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喜欢他呢?”


如同一个魔术,收到过无数情书和求爱信的魔法界救世主,脸慢慢的、越来越深的红了,而且烫的可以在上面煎一个鸡蛋。


赫敏津津有味的想,果然不管他收到过多少情书,本质上,还是一个纯情无比的小处男。啧啧,两个羞于表白的处男,真为他们的初夜感到担心。


 


将一封信慢慢推出来,赫敏说:“这是马尔福夫人让我代为转交的信,看看吧。”


哈利一脸迷茫地拿起来,不解地问:“怎么不直接交给我?”


“她说,在你去马尔福庄园的短暂时间里,目光就没有从她儿子身上拿下来过,她没有找到机会给你。”


借口!赤裸裸的借口!


“好吧,”看着哈利久红不退的脸,赫敏轻松地说,“其实是她交代我说,如果你高高兴兴的来找我,那么这封信就可以直接撕掉。如果你苦恼的来找我,那么就把这封信转交给你。里面有关于你的一些疑惑的解答。”


 


哈利的心激烈的跳动起来,翻天覆地的快要拆家了。


他匆忙地站起身,甚至顾不上踢倒的椅子,就想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一定会好好地读这封信,一个词一个词地看下去,把自己的一生都看进去。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门,赫敏在他身后叫住他:“哈利!”


 


哈利回过头,看见赫敏静静的微笑。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她说。


“什么?”哈利连忙问,翠绿的大眼睛无比期待地看着她。


 


“魔法部部规第三十七条规定,上班期间禁止喝酒。自己去交罚款。”


哈利:“……”


 


“还有——”


“什么?”哈利战战兢兢地再次问。


赫敏依旧是安静的微笑着,看着自己神色忐忑但无法抑制激动的好友。他前半生经历了许多磨难,在一次又一次无可奈何的分别后,他理应得到幸福。而且要一直幸福下去。


 


“祝你幸福。”她微笑着说。


 


 


005


 


德拉科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我再也不会去相亲了,哪怕你打死我。”


纳西莎坐在床边,抚摸他的头发:“最后一次,我保证。”


“最后一次我也不去,”德拉科认真地说,“我决定孤老终身。”


纳西莎打趣道:“哪怕我打你?”


德拉科再次表达自己的决心:“就算你打死我。”


 


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在门口:“我们不会打死你。”


德拉科蹭地坐起来,看见他的父亲站在门口,衣袍笔挺,冲他露出一个假笑:“但会打你的屁股。”


德拉科:“……”


 


作为一个成年人,老大不小了还被打屁股说出去挺难堪的,德拉科最终还是灰溜溜的去了。——虽然现在打起来,还不一定是谁打得过谁。


 


坐在同样的位置,德拉科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外面正在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个上午,天空密布着浅浅的灰色,像一张巨大的幕布,遮住了整个伦敦上空。


非常符合他现在的心情。


他能根据这个写出十英尺的论文出来,虽然他现在浑身泄气,一个字都不想动。


 


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


波特直白得让他不要自恋,但动作间又对他很亲近。这让他的心被拉扯成了两半。直到现在,德拉科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在他面前总是患得患失的,他一时认定了他喜欢他,一时又觉得他对他只是怜悯。这甚至让他变得不像他了。


德拉科·马尔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总是很自信,洋洋得意的接受着一切,甚至是无比自恋的面对着每一个男男女女。


只除了他,他是救世主,是大英雄,他拥有许许多多的爱恋,他从不缺少爱慕。可他偏偏就是爱他。


就像是梅林的恶作剧。


 


德拉科叹了一口气。大概是他从小到大几乎没遇到过什么挫折,所以经受不住打击,然而后面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强迫着他成长。


他要去保护母亲,他要去完成任务,他要去保住性命,他要去恢复荣誉。每一件,都是不可避免,每一次,都是迫不得已。只有喜欢哈利这件事,是他自己的选择。但他却无法笃定他是不是也喜欢他。


所以在试探失败的时候,他选择了逃避。他对父亲分析,国内的局势已经不再适合马尔福的扎根,他们可以移民到法国去。


 


他寄希望于时间这把软刀子,能够一点一点的割去自己的爱恋。但他错了,他割的只是他想去接近而又不敢的心。


所以当父亲提出要重返英国的时候,他没有反对。


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有多高兴,他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可以回去。回到他的身边。也没有人知道,那一天,他对他说——


“我们一起出柜吧。”


 


那是他的真心话。


 


对面的椅子被拉开了。


德拉科看了一眼手表,他的相亲对象卡着最后一秒落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来得刚刚好。他兴致缺缺地转过头,却看见了一张绝没有想到过的,会在这里出现的面庞。


 


“波特?”他惊疑地开口。


 


“你好。”哈利泰然自若地说。今天的他衣着精致,以往凌乱的头发也抓出一个潇洒的发型,他对他伸出手:“我是哈利·波特,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德拉科一时看看哈利的脸,一时又看看他伸出去的手,瞠目结舌。他猜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蠢不可及,因为对面的波特已经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但他也想,波特并不一定就觉得他蠢,因为他的微笑太过于温暖,足以驱散伦敦上空灰色的阴霾。


 


于是他也慢慢地伸出手,去握住那只一直没有放下,当时推开了他现在又主动探出的手。久久地,迟迟地握住。


 


“你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


 


 


 


 




END



评论
热度 ( 2376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