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rarry】暗恋阵线联盟 (中)

超級可愛的文!而且還有利亞x金哥!我愛的cp啊!

青铜念珠:

偷偷告诉你们,金哥有一支魁地奇宝贝,囊括四院软妹🌚
——————————————————

哈利觉得德拉科最近有些奇怪,这也是他早餐时一直盯着斯莱特林长桌,以至于把培根喂进鼻子里的原因。

很明显,德拉科瘦了。哈利的目光从他尖尖的下颌移到他的眼睛——还有浓重的黑眼圈,在苍白的皮肤上真够刺眼的。而且他食欲不振,只吃了一个煎蛋,喝了半杯牛奶。

噢,他一天比一天憔悴。自从上周末猪头酒吧一别,哈利就没能和德拉科说上话。当时他看起来还不错,虽然有些阴郁,但气色很好,那张嘴一如既往朝外喷射毒液。这才一周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阿斯托利亚坐到了德拉科身边。

哈利的叉子从他的火腿上滑下去,在瓷盘上发出一声尖锐的摩擦——格林格拉斯在和德拉科相亲,难道是他们之间出了问题?德拉科在为情所困?

罗恩将火腿从哈利盘子里叉走,喂进嘴里:“老伙计,别糟蹋你的食物!”哈利嘟囔道“我没有”,但他压根没发现自己盘子里少了一截火腿肉。

阿斯托利亚坐在德拉科身边,一只手捏着餐巾优雅地擦拭嘴角,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狠狠拍上德拉科的手背,阻止他去拿那盘树莓酱吐司。

“别再吃了,波特看着你呢!”她压低声音:“再坚持几天,我看他就快要来主动找你了。”

“梅林的胡子!我十八岁,我是个男孩儿!我需要食物!”德拉科痛苦地呻吟:“你还不让我凌晨两点之前睡觉,这会影响我长高!”

“你已经够高了。亲爱的,至少比格兰芬多的救世主高。”阿斯托利亚的眼睛始终小心翼翼地盯着金红色长桌,当她发现金妮放下刀叉后,她也跟着结束用餐:“德拉科,我走了。韦斯莱小姐的第一节课是占卜课,我得去教室外面制造偶遇。祝你好运!”她站起身,捧着德拉科的脸颊在他额头上亲吻一下,余光瞥见救世主的叉子再一次从食物上滑了下去。

德拉科不满地小声抱怨:“为什么你才是主动出击的那个,而我却要博取同情?”

“第一,你的可怜相能分散救世主的注意力,而我不能对韦斯莱小姐产生同样的影响,我们还不够熟;第二,你的主动出击可能引发韦斯莱小姐的危机感。女孩子的嫉妒心和占有欲是很神奇的,往往越过爱情和理智的作用代替她们做决定——我们必须规避这样的风险。”

阿斯托利亚快速说完这一长串安抚,追着金妮的脚步离开了。德拉科独自面对一长桌树莓酱吐司、三明治、巧克力蛋糕、热牛奶……惨淡微笑。而布雷斯和潘西,居然还在他对面互相喂食冰淇淋!

德拉科将手臂交叉抱在胸前。

“布雷斯,我的前女友小姐不喜欢香草冰淇淋。”

布雷斯甜蜜温柔的表情一僵。

“潘西,我的前男友先生最讨厌榛果碎冰淇淋。”

潘西舀冰淇淋的手一顿,她嘴角抽动:“德拉科,亲爱的,也许你该先操心你的现任女友?别再让她当金妮韦斯莱的小尾巴之类的。”

德拉科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金妮也发现了,最近她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没错,就是那个五年级斯莱特林,据说要成为马尔福未婚妻的小格林格拉斯。如果不是因为小格林格拉斯的酒窝和长睫毛看起来就像洋娃娃一样无害,金妮简直要怀疑斯莱特林们又有什么阴谋。短短一周,金妮已经在图书馆、湖边、格兰芬多塔楼附近、魔药教室等地点,“偶遇”小格林格拉斯不下十次了。一开始是还雨伞,后来是请她品尝亲自烤的曲奇饼干,再是请教她如何施放蝙蝠精魔咒……

“韦斯莱小姐,请等一下!”

又来了。

金妮脚步一顿,转过身。她的朋友们已经习以为常,冲她耸耸肩,先走一步。

“叫我韦斯莱就好。”金妮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金发女孩,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是的,她的确不怎么喜欢斯莱特林,但……马尔福的准未婚妻?这听起来挺让人同情,多倒霉才得和那只自以为是的雪貂绑定在一起啊!另外,格林格拉斯做的曲奇饼真是天杀的好吃!

“韦……韦斯莱,”阿斯托利亚的脸颊微微泛红,不知是因为小跑还是其他原因。此时已经快上课了,走廊上空空荡荡,残存的积雪反射着明亮的阳光。金妮等她喘匀了气儿才问:“有什么事吗?”

阿斯托利亚心道有个恋爱想找你谈谈行不行?

“呃,嗯……今天天气不错,你有魁地奇训练吗?”

金妮意有所指地反问:“我有没有魁地奇训练,难道你不清楚吗?”

阿斯托利亚有点心虚,她的确有一张“金妮韦斯莱日常行程表”。

“我想,请你教我打魁地奇。”阿斯托利亚鼓起勇气:“拜托了,请教我打魁地奇!”

金妮瞪大双眼,以一种半是怀疑半是研究的目光打量着阿斯托利亚。如果猜的没错,眼前这个纤细小巧的斯莱特林可能除了一年级的飞行课就再没上过扫帚!当然,她轻盈的外形很适合做一个找球手,但同时她又太柔软了,经受不起魁地奇这项高危运动的磕磕碰碰……等等,金妮回过神儿:我为什么要考虑为斯莱特林培养一个找球手?

阿斯托利亚十指紧扣,以一种祈祷的方式握在胸前:“教我吧,好不好?我和德拉科差了两个年级,我真的想找一点共同话题。他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他热爱魁地奇!”

金妮犹豫着,小格林格拉斯海蓝色的双眼哀求地看着她,可怜又可爱。

阿斯托利亚加上最后一根稻草:“我会用自己亲手烤的黄油曲奇做学费的,求你了!”

黄油曲奇这个词成功唤醒了金妮的味蕾。梅林的袜子!马尔福那厮走了什么好运?

“那你下午四点带着飞天扫帚来魁地奇球场等我吧。”金妮决定帮这个小格林格拉斯一把。阿斯托利亚整个人都被点亮了,她再三道谢,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单纯快乐足以感染任何人!

当上课铃响起,两人在教室门口分手。金妮叫住她:“格林……阿斯托……呃……”阿斯托利亚微笑着:“利亚,叫我利亚。”金妮松了一口气,也笑了:“利亚,我们以前见过吗?我的意思是,在猪头酒吧之前。”阿斯托利亚摇摇头,露出思索的神色:“我想没有。当然,我单方面见过你,毕竟你是大名鼎鼎的金妮韦斯莱。”

金妮有些不好意思,作为掩饰,她将一缕红发别到耳后。她还是觉得阿斯托利亚非常眼熟,她们一定,一定见过。在某处。

与此同时,七年级正在上变形课,麦格教授让他们两人一组练习。作为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当中最明亮的电灯泡,哈利自觉站到了纳威身旁。另一边,德拉科谢绝了布雷斯的组队邀请;推潘西到他未婚夫身边;瞪走了踟躇不定的诺特;躲开热情如火的高尔……终于,当整间教室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搭档身边,只有德拉科孤零零地,像朵阴沉的乌云,落在最后一排。

麦格教授一如既往地严厉:“马尔福先生,你的搭档呢?”

哈利的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了关键词。

德拉科故作坚强的声音低低响起:“我的魔杖不太好用,我想这就是原因。”

噢,梅林!哈利的心脏因内疚绞成一团。他发誓,抢走德拉科的魔杖只是不假思索的权宜之计,他从未希望将德拉科推入这般尴尬的境地。

“哈利,我想和纳威一起。”

一把空灵的嗓音打破寂静,众人这才注意到“疯姑娘”洛夫古德也落单了。纳威惊喜地望过去,卢娜像个误入凡尘的精灵:“因为纳威是我的男朋友。”

电灯泡波特先生连忙为卢娜让出位置。“我和德拉科,”他看向最后一排:“德拉科,可以吗?”

德拉科看起来没什么不可以,他撇撇嘴,往旁边挪了两步,等着哈利过来。

麦格教授拍拍手掌:“现在开始!”

由于众所周知的魔杖问题,德拉科没有急着将那块木头变成猫。哈利倒是很认真地在尝试,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他认真的样子真是……那双绿眼睛专注在木头上,嘴唇喃喃着咒语,魔杖尖随着额前的乱发一点一点。德拉科甚至有些嫉妒那块始终变不成猫咪的蠢木头了。

他舔舔嘴唇,觉得有些饿——双重意义上的。

也许是德拉科的视线太具侵略性,很难被忽略,哈利抬起头:“德拉科,你想试试吗?”

德拉科拿起纳西莎的魔杖,指着木头念出咒语。他没有成功,木头上只覆盖了一层绒毛——刚刚哈利至少能变出尾巴和耳朵出来。哈利想安慰他一下,正在措辞,却闻到一阵奶油的香味。麦格教授走到两人身后,探头看了看,伸手往木头上一抹,哈利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绒毛,而是一层雪白的奶油!

“马尔福先生,你很饿吗?”麦格教授将指头伸进嘴里尝了尝:“味道不错。但变形术要求非常集中的注意力。”

哈利目瞪口呆,德拉科简直连头发根都红透了。他刚刚在想什么来着?红丝绒蛋糕从波特的侧颈皮肤上尝起来会不会像洒了海盐一样?该死!利亚再这么饿着他,他就要产生幻觉了!

“德拉科,你早上的确没吃多少。你怎么了?”哈利举起魔杖,将盖着奶油的小木块变回去。马尔福轻咳一声:“没睡好,食欲不振。”

“为什么没睡好?”哈利问出口就后悔了,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和格林格拉斯沉沦爱河无心睡眠”这样的答案。

“不用你操心。”德拉科再一次用这句话打发了他。

哈利噎住了。好吧,他的确关心这个金发斯莱特林,但他显然还没有习惯这种关心。德拉科冷淡的态度足以让他打退堂鼓。哈利沉默了,他们的魔咒练习大概是整座教室里最沉闷枯燥的。德拉科一直在用那根与他并不完全契合的魔咒尝试,一次又一次,但最好的一次,也只是变出了四只肉垫。

哈利注视着他,注视他稍长的金发,注视他细挺的鼻子,注视他阴郁的眼睑,注视他从深色袖口伸出的一截手腕——苍白消瘦,有种透明的质感,好像可以看见浅蓝色的静脉血管。

德拉科给他一种感觉。战争结束了,但他还停留在一片废墟的霍格沃茨,或者逼仄天空下的马尔福庄园。他没能走出来,他因为某些原因停留在那里,无法迈出脚步进入新的生活。上周在猪头酒吧,德拉科就已经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他站在温暖的室内,却像一片执意不化的冰雪。

哈利不知他为何消瘦,不知他为何固执。但这也足以让他无视德拉科的冷淡,再一次靠近。

“虽然魔杖不称手,但多练习也可以有效果的。如果你想,有求必应室是个好地方。另外,我会把那根山楂木魔杖带来……不管怎样,你可以用它试试?”

德拉科闻言,目光终于回到了哈利脸上,他的目光令人捉摸不透。

上周,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壁炉跟前,伟大的恋爱哲学家格林格拉斯小姐曾经曰过:示人以弱,柔能克刚;以退为进,以守为攻。此乃攻略格兰芬多之不二法门!

德拉科在心里奖励了阿斯托利亚一整盒血腥棒棒糖——干得漂亮!利亚!

“真的吗?山楂木魔杖?”德拉科有点高兴又有点犹豫地再次确认。尝到了甜头,扮可怜也更卖力了,完全忘了上周是谁还大手一挥,慷慨宣布:波特,它属于你了!

哈利的心脏再次绞成一团,几乎能拧出青柠檬的汁儿。他用力点头:“当然,我会带来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德拉科迫不及待了:“每周五下午可以吗?”

哈利被德拉科脸上突然绽开的笑容晃得晕乎乎的:“可以,时间随你。”

下课后,哈利跟着格兰芬多大部队离开教室,走之前和德拉科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德拉科拖拖拉拉地留到最后,确定只剩他一个人,才用魔杖指着备受蹂躏的小木块,念出那句咒语。一秒钟后,木块变成了猫咪,娇声蹭了蹭德拉科的手掌。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高兴,猫咪就又回到木块形态了。他再三尝试,也没法将猫咪再次完整变出来。

“啧,果然还是不顺手!”德拉科轻轻甩了甩他母亲的魔杖,心情就像窗外的天空一样晴朗。

等到红霞布满天空,夕阳悬挂在遥远的树梢,积雪只剩下薄薄一层,雪水涓涓,如溪流渗入湿润的土地。魁地奇球场上的草坪还是一片枯黄,但在酡红的夕光笼罩下,只剩油画般的苍劲,不见一丝萧索了。

阿斯托利亚从飞天扫帚上下来,浑身是汗,金发湿润黏在脸颊上,显得整张脸又小了一圈。金妮以一个帅气的俯冲结束了飞行训练,稳稳停在阿斯托利亚身边。就像她猜测的那样,利亚在飞行课后就再没碰过飞天扫帚。今天下午可真够吃力的,光是克服她对于高空的心理障碍就废了不少功夫。

阿斯托利亚用魔杖将一块草地变得干爽,整个人瘫软下去。金妮坐到她身边,感觉风中满是女孩的馨香。

“我还差得远,对吗?我需要更多,更多的练习!”

金妮哼笑:“真有自知之明,最好固定时间练习,稳步提高。哈利那种天赋是求不来的,不用想着速成了。”

“你觉得每周五下午怎样?我没有课。”阿斯托利亚还在轻轻踹气儿,脸上红晕未褪。金妮抚了抚她的脊背,结果人家喘得更厉害了。

“我也没课,没问题。”她收回手掌,掌心发烫,好像还能感觉到一节一节,温润的脊梁。

阿斯托利亚露出一个灿烂如春日提早到来的笑容,两颊酒窝可爱得无法形容!金妮突然想起她在哪里见过阿斯托利亚了——她四岁时收到的圣诞节礼物,那本麻瓜童话书!插图里有个住在高塔上的公主,也是这样金色的长卷发,这样海蓝色的眼睛,这样甜美的酒窝!

童年时期的金妮无数次伸出手指想戳一戳公主的酒窝,但憾于麻瓜的图片不会动,每一次她都只是像个傻瓜,得不到丝毫回应。现在,一对鲜活的酒窝就在金妮面前。她像小时候一样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那凹陷——阿斯托利亚愣住了。

金妮猛地收回手,脸颊就像她的头发一样红,完全手足无措:“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对不起!”

但阿斯托利亚没有生气,她阻止金妮挥动的手臂,那对酒窝再一次浮现在她甜美的脸颊上。她偏过头,斜睨着金妮,将一侧酒窝送到金妮面前。

“韦斯莱小姐,还想再戳一次吗?”

金妮睁大她巧克力色的眼睛:“什么?可以吗?”

“嗯嗯!”金发女孩的酒窝更深了:“当然可以!”

金妮伸出手指,完全陷进一湾醇酒里。

当天晚上,金妮和哈利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下了两盘巫师棋,结果全程被罗恩强行指点江山,休闲时间以群殴韦斯莱先生告终。互道晚安之后,两人各自回到寝室,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直到躺在床上,一天种种如流水淌过脑海,哈利和金妮才同时“啪”一声拍响自己的额头

——“完了!我忘记周五下午是和金妮/哈利例行约会的日子了!”

TBC

评论
热度 ( 789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