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Harry小巫师和他的Draco玫瑰》完结最终篇!!!!

超級可愛的小小玫瑰花🌹

废龙:


  • 前文都在这里


  • 01&02


  • 03&04


  • 05


  • 还是那句话:结尾比较萌,别的就一般,嘻嘻,写的匆忙,有虫晚上再改~么么





06.


自那天之后德拉科变得很安静。他几乎像一颗普普通通的玫瑰一样安静。大部分时候他都蜷缩在客厅的角落里,窝在一堆垫子之中,耳朵里、指尖上、发丝里,到处都是玫瑰花。哈利知道,德拉科越情绪波动或者难过,玫瑰花就会变得越多,香气也会越发馥郁。


而这几天玫瑰花香已经太浓烈了,他的衣服上全是玫瑰花香,怎么也散不去,Ron他们还打趣他成天和女朋友厮混在一起。


哈利苦涩地笑了笑。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自己会喜欢德拉科。但他知道这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他以为自己可以把这些感情埋在心底然后视而不见。但是德拉科却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用一颗玫瑰种子的形态——天知道他当时有多兴奋!一颗玫瑰种子德拉科,依赖他,需要他,信任他,让他为他浇水,松土,擦叶子,和他聊天。他觉得德拉科永远都是一株玫瑰都没关系——甚至更好,因为真正的德拉科不会这么需要他,也不会和他这么友好地相处。


他很自私,真的。哈利·波特是救世主黄金男孩、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私鬼。什么因为德拉科利用他而生气都是他欺骗自己的借口,他不愿意亲吻德拉科,因为他害怕他变回去后就会离开他。他舍不得让德拉科离开。真的。他爱他,难以想象地爱他,他真的害怕一觉醒来德拉科变成了老样子,对他恶语相向,然后扭头离开,毫不留情。


他真自私。


他宁可让德拉科每天悒悒不乐,还要强留他在自己身边。每当玫瑰花香缠绕着他,德拉科的体温好像也就伏上了他肩头,炽热的,给他烙下印记,告诉人们他是有罪的,他是个自私鬼。


他他妈的怎么会这么自私?


 


以前哈利天真地以为他和德拉科真的很般配——他们都是犟脾气、死心眼、老顽固、偏执狂;他们一样擅长口不对心、冷嘲热讽、自私自利、狂妄自大。哈利站在冬天的伦敦街头,把围巾裹得紧了紧,他们这么相似,都一样的混蛋,像他们这样的人应该抱团取暖,避免祸害社会,可是为什么他们不呢?


他吸了吸鼻子。


他没意识到自己站在一家麻瓜男装店面前很久了,售货员突然打开门向他打招呼。


“圣诞节快乐!先生,要进来看看吗?”


哈利晕晕乎乎走了进去。


圣诞节来了,他都没注意到。商店里到处是圣诞树和金色红色的缎带。


“要挑件衣服吗?”售货员和蔼地问,给他递上了一杯热可可,“您看起来冻坏了。”


“谢谢,”他窘迫极了,感觉为了这善意不得不买件衣服。但他不需要衣服,他对衣着从来没什么追求可言。他每年冬天轮换着的都是韦斯莱夫人的毛衣。各式各样的。绣金色飞贼的,绣扫帚的,绣龙的,绣“HP”的,红色的,绿色的,金色的,白色的。他喜欢那些宽大的毛衣,它们让他有安全感。


可是他得买件衣服。


“呃,那边的那件西装,我能看看吗?”


“您的品位真好,这是我们的最新款。”售货员微笑着,“您要试穿吗?”


“不。”


气氛有点尴尬。


“呃……”他开口,“不是我穿。”


“喔,那是……”


“给我男朋友。”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被吓呆了。他说的太自然了,连绊儿都没打。他男朋友?他有男朋友?


售货员倒是一点都没大惊小怪。


“您男朋友平时喜欢穿什么款式的呢?休闲的?正式的?”售货员引着他在商店里穿梭,“他喜欢什么色系呢?”


哈利不可抑制地想到了德拉科。


这家伙很注重穿戴打扮——小时候校服衬衣他总是穿得最整齐的那个,可是后来,在躁动的青春期里,他又是那个最乐意只扣三颗衬衣扣子,让锁骨若隐若现的骚气白孔雀。他不会知道哈利在背后为这个诅咒了他多少回,为了他松散的领结和好看的锁骨低垂的刘海和漫不经心挽起来的袖子、修长裸露着的脖颈和柔软的嘴唇……这些像梦魇一样出现在哈利的梦境里,让他渴望又畏怕。


“他喜欢……”


哈利记得后来德拉科总是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兜帽和面具,没有锁骨,没有似笑非笑的唇线,没有裸露着的,好看的脖颈,什么都没有。有时候他会穿着一身修身的黑色西装,就像他在马尔福庄园见到的那样,那时候他会面容紧绷,嘴唇锋利像一把匕首,阴鸷、骇人。


“也许……呃,那件?”


真的,也许灰色的衬衣和白色的背心会和他耳朵旁边的玫瑰很配。哈利打量着这件背心,上边绣了一枝好看的玫瑰。他不知道德拉科会不会因为玫瑰和麻瓜衣服诅咒他,但是——


但是他也不是给他德拉科买的啊。


“就这件。”


哈利笃定地说,这件衣服吸引了他,它很有魅力,像是有魔力一样拽着他的眼球:就是这件了,没有更好的了。


“您男朋友穿多大号码?”


呃,正常的德拉科大概要比他高大半个头。


在一切还没卷入战争前,那些快乐的学生时代里,德拉科最爱嘲笑他的身高、眼镜、他的追求者、他的魔药、他的一切一切……当他嘲笑他的时候,灰蓝色的眼睛熠熠闪光,他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嘲笑他而存在的。


德拉科看起来很瘦弱,但是哈利知道他其实挺结实的。


“比我高大半个头,呃,不胖,结实,但是看起来很瘦。”


他绝对不是给德拉科买的。


 


哈利拿着衣服包走进家门,想给德拉科一个惊喜——好吧,也许他不会“喜”。不管怎么说最起码他可以不用窝在垫子里自怨自艾了,哈利头一次这么希望德拉科能嘲讽他。


但是家里没人,德拉科不见了。玫瑰花的香味还是很浓,但是屋子里空空荡荡。


哈利没有惊慌失措,相反他觉得悬着的心落地了。就像是魔药考试时什么都不会做,一直紧张的要死,可是在收卷的那一刻突然冷静了下来——就是那种放弃挣扎、认命的感觉。


现在他不用猜测答案了。考试结束了,德拉科走了。


他一个人走到餐桌前,桌上有韦斯莱夫人寄来的馅饼。他举起南瓜汁,对着空空的座位说:


“嘿,圣诞快乐!”


然后门铃声急促地响起。


 


“你要是,你要是敢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我就,我就……”


哈利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能想象吗?一个德拉科·马尔福,坐在麻、瓜、警、察、局里,被当成离、家、出、走、的少年,正窘迫涨红着脸,等待“家长”哈利把他领回去。


“我,我不会的……”


哈利费了老大劲儿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肚子疼,真的。


“我恨麻瓜。”


德拉科阴沉地说,“就爱多管闲事。”


哈利实在没忍住,他又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角落里一个麻瓜警察皱着眉瞪着这两个人——都不是正常人,肯定,没有正常男孩会满脑袋插着玫瑰。也没正常人会在接离家出走的“侄子”时笑得停不下来。


他们明明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讲话,可是他只能听到嗡嗡声,他该去查查耳朵了。


他生气地翻出电话簿。


 


“我想就这样了,警官。”


“看好你的侄儿。”


“我会——的。”


德拉科在他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以至于他最后的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还有,”警察把一张卡片塞到哈利手里,“小建议。”


哈利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使劲儿憋住了笑。


这太艰难了,德拉科感觉到哈利因为憋笑而微微发抖,绿眼睛像宝石一样——里面有笑出来的泪花。


操。该死的。讨厌的麻瓜。烦人的“精查”。好像是这么读的。


德拉科太生气了,这是他过过的最差劲的圣诞节。


除了上次伏地魔在他家过的那个。


 


哈利和德拉科一路沉默地走着,因为德拉科拒绝坐麻瓜汽车。


刚出警察局,刚刚轻松的气氛就消失了个干净。两个人都不说话,一左一右。像是要比赛谁走得快,两个人都不甘示弱地加快了速度,紧盯着脚下的砖块。


一步,两步,三步。


直走,转弯,直走。


脚印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响。


到了伦敦桥,德拉科抢先一步站到桥头,挑衅似的冲哈利挑了挑眉。


哈利看着德拉科,他耳朵上和发丝里还有好几朵玫瑰,雪落在上面,让他看起来像个圣诞精灵。哈利向前走了一步,摘下围巾,然后搂在了德拉科脖子里。


现在,他们面对面,各自的气息变成腾腾的白雾。


“呃。”德拉科先开了口。


“嗯?”


“那个‘精查’给了你什么?”


“哦,”哈利把小卡片掏出来。


“问题儿童咨询中心。”德拉科一字一句地念出来。


“他以为我有毛病?他以为他是谁啊!麻瓜,可恶,讨厌的麻瓜。”


德拉科撅起嘴,更像个小孩子了。


哈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提醒他,但他还是开了口。


“嘿,那个叫做‘警察’,不是‘精查’。”


“我知道!”德拉科凶狠地说,把哈利吓了一跳。


“哦,哦。”哈利慌乱地应声。


德拉科看着眼前的鸡窝头,觉得莫名愧疚。




“对不起。”


“……又来了?”


“我认真的。”德拉科现在还是比哈利低一截儿。他微微仰头看着哈利,“我不该利用你。”


哈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应该道歉。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德拉科接着说,“你救了我很多次,而我还在利用你,我挺混的。”


“……没有,你没那么混。”哈利艰难地开口,“我,我也挺混的。”


“哦。”德拉科呆呆地应了一声。“那我们扯平了?”


“差不多。”


“我大概是永远这样儿了。”德拉科说,“你不用为了救我就,呃,亲我什么的,我可不想欠你更多了。”


“……嗯。”


“我要走了。”


“去哪儿?”哈利终于正视上德拉科。


“回庄园,”德拉科咧开嘴,“然后四处寻医问药。”


快和他说别走。哈利,快说啊。


“……那再见。”


你说了什么啊傻瓜!快告诉德拉科你喜欢他,你爱他,你不想让他走,你可以吻他。


“……路上注意安全。”他加了一句。


我完了。哈利悲哀的想,我已经没有脑子了。


或者我的脑子已经没法控制我的嘴了。


德拉科看起来很嫌弃,似乎觉得哈利讲的都是废话。他耸耸肩。


伦敦桥上行人寥寥,远处不知哪儿在唱圣诞颂歌。


哈利低下了头。


德拉科叹了一口气,然后走近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这段日子多谢你。”


他踮起脚,吻上了哈利。




他吻上了哈利,没错,他真的吻上了哈利,一个毫无作用、没有魔法、没法让他恢复原样的吻。但是却一样的温暖、柔软,像是滋滋蜂蜜糖,很甜,也像甘草棒,有一点点咸。


德拉科放开了哈利。


“别哭啊,疤头。”


他伸手从头发里摘下一朵玫瑰,放到哈利手中。哈利泪眼朦胧地看向他。


“不疼,”德拉科好像知道哈利在想什么,“像揪头发一样。”


哈利再次低下头,眼泪吧嗒掉到玫瑰上。


玫瑰也会知道甘草棒的味道了。


“那就,这样。”德拉科耸耸肩。


然后转身走开了。


他一点都不难过,真的,真的不难过,一点都不。


虽然他的身体每一寸都在酸痛,像是要爆炸,但是他会没事的,真的,他是德拉科。他没心没肺,他不懂感恩,他只会利用别人。他会好的。他才不会想疤头呢。


他感觉关节涨得要破了,他觉得自己身上烧的要着火了。


这就是,难过的感觉吗?


“德拉科!德拉科!”


他不能回头,真的。不能。


然后他转过身看到了哈利。


“干嘛?”


他的声音怎么有鼻音呢。


“你,你,”哈利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变回来了!”


他握着德拉科的手举到德拉科面前。


那双手现在变得更大些了,他变回了青年的结实体格,他低头看看,裤脚高了一截。


他变回来了。


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揉揉脑袋,没有玫瑰花,他摸摸耳朵,没有玫瑰花,他看看手指,没有玫瑰花。


嘿,他会想念那些玫瑰花的。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波特没有主动吻他——是他吻了波特——


但是看起来,波特显然搞懂了一切。


“我想我明白了,”他有点难为情,“这算,真爱之吻的魔力吗?”


他纤长的睫毛上还有泪珠,但他笑的非常灿烂,右手微微松着,左手攥紧衣服,他挠挠脑袋,像是羞赧。他笨手笨脚地绞着手。


德拉科明白了。


吻的魔力不在于是谁主动——而在于其中有没有爱意。


所以波特的吻和他刚刚的那个吻都有了魔力。


他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了——然后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哈利看到德拉科突然挑起眉毛,面容不再是少年的稚嫩,他的脸庞线条变得英朗而成熟,他嘴角勾起来,带上了顽劣的笑意,他的眼睛发亮,像在策划一场恶作剧——


梅林,他真好看。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脚踝露出来,围巾散开,腰腹部的衣衫紧绷绷——但还是不可思议的好看。


“我突然发现某个事实——”


德拉科懒洋洋地、自得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哈利。


“什么?”


“原来你早就秘密地爱上了我,救世主波特。”


德拉科满意地看到哈利的脸腾地红起来。


“我没有!别胡说!死白鼬!”哈利抽出魔杖对准了他,“你,你给我闭嘴!”


“哇,”德拉科握住了哈利的手。


“爱上一个帅气英俊的斯莱特林不是你的错,疤头。


他顽劣地笑着,靠近哈利。


他吻上了他,和嘲弄的表情不一样,这个吻很认真,很小心,很安静。


“唔。”


哈利可能要窒息而亡了。


“当然了,”德拉科轻轻松开他,鼻尖蹭上哈利的脸。


“爱上一个又蠢又笨的波特傻宝宝也不是我的错。”


 


 


 


番外1:(梗源在01)


“你俩真是超乎我想象的天才。”


“过奖。”


“有兴趣加盟笑话商店吗?”


“哦,没有,我们可不会把取悦别人当做事业,这个只是为了德拉科。”


“颠覆我对斯莱特林的认识。”


“你也一样,George先生,那么再会。”


“再会——Pansy、Blaise.我想我们的PBG公司就此解散了?我会想念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们也一样。”




番外2:


韦斯莱笑话商店新产品:“把你的爱人变成玫瑰吧!”


服用者将变成玫瑰种子(也可以是向日葵矢车菊随你喜欢),你可以体验拥有一朵鲜花爱人的奇妙感受!而且,每当你吻他、她,就会发生一些美妙的事!有效期两天,无人生危险。


产品的广告语叫做:


“亲一下长高一点。”



评论
热度 ( 137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