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现代校园】白孔雀和巨怪

很棒的校園AU~

舞爪张牙小太阳:

现代校园AU


一个关于家族荣誉和爱情的故事~


 


00.


要是有人问霍格沃兹高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人是谁,几乎一半以上的学生都会脱口而出德拉科马尔福的名字,那个顶着一头金发,笑起来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男孩。而现在,一切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这个问题的答案往往会再加上另一个名字,有时候是只有那个名字,哈利波特。

01.
德拉科马尔福,拥有这个小镇最为古老的姓氏,父亲是小镇的镇长,母亲是伦敦那边迁过来的旧贵族,十分不错的家世不是吗,更不用说他家那大的出奇的庄园,和总是在花园中踱步的那只白孔雀。
作为一名本该享受校园生活的十年级生,德拉科显得有些太过忙碌了,除了学习父亲吩咐的额外课程,他还有一套自己的人际关系网要处理,上至霍格沃兹的各科老师,下到才入学的小年轻们。一个马尔福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父亲从小这么教育他,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所承担的家族荣誉。

因此在哈利波特还没转学来之前,这个名字就已经出现在了德拉科的结交名单上。父母和伦敦那边的政界有些往来,黑色的头发,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德拉科了解了所有的一切,但没人告诉德拉科的是,哈利波特有一双和弥漫着雾气的森林一样翠绿又湿润的眼睛,以至于他在看到波特身边的韦斯莱和格兰杰时,有些莫名的恼怒。

“有些家族就是要比其他的要高贵的多,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我想我能帮你迅速融入霍格沃兹。”
德拉科特意将自己的姓氏重读,对着哈利波特伸出手,附上一个迷人又礼貌的微笑,可他分明看到了对面那人眼中的一丝鄙夷,让他第一次有种失去掌控的无措感。
“我想我能够分的清好坏。”
德拉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竟然被那个新转来的男孩拒绝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阵阵窃笑声,德拉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丢人。去他的哈利波特,他要让这该死的男孩为自己轻率的选择付出代价,一定!

起初,这个计划很容易实现,毕竟没人想和马尔福家过不去,而作为霍格沃兹的学生会长,德拉科轻易地将那张贴着波特一寸照片的足球队申请表给塞进了碎纸机里,但上天似乎就是想找点乐子,在霍格沃兹和德姆斯特朗的足球比赛上,球队的前锋被对方后卫铲倒受伤,替补也因为胃痛而无法比赛,就在教练要转换阵型的时候,波特冲到教练席请求上场,德拉科瞟了眼0:3的比分,幻想了下输了比赛受到打击躲在墙角哭的波特,自己再不计前嫌的伸出援手,多么美好的故事,简直想放个礼花庆祝一下~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他还会再骗你一次。


德拉科目瞪口呆的看着波特宛如天降雄狮,以一个精彩的帽子戏法带领球队5:4赢得了胜利!球队沸腾了,霍格沃兹沸腾了,看台高呼着“哈利波特,我们的黄金男孩”,位于德拉科结交名单上位圈,曼联青训营的明日之星威克多尔克鲁姆,在赛后友好的和波特互换了球衣。
德拉科觉得眼前一黑,自此迎来了人生的最大挑战,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巨怪带来的大危机!


 


02.


德拉科推开化学实验室的门,满意的看到波特蔫蔫的趴在座位上,头上盖 着一张皱巴巴满是红叉的试卷。
没人知道西弗勒斯为什么会看波特如此不顺眼,就像没人知道德拉科马尔福到底是有什么问题才会怼着哈利波特不放,毕竟他在学校看不顺眼的人可不只波特一个。


德拉科有些得意的接受着众人投射过来羡慕的目光,毕竟西弗勒斯的化学课大概是除了他之外所有学生的噩梦。像一个真正的绅士一样慢慢的踱步过去,果不其然的听到了一旁韦斯莱家红毛的怨声载道,感谢西弗勒斯组织的两人互帮小组,虽然本意是为了让自己的教子去监管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但事实上这让德拉科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嘲笑波特的笨拙与不协调。
但今天,一切都有点不对劲,直到课程进行了一大半,德拉科第四次讽刺波特配错了化学方程式,而波特只是回以一个微笑时,德拉科能充分确定波特一定在搞什么鬼。


“你今天到底是有什么毛病波特,在打什么坏主意?”


哈利推开挡在两人中间的试管架,默默的将距离拉近了些。


“额,我爸妈想邀请你去家里做客,为了让你同意我当然得表现好点不是吗~”


“什么?!为什么?”


“你能不用一个以W开头的单词大惊小怪的回复我吗……大概他们想要感谢下你帮我提高了化学成绩,谁知道呢~”


德拉科将被波特揉成一团塞在一边的试卷重新摊平,指着上面的分数,“提高?我怎么不知道?”


试卷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用力夺过去,德拉科看着伪装了快一节课的波特终于又重新变成巨怪,露出了上课以为第一个假笑。


“所以你到底去不去?”


 


德拉科觉得,这事其实对自己并没什么坏处,如果波特夫妇是听说了儿子被自己校园霸凌而要邀请自己上门一叙的话,德拉科不介意以足够的礼仪向他们示意自己是在代领他们的巨怪儿子走上正途。


为此,德拉科特意穿上了正式的衬衫马甲和西裤,但当门被打开那一刻,德拉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过格格不入了。面前的女人笑的一脸温和,围着一条在自家绝不会出现的粉色围裙,身后的走廊上有个穿着普通T恤和短裤的男人急冲冲的跑过来,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后,非常不正经的吹了声口哨。


“所以这就是我们儿子一天提八遍的德拉科马尔福?~”


我才知道波特一天要在父母面前骂我这么多遍,给我在学校等着。


德拉科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你们好,波特先生,波特夫人,打扰了~”


 


03.


德拉科终于知道什么样的家庭可以养出一个巨怪波特,在父子俩被莉莉赶去洗碗后,德拉科坐在那张单人沙发上,瞟着挤在狭小的厨房里,互相用泡沫擦了对方一脸的大小巨怪,突然就有些羡慕起来。


温馨的三人家庭,随意又融洽的餐桌氛围,会挤在一起打闹的父亲和儿子,有着可爱围裙的母亲。自己就像窥探别人幸福的闯入者,为汲取到的一点属于别人的幸福而顾影自怜。德拉科不会承认的是,这样不加掩饰的波特,真的很吸引人。


 


德拉科站在门廊处和撑着门框的波特道别,早已亮起的门前灯将一切都染上柔和的暖色。波特微微前倾着上身,头发依然乱糟糟的,有缕甚至落在额前,和镜架纠缠在一起。
多么不得体的发型,为什么我还能忍受这么久?
而等到德拉科反应过来,他的左手已经伸到波特耳旁,将那不安分的头发,给撩到了耳后。指间不经意蹭过光滑的皮肤,激起一层颤栗的鸡皮疙瘩。
这实在是太gay了!说点什么,你能做到的,别让尴尬……wait!波特为什么不说话?
德拉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发现波特竟也有些无措的盯着地板,红晕一路从耳根蔓延到下巴。
well~德拉科眯起眼睛,他好像发现了波特什么了不得的小秘密。

直到躺在舒适的床上进入梦乡前,德拉科还在回味几小时前那幕,自己绝对是被波特的巨怪因子给传染了,才会变成疑似冒着粉红泡泡的傻瓜,但好在他不是唯一的傻瓜。

德拉科做了个梦,在梦里自己和波特在足球场上打架,如果那算的上打架的话,软绵绵的拳头根本没带上力道,倒有点像调情,然后他们一起躺倒在草皮上,耀眼的阳光让波特的绿眼睛像什么了不得的珍稀宝石,而此刻那双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自己,不带一丝逃避和隐藏,就像山涧里奔涌而下的清泉。
“其实我们也没那么讨厌彼此不是吗~”
“别那么肉麻的看着我,再看我就要亲你了!”
波特笑得更大声了,脸上染上了喘不过气的红晕,德拉科看着他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整个人都带上一层旖旎的水色。
德拉科心中的小人已经在张牙舞爪的踹自己屁股,推着自己往前冲。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04.
德拉科听说了,十年级的波特在和九年级的韦斯莱家的小母鼬谈恋爱,消息传得很快,一上午大半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了。德拉科恶狠狠的戳着餐盘里的黄油面包,盯着不远处坐在一起吃饭的波特和女韦斯莱,简直有股摔餐盘的冲动,而更令德拉科在意的是,波特在无视自己,仿佛谈个恋爱还能把死对头弄消失了一样。

“德拉科,你这样真的很像肥皂剧里只能看着男主和女主大团圆结局的狠毒女二号。”


潘西扒拉着盘里的蔬菜,偷偷夹走了德拉科盘里的肉。
“这部剧的爆点难道不是小心眼的男二号吗,他成为一个大反派仅仅是因为他因爱生恨爱上了求而不得的男一?”


“你们知道下个月就要考试了吧?”


潘西和布雷斯很怂的闭了嘴。


“承认你暗恋波特就这么难吗?”刚刚只顾着吃而搞不清状况的克拉布开了口。


在潘西和布雷斯的憋笑声中,德拉科猛地站起身,椅子蹭着地砖发出刺耳的声响,远处的波特往这边瞟了瞟,德拉科看在眼里。


很好他终于肯把眼睛从小母鼬身上扒下来了,可能是迷情剂的时效过了?等等,别回头,喂……


靠!


 


德拉科真的忍不了了,打出去的拳头全都碰着软乎乎的棉花,没有一点反应。比如说——


“嘿波特你的巨怪脑子除了学习竟然还能谈恋爱?”


波特从德拉科身边走过;


“你今天打算输多少分,上次克鲁姆大概是拉不下脸欺负弱小,喂你别走,我还没说完!”


 


“德拉科,要么你就换个人怼怼至此放弃哈利波特,要么你就承认你真的暗恋他!……”


德拉科对着看热闹的潘西翻了个白眼,下定主意采取对策。


 


德拉科将波特按在球队储物柜上时,头脑其实是有那么点不清醒的,他只知道要赶紧抓住波特,不然就又让他溜走了。以至于对上波特的眼睛时,他有一瞬间的懵逼。


“你最近为什么躲着我?”


刚淋浴过的波特身上有着好闻的清爽香味,德拉科有些几不可见的靠近了些。


“所以你为什么在意这个?”


“是我在问你波特!”


德拉科有些答不上来,也许是生活少了点乐趣,或者是习惯了被簇拥,但真正的原因其实一直在那里,心头的那个小人又举着答案往自己脸上戳,想要一把打掉,却有点舍不得。也许从乐此不疲的怼波特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很清楚了。


“我没在谈恋爱。”波特垂下眼睑,好看的杏仁眼睛弯成一轮新月,“他们说这会有效,所以现在我问你,德拉科,这样有效吗?”


德拉科看着望过来的眼,就像童年时自己视若珍宝的玻璃弹珠,像自己探险过无数次的庄园森林,静谧又明亮,一闪一闪的。他很想说我什么都听不懂,但恰巧,他好像都明白。


扑通,扑通,


泉水从高处旋转着滴落。


扑通,扑通,


是心跳的声音。


心头开花是什么感觉,德拉科吻上那双唇,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05.


德拉科躺在二楼的露台上,望着天上的云发呆。楼下的白孔雀悠闲的踱着步,德拉科算算时间,父亲有大概两个月没回来了。


纳西莎拉开门,德拉科投过去一个轻微的笑,往长沙发的一边挪挪留出空位,靠在坐下的纳西莎的腿上。


“怎么了,小龙,你从昨天开始就有些闷闷不乐的……”


金发被温柔的拨弄,德拉科看着母亲明显没睡好的眼圈,顿时生出些泛酸的柔软来。
“我亲了一个不该亲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什么样的人,她很糟吗?还是她并不喜欢你?”
“不,他很开心,我能感觉到……”


德拉科有些紧张的看着纳西莎的反应,但令人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那很好,所以你在担心什么,小龙?”


德拉科感觉到按着自己头发的手变得更加的温柔起来,“您不反对吗?……”


“为什么要反对,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不是吗~”


“可是父亲……”
“我知道卢修斯太过于强调你的家族荣誉,但他有时候只是不会表达,喜欢男孩并不会改变什么,你依旧是让我们骄傲的小龙~”
“你说父亲也会为我骄傲?”


德拉科快速坐起身,语气中带着自己也不易察觉的雀跃。
“always,我还记得他看到你化学竞赛一等奖的奖状时兴奋的对我念叨了一天,也在你七年级考砸的那晚给了睡着的你一个晚安吻。”


“他只是不善于表达,但他在你身边的第一身份,始终是一位父亲,仅此而已。”


 


06.


德拉科和纳西莎聊了很久,直到天边染上红霞,他突然有股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从始至终绑着自己无法前行的那套枷锁,终于卸下了。


他这才想到自己吻着波特被格兰杰撞破后,一边往外冲一边极有行动力的掏出手机拉黑了波特,怪不得手机这么安静,他还以为波特转了性学会了耐心等待。


将波特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信箱立刻被来信的滴滴声给淹没。
“我现在被赫敏强制看守在图书馆,如果你肯挪动你那高贵的身躯,来解救一个被期末考试折磨的可怜虫,那真是感激不尽~:)”
最近的这条短信发送时间是一个小时前,德拉科一边翻看信箱一边吐槽波特惊人的毅力,67条短信,果然是巨怪脑子。

德拉科到达图书馆时,远远的就看到以格兰杰为圆心所组成的学习小组,得有十来人,德拉科一眼就看到了一旁兴趣缺缺的波特。眼疾手快的抽掉韦斯莱挡在平板前的书,平板撞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别再追skam第四季了,虽然你的成绩也就这样了,但我以为你是个直男来着?”


罗恩一脸惊悚的跳起来,避开赫敏怒不可遏的眼神,对着害他露陷的入侵者开炮。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们的地盘!”


“小声点罗恩……”哈利将涨红脸的罗恩给按到赫敏身边,“是我邀请他来的……”
“why!我们有赫敏就够了!”


德拉科拉开哈利身边空出来的座位,将手中厚厚的笔记和资料按在桌上。


哈利翻开最上面的笔记,看着整面好看的花体字,重点的地方还用不同颜色的笔做了标记,图画的就像印刷出来的一样。赫敏看着已经开始给哈利划重点的德拉科,忍不住发出一声赞扬。
“马尔福,你确实有个聪明的脑子~”
“谢谢,其实你也不赖,有时候我觉得你只是被这群巨怪给拉低了智商。”
“嘿,别这么说你男朋友!”


哈利不满的顶了顶德拉科的肩膀。
“我们现在是这种关系了?”
“难道不是吗?”
德拉科看着对面那人勾起的笑,放下手中的笔,凑过去吻了吻上扬的嘴角。


“wooooooooow!~”


“所以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终于不用做炮灰了!”


“能给唱唱反调一个独家专访吗?”


赫敏看着渐渐失控的氛围,有些庆幸这块角落几乎没什么其他人。


“那个德拉科,如果我能这么叫你的话,你的化学笔记能借我复印一份吗,毕竟斯内普老师上课的速度实在是有够快的。”


“两份,算上我!”纳威在一旁举起手。


“那也不能少了我们!”弗莱德和乔治异口同声。


“也算上我,提前学习总是没错的~”卢娜摆弄着他的胡萝卜耳环。


现在大家都盯着罗恩,罗恩看看哈利,再看看赫敏,最后看看挑着眉的德拉科。


“当然,谁会和期末考试过不去呢,我也要一份,please?”

07.


本来德拉科以为生活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直到伦敦那边传来消息,卢修斯出事了。
为了更快的进入上议院,卢修斯受到一个叫汤姆里德尔的自称老贵族的人教唆,在竞选的时候行贿,却被汤姆里德尔所骗携款潜逃,目前在布莱克家族和邓布利多的帮助下压下此事,但仕途是彻底无望了。


卢修斯回来那天,德拉科去车站接他,远远的望着那个显得有些孤单的身影,德拉科突然有些理解父亲一直以来所拼命争取的。


德拉科上前一步,给了卢修斯一个紧紧的拥抱。


如果有机会,德拉科想告诉父亲,马尔福重视家族荣誉,但追根究底,马尔福最在乎的,一直是家人。


流言传的很快,有人说卢修斯马尔福在竞选中使用了不正当手段,有人说小镇的镇长也要另换他人,还有人说德拉科得躲在庄园里不敢来上学。


但事实上,德拉科第二天照常上学,高昂着头一如往常。他现在不仅要维护那点仅存的家族荣誉,但更多的是,他可以为自己而活,也许,试着去更了解他的男朋友是个不错的提议,但他绝对不会顶着大太阳去看一场足球比赛,绝不!



“天啦布雷斯,他真的不能控制下自己吗,”潘西盯着挤在看台第一排的德拉科,“波特只是被放倒而已,正常的比赛冲撞,他搞得一副要上去和对方球员干架的蠢样子,他真的是我们的德拉科?”
“谁说不是呢,大概是恋爱综合症?~”


布雷斯看着哈利远远的跑回来,就差在德拉科面前翻个跟头证明自己没事了,忍不住长叹一声。


恋爱真好啊~


END


白孔雀代表家族荣誉,巨怪代表爱情,来自一个起名废的解释……

评论
热度 ( 153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舞爪张牙小太阳 转载了此文字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