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Him and Him(校园AU 一发完)

不知道為啥莫名很喜歡這文😳

Double K:




这个故事的梗来自于Youtube上Him and Him频道的gay couple story那两期,真的觉得又暖又萌,所以拿来用了。Brian和Pascal萌到炸裂,配一脸。






哈利视角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是在六年前,我还在霍格沃茨读大二的时候。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节心理课,我坐在最后一排,因为我刚刚和罗恩赫敏他们闹了点无伤大雅的小别扭。然后一个男孩和几个女孩子一起走了进来,他把双肩背单肩背着,我的天哪,我当时忍不住在心里点评了他一番。瞧瞧他拿包的那只手,瞧瞧他走路的时候扭来扭去的样子,瞧瞧他和女孩子们说话的神态——他肯定是个gay,百分之百。
可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说真的。他从外貌到性格看起来都太张扬了,就算是单纯地交朋友我都不可能选这样的家伙的。等等,为什么他朝我这儿走过来了?哦,万幸,他坐在了我后面,我不用费心和他说话了。
在课上我没怎么注意到他,我忙着记笔记和听课呢,你知道,高中的时候我还在混日子,但是大学里我还是挺用功的。下课的时候,我胡乱地把东西往包里一塞,拎起包就走,我得去和罗恩赫敏他们把话说开了,朋友之间的小别扭时间越长越不容易解开,反之如果处理得当,倒是能起推动作用。
我低着头,顺着人流往外走。突然有人把手伸到我眼皮子底下打响指,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是那个金毛基佬,我懒得理他,又低下头,接着往外走,他没完没了,我又看了他一眼,他倒很委屈似的看着我。妈的,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掉过头,从后门走出了教室。
出去之后直奔食堂,扫了一圈就看到了那对甜蜜的小情侣。果然是意趣相投的朋友,大家想法都差不多,都不用把话说开了,因为一见面就已经忘记了之前到底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不高兴的。
拿好饭坐下,我忍不住开始抱怨下课时的那一幕。
“你不知道他有多讨厌,第一次我都没搭理他,他还没完没了,关键是我完全都不认识他好吗。”
“是有点粗鲁,”罗恩往嘴里塞了一大勺饭,“不过没准他真的有什么事呢?”
“是啊,没准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想和你说?”赫敏附和。
好吧,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有点意气用事了,如果下次那家伙跟我搭话的话,我就听听他想说什么。
很快就迎来了心理课的考试,果然又见到了那个金毛的家伙。考了一个多小时,他就提前交卷出去了,他是第一个交卷的。其实那时候我也已经写完了,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尽管我确认那些答案是对的,我根本就不会修改。
结束的铃声响了,我悠哉悠哉地往外走,意外地看见那家伙还在门口坐着,没有走,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他抬起头,刚好对上我的眼神。我对他点了个头,毕竟已经眼熟了,视而不见不太好。
意料之外的是,他竟然向我走了过来,我可没想过他竟然会是在等我,那么他可能等了……四十五分钟?我莫名其妙地有点愧疚。
“德拉科马尔福。”他伸出手。
“哈利波特。”我回握,“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小组活动。”他看起来有点紧张有点害羞,说起话来的气场却又显得很自信,“我们小组缺一个人,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可以啊。”
他看起来有点呆,可能没想到我直接就同意了。
“我们约好了下周一起去霍格莫德,你会来吗?”
没想到紧接着的是这种问题,我愣了一下,他赶紧补充,“和我的朋友,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不是只有我们俩。”
“可以啊。”我再次这么回答。他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那趟旅行还是不错的,我得承认,他和他的朋友们都挺有意思的,玩起来很开心。就是有一个叫潘西的姑娘,不知道是情商低还是怎么的,有一天我们一起在商店里买东西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了一句,“你是gay吗”,我有点措手不及,但从来没想过刻意隐瞒,于是我说,“是的”,德拉科好像在旁边打碎了什么东西,他真是笨手笨脚的。
回来之后,德拉科约我去看电影,夏洛克福尔摩斯,他非说那是一部很浪漫的电影,我一定要去看看。放学的时候,他在他的车前面等我,但是怎么也打不着火,他恼怒极了,我哈哈大笑,欣赏着他更恼怒的样子。最后我们是开着我的车去的,电影不错,不知道怎么的,在分别的时候,我们接吻了,在我的车上。
那算是确认了什么吗?我不太清楚。这大概意味着他是我的男朋友了?说实话我对这个有点不适应,我曾经和男孩子在一起过,但是从来没有过这个,“男朋友”,这是第一次。
之后的一周很开心,我相信对我对他都是如此,但是不得不说,我内心里的另外一种情感占了上风。我甚至无法确切地描述那是什么心情,恐惧、担忧、或是其他什么,总之我退却了,“男朋友”的这整件事情让我感觉不舒服,我打电话跟他说了分手。电话另一端寂静无声,而提出分手的我突然哭了,依旧,我甚至无法描述我的心情。
但是我们依旧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将近三年里,我们是好朋友,真的是那种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还爱着我,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所以我对他说,“去交新朋友吧,你应该找到一个珍惜你的人。”他交着新朋友,但是对我的关怀并没有减少丝毫,那让我感到愧疚。
转折发生在平安夜,晚饭后他来我们家进行一些余兴活动,我把他的礼物放在圣诞树下,让他自己去拆。他的手机大剌剌地放在沙发上,屏幕亮着,是他最近正在……嗯,算是“交往”着的一个男孩,我只看了一眼,突然一股难以言表的感觉令我感到窒息,他们的短信看起来那么亲密,那个男孩甚至约他一会儿出去看一场夜场电影。
我其实没意识到自己在哭,是哈利拆完礼物之后一直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我才反应过来的。我突然明白了,也终于知道了我做了多大的傻事,如果他没有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如果他没有耐心地等这三年,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爱你。”我的眼泪仍然在掉,失去了控制,我哭起来的鼻音太重了,我怀疑他是不是能听懂。
但是他显然是听懂了,因为到现在为止又一个三年都过去了,一个我们在一起的三年,“男朋友”的三年,这三年里的每一天都很快乐。
今天又是一个平安夜,他拿着一个小盒子单膝下跪,“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我说“好”。





德拉科视角

他第一次看到我,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我早就注意到他,或许是在某次社会课上,然后我很快意识到我们一起上心理课。
我做了很久的准备,我看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所有内容,了解他的每一点爱好,但是不敢发一个好友申请,甚至不敢留下一条评论一个赞。
也许我确实是更容易害羞的那个,但是我必须得做主动的那个,否则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试着引起他的注意,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简直是蠢爆了,一个正常人怎么能想出那么可怕的搭讪方法呢?打响指?我大概已经被想要认识他的渴望折磨得精神失常了。果然,他转身离开了,他被我吓跑了。
我说不出我有多失望。
那次考试我再次鼓足勇气去跟他说话,教室门口的四十五分钟,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我知道他是个会检查到最后一秒的人,我做思想准备的时间会很充足,但我依然紧张极了。他大概会记得我,我觉得我愚蠢的行为应该还挺令人印象深刻的,无论印象到底是好是坏。
他踏着铃声走出来,我用一个拙劣的小组活动的借口去跟他说话,可他竟然答应了我!很好,我一会儿需要去和潘西布雷斯解释一下,但是和这比起来那些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了好吗!
我被短暂的进展冲昏了头脑,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竟然在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蒙特利尔?我们现在几乎还是陌生人的关系,这样的问题真的很尴尬。但是他竟然也同意了。
我真的简直不敢相信,他实在是太好了。我觉得就算他是个笔直的人我们也一定能成为朋友。
商店里潘西那一问实在是太粗鲁了,我知道她是在报复我临走之前一天才跟她说要加一个人,打乱了她完美的计划。可是当她问“你是gay吗”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天哪你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呢,不过问完之后请务必告诉我结果”。听到哈利小声的“是的”之后,我简直开心疯了,我好像一回手打碎了两个杯子,但是交钱的时候我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我邀请他去看电影,急不可待地,然后我们亲吻了,让我们跳过我的车恰好没油了的那些尴尬场景直接到这一步吧,我们接吻了。说实话那是个很糟糕的吻,我们屏住呼吸靠近彼此,结果力度之大简直让我的牙龈都隐隐作痛,不过谁在乎,那是哈利波特,我他妈默默地看了半个学期的哈利波特。
恋爱实在是太美好了,尽管是我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尤其当那个人是你的梦中情人的时候。
然而一周后,他说我们还是更适合做朋友。他甩了我,用的还是他妈的电话分手。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觉得心里在滴血,哭的却是他。
我们没有分道扬镳,我已经离不开他,而他似乎也享受我作为朋友的陪伴。
他告诉我,不止一次,我应该去享受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天天围着他转,所以我就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战无不胜的我,在那段时间,被所有我表示想要发展关系的人拒绝了。是我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我不知道。我只是继续陪着哈利,一晃三年。
平安夜,一个最近和我发展得还算顺利的男孩约我出去看电影,我正准备回短信拒绝,哈利却催促我去拆礼物。我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下,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沙发显眼的位置上。
我回来的时候,他在哭,痛哭,我没见他这样过。我很后悔,又有些不该有的开心,当然还是心疼更多,我问“怎么了宝贝儿怎么了”,一遍又一遍,他抽噎着说不出话,然后我听到了一声模糊的“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毫不迟疑。去他的午夜电影。
一晃又三年,我拿着戒指跪在他面前,手心里都是汗,面上仍旧是自信的。
“你愿意陪我共度余生吗?”
“好。”
我们将会一起度过今后的每一个平安夜。





END




评论
热度 ( 119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Double K 转载了此文字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