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亲爱的先生(4)

但我會在未來等你。

淡淡的一句話語,含著深層的愛戀。

仓鼠阿谷:

[完结章]





29岁的先生称为德拉科


14岁的拽称为马尔福







 (一)




在魁地奇的训练场上,哈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汗水顺着自己的头发流了下来,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扭曲不清,在一次判断失误之后,他被嚣张的游走球砸中了手臂,虽然没有被击倒在地上,但那却肿起了好大一块,而且疼痛难忍,所以迫不得已他只能先提前结束训练。




在去校医室的路上,罗恩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地问着他最近怎么老是心不在焉,不过哈利现在并不想回答这个,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暗红色的落日余晖透过窗户渗延了整个廊道,他与罗恩的影子斜斜地摊在地上,这让他想起了前几天他在这里与先生的不欢而散。




他们没有争执,但彼此间就好像多了些障碍,让哈利难以忍受。






(二)




他们之间的不愉快是发生在麦格教授的课结束之后。




哈利与先生经过这条走廊的时候,正好看见了拉文克劳的秋·张走了过来,并且她还在经过他们的旁边的时候,微笑着对哈利打了声招呼。




无可否认,她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女孩,有着一头如墨一般的黑色直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而且面容还很娇俏,是霍格沃兹里不少男孩们心仪的对象。




哈利与她难得的几次接触也只是三年级的魁地奇比赛场上的简短交谈与这一学期的列车偶遇,而她当时的微笑,也让哈利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所以这次哈利在看着那个背影消失之后,就脱口而出了一句:“她看起来真美。”






“谁?”




“刚刚那个和我打招呼的亚裔女孩。”




在听完哈利的解释以后,德拉科神情冷淡的轻哼了一声,像是对这种事情毫不关心一样,但他又听见哈利有些欣赏地说着:“她是一个出色的找球手,但又充满知性,她看起来....”




哈利停顿了一下,像在思考什么。


突然,哈利想到了他的朋友们对秋的评价,所以他就接着说了一句:“她看起来很迷人。”






“迷人?”




德拉科猛地转了个身看着哈利,他们四目相对,那双灰色的眼眸里倒映着自己模糊的面容,但哈利却隐约能感觉到他的不满。






他这是怎么了?




哈利困惑地想着,在他充满费解的注视下,那位金发先生终于是移开了目光,快一步地走上了阶梯,背对着他,语气有些意味不明地说着:“要我说,你和她一点都不般配,波特。”




哈利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那个高瘦直挺的背影,他当然听出这这句话里夹杂着的讽刺含义,但又完完全全不知道这是到底为了什么。






“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吗?”




哈利说着,然后大步走到德拉科的身前,而现在那个金发男人的样子看上去并不是太好,眉头微皱,紧抿的嘴唇像是在透露着德拉科的心情很糟糕似的。




这种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在第三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离开以后,德拉科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






“你喜欢她?”






“噢先生我只是觉得她很漂亮...”




哈利几乎是立刻就拔高了声音反驳着。






“你会因为好看就去喜欢吗?”




哈利一愣,随后他有些难堪地别过头,他想起那次在列车上因为秋的微笑就心跳加速的自己,比起所谓的一见钟情,哈利其实更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才会这样。






所以他无法反驳德拉科的话。




哈利低着头看着鞋尖,黄昏的光线一点一滴地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哈利只觉得他内心中的那点不堪与尴尬也在一点点的拉长。






因为他一点都不想被先生发现他这样的一面。




这就像是一场幼稚的冷战,一直到回到格兰芬多寝室,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三)




“这看起来真的很疼,你确定不再走快点吗?哈利。”




罗恩在旁边催促着哈利,回过神来的哈利点了点头,与罗恩一并加快了步伐,在走过几个转角后,他们就抵达了校医室。




而这里面似乎有些吵闹,哈利想着。就在罗恩刚想推开门的时候,门就突然从里面打开了,两个高大壮硕的身体从里面挤了出来,险些要撞到哈利的手臂。




可是那两个人表现得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十分的没有礼貌,还古怪地看了一眼哈利和医务室里面,然后就嘟囔着离开了。






“就他们这样也需要来看病吗?”




罗恩看着消失在转角的高尔和克拉布,有些气愤地说着。






“也许是消化不良。”




哈利随口回了一句后,就躺着一个靠窗的病床上,旁边的庞弗雷夫人正急匆匆地给他配制着药。当那冰凉的膏药涂在他肿胀的手臂上都时候,哈利还是忍不住地低呼了一声,疼痛与冰冷一并袭来,大脑发出难受的指令,他扭过头,看见旁边病床上紧拉着的床帘,将里面的样子完全阻拦。






里面有人?


在绷带缠上手臂的时候哈利这么想着。




庞弗雷夫人仍在旁边给他讲着上药后需要注意的事情,而罗恩在看见他已经处理好受伤的地方之后就放心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我想我可以给你带点晚饭过来?”




哈利则是感激的点点头。






几番叮嘱之后,罗恩和庞弗雷夫人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宽阔的校医室里现在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显得格外静谧。哈利靠在床上,背后垫着柔软的枕头,他半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个人时间。




但就是在这种格外安静的空间里,哈利突然听到了一阵短浅的呼吸声,那显得十分凸出。他朝着周围看了几眼,每一个床铺上都是干干净净的,都可以确定都没有人,最后他把目光转向自己身边的那个床铺。




他稍稍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最后还是趴在床边伸长着手拉开了那个遮得严实的帘子。






哈利看见那上面有一个人,侧躺着,半边脸都陷进了温暖的被子里面,他可以看见只有对方鼻梁,浅色眼睫,以及那一头引人注目的浅金色头发。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差点都要以为这个人就是先生了。




但事实上,不管是从那半张脸还是骨架子方面来看,床上的那个人看起来都要比先生小很多。醉人的橘红色的光线打在那个人身上,让他染上了些酡色,将那张总是苍白阴郁的脸上衬托的有些生气。






哈利在心中默念了一声他的名字


——马尔福。




那个总是与他作对的斯莱特林。






哈利沉默地一直盯着马尔福看,从上而下,从左往右,这张令人讨厌的脸上面似乎总是有着些先生的影子,无论是那浅金色的头发还是紧抿着的嘴唇。






他脑子里甚至蹦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但又飞快的被打消了。


因为那就根本不可能。






窗外是猫头鹰咕咕叫着的声音,罗恩还是没有回来。哈利有些无聊的开始数着马尔福的眼睫毛数量,从一到十,从十到二十,从二十...到零。




哈利僵在床上,身体还保持着半趴着的动作,目光正对着那双已经睁开的灰色眼睛,而马尔福像是还没有清醒一般的楞楞地看着他,眼神始终没有焦距,左边脸上还有着被睡出来的红印子。






好一会,马尔福才皱着眉,声音有些嘶哑地说着:“你还想盯我看多久?”




哈利尴尬地直起身子,把头转向窗户旁边,假装看着外面的景色。但那个傲慢的声音还是在不依不饶地响着:“你受伤了?”




哈利透过余光看见马尔福挑起了眉毛,那看起来样子还挺高兴的,哈利皱了眉,很明显他不是那种因为自己娱乐了别人就会高兴的类型,所以他自己受伤的手藏到了后面,语气有些不太友善地说着:“不然你以为我来这里干什么?”




说完后,哈利就打量了马尔福好几眼,似乎对方除了脸颊有些红以外根本看不出什么毛病,所以他撇了撇嘴,继续说:“不过你看起来到是没什么事情,让我猜猜你是想要逃掉魁地奇的训练?”




然后他这句话就换来马尔福的嗤笑。






那个金发男孩从床上爬起来,头发乱糟糟的,眼角与脸颊是以往不曾有过的微红,或许那会是是黄昏的艳丽光芒导致的,哈利想着,然后就看见他有些踉跄地走下来,最后只有扶着桌沿才稳住了身形。




马尔福宽大的袍子拖在地上,领子歪歪斜斜的,但他还是维持着那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拖着冷冷的长腔说着:“那看着我干什么?波特。”




哈利拢了拢衣领,蕴藏着翠绿色光芒的眼眸忽闪,他有些敷衍的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你睡着的时候...挺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的。”






“睡着的时候?”






哈利偏过头看着窗外,玻璃上有些脏,看向外面就好像裹着一层浅薄的雾气,让真实与虚幻错综复杂的交替着。而就在将寝室与长廊隔开的,因为步入冬季而显得枯败的庭院里,哈利看见那站着一个人,身形高瘦,套着黑色长袍,在他看来,那浅金头发就像是缠着着雾色。几乎只要一眼,哈利就可以确定那是先生。






哈利凝视着那个模糊的身影,最后出神地说了一句:“他看起来很温柔...我可不觉得你醒着的时候会有这种表现。”






听到这句话的马尔福蹙着眉头,样子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说着:“我是我,我不会像任何人。”




哈利轻哼一声,他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外面,或者说是在外面的那个人身上。黄昏的沉闷压抑着外边的事物,他看见先生站在一棵高高挺拔的树下,还抬头望着树的上面,神情冷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马尔福皱着眉,表现得像是不满意被自己的死对头忽视似得。他顺着哈利的视线看过去,这个时候的外面没有什么人,除了偶尔扑扇着翅膀飞过去的猫头鹰以外,一切都很安静。但就在他以为哈利只是在发呆看着外面的时候,他看见正与一个身材挺拔的高年级说着话的秋朝着这边走过来,马尔福抽了抽嘴角,好吧,不用想他都能猜到哈利在看谁。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坐在床上的救世主,在看到哈利那张陷入沉思的脸后,他嗤笑着说:“你喜欢她?”






“谁??”




“下面就两个人,黄皮肤的拉文克劳和她的...噢我想那看起来会那是她的甜心男友。”马尔福翻了个白眼,最后一句话带着讥笑与不怀好意。






“怎么你们都这样说?我不喜欢她,我和她甚至都没见过什么面!”




哈利憋红了脸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他想起之前和先生的不愉快,那种难受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全部爆发。




但这个该死的马尔福却认为那是恼羞成怒,他扯了一下嘴角,咧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清楚一个没怎么见过面的女孩名字,看起来我们的救世主不太会撒谎。”






校医室的静谧被他们两个的争执打乱,哈利抓了抓自己头发,特别暴躁地吼了一句:“你今天的话怎么该死的这么多?”




站着的马尔福也不甘示弱地吼过去:“是你先盯着我看了那么久。”






哈利抽了一下嘴角,然后在这个时候哈利才发现原来马尔福的脸红得要命,不过看上去不像是被外边的光照的,甚至连他的眼睛都有点暗淡,沉默了会后,哈利试着问了一句:“..你喝酒了?”




马尔福没理他,还倚在窗户旁自言自语地说:“那个秋,看起来可不怎么漂亮,你怎么会喜欢这种的?”




该死的梅林!




哈利几乎是咆哮着喊着:“你到底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她?还有你到底喝了多少?” 




到底喝了多少才能这么没神经。






(四)




最后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再继续说话,静谧的空气里只剩下忽轻忽重的呼吸声,在渐渐扩散。




不过好在罗恩回来了,手里还抱着许多有包装或者没包装的袋子盒子,高高叠叠的几乎是要蔓过他的头顶。




他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下巴微抬,目光一直不离最顶端的盒子,像是在担心这些东西会掉下来似的,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




“那些女孩听见你受伤的消息一个个忙得不行,不过好在庞弗雷夫人不许他们进来。不过哈利你刚刚到底在和谁说话?我感觉似乎是在吵...马尔福??!”






罗恩偏过头看见那个金发的斯莱特林站在哈利旁边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得晃了一下,他立马将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放在桌子上,神情紧张地凑到哈利床前,像是护犊子一样的警惕地盯着马尔福。




但当他刚想要质问点什么的时候,马尔福却看都没有看他的走了出去,不过临走前还是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和他在吵些什么?”




罗恩揉着被撞疼的胳膊说着,而且还有些犹豫地看着哈利。不过最后他还是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悄悄咪咪地说着:“我刚刚好像听见喜欢啊..秋啊之类的词。”




“……”




哈利叹了口气,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罗恩解释。






他最后还是看向了窗户外面,他想要看看那个人还在不在。令他意外的是,先生还呆在那里,就站在台阶上面,深色的袍子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神情阴冷,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哈利想起了四年前与先生共度的时光,随着时间的打磨变得尤为美好。






视野里是不变的橘红色景象,风吹起了德拉科的长袍,天空中开始落下白寥寥的雪,他看到德拉科伸出手试着去接那些的细雪,然后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身,向四周望了望,最后抬头看见了哈利,哈利能感觉到对方恍然浮现的惊讶,先生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嘴角却咧开一个笑容。




这一瞬间是如此的漫长,哈利无法移开目光,他失去了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只能直愣愣地看着对方的口一下一下的张开,像是在说着。






——下雪了。






(五)




哈利一直都知道自己总是很难把目光从先生身上移开,每一次的注视,都像是在期待着些什么,但那到底是什么,他一直都没有找准答案。






但直到现在——




原本深深种植在心涧的感情,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抽芽生长,无需太多指示就彻底蔓延到他全身上下,包裹着他脆弱的心脏,那种感情是温柔,却又让人害怕。




哈利突然拉上床帘,他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被死死的钉在原处,内心跳动的频率让他感到恐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感情包围着他,深呼吸一口,他却只觉得愈发令人窒息。






因为那是不正常的迷恋。






旁边的罗恩伸出手在哈利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他也探出头在外面望了望,表情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惊奇的东西似的。




哈利看见罗恩咽了咽口水,问了他那个千篇一律的问题。




“你该不会是喜欢秋吧?”






哈利没有说话,却觉得心沉到了潭底。








(六)




圣诞节的前一天,在之前已经停下了的雪开始有了复苏的迹象,苍白的厚重云层和模糊朦胧的薄雾笼住了整个霍格沃兹,安谧而又奇妙。




哈利站在寒冷刺骨的走廊上,呼出的白色雾气都在冰冷的空气里迅速揉散。他向后面望了望,空荡荡的长廊只有几支永不燃尽的蜡烛在发着光。




他推开那扇沉重的木门,解开围巾将它随手搁在椅子的一边,壁炉的火焰跳动着把这里的寒冷给驱散,小桌子上还放着些靠烤好的小曲奇,哈利知道那滋味,甜腻腻的让人无法拒绝。




左手边的玻璃窗上蒙着一层灰白的雾气,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外边摇曳的温暖光芒,外边是十分安谧的景象,但那又像是在为着明天的躁动做着铺垫。




哈利想起往年与朋友们围在一张圆桌上共同庆祝圣诞的场景,桌子上会摆满他们喜欢的食物,烤得金黄的火鸡会摆在最中央,周围还少不了鲜花作为装饰品,他们会举着杯子高赞未来,南瓜汁的香醇会蔓延在他们的口腔中,所有人都其乐融融,那是哈利过去每一年里最爱的时候。






一切都很好。


但总像是缺了点什么。






哈利曾在过去的圣诞节里祈祷着先生尽快回来,哪怕只能一起度过一个简单的圣诞节。




而现在先生回来了,他们可以有个愉快的圣诞晚餐,但他却犹豫了。




原因很多,每一个都是他不想面对的。






哈利揉揉鼻子,将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想把外面的事物看得真切。




但那双翠绿的眼睛看到的只有一层化不掉的透光着的薄雾,即使擦掉了里面的那一层,外面的也依旧挥之不尽。




他眨眨眼,却只觉得眼睛酸涩不已,胸口像堵着一团出不了的郁结,视线渐渐模糊,在壁炉再一次溅出火星,发出如枯木折断般的“啪嗒”声后,他背靠着墙,用手捂住眼睛,抑制不住的呜咽了出来。






哈利想起之前与先生的对话,他试探性地问着对方。




“你还能在这里待多久?”




“也许还有一阵子吧。”






哈利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浑噩的回到寝室的。他之前只知道先生会陪着自己度过最美好的时光。




可是,他却忽略了,先生最后还是会离开。








(七)




圣诞节的这一天,哈利躺在四柱床上的时间已经长到了下午的六七点钟,但他依旧不愿意从床上下来。




但当他想要翻个身的时候,他的被子却突然被人掀开,冷空气与他来了个直接的贴面礼,但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发脾气的时候,哈利就被人从床上生生拽起,还有人把巫师袍直接套在他身上,鬼知道他里面还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




以罗恩为首的朋友们不顾他的挣扎,直接把他拉到楼梯下的公共休息室里,他还看见那个沙发上放着两个衣架子,上面套着两件礼服。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什么也没有穿一样。”




哈利扯了扯长袍,抱怨地说着。






“但事实上你里面还有一套衣服,不是吗?”乔治眨眨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






“好吧,所以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哈利说着,走向沙发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那套礼服,但他却猛地看见沙发后面探出一个金色的脑袋,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着,然后那个金发女孩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友善地说着:“很高兴见到你,哈利。”






哈利惊得倒退一步,他看见那个疯姑娘卢娜高举着那两个衣架子,将它们伸到他的面前,口里还说着:“来吧哈利,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他转过头,尝试着向身后的朋友求救,不过他们都毫无例外的让他快选一个。最后他只能乞求地看向赫敏,那个聪慧的女巫,但她却只是犹豫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还对着旁边的罗恩说了一句:“这样真的好吗?”






哈利抽了抽眼角,最后只能认命地挑了一套褶皱和花边不是太多的深色礼服,当他换好衣服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卢娜是第一个站起来夸着他看起来真不错的人,但哈利却觉得她更像是在夸他身上的这套礼服。






后来的时间里,赫敏给了他一个魔咒,让他的头发变得不再糟乱,就像对她自己使得那样。




弗雷德给了他一支玫瑰,说要放在他的口袋里。




甚至还有人给他身上喷了香水。






然后,卢娜走了过来对他说:“我想你可以把你的眼镜摘下,你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




哈利当然是拒绝,但是他的眼镜却被卢娜的魔杖直接挑了下来,连眼皮上都被洒上了些冰凉的液体。令人惊奇的,他的视线渐渐的变得清晰,甚至不用眼镜他都能看清楚罗恩的脸上有多少雀斑。




那个金发女孩神秘地说着:“这是一个有效的小药剂,但它只能让你暂时的看清东西。”






最后,他被他的朋友们簇拥着来到了大礼堂。大厅里都是人,年轻巫师们穿着的都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深色巫师袍,几乎每一个人都换上了颜色或深或浅的礼服,天花板上是一片星光灿烂的景象,墙壁上还挂着许多槲寄生小枝与常青藤编制而成的花环。




突然,哈利看见人群中走来一个穿着深色长袍的男人,他显得十分凸出,无论是那一头浅金色的头发还是那身巫师长袍。他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般越过人群,在经过哈利的时候,还停顿了一下,但是在看见哈利身边的朋友们的时候,他垂下眼眸没有做声,径直走出了礼堂。






哈利僵硬在原地,心脏砰砰地跳着,他失神地望着先生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




旁边的罗恩拍了拍的哈利肩膀问他怎么了,他幽幽转过头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我觉得自己现在就跟个可怜的灰姑娘一样,而你们就是我的仙女教母。”




哈利的朋友们都被他逗笑了,尤其是韦斯莱家的双胞胎们,他们两个大笑着抓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向前面,还说着:“快看看前面,我们可怜的灰姑娘,那是我们为你准备的惊喜。”






他不解地望过去,在目光扫过几对状态亲密的恋人伴侣之后,他看见了站在靠会场左边些的小桌子旁的秋·张。她今天穿着一身纯白长裙,乌黑的头发绾成一个好看的状态,她的手里还握住一朵白玫瑰,在看见哈利看过来的时候,还十分温柔地对着他微笑了一下。




她的微笑依旧很迷人,但哈利却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有些尴尬地朝着秋走了过去,最后停在离她还有两步的距离,他犹豫着该说些什么,不过秋倒是先开了口。




“嗯,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朋友们希望我们两个能跳一支舞,但是真的很抱歉,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舞伴了...”






哈利觉得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尽量做出一名合格绅士的样子礼貌性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嘴里还说着没关系,他随手将左边口袋上别着玫瑰取了下来塞到桌子上的玻璃瓶里,正当他打算转身走的时候,秋却叫住了他,她看起来有些犹豫。






“你喜欢我吗?”




哈利一愣,他想起了先前三次被问这个相同问题时候的场景,每一次似乎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不过这一次他不打算再敷衍过去,他望着秋那双黑眼睛,语气认真地说着:“我想我们都有喜欢的人了。”






而回答他的,是秋的笑容,她也将那朵玫瑰扔进玻璃杯里,声音温柔。






“祝你幸福。”








(八)




绕过那些想要与他喝杯酒的巫师们,哈利加快步伐想要赶快走出去找到他的先生。




但总有人喜欢阻碍他。




他遇见了被潘西紧紧挽着的马尔福,然后他又听见那个拖着长腔的语气带刺的声音响起:“看起来我们伟大的救世主没有邀请到他心仪的亚裔女孩。”






哈利不想与他进行过多的谈话,但他想要直径绕过马尔福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浪浪的起哄声,他转过头就看见他之前还待着的地方被许多颜色各一的鲜花包围着,而花的中央站着的是秋,她现在红着脸看着她面前的站着的金发男性。






这是个很浪漫的场景,哈利想着。




突然他看见那一簇簇鲜花里的一点淡紫,鬼使神差的,他问着马尔福:“你知道桔梗的花语吗?”




“.......”




马尔福表情古怪地看了他好几眼,好一会才慢悠悠地说着:“大概是不变的爱。”




哈利翠绿的瞳仁微微一缩,马尔福看见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像是想到什么愉快的事情,突然,马尔福听见哈利头一次用着友善的语气和他说了句话。




“谢谢。”




然后那个黑发的救世主就小跑着消失在人群。








“不变的爱?”




潘西偏过头,调侃地看着她身边的马尔福。她从旁边圆桌上拿了两杯色调透亮的酒,将其中一杯递给马尔福后,她摇晃着酒杯漫不经心地说:“他看起来就像是去找他喜欢的人了。”




马尔福轻哼了一声,然后吞下一杯火焰威士忌,辛辣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喉咙,他皱着眉,扯扯嘴角说着。






“谁会那么傻的去喜欢他。”






(九)




罗恩在看见哈利离开秋的时候就已经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了。但当他看见哈利想要离开礼堂的时候,他就真的忍不住了,刚想冲着哈利大喊,他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惊恐地往后面望了望,然后他就看见那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卢娜笑眯眯地放下魔杖,手指竖起轻压在唇上。




随后他又听见卢娜意味不明的笑着说。






“灰姑娘要去找他真正的教母了。”






(十)




德拉科差不多已经猜到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离开了,他听见欢快悠扬的曲调在城堡里面响起,或许现在那个人会在里面和某个谁在跳舞吧。




天依旧是阴霾的,沉沉的云在头顶的上空中滚动着似乎随时都能落下雪。




他有些无聊地用着魔杖在空气上比划着,随着一声咒语的响起,周围许多萧瑟落下的叶子微微发光,最后竟然变成像是萤火虫一般的存在在空中飘荡。






脚步渐响,像是朝着他这边移近,德拉科抬起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视野里是点点闪烁的光,有风吹着他的衣袍,不远处那个长高了的黑发男孩站在那,穿着得体的礼服,全身上下都被收拾得很整洁。






德拉科看见那个男孩抬头望着自己,那双翠绿的眼睛里荡漾着点点亮光。




哈利站在那,有些期待的说着。






“嘿先生,我还没有跳上一支舞呢。你愿意陪我跳上一支吗?”






德拉科沉默着将魔杖放回口袋,他上前一步便握住哈利温暖的手,低声说:“当然,波特。”




“我想你可以试着叫我哈利,先生。”






歌曲的旋律回荡在整个霍格沃兹里,德拉科与他借着节奏在荧光闪闪的树下跳着舞,在城堡里的这一曲陷入尾声的时候,德拉科觉得自己忽然从这个世界里被剥夺,再也听不见任何杂音。




最后他轻轻地叫了一声对方名字。




——哈利。






整个世界都好像变得安谧,天空中开始飘荡着白寥寥的雪,落在他们的身上,哈利紧紧握着先生的手,却觉得仿佛一切又要消失。




哈利低着头,声音颤抖。




“你还会回来吗?”






先生沉默着,然后摇了摇头。




哈利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嘴唇被德拉科的食指轻轻压着,然后德拉科低下了头,亲吻着哈利颤动的眼睑,声音温柔。






“但我会在未来等你。”








(十一)




房间里是一片漆黑,因为没有通风的关系这里面十分的闷热,德拉科扯下领带将巫师袍褪下搁在床的一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在嗡嗡地震动,他有些不耐烦地拿过手机划开屏幕,最先看到的是那大写的日期时间。






——11点50分 7月31日




他移开目光刻意忽视掉这个日期,戳开那一条条的动态,他飞快的滑下去,而目前看得最多的还是那句话——哈利波特,生日快乐。






最后他停在一个短视频的动态里,那里面的哈利很安静地趴在桌子上,偶尔还时不时地转头看向外面,脸颊泛红看上去像是醉了。




德拉科沉默着最后还是让屏幕暗了下去,但就在暗下去的下一秒,它震动了一下后又亮了起来,那是一条短信。







格兰杰:他在等你







德拉科一愣,隐约能猜到这个“他”会是谁。但突然,一直保持着安静的窗户外面突然响起嘶哑难听的歌声,但又十分的熟悉,德拉科几乎是被惊到了般的大步走向窗户边。他推开窗,寒冷的风从屋外灌了进来,也卷来了那愈发听得清楚的断续歌声。






“霍格沃兹...霍格沃兹,请教给我们知识,无论我们...是谢顶的老人还是...跌倒膝盖的孩子....”






屋外朦胧的街灯下站着那个本应该待在他自己的派对上的黑发男人,他现在正靠在一根灯柱上,口齿不清地唱着幼稚的校歌。这让德拉科想起第一次进入霍格沃兹的时候,他们被迫唱着让人难以言喻的校歌,当时的他自然开不了口,只能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哈利认真唱校歌的滑稽模样,就好像现在。






不知道到过了多久,哈利终于停止了歌唱,他低着头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然后德拉科的手机就再次发出震动。




德拉科接通电话,他听见对面传来的呼吸声,然后是带着浓浓醉意的声音响起。






“好听吗?”




“......”






“我知道你就是他,我早该猜到了...”


哈利声音轻轻的,但听起来像是要哭了一样。






“我以为你至少会给我一个一忘皆空。”






德拉科没有说一句话,他靠在墙壁上,耳边是哈利夹杂着点杂音的呼吸声,一丁点细微的声音都能紧紧让他胸口的压力不断递增着,鼻子传来一阵难惹的酸涩,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生日快乐,波特。”






当开口的时候德拉科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是有多干涩。




从远处惊起的绚烂烟花在深沉的暮色里不断绽放,点亮了整片天。




门外昭示着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这是新的一天了。






他低着头看着楼下的那个人,而哈利也看着他,那绝对不再是谁的错觉。




德拉科唇齿张合,声音沙哑地说着。






“还有,我爱你。”








End.








终于结局了。


他俩终于在一起了。




(中途关掉后发现没保存成功的痛苦....





评论
热度 ( 669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