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Closer

非常非常Closer啊~

Mr·Meow:

Attention:
①现代大学生年下AU
②注意警告有ABO设定
③若为雷区请自动规避
④以防万一搭一层排雷
⑤小天使们准备好了吗
⑥送给可爱的@溫內🍥 
PS:非亲友请勿擅自转载
PPS:哈利的嘴炮已点亮
PPS:这个哈利很不可爱

——请打卡上车——



“说真的哈利,我觉得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你能够忍受那个家伙整整两个星期——这彻底打破了马尔福的与他人交往时间记录。”罗恩·韦斯莱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聪明过人的女朋友则是适时地翻了一个白眼,并用一大块儿香喷喷的炸鸡排塞住了他的嘴——她道:“罗恩,这里还是让我来处理吧!你知道的,我向来都比较适应这种类似于在法庭进行上诉似的场景。”赫敏·格兰杰一边颠了颠被抱在手里的砖头书,一边很努力地挤到哈利·波特的右肩处,黑头发的绿眼睛男孩不知意味地哼了一声——很明显,他还在气头上,而且不愿意听任何劝解。

“哈利——”

“不,我不听。是他说要分手的,如果这个时候我再主动回去见他,我就是小狗。赫敏,我跟你说,我彻底受够了那只欠操的白鼬,就让他见鬼去吧!该死的信息素,该死的信息素,该死的信息素!下次,如果在自主研究课上见到他找我就说我不在,我他妈的宁愿死在斯内普教授的化学课上都不想再和他一块儿搭档了!”哈利·波特明显对于自己忽然被踹了的这件事感到出奇愤怒——他推开教室门走向自己的座位,忽然有两个系着银绿色领带的Omega女孩儿从旁边溜了过去。

“听说大二的哈利·波特被马尔福甩了?”

“那不是很正常吗?想想Alpha都是什么德性,更何况是像马尔福那样有钱有貌的,单单一个Omega而已,还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再说了,那个哈利·波特也不符合对方的审美,真不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在一块儿的?”

“说不定,是主动去——”

“女士们,打扰一下。”哈利将自己的书包哐当一声甩到座位上,用右手解开自己红色的学生领带,放松似的深深喘了一口气——接着,才面带微笑地踱步来到两个低年级生的身前,翡翠般莹润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出两个年轻女孩姣好的面容,“很抱歉暂停一下可以吗?还是说,你们是Alpha主义者?同为Omega,你们觉得用语言贬低我很有意思么?好吧!即使,你们两位都是那群满脑子全写满了Alpha主义至上的人,那也麻烦你们躲在在暗地里说我的坏话,可以吗?我在那里要死要活地参加学校里组织的篮球队,并为整个学校夺得了近两年的冠军保持记录不是为了让你们在这儿正大光明地嘲笑我的!”

随着哈利·波特突然的暴起,两个年轻的女学生明显有点哆哆嗦嗦了——即使同为Omega,性情以及体格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哈利整天跟着篮球队训练在场地上跑来跑去,自然显得比普通的Omega高上些许。尽管哈利认为对女士动粗很不礼貌,但如今的社会法律里可没规定Omega之间不可以发生肢体冲突。再者,他现在恰好正是气头上,语气比平常也偏激许多——赫敏刚想走过来扯他的衣领,下一秒却听见有人叫着'马尔福'之类的字眼儿跑过来。于是乎一眨眼的功夫,哈利·波特就如同一只没了斗志的黑色大猫,扭过头抬起腿便急匆匆地往教室里钻——现在最他妈不想见的人就是那个该死的马尔福。

他就怕和德拉科·马尔福对上了,会忍不住在教室门口痛扁对方一顿。

没等哈利·波特在椅子上坐多久,一个闪闪发光的铂金色脑袋就从大二的自修教室门口一晃而过——赫敏对上男人蓝灰色的瞳孔,不发一语地冲对方露出间于嘲讽与看好戏之间的笑容,意思大概就是所谓的'哈哈,你活该',被她嘲笑了的Alpha也不恼怒,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教室里瞄了一眼——走在他身旁的黑色短发女孩特别不给面子地哼出声,被马尔福用一个冷冰冰的眼神瞪了回去。

“德拉科,我早就和你说别这么干,你不听我的。”

“潘西·帕金森,现在合上你的嘴,否则回去以后我连扎比尼和你一块儿揍。该死的破游戏!”

赫敏·格兰杰作为一个Alpha自然有着上等的听力,就算马尔福和帕金森的对话是在几米远处发生的,她还是听了个大概——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赫敏在打铃声之前走回了教室,并且拍了一下男朋友的肩膀:“罗恩,我觉得这件事情估计有点差错。”

“什么?”罗恩·韦斯莱明显不在状况,即便赫敏这么和他说依然满脸雾水。哈利·波特正气呼呼地翻阅着自己的课本和笔记,根本没心思顾及这里的两人会谈,于是赫敏凑到罗恩耳边轻轻说,“我猜测,德拉科·马尔福会毫无预兆地向哈利提出分手,是因为那是在和他朋友玩时玩游戏输了的惩罚——就比如说上次我们玩石头剪子布你输了,哈利·波特让你在电话里哭着向我告白一样。”

罗恩的脸瞬间红透了,忙不迭去捂赫敏的嘴:“看在上帝的份上,求你别再说那件事了。为了那一通电话,你不知道我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哈利的床还被我哭着哭着吐成了垃圾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因为这个而把我从他的公寓里丢出去!所以,你到底想怎么做,你也看出来了哈利这个样子根本不愿意听我们解释,他现在大概连揍斯内普教授的勇气都有了,你还琢磨着怎么往枪口上撞?”

赫敏挑了挑眉毛,鄙夷道:“罗恩,用你的脑瓜和我给你的论文想想,我会做这种事吗?”

“呃,那你准备如何?”

“当然是给哈利在猪头酒吧开一个单身派对啦!就当祝贺他重返单身,我们得邀请很多人——或许,马尔福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绝不能告诉哈利。罗恩,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了吧?”赫敏·格兰杰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半边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哈利·波特是完全没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但罗恩可就不一样了。他揉了揉自己的衬衫衣角,歪着脑袋,笑得腼腆又懵懂。

“嗯,或许懂了。”

“算了,看在你的论文都是我写的份上,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搞定吧!”




因着下午没有课,德拉科·马尔福满心怒气地驱车直往扎比尼的别墅去——潘西坐在跑车后排,抬起头比着剪刀手给自己照了个自拍,把自拍的照片命名为'寻仇路上'后忍不住哈哈笑出声。金发男人没心思把闹哄哄的女伴从车上丢下去,只是咬牙切齿地用双手捏着方向盘——等到了布雷斯·扎比尼名下的别墅,他这才深吸一口气,利落地拔掉车钥匙,迈开腿走下车。看见是自家少爷的朋友,几个帮忙家务的仆人纷纷露出笑容。严肃的中年女管家向其点头致意后,转身回了后花园,帮忙园艺师一起清点新买回来的蔷薇和鸢尾。

“布雷斯·扎比尼,你他妈的是欠揍吗?”德拉科·马尔福夺门而入,潘西紧紧跟在后面窜了进去,差点没被迎面而来夹着狂风的门扉拍个正着——幸好,Alpha天生就是运动神经发达的好手,只需要一扭身便堪堪躲了过去。她不满地嘟起嘴巴嘀咕两声,又低下头来仔细地打理自己那条黑色的皮质包臀短裙——与此同时,非常完美地无视了房间里传来的凄厉惨叫声。

“帕金森,你该死的怎么敢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好友就这样惨死在一个马尔福的手下?”

“用我此刻正常的大脑向上帝发誓,一个马尔福比你而言有威胁得多。”潘西完全不克制地笑出声,一边把脚上穿了许久的抹茶色高跟鞋爽快地踢到了深棕色绒毛地毯上,“你就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这次居然还敢把玩笑开到那个哈利·波特的身上去了。说实话,你没在第一时间被他本人打死已经算是万幸,我听说他可是在大一时加入过学校空手道部的。至今没有Alpha敢正大光明地招惹他,偏偏你想尽办法让波特要来扁你。布雷斯·扎比尼,你简直是一位旷世奇才!”

“去你的真心话大冒险,扎比尼!现在波特生气得要命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一面,你说你该怎么赔我?”马尔福揪着扎比尼的衣领,极为冷静地没有多说超过一句以上的脏话——然而,他跳动着青筋的拳头尚且在蠢蠢欲动。布雷斯被他罕见的愤怒吓了一大跳,眉毛连续跳了两下,但很快又显露出那些上流社会花花公子特有的慵懒神情:“马尔福,别这么较真,你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难道这辈子就只想要这一个Omega吗?我倒认为——”

在Alpha人群里面,实际上一部分会抱有这种想法——就比如说布雷斯·扎比尼,他对自己的外貌和累积财富从未失去过自信,所以那些个Omega在他眼里看来会被贴上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也并无道理。可是,从入校以来一直被众人评选为'Omega最想被其标记的Alpha':德拉科·马尔福却不这么想——哈利·波特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恋爱的中途还被对方恶狠狠地揍了一拳。

是个鬼才忘得了!

“闭嘴,我只认定他!”被德拉科·马尔福打断,扎比尼也有点不乐意了——在体格方面两位Alpha旗鼓相当,但因为事出有因布雷斯·扎比尼的气势明显不如在盛怒之下的小马尔福。但是,正当德拉科准备继续和扎比尼进行一番并不友好的交流时,潘西她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热烈的短信铃声,马尔福一个眼刀打了过去,“下次记得静音,帕金森小姐。”

“哦,是吗?那你估计就要错过这个和波特重归于好的机会了,马尔福先生。”潘西看着手机短信里闪闪发光的灰白色小气泡,一边像只狐狸那样笑得满脸灿烂,“看样子波特已经成功从你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格兰杰告诉我他们要在今晚的猪头酒吧举行单身派对。惊喜,那个韦斯莱的妹妹也会去——众所周知,她在我们大一也是很有人气的、为数不多的女性Alpha,德拉科你觉得怎么样?”

韦斯莱家的那个叫金妮的Alpha女孩一直以来都是马尔福的一根心头刺——不仅仅是因为同性相斥,更多都是为了哈利·波特。说得明白些——能从那个金妮手上赢得哈利的青睐,对于德拉科·马尔福来讲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他早在正式追求波特之前就知道金妮·韦斯莱和对方的关系有多么亲密——即使只是出于家庭原因,所以从开始他就认定这场初恋追求战会是一场硬仗。尽管,出人意料地和哈利成了男朋友,但如今意外因一个游戏惩罚分了手,要是被那个金妮听见了,还不得拼命钻空子——思及此处,小马尔福的神情愈发难看。潘西·帕金森欣赏着好友千年难遇的铁青脸色,情难自己地笑出了声——她手里还举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亮闪闪地冒出一个连一个的灰白色气泡。

“什么怎么样?”他皱紧眉头,把揍到一半的布雷斯·扎比尼丢弃在沙发上——潘西随便找了个没有被战争损伤的地方坐下来,一边回着赫敏发过来的短信气泡,一边咯咯地发出轻笑声。德拉科还在烦躁中,下一秒就被潘西贴到他眼前的手机屏幕吸引了所有目光。

[告诉马尔福,假如他还打算和哈利好好交往下去,让他准时在九点半到达猪头酒吧,过时不候。此外,哈利看上去依然很生气,最好叫他别像平常那样开着个嘴炮不要命地招摇过市,哈利·波特今天已经揍翻了第五个、还不第六个在学校里骚扰女学生的Alpha了。替我转告马尔福,教他保护好自己的头颅和肋骨。]

[真的,再叮嘱一句,在我讲可以之前,别让马尔福在酒吧里开口说话。]

[可怜的哈利,已经在今天骂了第五十四次'该死的德拉科·马尔福'了,告诉他好自为之。说不定他会成为霍格沃茨大学里第一个被Omega揍死在酒吧里的Alpha,我会拭目以待的。顺带一提,金妮听说哈利他和德拉科·马尔福分手以后,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看完短信,马尔福立刻就把手机丢还给潘西,顺带用法语低声咒骂了一句——反正现在也没人听得懂。懒洋洋地看着德拉科·马尔福一手撩开耷拉在额头前的金色碎发,一边捏着绿色领带要往门外走去,潘西·帕金森忽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如果成了,记得带套。”背景音乐是布雷斯·扎比尼那做作的喊痛声,潘西嫌他吵便又不留情面地拿起一个靠垫就丢了过去。

另一边,对方头也不回,直接回了一个字:“滚。”



玛莎拉蒂简书见:http://www.jianshu.com/p/53eb1000b157




—Fin—




你们以为我这几天玩失踪在干嘛Doge




当然是在造车啊🌝🌝




万米火车,坐得开不开心

评论
热度 ( 576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