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温度》END

這隻哈利太可愛了!

盖勒特制老魔杖:

温度


配对: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分级:PG13


梗概:哈利失踪了,德拉科是第一个找到他的人。


警告:战后文,情节全靠瞎编,作者第一次搞德哈,不足之处还望海涵。


 


在文前的一个恶趣味提示:对话里小龙说的“波特”请大家自行脑补成“破特”。


 



可视电话屏幕里是披萨店的外卖小哥,穿着带兜帽的外套,脸上蒙着防雾霾口罩,灰色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哈利愣了几秒钟,然后开了门禁。


一分钟之后,门铃响起,哈利过去开门,门刚开了一条小缝,兜帽下泄露的那片铂金色就让哈利想关上门。


德拉科撑住门:“签收一下你的外卖再关门好吗?”脸上挂着一个标准的马尔福式假笑。


这个熟悉的笑让哈利的胃部隐隐作痛,他忍不住出言讽刺:“难道马尔福竟也会沦落到送外卖维生?”


德拉科说:“不,这是给伟大救世主的特别服务,请您笑纳。”


哈利觉得好气又好笑,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些久违的情绪波动让他十分怀念,权衡之下他让德拉科进了门,然后他就看到德拉科迫不及待脱掉了外卖配送人员的制服,仿佛那上面有什么可怕的毒药一样。


“你怎么会来找我?”哈利问。


“哦,这要从你的失踪说起。你想待在麻瓜世界,没问题,那时你至少还和你的好朋友们保持联系,魔法部也不需要一个天天有新动作的救世主,你和巫师社会若即若离正合他们的心意。不过,上个月,你彻底‘失踪’了,红头发和万事通已经把英国翻了个底朝天。你也知道,还有些食死徒在外逃窜,我们……他们很担心你。”


哈利没有漏掉他的一时口快,但他并不打算穷追猛问,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块披萨开始吃。


德拉科安静地看着他,没有对自己的“口误”做什么解释或者遮掩。


他知道他知道他未完的话。



起因要从很久以前的一件小事说起。


德拉科和哈利莫名被困禁林,而哈利的温暖咒学得并不好。很不巧,德拉科的温暖咒学得也不怎么样,两个人从一开始恨不得连对方的袍角都不要碰到演变成靠坐在一处,坐着坐着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哈利去搜集了一堆枯树枝,德拉科用一个火焰咒点燃它们,明亮的火光终于驱散了一些寒冷和恐惧。


“喂,疤头,这破林子里有没有……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德拉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忽。


哈利嗤笑:“原来你在害怕?没什么……呃……应该没什么……”哈利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无所畏惧到犹犹豫豫。


德拉科嫌弃地瞥他一眼:“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快点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被困在里面,我不想在这里过夜。”


哈利抱住膝盖,蜷成小小的一团,他漆黑的头发几乎要和禁林的夜色融为一体,唯有映着火光的碧绿色眼瞳仍旧鲜明。


“也许只有等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才会来找我们。”


“我们……”德拉科发出“嘶嘶”的声音,“没想到能和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出现在‘我们’这个词语里,我真是受宠若惊。”


哈利看上去很疲倦的样子,他没精打采地掀了掀眼皮。“德拉科,我现在不想和你斗嘴。我想睡觉,但是,这也许会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德拉科本就白到反光的小脸蛋变得更加苍白了:“什……什么?”


“禁林里有不少奇怪的生物,你最好祈祷一下它们会自动避开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吧。”


德拉科下意识地朝哈利那边凑过去,身体相触时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但之后就有暖暖的热度源源不断地从对方身上传来。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新奇陌生的体验,但他们谁都不愿意说破。


和死对头依偎取暖,说起来真是太不酷了。


哈利没有推开德拉科,他的头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眼皮很快就耷拉下去,到底年纪小,恐惧也挡不住睡意。


德拉科原本一直盯着哈利看,心想这个波特居然还有那么点儿可爱?这大概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随后他带着这个念头进入梦乡,并将这个念头沉在了记忆最深处。


谁都没想到,他们就这样在树下睡着了,不仅睡着了,这两个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还睡成一团:哈利的头枕在德拉科大腿上,手里紧紧攥着魔杖,可见身为救世主,危机意识已深入骨髓;被父母溺爱的铂金富二代德拉科就没心没肺多了,他像抱着一个大型玩具一样抱着哈利睡得很香。


谢天谢地,蜘蛛和人马都没有出来活动,这意味着他们还有很多个夜晚可以度过——当然不是一起度过。


第二天早上,斯内普和麦格教授找到了他们。醒来的时候两人对自己的睡姿十分尴尬,眼神都不敢撞到一起,只想当做无事发生。


出了禁林,德拉科被斯内普带走接受教育,哈利跟着麦格教授去办公室,此后一切如常,这个夜晚像是被所有人遗忘了一样。


但德拉科和哈利并没有忘记,他们只是首次在一件事上达成了非凡默契,选择隐瞒那一夜发生的一切。


说起来,那一夜没什么特别的,他们甚至没说上几句话。但那一夜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马尔福和波特可以和平共处,甚至可以一起睡个好觉,只要那会儿四下无人,让他们不需要为了虚张声势而剑拔弩张。



卢修斯·马尔福对詹姆·波特的厌恶可以说是持续终生,在卢修斯看来,詹姆·波特娶了那个绿眼睛莉莉,就已经是对纯血统最不可原谅的背叛。但他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在十七岁那年搞清楚了一件事,他讨厌的并不是哈利·波特这个人,而是“活下来的男孩”或者说“救世主”这个身份。


说讨厌并不完全正确,准确来说,那是一种嫉妒和微妙的不信任感。


一个脏兮兮的、又瘦又小的男孩儿,竟然被看做整个巫师界的希望?要德拉科相信哈利·波特能威风凛凛地打败“那个人”,不如让他相信他会喜欢上穷鬼韦斯莱家的妹妹。


……梅林在上,他只是打个比方,他对红头发一家从来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想挖救世主的墙角找存在感,虽然这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


至于一年级那只伸出去却没有被握住的手……好吧,在当时,德拉科除了恼羞成怒并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感受。而在此后的许多年里,德拉科总忍不住去想,如果当时他能更“善解人意”一些,如果当时波特握住了他的手,马尔福家族在第二次大战中的立场、他们的命运会不会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惜即使是在魔法世界也没有如果。



德拉科非常自在地在哈利的公寓里转了一圈,末了矜持地给出评语:“波特,你现在倒是挺会享受的。这地方除了太小,装修得还可以入眼。”


“能得到马尔福的赞誉,也许我该给设计师送面锦旗了。”哈利回以一个不逊色于原版的“马尔福式假笑”。


战后哈利一直过着可以称得上是离群索居的生活,并非与世隔绝,但他隐瞒了巫师身份,只和麻瓜打交道,谎称自己是外出度假的年轻投资人。如今的哈利波特已经不是初入霍格沃茨的懵懂孩童,西装一穿领结一打,再把呆板廉价的黑框眼镜换成金属细框的,看上去真有那么几分年轻新贵的派头,倒也唬住了一群麻瓜。


和德拉科针锋相对的习惯已经在日久天长中固化,哈利几乎想也不用想就可以讽刺回去,虽然他和德拉科早就能够免疫来自彼此的语言攻击。


这是一种看上去火药味十足但又莫名和谐的相处方式,只属于哈利和德拉科的。


德拉科怜悯地摇头:“可怜的波特,你从来没有学会如何做一个贵族,审美也还是糟糕到可怕。马尔福庄园的任何一个房间都要比这里华美精致十倍不止,我不过是说这里能够将就住下而已,你要是把这当做赞美,未免活得太凄惨。”


哈利反问:“我似乎并未邀请你住下,马尔福阁下?”


德拉科拖长调子:“我不会告诉红头发和万事通你在这里。”


“哦得了吧,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旁门左道才找到了我,但我可不怕让赫敏和罗恩知道我的行踪。他们又不是《预言家日报》的八卦记者。”


“万事通小姐现在是魔法部的实权人物,红头发在傲罗里头也混得不错。他们来了你可就躲不了多久了。”


哈利用一种看巨怪的眼神看着德拉科,但这点眼神攻击对德拉科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格兰芬多的毕业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打败,哈利自以为非常聪明地抛出了一个问题来转移话题:“难道你不需要陪你的未婚妻吗?我听说你们已经订婚了?”


德拉科冷笑,这个笑容和他在霍格沃茨恶作剧时的笑容别无二致,好像这许多年和那次令所有人都再也走不出去的战争并没有改变什么。“你不是也一个人住,没和穷鬼的妹妹在一块儿。”


即使是巨怪这时也该察觉到事态不妙了,哈利低声咒了句什么,样子懊丧无比。


德拉科歪歪斜斜地靠坐在沙发里,难为他坐得东倒西歪还维持着最后的仪态,不过随着他扯散领口的动作,很快的,这最后一丝贵族仪态也荡然无存。


“说说吧,格兰芬多黄金男孩、炙手可热的救世主是怎样被甩的,这故事听起来一定荡气回肠缠绵悱恻,能令闻者无不哀叹落泪。”德拉科说。


哈利看向德拉科,遗传自母亲的绿眼睛似乎能看到人内心最深处去。“我失去太多,已经无法再拥有什么。马尔福,这是我全部的回答,没有什么故事。”


德拉科嗤笑:“波特,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病怏怏的模样。你拥有的还不够多?我砸了大把金加隆,才在圣芒戈谋到一个职位,你要是开口,魔法部部长之下所有职位任你选择。”


哈利面无表情地戳穿他卖惨的心机:“据我所知,你已经是圣芒戈的副院长了,马尔福先生,以你现在的年纪,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前途无量。还有,我现在只想坐吃山空,暂时没有给人当活招牌的兴趣。”


“波特家族和布莱克家族两座大山,只要你不是潘西那样追逐时尚挥金如土的疯子,十个你也吃不空。”德拉科饶有趣味看向他,“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会泄露你的行踪去邀功请赏?也许救世主的下落就是我成为院长的重量级砝码之一。”


哈利说:“转头昭告天下和找个房间留下来,二选一。”


德拉科哈哈大笑,不是嘲讽的笑,不是夸张的假笑,也不是虚张声势的讪笑,是那种每个人都会发出的开怀笑声。


但这样的笑声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很久不曾出现。


当笑声渐渐停止,灰色的眼睛也安静下来,像雨前的天空,仿佛蕴蓄着新的风暴,又让人打心眼儿里感到安宁。


“我把这视作邀请了,波特。”



德拉科对新的居住环境适应良好,他很快就用空间魔法把房间扩大了十倍不止,哈利站在门口看他挥舞魔杖布置房间,忍不住出言提醒:“请设置一个阻挡麻瓜的魔法,我不希望家政人员被吓到晕过去或者告我在房子里搞违章建筑。”


德拉科对他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多谢提醒,不过我在最开始就设下了这样的咒语,麻瓜看不出这个房间的异样。我自然不敢给救世主增添麻烦。”


“那我可真是要好好感谢你了。”


德拉科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好的。让我想想你该为我做些什么。”


哈利无力吐槽这个人,不忍直视地把眼睛转到别处去。他觉得这一天里他说的话要比上一年加起来都多,过去他算不上沉默寡言,但也并非健谈之人,战后的避世生活平静到枯燥乏味,与人交流的必要和欲望都降到了最低点。


而德拉科从来都有让他开口的特殊能力。


德拉科还没有收拾完,哈利就站在他旁边。一开始哈利的注意力并不在德拉科身上,他只是在走神,处于一种大脑放空的状态,随着目光转移,哈利忽然发现德拉科和他记忆中相比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德拉科似乎又长高了,也不再是那个单薄苍白的少年,宽肩窄腰长腿,已经是成年男人的骨架。小时候哈利可以直视那双灰色眼睛,后来却矮了德拉科半个头,这大概是哈利永远无法改变的一个悲惨事实。


德拉科并没有直接参与战争,他施咒的姿势仍然带着学院派的贵族式优雅,那是因为他的魔杖干干净净未染鲜血。而哈利,说实在的,如今他对恶咒和不可饶恕咒的掌握程度并不逊色于那些食死徒。他不愿再握住魔杖,仿佛这样就可以忘却那些杀戮与鲜血。


连哈利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看着德拉科的眼神带着明显不过的羡慕——就像德拉科自嘲花了重金才买到职位时看着哈利的眼神一样。


当哈利发现自己在走神时,德拉科正端详着他,就是那种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


救世主碧绿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他急于找个理由来解释他盯着德拉科看了超过一刻钟这件事,但刚刚回过神来的大脑并不能完成撒谎这种本就不擅长的高级工作。


慌乱的哈利错过了分辨德拉科眼神的机会,那个眼神里只有薄薄一层揶揄,轻易就可被看穿。揶揄之下,皆是温柔。


“没事的,波特,我在斯莱特林时早已习惯这种眼神。”德拉科不怀好意地安慰道——这大概不能算是安慰。


哈利反驳:“该死的马尔福谁说我是在看你了?!”


马尔福发出一声闷笑。


哈利的脸颊染上了一丝羞愤的红色:“自恋自大的马尔福,我可以现在就把你丢到楼下去吗?”


“我们下楼买东西吧,食材之类的。”德拉科语气轻快地说。


哈利愣住了,德拉科的表情非常认真,不像在开玩笑。


“我对于你的口味持保留意见,并且我没有陪你吃那种粗制滥造的披萨的打算,话说,你应该学过家用魔咒吧?”


“学……学过一点……”哈利结结巴巴地说。


“那就走吧,你不是要好好感谢我吗?”



哈利带着德拉科走进超市的时候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强烈的不真实感令他觉得周围的世界都仿佛是虚幻的。


哈利和德拉科不合,霍格沃茨没人不知道,魔法界也几乎是无人不知。即使在战后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也只不过是从敌人变成点头之交,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哈利想过他和德拉科会在什么场景重逢、交谈——大概是在对方的婚礼上作为普通宾客在台下,或者是在他们送自己的孩子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反正绝对不包括一起去逛麻瓜的超级市场。


“你和格林格拉斯……?”哈利心底的疑问脱口而出,但看到德拉科的脸色,他知道自己又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但德拉科难得地没有讽刺他,哈利看到他的眼睛像聚拢着铅灰色云朵的天空,随时都会有雨滴落。“她很好,我们彼此喜欢,但我不配。”


“马尔福,你不是坏人。”哈利说。


德拉科发出“嗤”的一声,他把手插进裤袋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那些铅灰色的云朵却被无形的手搅动——一场无声无息的风暴。


“那不是因为我是个好人,只是因为我懦弱到当不了一个坏人。不够好,也不够坏,这非常马尔福,是吗?”


“不是!”哈利大声说,他的嘴唇翕动着,像有千言万语要吐露,但那些话语还没出口就被震碎成粉末。


德拉科挑起嘴角,他的笑容总是有点坏,不过笑容背后的心从没有坏到哪里去。“你觉得自己很了解我吗,波特?”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哈利很坚定地说。


“好吧。”德拉科举手投降。


他们走到了生鲜区,德拉科毫不客气地支使哈利把一样样昂贵的食材放进手推车中,哈利忍不住问:“你有麻瓜货币吗?”


“没有啊,可是你住那么好的公寓,应该有很多钱吧。”


从他们身后经过的女孩子原本正用羞涩的眼神偷偷打量德拉科,闻言立刻失望地叹了口气,什么嘛,原来是个傍大款的小白脸儿?


哈利不禁咧开嘴笑了。


德拉科嫌恶地说:“闭上你的嘴,波特,你笑得像巨怪一样恶心,而且非常愚蠢。”


等女孩走远了,哈利才小声说:“你知道她刚才在想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


哈利的得意洋洋在下一秒宣告终结。德拉科说:“你看上去好像很乐在其中,不如我们付诸实践?”


哈利:“……买菜买菜……你还有什么想买的?”



虽然付账时有些肉痛,但不得不承认,自从德拉科来了之后,哈利的生活质量(主要是食物质量)有了质的提高。做饭当然不是某一个人的工作,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和圣芒戈的副院长每天都在固定时间钻到厨房里研究家用魔咒,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洗碗就容易多了,几个清理一新足矣。


一个星期之后,哈利照了照镜子,一脸严肃地对德拉科说:“再这样下去我要胖了。”


德拉科随意地回答:“你本来就没几斤肉,养胖一点好。”


哈利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闭上嘴。他们的对话……为什么听上去怪怪的?


德拉科一直没等到下文,这使他终于舍得把头从一堆家用魔咒书里抬起来,哈利一脸欲言又止,然后,就在德拉科的注视下,那张白净的脸慢慢变红。


“摄神取念!”德拉科这个咒语堪称完美。


【天呐,我和德拉科这算是在同居吗?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伴侣之间的调侃?】


哈利的大脑封闭术由斯内普亲手训练,甚至能够抵御伏地魔的入侵,非同凡响。德拉科没能探知更多想法,但仅仅是这一点皮毛也足够了。


哈利看上去十分愤怒,他抽出魔杖对着德拉科:“你太过分了!”他看上去下一秒就要用出另一个神锋无影,对同一个人。


德拉科把魔杖放在桌子上,举起手:“对不起,别紧张,哈利。”


哈利深呼吸几口,他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战争留下的后遗症。他学着德拉科的动作把魔杖放下,“我……我没有想和你决斗……不,我不是要攻击你……”他看上去快要语无伦次了,手脚也紧张得不知道往哪里放。


哈利不无悲哀地想,曾经那个善良天真的格兰芬多已经死在了他不知道的地方。也许是邓布利多倒下的那一天,也许是斯内普在他怀中死去的那一天,又或许是战争中不能明确的某一天……现在的他多疑又敏感,不惮于对任何人使用暴力,甚至是依赖暴力。


他用暴力推翻伏地魔、清扫食死徒,然后也被暴力绑架,成为它的囚徒。


德拉科会怎么想他?这是值得德拉科羡慕的救世主吗?或许说是另一个神秘人更合适。那些没机会接受审判直接死在他手下的食死徒的眼神,他永世难忘。


“哈利,我知道。我向你道歉,我不应该对你用摄神取念。”德拉科第二次叫了哈利的名字,但哈利却是第一次听进了耳。


“你下次可以直接问我。”哈利说。


德拉科朝哈利走去,直到他们之间只隔一臂距离,“你真的会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会。”哈利说。


“刚才你还在想什么?”德拉科问。


哈利没想到德拉科这么直接,但他不想立刻食言,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在想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你是不是……”哈利选择闭嘴,现在他宁可食言,也不要继续说下去。


“是。”德拉科想也不想地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哈利瞠目结舌:“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差不多。”德拉科说,“你还不算太笨,比我想象中聪明多了,我以为你还要很久才能发现。”


“早就发现了。”哈利说,“只不过,我以为,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


“我以为你会和格林格拉斯结婚,我也会和金妮在一起,以后我们甚至不会再有多少见面的机会。霍格沃茨的事现在看起来都很遥远了,更别说是这种根本不能说出来的事,就应该随着时间尘封。”


德拉科古怪地笑:“你还想得挺远,我猜猜,你是不是连我们带着孩子在站台上打招呼的场景都想到了?”


哈利震惊的眼神给了德拉科答案。


“哈利,你真是一根筋得可爱。”


哈利不服气:“那是谁还要跟我装可怜,好像自己在魔法界快要混不下去了一样,你也是……虚伪得可爱。”


德拉科爆发出一阵毫无形象的大笑,风度全无。


哈利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是那个头发都要根根服帖整齐的德拉科·马尔福。


爱情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虽然未曾明说,但德拉科和哈利已经心照不宣,即使如此,他们仍然过着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的生活。一人一个房间,白天各行其是,互不干扰,到了饭点一起吃饭,偶尔聊天,下午一起喝下午茶,晚上出去散步或者看电影,回家道过晚安,然后睡觉。比普通室友亲密,比情侣冷淡,非要打个比方,应该像是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


这一天的午餐主菜是芝士焗龙虾,哈利吃撑了,饭后站在阳台上发呆——他实在是坐不下来。


身后响起脚步声,好一会儿才停下。从听到脚步声开始哈利的注意力就全放在身后,听到声音停了哈利有点紧张,德拉科现在站在哪儿?他要回头看一下吗?


一阵轻微的衣料摩擦声,哈利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哈利浑身僵硬,如同中了石化咒。


与此同时,德拉科在他耳朵边上笑着说:“我对你用了石化咒吗?波特。”尾音轻轻上扬,是一种哈利从来没听过的充满了诱惑的声线。


单看这个疑问句的内容,他们还真是对彼此有够了解,调情都能想到一起去。


哈利试着将部分重心转移到他身上,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被人拥抱,被人温暖。


德拉科没有得到哈利的回答,但怀中逐渐解冻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回答了。他把下巴搁在哈利的肩膀上,一句话不说,陪他吃撑了的爱人一起发呆。


德拉科的身上一直萦绕着一种哈利无法确切形容的香气,大概是衣物熏香和他用的那些五花八门的香水的混合气味。对于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来说,学习如何在恰当的场合使用恰当的香水是一门必修课。


哈利还没得及问他到底用的什么香水(这绝对不是因为哈利自己想用,只是出于好奇),就听到德拉科说:“哈利,你身上有种很好闻的味道。”


哈利一头雾水,他思考了一下,语气很不确定:“也许是衣物洗涤剂的味道?”


“哦?那你的洗涤剂是什么味道?”德拉科问。


哈利:“呃……我在超市随便买的……”


“不是洗涤剂的味道。”德拉科说,然后他微微偏头,鼻尖轻触哈利颈侧的肌肤,“是你的味道,我想这大概是一种费洛蒙吧,专门针对我的费洛蒙。”


他们现在的姿势动作暧昧又危险,哈利能够感觉到德拉科呼出的热气,颈侧那一片肌肤应该都变成了红色。只要德拉科愿意,他就能吻到哈利的脖子,甚至咬开他的血管。


有一瞬间,哈利被他臆想中的血腥画面迷惑了。如果不是他背后的躯体充满了人体才能具有的温暖,他几乎要以为德拉科是个吸血鬼了。


但德拉科的确咬了他的脖子,只不过很轻很轻。随即他就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那个浅浅的牙印上,在那里吮出一个红色的印子,继而又转移向其他完好无损的皮肤。


哈利的手握紧又松开,到最后无力到指尖都微微颤抖,现在他真的只能靠在德拉科怀里,方才还柔和明媚的阳光此刻竟炫目到令他眼前一片空白。


他当然谈过恋爱,也有过性经验,但对象无一例外是女生,他拥抱过别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拥抱他。这个斯莱特林的手段太高杆,救世主也扛不住。


“哈利,我可以吻你吗?”


“该死……难道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哈利有些气恼地说。


德拉科让哈利转过身来,哈利还没有站稳时,他们就吻在了一起。一心要找回面子的哈利可以说用上了浑身解数,热情大胆到德拉科都觉得难以招架。日光给这对终于相拥亲吻的恋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像一个时机刚好的祝福。


“你太不可思议了,哈利。我得向你承认,你是我的幻想对象,但真实的你比我的任何幻想都要棒。”德拉科环着哈利,他的爱人唇色鲜红,泛着水光,无辜又诱人。


“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你的赞美了……”哈利努力想用正常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在德拉科调侃的眼神下,越说越没底气。他现在觉得自己宁可面对十年前那个总是找他麻烦的坏小子,也不要面对现在这个撩得他神志不清的成年男人。


“不知道我何时有机会实践一下我的其他幻想?”


哈利一把推开他:“至少今天别想了!”


“好吧好吧,也许我该考虑一下带你回马尔福庄园见我父母了,这样你是不是就能放心把自己交给我了?”


“德拉科·马尔福,你是哪个世纪穿越来的老古董?女孩儿都不会守这些无聊的规矩。不是……等等……见你父母?你是认真的?”镜片后的碧绿色眼睛因为惊讶睁得大大的。


德拉科脸上的笑容淡了,他的语气甚至可以说是焦躁的:“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否则我为什么要装成蠢得要死的送餐员来你家还非要住下?还有,你以为我能这么快找到你真的是偶然?动动你的脑子吧,哈利。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觉得我只是想泡你。”


“我不知道……”哈利有点迷茫地看着德拉科,“有时候我觉得你是想了却一桩年少时的心愿,谈一场不那么一样的恋爱;有时候我又觉得,你像是要跟我结婚,就这样过一辈子……”


“原来你有时候糊涂,有时候还算清醒。”德拉科冷笑,“一个马尔福,和你一起在麻瓜世界生活,像个家养小精灵一样,在厨房给你做饭,这还不够明白吗?”


“一个救世主,哦,他还是个波特,陪你在厨房做饭,他刚才还容许了你所有的动手动脚,这还不够明白吗马尔福!他又没有和马尔福谈过恋爱,也没有想过要和一个男人结婚,你怎么能指望他什么都懂?!”哈利吼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他连忙补充了一句,“我不是说我想和你结婚。”


“哈利,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德拉科说,“不去见我父母了,我的事他们也管不了。这样可以打消你的疑虑了吗?波特先生。”


哈利瞠目结舌,愣在原地。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德拉科语速飞快。


“你不能这样……”哈利抗议道,见德拉科越来越焦躁,似乎有暴发的趋势,他又说,“就算你知道我不会拒绝,这种求婚也太随便了,毫无诚意。”


德拉科震惊地看着他。


哈利咧嘴笑了,笑得直冒傻气:“你得好好准备一下求婚事宜,德拉科。”



德拉科和哈利结婚那天罗恩和赫敏终于找到了他们。


赫敏完全不知道玩失踪的老友和翘班翘家的圣芒戈副院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简单。


“我们要结婚了,赫敏,很高兴能见到你和罗恩。”哈利轻描淡写地说。


“结婚?和这个白鼬?哈利,你是不是被他灌了什么爱情魔药?”


赫敏按住罗恩去抽魔杖的手:“罗恩,冷静,哈利很正常,他看上去过得很好,我们应该听听他怎么说。”


“其实我和德拉科……我们一直……”哈利不知道该怎么说,向德拉科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如果罗恩不在场,对于赫敏来说,这个眼神已经能够说明一切。哈利是个多么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她最清楚,当年哪怕是对抗食死徒这样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哈利也不想向他们求助。但现在,哈利遇到了他无法回答的问题,很自然地就去向德拉科求助,德拉科能让哈利如此信任他,他们应该真的非常相爱。


“是我。我暗恋哈利很久了,哈利到麻瓜世界隐居之后,我一直关注他的行踪,但我爸是前食死徒,我不敢贸然接近哈利。当他失踪之后,他身边也就形成了一个真空,我才敢来见他。很幸运,我追到他了。”


“不完全是。”哈利说,“很抱歉瞒了你们这么多年,其实后来我已经不讨厌德拉科了,我也对他有一些……特殊的感情。现在我们决定结婚了,之后德拉科会回圣芒戈复职,我大概也会找份工作。我们打算在《预言家日报》上刊登我们的结婚照片。”


罗恩给了哈利一拳,德拉科见状就要上前,被赫敏拉住了:“你让罗恩发泄出来吧。他不会真的伤害哈利的。”


德拉科低声说:“最好不会。”


罗恩大吼:“哈利·波特!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就算你暗恋这个白……这个斯莱特林,你为什么不说出来?我像是那种会因为这件事就跟你绝交的人吗?!”


“罗恩,你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当时……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想这么多……如果不是德拉科几个月前来找我,我们恐怕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你真是……”罗恩看着哈利充满歉意的眼神和表情,剩下的责问全都说不下去了。哈利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要结婚了,他不能给他添堵,于是他转而把火力倾泻在德拉科身上,“你要是敢骗他,阿兹卡班随时欢迎你。”


“我从来没听说过傲罗还管巫师家庭矛盾的。”德拉科冷哼。


“他不是普通巫师!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哈利·波特!”


德拉科把哈利拉到自己身边,和哈利十指相扣,抬起他们的手——两枚订婚戒指闪闪发亮。“罗恩·韦斯莱,请你搞清楚一件事,他现在就要和我结婚了,我们很快会再戴上一对结婚戒指。我将成为他唯一的合法伴侣,所以我只会比你更在乎他,也比你更有资格保护他!”


哈利既感动又羞臊,还要忙着安抚罗恩,怎一个焦头烂额了得。


赫敏在一边看着三个成年男人像小孩子一样吵吵嚷嚷,摇摇头笑了。她心想,一个波特,一个马尔福,再加一个韦斯莱,这可真是毁天灭地级别的修罗场……


修罗场没有持续太久,婚礼在一间小教堂顺利举行。没有牧师,只有两个巫师缔结的魔法契约。契约牢不可破,无法解除,它在德拉科和哈利之间成型之时罗恩和赫敏都放下心来,罗恩嘴上不愿意承认,但他心里也清楚,没人会傻到随便和人缔结这种契约。这个马尔福对他的朋友的确是出自真心的爱。


至于巫师世界会如何天翻地覆,哦,拜托,不要小瞧了救世主和未来的圣芒戈院长,这不过是小问题。



后记


首先,我得承认我创作这篇文的动机并不纯正……一开始我只是觊觎少爷的美貌,后来,就像我写在微博里的那样“很多时候,一个cp的好,真的是不写不知道……”


这篇文在我最初的设想中应该是个轻松诙谐的小甜饼,写着写着就爆了字数,还带上了一点苦涩。我对德哈这个cp的大部分想法都放在了文里,希望它们不会使这篇文所表达的东西太过混乱晦涩。


之所以选择战后背景,是因为我觉得战前哈利“太忙了”,忙到根本没时间理会德拉科。他要忙着和黑恶势力作斗争,忙着拯救世界,忙着走完命运给他的复杂剧本。


在哈利已经经历过数次生死一线时,德拉科的段位仍然停留在校园恶作剧上,所以哈利根本不会真正把德拉科放在心上,唯有战争,能令他们痛彻心扉也脱胎换骨。这时的德拉科才成长为可以和哈利并肩的人。


我并非在美化战争,相反我痛恨战争,以上结论仅仅只是从结果出发。此外,这些都建立在原作剧情的基础上,我不排斥德哈的校园恋爱,也看了很多这样的文,以后也可能会写。但在我写这第一篇德哈时,我不得不完全从原作出发,而我看原作的时候单纯得惊人——没戴任何cp滤镜。所以必须让他们破而后立,再给他们一个乌托邦(那间公寓),然后才能徐徐图之。


他们曾经彼此厌恶,相互羡慕,但最终彼此了解,相互扶持。没有什么比自我救赎的同时也救赎对方更美好了。


出于整体考虑,这篇文他们之间的身体接触仅止于一个吻,相信我,后来的几个月里他们绝对把该干的都干了……只是我没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段写得自己都要脸红了,希望大家能感受到那种暗流汹涌荷尔蒙碰撞的气场(快来夸我!)。


如果这篇文能够让你觉得有那么一点点touching就很好了。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398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