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How to treat an apple

太可愛了吧哇喔!

凉木七叶:

x纯字数7900+x


x脑洞上天系列x


x德哈不拆不逆x


PS:话说有没有人愿意教我怎么用手机排版?


——————————————


【How to treat an apple 】


Just a sudden idea,a little crazy.
what if Harry becomes an apple?


Then we will get both Drarry and Drapple!
Brilliant!


[Wait…why am l using English?]


Anyway,here we go!
↓↓↓



——————


>>>
一个人绝不该变成别的什么东西。


至少不该是一个静物


尤其不该是一个该死的时刻受到生命威胁的静物


>>>
哈利波特,那个惯常创造奇迹的男孩,在今天一觉睡过头之后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张桌子上,两侧排坐着穿绿色巫师袍的人。
斯莱特林们。


他在一张天杀的 斯 莱 特 林 的 桌 子 上。


他身体僵硬。确切来说,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他绝望地想象着那群以德拉科马尔福为首的斯莱特林们都对他做了什么。


还来不及恐慌,紧接着,他被拿了起来。


是的。他被一双手拿了起来。
他该死的渺小极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这该死的一切都不对劲!


要说有什么更令他难以忍受的,那就是他很快地发现了拿起他的那双手的主人,正是德拉科马尔福——他的脸在他面前被放大了——他凑了过来——他的颜色浅淡的唇几乎贴到他的脸上。


——说真的,还有什么能更糟糕?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的手里!而看样子他的死对头正打算想要给他一个亲吻还是什么的?


他该死的有什么毛病?!




他听到有人咯咯地笑着说,“Wow,德拉科,你真的爱苹果。我怀疑有多少女孩儿疯狂地想成为你手中的那个小东西——毕竟你每天都离不了这个!”


“哦,布雷斯,闭嘴吧。苹果很棒,每天吃一个没什么不好。”德拉科挑眉注视着身侧的男孩,在手中转动着那只绿色的苹果,续而露出一个熟悉的假笑来。“如果我得有个格兰芬多的女朋友的话,我倒真的宁愿爱一只苹果。”
谢天谢地,他的脸和哈利的距离再一次拉开了。


在被转得晕头转向的档口,哈利看到旁边的男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哈利猜测到,看来布雷斯最近和一个格兰芬多的女孩儿打得火热的传闻是真的。哦梅林,一个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这绝对是个奇迹——或许是得益于他花花公子的名号,这家伙在打破传统这方面做的可真不赖。




可是等等……等等?他好像错过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一等想明白,他就像被施了石化咒一样愣住了。




不。现实更糟。




An apple.
An apple on slyterlin's long table.
And it's time to have lunch!




他是,一个即将被吃掉的,被德拉科马尔福吃掉的苹果?!


他打算不顾一切地、声嘶力竭地尖叫,可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在用不知道什么方式狂吼了几声却毫无收效之后,终于,不得不放弃了。


该死的。操你,马尔福。操你。


如果他总会遭遇些什么不好的事,那其中必定有大半是马尔福的错!谁管他到底有没有做什么?他总会从哈利个人的悲惨中受益的!


而该死的或许今天他就会死去,不是为了救世,不是死在阿瓦达之下,不是伏地魔手中,而是在黄金男孩自己的校园生活中永恒不变的死对头的嘴里!
一个苹果!恶!


一个苹果不可能死的有什么尊严,他甚至都没法立一份遗书,让罗恩帮他报仇……
他彻底地绝望——可一个苹果又能做什么?




[操你,马尔福!操你!]他绝望地呐喊——或者他以为他在呐喊。


周围的人不为所动。没人听得见他。




“你们有人看到破特吗?我好像……听到他了。”突然,金发斯莱特林搁下了勺子。


哦梅林,他听得见?!
在此刻,被死对头听到居然也燃起了哈利心中的希望。
无论如何,他甚至都没想过如果德拉科知道就是他,会不会欣然把他吃到肚子里去,轻松地解决掉他的死对头。


他欢快地尖叫,[是的,哈利波特,你手中的苹果!是我!我是一只苹果了!]
难以想象他真的这么叫了出来。如果他不是一个苹果,那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Anyway,他打算完全的忽略这个。


立刻他看见,德拉科机敏地转动脑袋试图搜索声源。




“哦,看来你想要的是一个格兰芬多的小男友?他对你说什么?德拉科亲爱的?”布雷斯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恶。当然不是这样。他在骂我……我宁愿我是幻听了。他不在这儿对吗?”
“是的他今天不在。看来泥巴种他们也在找他?”布雷斯随意地瞥一眼格兰芬多的长桌,顺便给他的绯闻女友一个迷人的微笑。“要我说,他现在可能在你心里躲起来了呢。”




[Oh,it's disgusting!]基于眼下的实情,哈利痛苦地呻吟出来。


难得的他和某个斯莱特林似乎感受一致。




“哦,萨拉查!求你,布雷斯,别表现地像是塞了满脑袋芨芨草似的!难道和格兰芬多恋爱真的会让你变成白痴吗?那真是太可怕了!——以防你忘记了,我和我们的救世主彼此憎恨,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有!”德拉科嫌恶地拧起眉头来,表情夸张。




同一时刻,潘西走了过来,在德拉科另一侧坐下。“我不在一会儿你们聊到哪儿了?话题是格兰芬多宝贝?”她拨弄着她的头发,软软地靠在德拉科身上。哈利注意到金发男孩不适地皱了皱眉,僵直了背脊。




“没什么特别的。”瞪一眼布雷斯,金发少年状似不经意地推开他身边的短发女孩儿,然后站起身来。“魔药课开始之前我得全准备好——现在,我会去洗个苹果。那么,慢用。”


他把那颗小小的青绿色的苹果攥在了手里,离开了礼堂。




[看来你对魔药课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不是吗?]哈利试图唤起斯莱特林的注意。不管怎样,这有效。


德拉科站住了,看上去很有些气恼,焦急又挫败。“我就知道……破特,你又有了什么耍人的新把戏吗?别躲躲藏藏的,出来!”


[事实上……]哈利纠结了一会儿到底是就着少年的推论戏耍下去还是说明实情,但是很快他就决定要摊牌了。
梅林知道,他可能在被吃掉之前就被捏烂了,作为一位和他旗鼓相当的魁地奇找球手,德拉科的手劲真的很不赖。
——哦当然,这不是在夸他。


他干巴巴的再次开口。[事实上,我变成了一只苹果。]




沉默一时笼罩了他们。
哦,沉默是必然的。




“COULD YOU PLEASE SAY IT AGAIN?”不可置信地缓缓低头看向手中的苹果,德拉科听上去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了。


他几乎已经认定这是个新型的恶作剧方式了。这苹果是什么?一个新的可用于监控、通话的魔法道具?总之不会是Harry该死的Potter!他要杀了他!那家伙怎么敢如此戏弄他?!




“Prove it,Prove it to me.”他压低嗓音四下扫视着,祈祷没人看到他对着一只苹果发神经。


[该死的我要怎么证明这个?!你就不能干脆试着相信我吗?]


“你疯了吗?我们是死对头!我有什么义务相信你?如果你不能证明什么,那我什么都不会信!”


[……该死的告诉我你的标准然后我会去做!说真的我到底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这没有任何意义!]


“也许你只是难以启齿对我的偏爱。”金发少年斜斜扯开嘴角,无不嘲讽。


[哦闭嘴吧马尔福!]



没有回话。紧接着,哈利眼前一暗。


德拉科把苹果揣进兜里,然后大步往地窖走去。


他的确得为魔药课做准备了……在确认这只苹果的真相之前,他只能先搁下“一天一苹果”的习惯了。 他只是害怕吃下了什么危险的恶作剧产品而已,倒不是说他害怕真的会杀死破特什么的……反正那不会真的是破特,不是吗?




一个斯莱特林总会记得将个人利益放在首位。


这毫无疑问。



>>>
[……下课,走之前收拾好你们的坩埚和材料。另外,鉴于Potter先生显而易见的旷课,格兰芬多多扣50分。]
伴随着下课铃声和斯内普教授的结束词,一众以为这节课终于波澜不惊地度过了的格兰芬多们不禁哀嚎出声,又很快在教授不善的面色前仓皇逃出教室。


德拉科到教室门口去堵梦幻组合的其余两人。


[嘿!别找他们麻烦,马尔福!]哈利警告着。[你不能——]
“闭嘴。”金发斯莱特林压着声音回复他,似乎无意与他多做交流。


天知道,就因为刚刚魔药课上忍不住和破特多争论了两句,潘西差点以为他疯了!


——他现在只要专心眼下的等待就够了。


很快地,他看到了韦斯莱和格兰杰的身影。


“马尔福?你在这儿干嘛!”罗恩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该死的你对哈——”


“住嘴,罗恩!”赫敏在他透露出什么之前制止了他——可一个斯莱特林总能准确捕捉到他所需要的讯息。


他夸张地扬着眉毛,将嘴张成“O”型,“看来我们的救世主有了麻烦?哦——我该注意到的,他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呢?”


“如果你只是来表现你有多么混蛋的话,那么走开,不然我会对你施咒的。”赫敏挺直了腰板,语气强硬。


[我告诉过你别惹他们……你现在该相信,赫敏是个完全有魄力的姑娘,而你不会想真的惹怒她的。]哈利·苹果·破特在他的手中嘟囔着。


哦,该死,闭嘴。
而他只想再告诫他一遍。


“那么,我猜想你们不知道你们的黄金男孩在哪里?”他清了清嗓子问道。


格兰杰敏锐的眯起眼睛,“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个?——还是说你知道他在哪儿?”后半句她说的有些急切。


“只是好奇。”惯常的假笑又挂上了斯莱特林的嘴角,“另外,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我会乐于四处宣扬的。这完全值得庆祝不是吗?”


“去你妈的马尔福!我发誓我——”
“冷静点罗恩!”
……


哦哦,韦斯莱和格兰杰有了场争论。
在他们能够达成一致去做些什么之前,德拉科步伐优雅地转身离开,决心把这一切都抛在后头不去管。
对他来说,接下来,听一只“苹果”的喋喋不休已经足够烦扰的了。



>>>
在拉上的床帐上施了最后一个隔音咒,德拉科把那“苹果”放在床上。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关于我变成了一只苹果?]哈利很快为这场交流开了头。


“没义务,没必要,不想。”不假思索的回复。


[那你干嘛找到他们?]


“我说过了,我需要证明,而我认为他们不会伪装对你的关心来骗我。”德拉科扯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懒散地躺倒在哈利前面。


[哦,斯莱特林——]


“没错,斯莱特林。而我为此深感自豪。”




“听着,我一直在想……”过了一会儿,金发少年又开了口,言语间有些困顿和艰涩,“你觉得……一只苹果,一只被摘下来了的苹果,可以存活多久?”


[我没听错吧?我怀疑你是否在担心我的生命?]哈利控制不了他飙高的音调。


“没错,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不能让你死在我的手里而让自己成为一个罪臣。”德拉科不耐地翻了个白眼。


[合情合理。但是说真的,我不知道。一只普通的苹果会很快脱水或是烂掉什么的……可是我很怀疑我这到底算什么?我不知道我还有多久我……毫无头绪。]




接着有一阵子的沉默,哈利设想着是由于他的对头此刻心中的雀跃与欣喜让他难以言语。


但对方的反应显然让他吃惊。




那个金发斯莱特林几乎是立刻就丢开了枕头从床上弹起来,表情说的上焦虑。


“哦梅林……我们得去见邓布利多……他会有办法。你不能仅仅对自己的生命‘不知道’!萨拉查,我以为你——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快点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拜托你变回原来讨人厌的样子吧,我不会介意。”




哦梅林,哦,听听,他都说了什么!


他不是真的那么说了吧?“不介意”?真的?


这个世界的确有些疯狂,哈利完全了解——但即使是他变成了苹果,小混蛋马尔福也不该关心哈利波特!


瞧瞧,现在,这一切都乱套了!




[我假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不能更清楚了。”


[你讨厌邓布利多。]


“老疯子,我当然不喜欢他。但是我会去见他,这总比带你去见我父亲好……而且我也不想因为你失去对苹果的热爱。”他快速地说着,尽力让他的话语吱呜不清。




谁都能猜到如果他把哈利带给卢修斯会发生什么。而他拒绝这么做!


哈利不知道这莫名的感动到底来的恰不恰当,他似乎闻到了自己身上突然蒸腾起的清甜的苹果香气……哦,该死。


如果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味道那么那个斯莱特林应该也能切实的闻到。


他“看到”金发少年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看到”他痛苦地皱起脸。




我怎么能在恨你的同时热爱苹果?!”德拉科发出挫败的嘶嘶声。




当话题重新回到他们的互相憎恨上,情况总算还没有太失控,哈利简直感激地想要叹气。




他很快找到了他一贯的位置,不遗余力地回击,[也许你对苹果的爱情最终能打败对我的憎恨。你打算给我一个sweet kiss吗?——Oh,come on darling!]


看到对方涨红的脸和气恼的表情,他咯咯地笑起来。




“你真的是个恶魔,破特。你怎么能让自己听上去真的想要我?”德拉科做出一个难以忍受的夸张表情。




[也许因为我现在是个诱人的苹果?]


显而易见的完胜!




哈利惊喜的发现,当他作为一个苹果的时候反而比曾经做的更好——他们没把彼此咒进校医室,而且他甚至很轻松的取得了胜利!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他真的会适应作为一个苹果也说不定。



>>>
“所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只是你暂且不会拥有一只普通苹果般短暂的生命。”金发少年哂笑道,“哦,多么有用的信息!这可太让我安心了。”


彼时他们刚刚从校长室里出来,正在霍格沃茨里交错的楼梯上打着转。


无所不知的校长邓布利多居然对于这件事束手无策!这无疑令德拉科更为气恼。


[没人是全知全能的,你这是在迁怒,德拉科。]哈利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少年看上去居然会比他自己还要在意。


“等等?你……叫我什么?”德拉科的灰眼睛几乎瞪圆了。“你叫了我的教名?


[别在意这个行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哈利。另外,我说,知道我还有的活不是已经很好了吗?毕竟我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而我现在依旧是。]


“哦,听听,多棒啊。这是格兰芬多式的自我安慰法?你不会真的指望或者说是期待当一辈子的苹果吧?你是觉得这样就可以逃避救世的使命,还是觉得作为‘德拉科的不舍得吃的苹果’听上去很甜蜜?”


[唔……嘿,后面这个听上去的确不错。]


“操你,哈利该死的破特!如果你只是想当个该死的苹果,我就该随便挖个坑把你埋下去!”


[Wow!这挺有创意的。你有想过吗,德拉科?我是只苹果,我会不会长出一堆哈利波特?哦,那感觉真怪!]


“梅林……你完全疯了。”德拉科绝望的闭上眼睛。


哈利完全不在乎。
成为一个苹果——一个只能被一个人听到的苹果——让许多事情变得容易多了。他现在感觉很好,而且完全放飞自我。


不管怎么说,让别人的大脑变得一团糟真的很值得尝试。他有点能理解为什么曾经德拉科马尔福那么热衷于此了……事实上,他完全理解——并且正努力实践着。



>>>
“德拉科,我注意到你没吃你的苹果?”克拉布困惑的视线黏在搁在书桌一角的那只青苹果上。


“唔……这只苹果还不太熟,所以我不打算吃它。”魔法史让人昏昏欲睡,德拉科不明白哈利坚持要看什么。


“那我可以替你解决它,你可以等会儿再拿一只熟点儿的。”克拉布询问着,试探地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来。


“不!”短促地尖叫一声,德拉科反射性地把苹果拢到掌中,“它又青涩又小我甚至可以打赌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苹果,而我确定你不会想有这样糟糕的尝试的,它可能根本就不能吃!可是你知道我有多爱苹果……所以我会留着它,这不是为了吃它。


“哇……哦。”克拉布看上去有些目顿口呆。


德拉科只觉得自己蠢毙了。萨拉查,他刚刚都在干什么?!


[……我猜我刚刚睡着了。那么你们谈完了?我假设你成功拯救了我,Dear?]


……他反悔了。
现在他只想把苹果塞进克拉布的嘴里去。


他怀疑,到底有没有人知道格兰芬多宝贝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在他被骂作混蛋的同时这么个恶魔却逍遥法外,这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
“不。我不会同意的。”


[德拉科——]


“不。”


[亲爱的,别这么不近人情。]


“你猜怎么样,我已经对此完全免疫了,你没法恶心到我。所以答案依旧是‘不’。”


[你根本不爱我!]


“精确。我当然不爱你,我恨你。”金发斯莱特林不紧不慢地写着他的魔药课作业。


[说真的,拜托你了,求你!就这一次——答应我吧?]


“不。你没法儿说服我让我带着你去拜访你的小伙伴们的。让一个马尔福去拜访一个韦斯莱?这简直是无稽之谈!而且我拒绝当你们之间的传话筒。这很累,而一个斯莱特林绝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落下最后一个句号,德拉科在羊皮纸上施加了一个速干咒,然后把它卷起来,仔细用绿色细绳捆上。


[可是你也看到了,他们一定急坏了!我得让他们放心,你只需要——]


“听着——破特,你可能搞错什么了。”德拉科搁下手上的纸卷,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我可能是和你的关系有所缓和,但这只是暂时的。而且这不意味着我对你的朋友有任何义务。我是个马尔福,而马尔福可不热衷于做慈善。”


没错,他怎么忘了呢?
他只是太得意忘形了。


他于是安静了。
他不再要求了。


而金发斯莱特林又投身入更多的作业中去。


等到德拉科做完的作业快堆成了小山,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那个聒噪的格兰芬多已经很久很久没再开口了。而他不知怎么的居然为这种安静而感到不自在?他搁下手中的羽毛笔,深深吸了口气。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


现在他不得不去安慰一个生闷气的格兰芬多了!


他到底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堕落?!




“趁我反悔之前,指路。你应该还记得格兰芬多的口令吧?”妈的,全都是哈利破特的错!他猜他现在的表情一定阴郁得和斯内普教授有得一拼。


“哦——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你一定要装出一副混蛋的样子吗!”哈利的声音是完全的欣喜,“下次你再试图装作一个混蛋我就会知道了,你实际上是个多么甜蜜的家伙!”


“好的我已经反悔了——”


[不你当然没有,从这里出门右拐上楼梯——那些肖像画真的很热情,你注意到了吗?]哈利快乐地咯咯笑出声来。


哦该死。
如果德拉科开始觉得一只哈利破特苹果“可爱”,那他可能已经离疯不远了。


他可悲的听从着哈利的指引迈步去往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
[你想吃苹果吗?]


“不。”


[你前天没吃苹果。昨天没有,今天也没有。我改变了你的饮食习惯吗?喔,这对苹果可不公平。]


“你是不是真的很闲?”


[显而易见。我——闲——爆——了。]


“真遗憾我并不能给你提供任何帮助。”


[你要不要试着亲亲我?]


“What……WHAT?Are you crazy?”


[我是说……童话故事里是这种剧情的吧?]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关于‘亲吻一只苹果让它变成一个男孩’的童话故事。”


[嘿,我本来就是个男孩!另外,这只是童话固定的模式,一个真爱之吻然后创造奇迹什么的。]


“‘‘真爱之吻’?哈,我猜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来自死对头真挚的诅咒’。”金发少年的言辞一如既往的辛辣。


[我承认我可能只是在异想天开,但是试一试又没什么损失——只要你忍住不咬我就好了,如果我变回来少了块肉就太可怕了。]


“哦,萨拉查啊,你听上去是认真在考虑这件事!你想要我……吻你?你疯了吗?你疯了!”盯着一只苹果,德拉科觉得自己可能也要神经错乱了。


[Just a little.Now,come on,would you give me a kiss?]他说的那么顺畅自然,仿佛这像是理所应当似的。


可事实上这是完全不正确的!
难道德拉科会听从这样一个小疯子无理的请求吗?他把唇线崩紧了。


不,这不是请求,这是挑逗。他的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尖叫着,这是勾引!这甚至是挑衅!你要保持无动于衷吗?


哦,去他的!


他快速地在苹果上印下一吻。


干脆就疯掉好了,难道他还能假装一个和苹果说话的人是正常的吗?




>>>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俗套的故事。


就像千千万万的公主童话故事一样,哈利在“噗”的一声里变了回来,从一个苹果,变成了一个男孩。


该庆幸的是他们待在宿舍里,而床帐上的屏障是那么坚实,不然眼下的场景就比较难解释了:哈利破特穿着他那宽大的衬衫睡衣,曲着两条笔直雪白的腿,偎在德拉科的身上。


他甚至正坐在德拉科的大腿上!




“Wanna a kiss?My Draco?”他咯咯地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


“Oh,你闻起来依旧像一只苹果……我猜我现在可以放心把你整个儿吃掉了。”搂住哈利的腰,德拉科恶意地眯起了眼睛。“Scared?”


“You wish.”他前倾过去。


Wowwwww,这个完全值得一提——一个苹果味儿的吻


Now they have a real kiss!



>>>
“我们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你难道在担心吗?”


“不,事实上,完全没有。看看他们吃惊的表情还蛮有趣的。你知道,罗恩简直气疯了!”


“我以为我告诉他们那只苹果就是你的那次他已经气疯了。”


“是的,只是,你知道,再一次的。”



>>>
“德拉科,我隐约还记得你上次在这儿,这个时间段跟我说的话。”布雷斯放下手中的南瓜汁,显得饶有兴致。


“嗯?我不记得了。”德拉科挑起一边的眉毛敷衍着。


“不不不,我可记得一清二楚。听着,我都能背下来——‘如果我得有个格兰芬多的女朋友的话,我倒真的宁愿爱一只苹果。’你还说你和破特之间只有恨呢!”布雷斯夸张地演绎着。


“喔,我听不出来有什么问题。首先,破特的确不是一个该死的格兰芬多的女孩儿,而且我的确爱上了一只苹果——鉴于那时候他就是,还有,我的确恨他——爱只是恨的延伸而已。”他无所谓地耸耸肩,举起手边的南瓜汁来喝了一口,然后露出一个全然无辜的笑来。“那么,你的格兰芬多女孩儿怎么样了?我昨天看到你和潘西在一起。”


“哦,别这样德拉科……”布雷斯痛苦的呻吟起来。“我们停止讨论这个,好吗?”


“好的。”德拉科这会儿露出的笑是全然不怀好意的了,“顺便说一句,你和潘西真的很般配。”



>>>
哈利时不时会想起那一个晚上。


哦,只是一个普通的晚上。


又或许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已经让它也不那么普通了。




——无论如何,在那个晚上,一切都平静美好,而且平常。




他对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那本由于太过荒谬而无人问津的《梦想成真》上的一个法阵认真的祈祷着。






希望我喜欢的人也可以喜欢我。




希望我能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把我送到他的身边去吧。






>>>




他是德拉科·马尔福。






——END——

评论
热度 ( 367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