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星期五里的一封信》

好溫暖的一篇😭

仓鼠阿谷:

简介:惨..这篇简介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


总之就是为了躲避质疑与舆论,沉迷搬家养老的Harry在某天收到了一封信...


 




(一)


前不久,Harry Potter和他的爱人搬离了之前住着的麻瓜高级住宅区。在比对了房屋中介推荐的房子后,他们最终选择搬到了距离市区起码要开车四五个小时的格罗斯小镇。


 


格罗斯小镇的房子大多都是零零碎碎的分布着的,有时候这里的居民彼此间都很难见到面。地上是随着季节变化着颜色的草地,偶尔还能看见一堆蓝或白的矢车菊在风中摇曳,周围深褐色的树木或高或矮的长在这片土地上,将这里完全包围着,看起来就像是与外界隔绝。


 


小镇安卧在阳光下,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些老人和放了暑假来这里玩耍的孩子们,年轻人大多都选择去外面的世界里工作,所以这里也的的确确是个非常适合养老的居住地。


 


 


在Harry搬来这的第二个星期五的一个早上,他照往常般推开门,想去看看信箱里有没有人给他寄信。


 


房子前还没有来得及修剪的草坪上跑过几只松鼠,这里几乎见不到外人,也许,他们可以在这里住上挺久的。


 


不过正当Harry还在想象着他以后安宁的未来的时候,他就看见有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栅栏后的草堆里探出,并且在看见他看过去的时候猛地迅速蹲下,样子十分的怪异。


 




一个可疑的外来者。


 


Harry想着。


 


毕竟那头发虽然被阳光照得发白,但Harry也不会蠢到以为那会是一个白发苍苍行动不便的Mrs. Smith或者是Mr.Smith。


 


最后当Harry选择悠悠地转过目光,去打开信箱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里面除了惯例的白色信封外,还另外躺着一封湖蓝色的信,旁边还有一卷报纸。


 


他甚至还可以完全确定这卷报纸不会是麻瓜世界的,因为没有哪个麻瓜报纸会这样大刺刺的印着他的名字。


 


不过他可不记得自己订过这份报纸。


 


他偏过头下意识地看了看后面的草堆,不过可惜的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好吧,或许他们又该搬家了。


 


Harry叹了口气夹着报纸与信走进屋子里,不过在他刚打算拆开信封,坐下来好好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他的好朋友Ron打过来的视频电话。在接通后Harry首先看见的就是Ron那张几乎是要贴在屏幕上的大脸,然后他听见对方用着几乎是要以咆哮的语气说着。


 




“难以置信!你都已经离开伦敦这么久了,他们竟然还是满脑子的想挖出你的感情生活!”


 


Ron在视频里正神情激动地指着他手里一张报纸上的某个版面,他的身后是一块正在漂浮打扫着的抹布,烤面包机也在自动塞入吐司进行烤制,Harry还看见那张桌子旁边坐着两个高高瘦瘦的男孩与姑娘——他们是Hermione与Ron的两个孩子,而且都分别具有他们父母的特色,无论是长相还是个性。


 


 


“Dad,你应该去亲自做好我们的早餐,而不是用那个老是出意外的魔法。”


 


已经成长为一个出色姑娘的Rose皱着眉说着,但在以往会积极附和她的Hugo在看清视频的另一边里面的人是Harry Potter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瞬间变得神采奕奕起来。Hugo跳着挤到他父亲的身旁,有些期待地说着:“早上好,Harry叔叔!你这学期会回来继续担任我们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吗?”


 


“我想可能不会。”




Harry有些抱歉地说着。


 


 


“好吧。但我们真的都很想念你,虽然你在我那一届只担任了半个学期...”Hugo闷闷地说着,不过他旁边的Rose则是凑到他旁边,眨眨眼笑着说:“但是Harry叔叔却教了我整整四年。”


 


“Rose!”


 


红发男孩转过头冲着他的姐姐不爽地大叫一声,但随后他又被他的父亲给赶回自己的位置上。终于找回主场的Ron则是抓了抓他的头发,将手里的报纸平展开后,指着那个特大标题,说着:“Harry,你真的应该好好的看一下这个!”


 




正在给吐司刷上黄油的Harry看了一眼那张报纸,又瞥了一眼放在旁边上的报纸后轻轻点头说着:“我知道,我之前打算看的…嗯,Harry Potter与他不可公开的恋人,这标题的确挺引人注目的,不过说真的为什么这种内容能登上预言家日报的头版?”


 


 


“因为你本身就是个头条,即便现在离你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很久了,Harry。”


 


Ron不在意地说着,但突然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把报纸放下,样子很是吃惊地对着Harry说:“等等!什么?你知道?你不是说你去了格罗斯小镇了吗?那个偏远的地方。”


 


“对,不过我今天早上看见一个人,看起来很奇怪,我想大概是他把那个报纸给我的,哦对了他还往我的信箱里塞了一封信。”


 


视频对面的Ron皱了皱眉,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担心:“你确定你不在那弄一个统统加护吗?”


 




“这可不行,那样会让我的邻居们受到惊吓的。”


 


听到这句话的Ron倒吸一口气,他无奈地说着:“我觉得你就是爱上了搬家这个活动,不过Malfoy他受得了吗?隔不久就搬个家…等等…”


 


Ron探着头试图在视频里发现那个金发男人引人注目的身影,但他没有。


 


 


“Malfoy他去哪了?”


 


Ron有些惊奇地问,因为往往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总是爱待在Harry的旁边,虽然那样子看起来像是在做其他事情,但Ron知道,那家伙一定是在全身心地听着他们两个的谈话,生怕他又会说关于那家伙的坏话。


 


然后他就听见Harry轻哼一声说:“还在睡觉呢。”


 


“他睡到现在?梅林!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啊。”


 


在完成最后一片吐司的黄油涂抹后,Harry擦了擦手,漫不经心地继续说着:“他最近经常这样。”


 


但他却突然发现视频对面的Ron表情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还在他身上左左右右的怪异地打量着,好一会,Ron才轻咳一声,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着:“well…节制点?”


 


Harry默默地放下刚刚打算喝一口水的玻璃杯,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坐着的年轻人,好吧,他们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他压着声几乎是咬牙切齿冲着Ron说着。


 


“闭嘴Ron,停下你脑子里该死的想法。”


 




说完后,Harry撇撇嘴,他想表现出不屑的样子,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好的事情似的嘴角微扬,接着说:“他最近只是迷上了..追剧,好了别这样看我,没听错,就是麻瓜的电视...是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孩把他带动的。”


 


“…难以置信,我真的该在当年录下他斩钉截铁的发誓的....”


 


 


“那他会杀了你的。”


 


 


好一会,在结束这一个话题后,Ron犹豫了下,又将话题绕回了最开始。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关于这期的日报。”


 


Harry没有说话,他低着头,眼镜片因为角度关系遮挡住他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只是在担心当年的‘Little Rita’事件再次发生...”Ron低声说着,表情就像是回想到了很多糟糕不好的事情一样,他尝试着去看透Harry的表情,但他所感受到的只是一股无法言喻的沉默,最终Ron也只是叹息般地说了一句:“你们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


 


 


“他们不会再找到我们的。”


 


Harry扯扯嘴角,轻声说着,但语气笃定。那双翠绿的眼睛微闪,然后他就偏过头死死地盯着那张报纸的第一段。


 



 


“众所周知的Little Rita向我们展现了一个食死徒与伟大救世主的一场愚昧的爱情,虽然她最后被指责只会胡编乱造,但无可否认她仍让整个巫师界轰动了一时。


 


不过我认为little rita或许是对的。


 


我们都知道如今已经43岁的Harry Potter在四年前就辞职离开了英国,不知去向。但却极少有人知道那个曾经的食死徒Draco Malfoy也在Harry Potter辞职后的几天内也突然离开了英国。所以,我们是否可以大胆猜测,他们当时已经在一起了。”


 





这段话就像是将他曾经恐惧的事情再一次的揭开,他想起那一场战争,在Voldemore死掉的那一刻,重新升起的阳光铺在他的身上,刺目而炙热。所有人都在为了他的成功欢呼,走到哪都有人关注簇拥,每一个人都在潜意识里为他规划好了未来,因为他是英雄,万众瞩目的英雄,但同样也让他无处遁形。


 


他感觉到一股无法承担的压力总是在无形的逼迫着自己,将他与那个人硬生生的拉开,连眼神的对视都显得困难。


 


所以他想要逃开,与那个人一起,但Little Rita却把那一层秘密完全的撕扯开来,她用着最咄咄逼人的文字将他的爱情写得肮脏,愚昧,一文不值。


 


 


“他们的确是找不到,毕竟你们热爱隔几个星期就搬一次家。”


 


Ron有些郁闷开口说着。


 


在中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Harry想着是时候该结束谈话时,他却听见Ron又呢喃着说一句。


 


 


“但有时候,你不必如此躲藏的。”




(二)


 


当Harry用小刀划开蜡封,取出里面折叠成两半的信的时候,他抿着嘴,一言不发。


 


那张纸上的字迹十分秀气,看起来会是一个女人所写的。


 



 


Dear Mr.Potter:


 


很抱歉打扰到你宁静的生活,我发誓我不是各大报刊的记者,我也深信自己对你绝无居心不良的恶意,我只是有一个与大多数巫师都差不多的问题——


 


 


你现在真的和Mr.Malfoy在一起了吗?


 


 


或许很难相信,其实我曾是你的一位学生,但至于我是谁,我希望能在事情结束以后正式向你坦白。


 




在2004年你选择辞去魔法部的工作,来到霍格沃兹担任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的时候,我就格外关注你了,不仅仅只是因为你的声名显赫,更多的是你曾在毕业后的采访中说到:宁愿从政,也不想再次回到学校做一名教授。


 


我猜想你出说这句话大概是因为你曾在那里发生过太多的事情,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更多。


 


 


所以当你来到霍格沃兹的时候,我很疑惑,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你离开从从事了四年的工作环境,离开你在那的朋友们,来到这里。我设想过你是因为那份荒谬的报道里的内容迫不得已才来到了这里,毕竟比起那在成人世界的里的愈发淋漓尽致的人心窥测,霍格沃兹倒是显得十分美好(这点让现在的我深有体会。),让人有一口喘息的机会,而且我也相信你也一样充分感受到我们的友好了,因为你在我们这群学生眼里,大部分时候只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教授。


 


 


我曾在还是学生的时候对我的好友说过我的这个猜测,但她只是嘲笑着我的异想天开。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认为你只是因为“翻倒巷事件”里受了重伤,所以才来到这里当教授,甚至有人和我说:那篇报道的内容是因为Little Rita想成名想疯了,才编造出来的。一个食死徒和救世主是不会有爱情的。


 


但我却在那个时候就突然意识到,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压力呢。


 


连被血淋淋的拨开都不被人相信的爱情,那是怎样的令人绝望。


 


 


我无法得知你们是如何忍受十几年的分别还能相爱的,尤其是在我从霍格沃兹毕业之后,我极少能得到你的消息,我总是不停地关注着新闻报纸甚至是那些街边的闲谈,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从未听过你们两个的名字在一起出现过,似乎从你来到霍格沃兹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和Malfoy见过面一样,连在公共场合都没有。


 


我开始怀疑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只是我异想天开。直到某一天,在川流不息的对角巷里,我看见你和Hermione Granger从古灵阁里出来,但你却停在原地,一直注视着人海里的某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是在看Malfoy,因为你看过去的眼神和注视着别人的都不一样,以往平淡温柔的翠绿眼睛就好像点燃了火光一样,蕴藏着让人一颤的爱意。


 


所以我试着去寻找你注视的目标,穿越重重人海,然后我就真的找到了一个将头发束起的金发男人,我走到他的跟前,有些紧张地对他说:“Malfoy?”


 


那个年轻男人抬起头,在我身上扫了一眼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我顿时觉得一切都对了,我稳住呼吸抬起头看着那个男人,然后我指着刚刚我过来的地方对他说。


 




“Harry Potter在看你。”


 


几乎是猛地一下,他就转过头看向他自己的身后,而脸上再无之前无所谓平淡的表情,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一样。


我并不清楚他到底最后有没有看到你,不过我却可以确信,他是真的爱你。


 


 


我觉得自己必须得去做些什么,所以我在后来就去调查2004年的时候在翻倒巷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查阅了最后保留的报道资料,但那些基本都是在说——前食死徒Draco Malfoy用神锋无影攻击了Harry Potter,导致Harry Potter全是多处受伤流血,在一个星期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而事到如今我自然也不可能相信他会真的伤害你,所以我选择去事发地点——翻倒巷,去那寻找真相。


 


 


那看起来像是破败了许久,道路狭窄,阳光被修得宽长的屋檐遮挡住显得十分的阴暗,最后我找到了当年事发现场旁边的博克魔法店,里面的老男人在看见我的到来的时候显得漠不关心,但当我问起“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停下擦拭那个诡异骷髅头的手,嗤笑着说:“叛徒本应该死去。”


 


“谁?”


 


“Malfoy——”老男人拖着长腔,然后他怪笑着接着说:“但是救世主却救了他,你应该知道,他们两是个同性恋。”


 


“但…”


 


 


“但外边都在说是Malfoy攻击了救世主了对吗!”


 


老男人突然一下子凑到我的旁边,尖锐的声音像是要戳破我的耳膜,他把我推出门外,说着:“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生活在这里吗?因为那些光明总是太刺眼,它让很多事情都变得看不清楚,就好像这样——本应该是受害者的Malfoy成了凶手,而Harry Potter成了被人攻击的受害者。”


 


 


我最后呆愣在门口,脑袋发慌。


 


我几乎无法想象你在那个时候的绝望与无助,从噩梦中醒来以后,却突然发现拼命想拯救的人最后却因为自己关进了阿兹卡班。


 


我逐渐意识到,这才是你离开魔法部的原因。


……


 





(三)


 


新买来的风铃在叮叮当地作响,Harry Potter的拇指在细腻的纸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他没有再翻开信纸折叠过去的另一边。轻咬一口蘸上黄油的吐司,那有些厚重浓郁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像极了1998年毕业礼的时候,他与Draco躲在无人问津的廊道上的接吻。




他们当时心照不宣地躲开人群,像是悄悄幽会的情人,但实际上那个时候他们什么都不是,连死对头都算不上了,因为在战后的重新入学里,所有的人都变得平静,而这个的代价是失去,就像是他失去了自己的纯真,而Draco Malfoy失去了他的原有的张扬。


 


但在那晚,他想要一切都回来。


 


寒冷的晚风也吹不醒他的醉意,黄油啤酒的味道蔓延在他口腔里,他望着一语不发的Draco,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比如说让对方也感受一下自己嘴唇里的味道。


 


他抓着Draco的领带将对方狠狠地拽向自己,他昂着头,嘴唇像是磕到了对方的牙齿有些发疼,他想将舌头送入对方的口腔内,但Draco却迟迟没有动作,他拧着眉不解地望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可他却只听见对方低着声音说了一句。


 


“我要的不仅仅只有这个。”


 


Harry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可是他知道无论再来多少次他都会这样,因为醉意总能是各种状况外的借口。他将左腿勾在对方的腰上,全身贴在那个长大了的男孩身上,吻细细密密地落在对方的颈部,偶尔舌尖还会划过喉结。


 


突然的他被腾空,整个人被托到走廊的窗台上,然后Draco挤入他的两腿之间,低下头亲吻着他的嘴唇,像是为了确定他的存在般的卷着他的舌头疯狂交缠,口腔发麻,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最后他们在那里发生了第一次。


 


或许那也可以算得上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后来,Harry Potter去到了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工作,而Draco Malfoy则是走上了他父亲的老路去选择用金钱重新为Malfoy家族燃起它的以往的价值与存在,但他却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


 


他们之间依旧维持着性爱的关系,而且持续时间长达四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Harry却愈发觉得他们俩个之间不像是一对恋人,更像是一对满足彼此需求的床上伴侣。


 


这简直糟糕透顶。


 


说实在的他们几乎很难见到面,结束战争后的巫师界需要魔法部的维护工作,所以Harry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的,而每次难得的见面,他们两个之间会发生的事情也只能是在床上,桌子上或者是沙发上。


 


这一切火热的要死,但是却令他感到愈发的苦涩。


 


不过说到底,他们之间并没有承诺过什么,或许连爱人这个身份都是Harry他一厢情愿的想出来的。他们始终无法分开,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先开口坦诚自己内心的想法。


 


 


直到,有天晚上。


 


他与魔法部的朋友们一起去三把扫帚那庆祝新任务的完成,当他昏昏沉沉告别朋友回到家的时候,他却猛地看见一个伤痕累累的Draco Malfoy躺在自己的门口,对方的手指都因为失血过多变得更加苍白,Harry甚至不敢用移形换影。


 


即便最后圣芒戈的治疗师告诉他一切安好的时候,他都无法感觉到平静。


 


胸口像是结出了苦涩的果实,他注视着Draco一起一伏的平稳呼吸。Harry觉得对方那每一次的起伏都像在拉扯着他的心脏,一点点的将他想要固执维持的高墙瓦解。


 


 


他坐在旁边,头抵在床沿上。


 


当Draco醒来的时候看到就是Harry面色苍白,眼底乌青的模样,他有些好笑地说着:“我觉得你看起来比我更像是病人了。”


 


Harry在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神情还算镇定。


 


 


但Harry内心的声音却在叫嚣着:


他终于醒来了——


 


最后,他将手掌盖在Draco的眼睛上,他感受到对方的睫毛正在不停的眨着瘙痒着他的手心,然后他听见自己有些微微发颤的声音说着。


 


 


“我们在一起吧。”


 


 


也许他们的爱情看起来只是临时起意,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冲破重重阻拦,费劲心思。


 


就像是在2004年发生的Little Rita事件,那将他们完完全全的拉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是曝光在全世界里,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蜂拥而至将他团团包围,让他喘不过气。每一个人都在难以置信,他们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英雄会爱上那样的一个人,所有人都在诉说着关于他们对于Harry Potter的理解,然后同仇敌忾。


 


——Harry Potter不可能爱上一个食死徒。


 


——他是一个英雄。


 


 


“英雄应该搭配美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何况你爱的是个前任食死徒。”


 


这是Ginny在与别人结婚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他依旧记得那个女孩惋惜的眼神,可是他真的无法回应她浓烈的爱意,就像他永远无法拒绝Draco的爱意一样。


 


 


但2004年就好像是一个麻烦事频发的年份。


 


所有人终于停下了对于他们的议论纷纷。


 


因为,被说成是救世主恋人的Draco Malfoy袭击了Harry Potter。


 


而在时隔一个星期,当Harry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要看一下身边有没有Draco的身影,但他只看见一个身材姣好的护士站在自己的床边,他喉咙干涩地问着:“D..Malfoy呢?”


 


但他从昏迷中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善良的护士微笑着对他说


 




“别担心,Draco Malfoy已经被关进阿兹卡班了。”


 


那就像是一道惊雷,将他狠狠击入海底,再也无法起来。


 




(四)


后来,他辞了职,选择去霍格沃兹担任教授。


 


在他要去到站台的路上,有不少巫师藏在人群里目送着他的离开,但他知道里面还有一个他最熟悉的人。




浅金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睛,还有有着一副看起来永远居高临下的模样。


 


他拖着行李箱,每走一步都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钝痛蔓延在背上,随着他的步伐,一点点的侵入全身各处。


 


突然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回过头,他就看见那些还穿着长袍的巫师们自以为融进人群的模样,然后突然的,他冲着那边温暖的微笑了一下,藏着无数心思。


 


因为他知道,隔着人群,没有人会意识到那个笑容是给谁的。


 


 


(五)


从二十四岁到四十岁,Harry Potter将自己的十六年时光全部交给那些年轻的巫师们。




他总埋头在教学之中,很少顾及除此以外的事情,在空闲的时候他总是待在阳台上,看着那些年轻巫师们的肆意张扬,偶尔他也会想,如果他也是出生在这种和平年代,抛下闪电伤疤,抛下Potter,最后只剩下单独的Harry,他的爱情会不会来得简单些。


 




下午,在他的授课结束以后,他抱着书匆匆赶去办公室,但突然他的怀里撞进了一只猫头鹰,他轻笑着弹了一下猫头鹰的头,然后拿下它嘴上衔着的信封。


 


上面还喷了点香水,哈利想着。


 


然后他拆开信封,发现这是一封邀请他参加对方婚宴的邀请函,署名是Alice Brown。


 


Harry还记得她,一个棕色头发还总爱笑的雀斑女孩,他有些感叹地想着,当年那个个子小小的女孩现在也终于是嫁人了,在思考了一番后,他最后决定去参加这场婚宴。


 


 


但最后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场婚宴是办在Malfoy庄园里的。


 


当他僵硬地走进这个庄园里的时候,他看见的是与以往不一样的风景,曾经的沉重黑暗似乎已经消散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为这里染上新的颜色,泉水依旧喷涌,修剪得整平的草地上却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与气球,在以往只有灌木的地方上现在却有鲜艳玫瑰在这里绽放,而且这场婚礼也很奇怪,来的人数寥寥数十。


 


或许是因为这个庄园的主人不太喜欢过多的人吧。


 


Harry想着,目光微闪。


 


他就像是一个姗姗来迟的宾客呆在最外围,但值得高兴的是这里的人他都十分熟悉,他甚至还看见Hermione和Ron牵着他们的孩子待在另一边的身影,但他没有走过去,而是选择与旁边的人轻声寒暄,不过他却控制不住自己时不时地扭头看看周围,因为他想要看到一个人,只不过对方却迟迟的没有出现。




 


台上,当女孩捂着眼睛说出‘我愿意’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发出祝福的掌声,白色的鸽子一瞬间全部飞起,扑扇着翅膀,意外美好。


 


“我该丢捧花了吗?”


 


女孩有些兴奋地说着,她看了看台下的人们,最终目光对上Harry,她有些惊讶但是眼睛却笑得弯弯的,


 


 


“当然。”


 


她的新郎这么说着。


 


 


“那下一个新人是谁呢?”


 


女孩笑着说着然后抛下了它。


 


Harry看见那个塞满了丁香的捧花从台上被高高的抛下来,他抬起头,但太阳的光晕却隔着镜片刺激着他的眼睛,他有些难受低下头,却发现那点淡紫色在他的眼睛里浮现着。那捧被精致包装着的捧花就落在他的脚尖上,他觉得自己甚至还能看见上面的点点水光。


 


没有一个人有动作,Harry望了望周围,发现他们只是笑着看着自己。


 




有人对他说。


 


“捡起来吧,它现在是你的了。”


 


 


他隐约觉得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但还是弯下腰轻轻拾起那捧花。


 


Harry听见有人起哄尖叫的声音。


 


然后接着,有一道阴影打在他的面前,他抬起头,灿烂明媚的阳光普照着这里,让面前的那人的面容显得有些柔和了起来,微风吹来,但他却无法听到任何声息,因为他的脑子里只剩下Draco Malfoy的声音。


 


 


“这里的下一场婚礼,你愿意和我一起举行吗?”


 


“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回来吗?”




 


(六)


 


最后的最后,Harry辞掉了霍格沃兹的工作选择与Draco一并离开伦敦。至于接下来去哪,那是由时间来决定的了。


 


他们之间的相处并没有如童话那般的美好,他们总会为了各种事情争论不休,比如Draco总是对形象上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斤斤计较,连领带的系法都要讲究,而Harry还是保留了把自己不喜欢的菜拨到对方盘子里的习惯。


 


但最后,无论如何,他们的争吵总会在床上解决的一干二净。


 


Harry对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七)


 


从过往的回忆中回过神来,Harry咽下了最后一块面包,然后匆匆翻开了信下一面。


 


那封信里另一边的内容比起前面少了很多,可以看得出有很多涂改的痕迹。


 


 



……


 


但在后来,我得知了你辞职离开伦敦消息,紧接着,有人和我说Malfoy也离开了这里,所以我在猜测,你们是否已经决定冲破重围在一起了。


 


但,我却得知你们一直反复搬家躲避那些无聊的质疑与舆论。


 


你们本不应该如此躲躲藏藏的对吗?我不认为作为一名英雄就要放弃很多他应该有的权利。


 


这些年来,我一直尝试着帮助你们,尽管我的力量微薄。或许当初那个时候有很多人不能够理解你们。但实际上,在现在的巫师界里已经出现了很多像我一样的人能够理解你们的年轻人。


 


我希望你能够不要再这样的逃避了,因为你们的爱情不应该被这样束缚着。


 


以及,那张报纸上的报道是所有支持你们的人给的礼物。


 


祝你幸福。


 



 


这封信的内容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奇异的,让他感到说不出的温暖。


 


风替他翻开了报纸被折叠起的一面,在那篇报道上的最后一行,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纵使如此,他们的爱情该值得承认。


 


 


 


“在笑什么呢?”


 


有个人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肩膀,柔软的头发蹭在他的脖颈上,痒痒的。


 


但当Draco在看到那张报纸的时候,他原本还带着点慵懒的音调瞬间拔高:“这哪来的?”


 


 


“今天有个人拜访了这里。”


 


Harry看向神情开始有些不对的Draco,翠绿色的眼睛带着笑意,他又接着说:“那或许会是一个女孩。”


 


“所以,又要搬家了?”


 




“不——”


Harry停顿了一下后,笑着说。


 


 


“我们会一直住在这里。”


 


 


 


—END—






其实这篇也算是我之前想过的桥段的集合体,有些本来是要写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过因为不适合结局所以就..没了。







评论
热度 ( 658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