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CrushOnYou 小概率心动事件

超棒的文筆!

溫內。:

·DM/HP
·角色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bgm:Niha-Still Alive
·剧情背景和原著有出入,大约是hp4时期。适度考究因为我真的没好好写大纲…)双胞胎依旧间接打助攻,没办法我真的太喜欢他们俩了嘛><
·涉及到的其他cp有罗赫、布潘
·送给风老师( @百地乱破。 )的假的的小甜饼,我尽力了
———————————————————
01
这不对劲。


德拉科发现自己的眼睛无法移开。他的目光横跨斯莱特林的长桌,穿过正疯狂往嘴里塞牛角包的高尔,飞跃正耳语的韦斯莱和格兰杰,直直地击中那个人。


伟大的救世主先生、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哈利·波特,祖母绿的瞳仁中像是有万千星光在闪。


德拉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盯着那个人,他只是和往常一样,习惯性地、不经意地往格兰芬多的长桌瞟了一眼。向萨拉查发誓,他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看自己能不能捕捉到那个人吃饭时的巨怪式糗样,然后在撞见对方时,好好讽刺他一番。


当他开始注意到波特走进大厅的时候,一切还都十分正常。小个子顶着他那永远打理不好的、拖把一样的头发,袍子的一只袖子还没穿好,显然是起迟了。德拉科冷冷地哼了一声,自从鼬鼠开始和泥巴种格兰杰约会,大概是再也没有人叫可怜的疤头按时起床了。


对,到那时为止一切还都十分正常。哈利·波特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那个长桌正中央的位置。他正喝下一大口南瓜汁,慌乱的模样正跟德拉科心中所想的一样——格兰芬多巨怪式的进食方式。德拉科满意地用叉子往嘴里送进一片烤火腿,没有什么比欣赏疤头的丑样更让他心情舒畅了,甚至连潘西让他帮忙打一碗芝士蘑菇汤的时候,德拉科都没有理睬。


事情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德拉科首先注意到了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双胞胎,他们猫着腰,以一种极其滑稽的姿势向波特靠近,韦斯莱和他的女朋友交谈正欢,显然没空去注意他们好朋友身边发生的事。那两个双胞胎似乎尤其爱与波特开一些友好的玩笑,或者把新的药剂试验品运用到那人身上,德拉科不得不承认双胞胎们是整蛊方面的天才,而且他也尤其热衷于看波特被恶作剧后的夸张反应。那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画面——双胞胎的嬉笑声,加上波特红成番茄果的脸和气急败坏的表情。德拉科有些陶醉了。


果然。即便是在早餐时间如此喧闹的大厅中,德拉科依然清晰听到了来自于格兰芬多的那些突然拔高的分贝,但是很奇怪,波特的声音并不在里面。于是德拉科再次将视线对准了那个人。事情就是从这时开始不对劲的。


他看到波特的周围发着光,那场景的壮观程度就像是穹顶变成了一面镜子,把所有方向的光线都打到了波特的周围。德拉科使劲眨了眨眼睛,可是圣人波特依旧在发光!德拉科转头看向潘西,短发姑娘仍然在为自己先前的无视而闷闷不乐,她板着脸看向正前方,并在双胞胎大吵大闹时“啧”了一声,嘀咕着“格兰芬多扣十分”。潘西看上去正常极了,既没有发光也…大概也没有注意到方才发生在波特身上的怪像。德拉科再一次转过头去看波特,谢天谢地,波特身上那股刺得他眼疼的光芒已经消失了,他现在能看到双胞胎兴奋地在波特的身边说着什么,不时露出一个十分可疑的笑容。波特丝毫没有展现出被冒犯了的样子,反而是跟着双胞胎一起大笑。德拉科有些懊恼地咒骂着双胞胎们这次的整蛊行为,因为除了那该死的、莫名其妙的“发光疤头”,他们根本没有为自己带来任何乐趣。于是德拉科继续用自己的眼睛狠狠地剜着波特大笑的脸,后者的脸颊微红,他的绿眼睛被双胞胎逗笑了,眯成了一条缝,但就在那一瞬间,德拉科抓住了从缝隙中溢出的翠绿的光点。


德拉科看呆了。


当波特再次睁开眼时,他的眼中迸射出绚丽的光彩,宛如整个宇宙的色彩都在远古的那次创世爆炸中聚合,最后跌落到了他的眼里。目光中跳跃着初春的萌动,即便现在的苏格兰即将进入冬季,那目光扫过德拉科的时候,就像三四月的风。不,它比娇弱温柔的风更有力度,德拉科一瞬间觉得波特的眼中是舞蹈的火焰,不是通常双方对视时的怒火,是那种美丽的、活跃的精灵。


德拉科好奇,到底是谁能让波特的眼睛变得这样迷人,于是他顺着那人的笑意看去——操,是那只红头发的小母鼬。


在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德拉科就已经掀了自己的餐盘,掉落的烤肠和土司溅起大量的芝士蘑菇汤,同时直接导致放在一边的南瓜汁泼了潘西一身。后者发出了一声响亮刺耳的尖叫: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十分怀疑,潘西的嗓门是否远远高于整个格兰芬多学院,因为当潘西喊出那一声简直能让他耳膜粉碎的尖叫之后,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几乎是所有人,或者就是所有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到了斯莱特林的长桌。包括波特,


那双翡冷翠对上德拉科有些尴尬的的灰眸,里面火焰就突然熄灭了,就如破败的枯枝最后发出了一声“噼啪”,然后骤然成灰,黯淡了下去。那里面重新升起的东西让德拉科没法再用任何美好的词语去形容,丑陋的、令人生厌的,完全不是他先前被折服的那种富有魅力的色彩。


德拉科突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竟然对着波特——对着波特流露出了那种令人作呕的赞美。他瞬间被自己的举动恶心得一塌糊涂,一把推开身边怒气未消的潘西,冲出了大厅。


02
他怎么敢!


德拉科的嘴里疯狂地吐出一切他能想到的、世界上最恶毒的骂人字眼,高尔和克拉布气喘吁吁,他们得小跑着才能跟上因为愤怒而步子迈得飞快的德拉科。他带着一股巨大的低气压,暴躁地席卷进地窖时,黑色的袍子在他身后像巨浪一样翻飞,狂暴地卷起周遭的气流,让在座的斯莱特林感到了一瞬间短暂的窒息。所有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几个低年级甚至出于害怕,本能地聚成了一团。


地窖内很少出现这种情况。斯莱特林们都知道,马尔福少爷极度厌恶那位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就算是刚入学的一年级新生也会被告知:哈利·波特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因此,斯莱特林们通常都会和德拉科一起嘲笑波特那不修边幅的黑发,波特那丑陋的伤疤,波特那愚蠢的、幼稚的英雄主义,以及波特永远不合格的魔药学成绩。即使德拉科在石门外经历了多么无法忍受的“波特事件”,等回到休息室后,他总是会戴着鄙夷且不屑的神情,和所有人分享。


可今天不一样。德拉科没有在一进门时喊“他以为他是谁?躲在鼬鼠和泥巴种身后的小宝宝吗?”,也没有暴怒地将摆在桌上的书本一扫而下,他甚至连一个简单的“操”都没有说过,这太不正常了,以往要是波特惹到了他什么,德拉科绝对会在进门的第一刻就昭示整个公共休息室,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仅是挂着气得发白的脸,一言不发地带给所有人这种喘不上气来的压力。


德拉科走向他平常的休息区,布雷斯和潘西正坐在长沙发上黏在一起,从德拉科的角度看去,就是两个脑袋在互相摩擦,毫无半点浪漫可言。他加重了自己的脚步,希望这可以给那对你侬我侬的情侣一个警示。他走近了,两个友人的舌头正在他的眼下缠绕着,德拉科并不是第一次撞见他们接吻,而且通常,他不会对这充满唾液的粘稠举动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帕金森,把你的脚从我的椅子上拿开。”
吻上兴头的情侣们同时瞪大因享受而闭上的眼,然后嘴唇光速分离。这场面真的异常有趣,换做是平常,德拉科一定会在脑中好好措辞再调侃一番,而不是露出一副像是正在观察呕吐物的表情。他流露在眉间和歪起嘴角中表达的情绪显然惹怒了帕金森小姐,她又发出那像猫叫一样尖利刺耳的声音:“德拉科!你是吃错了什么药!”


“该死的你就不能小声点?!”德拉科忍无可忍了,让波特搞砸自己的魔药课作业已经使他不爽了一个下午,而潘西这女人神经质的尖叫是真的让他爆发了。怒火从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里喷张而出,他只感到自己像只匈牙利树峰在不断地吐出恶火,那些句子甚至没有经过他的大脑,就这么疾风骤雨般地扫射了出去。


“你完全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那个白痴…他毁了我做的一整锅缩小药水!”


“而我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分组时没有提出抗议,操,我大概是发疯了才会觉得,和该死的哈利·魔药白痴·波特一组会很有意思。那的确有趣极了,一整锅药水,明白这个概念吗?一整锅!!”


潘西和布雷斯被这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得挺直了腰,他们现在依然是抱在一起,只是脸上的表情茫然又恐慌。他们从来没见过德拉科如此失态——就算在魁地奇上输给波特时,德拉科也不会对着他们大吼大叫,尤其是在此刻这种公共场合,而现在整个地窖都开始回荡起他的怒吼声。


德拉科剧烈地喘着,弥补方才从肺中吼出的大量氧气,他的脸涨得通红,完全就是一座刚刚爆发过的活火山。大约过了十来秒,他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脸色马上变的惨白。潘西清楚地注意到了马尔福少爷脸上的变化,短发的斯莱特林在内心翻了个白眼:谢天谢地,他是终于明白自己先前有多么不正常了。


布雷斯率先咳嗽,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局面:“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波特一组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可那是一整锅…!”


“操,看在上帝的份上德拉科!别再拿那锅可怜的魔药做挡箭牌了!”布雷斯失去耐心地吼道,他现在极度怀疑眼前的这个斯莱特林,是终于在跟波特的斗争中成功精神失常了。


德拉科瞪着布雷斯,尽管他非常不喜欢友人方才对自己说话使用的语气,但对方的确点醒了自己。他不是因为缩小药水而暴怒,而事实让他羞于启齿——他在魔药课时又被该死的圣人波特迷住了。


当斯内普像往常一样将他们排到一组时,德拉科听见了来自于救世主的一声抱怨的嘀咕,这让德拉科十分畅快。他拖着步子慢悠悠地移到波特和韦斯莱的面前,后者在离开的时候还故意撞了他一下。那没有教养的啮齿动物!德拉科向韦斯莱投去可以杀人的目光,而后将视线转回坐在位置上一脸苦恼的救世主。上帝,看到波特露出这种不快的表情简直可以让德拉科兴奋得唱歌,于是他决定再给波特的不愉快加点催化剂,他拖长了语调,说:


“看来你需要一个天才来拯救你的魔药成绩,疤头。”


格兰芬多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有趣,先是惊吓,俄而转成懊恼与气愤,它们一同在波特和自己之间爆炸开来,然后空气中顿时火药味滔天。


“我一点都不需要你这个白痴,马尔福。”


这本来就应该只是一次普通的日间争吵,但是斯莱特林鬼使神差般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波特紧咬着的唇瓣上,然后他的脑袋里像是炸开了无数个烟花弹,五颜六色的火花刺激脑部每一个神经元,波特的嘴唇在他的眼睛里不断地放大,他甚至能在这昏暗的地窖里看清那些杂乱无章的唇纹,线条在眼前盘旋缠绕,像蛛丝一样将他的心脏紧紧包裹。这时候,他的脑袋里蹦出一个响亮的声音:


吻他!


操!


德拉科连忙从回忆中抽身。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他妈可怕的事!德拉科·马尔福想去和圣人波特交换唾液!他完全被吓到了,以至于布雷斯是什么时候又开始讲话的他都没注意到。


“…如果这能让你开心点,我听说韦斯莱早上给波特喝了他们的新产品,一种能让某位爱慕者更喜欢他的魔药。我不明白药水的意义何在,不过我想韦斯莱家的小女儿这几天应该会带给波特不少麻烦,你可以选择看笑话…不潘西,别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我,的确是‘某位爱慕者’,学校里暗恋波特的人海了去了,我只是拿她举个例…”


潘西现在开始为“自己的男朋友是否对金妮·韦斯莱产生了好感”而与布雷斯大吵大闹,德拉科听见后者不断重复“毕竟她算是格兰芬多的院花”这个句子,然后潘西又开始发出让他毛骨悚然的尖叫。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德拉科的脑袋被布雷斯刚刚说的话填满了,确切地说,是布雷斯那一段话中的某一个重点。


一种能让某位爱慕者更喜欢他的魔药。


德拉科的眼前疯狂闪过早餐时波特的那双眼睛,还有课堂里让他产生剧烈冲动的嘴唇,以及最开始那个不正常的“发光波特”,他只觉得整个世界晕乎乎的,如此不真实。


03
他必须得和波特谈谈。


现在临近晚饭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在学院的休息室里闲着没事干。德拉科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往城堡的大门走去。尽管经过庞弗雷女士的处理,鼻子在呼吸时还是会一抽一抽地发疼。他被告知导致这恼人伤痛的家伙跑到了黑湖边看夕阳。多么清奇的爱好!和一只乌贼——看夕阳!


自从德拉科知道那瓶魔药的作用后,他一直很忌讳和波特相遇。早上的事只是一次意外,托双胞胎的福,他又一次在看到波特时开始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周围莫名其妙冒出无数只挥着翅膀的情人节小精灵,那情形就跟二年级时的那次情人节一样让他恶心,只不过这次它们没有对波特唱可笑的情歌,反而在自己的耳边疯狂地叫喊“德拉科爱波特”。


德拉科不清楚自己当时的表情是如何,但他敢用马尔福庄园打赌,那一定傻的要命,甚至可以用“失神”来形容。因为那个韦斯莱突然横到了自己跟波特中间,以一种警告的语气说:“把你丑陋的眼睛从赫敏身上移开!她是我女朋友!”


这之后德拉科才注意到了格兰杰,她脸上正带着愤怒和害羞混合而成的表情,而波特就在她身前一厘米远。啮齿类都是没有脑子的吗?他有什么理由去盯着一个韦斯莱的准女婿看,尤其是那个女人还是个麻瓜出身!他只是想看波特,无法控制自己地想去看波特。德拉科瞪了依旧堵在路中间的韦斯莱,嘴角扯出一个刻薄的假笑,准备绕过这三个讨人厌的“格兰芬多连体婴”,但是当他靠近波特时,他再次看到了那双燃着威胁的眼睛,以及在那双让他留恋过无数次的眼睛下面的微红的脸颊。他现在与波特几乎要贴在一起,于是他下意识地伸出手。


他碰到了波特的脸颊。


这之后的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他看到波特眼中的怒火凝固住了,然后韦斯莱和格兰杰互相紧握住了对方的手。然后,波特的拳头辗上了他的鼻子。他在眼冒金星倒地的一瞬,感觉到了波特逃跑时的袍子刮过自己的头发,韦斯莱大叫了一声“哈利!”,鼻腔内涌出一股腥甜的热流,然后高尔和克拉布这两个白痴才上前架起了他。


而他内心正在因自己碰到了波特而激动不已。


那瓶魔药已经搞得德拉科快发疯,无论在何时何地看到波特,他的眼睛就无法移开。虽然他觉得自己迷恋上波特的可能性为负无穷,但事实看来就是如此,双胞胎的魔药只是将他内心的那点可怜的小思绪放大了。


所以他必须和波特谈谈!而且德拉科无比希望那个和自己吵了四年架的臭疤头,可以果断地拒绝他,尽管被拒绝对于马尔福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但这个结果显然会比“单相思救世主,然后郁郁寡欢而死”好太多了。


可是你明明不想让他拒绝你的,承认吧。你想看到他被你告白时羞得通红的脸,你想看到那双绿眼睛里闪出慌张的色彩,你想听他轻声答应你,这样你就可以去吻他…


他在心里咆哮了一声“住嘴”,那该死的声音又在他的脑袋里出现了,现在轮不到那声音来教训他,德拉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至少绝不是和波特谈恋爱!


可怜的德拉科总在欺骗自己。


好极,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现在真的是一刻都不能等了,最好是让波特立刻马上拒绝他,这样自己的脑袋就会彻底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而一切看上去都容易极了,毕竟他和波特当了四年的敌人,波特会如何骂他德拉科都一清二楚。


04
巨大的乌贼在湖面上缓慢地移动着,黄昏的湖边有那么多值得人去驻足欣赏的东西,可德拉科偏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草坪上的救世主。在这个整个世界都被落日的最后一抹暖黄盖上的时刻,德拉科能发誓就算是草丛中的一只甲虫都会比波特更好看,至少当余晖打到甲虫身上时,它还会金闪闪地发光。而波特就只是坐在那里,带着他乱糟糟的头发和脏的要死的袍子,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夕阳也同样照着他,在德拉科轻缓地接近他时,那不合常理的敏感让波特转过了头。


于是。


他看到金色停在波特的鼻尖,那点金黄就像是上天不经意往人间撇下的一粒金色墨水,就这么恰好地掉在了波特身上,然后又恰好地晕入德拉科的眼帘。德拉科想起那些闪耀着醉人光芒的加隆,想起宙斯对达娜厄抛下的黄金雨*(注1),但无论是金加隆还是那绝美的女子,在这一刻都比不上波特对自己有吸引力。他看着波特,觉得此刻仿佛凝固一般,两个人都不小心被时间遗忘在了河流之中。他听见周围的虫鸣,感觉到风正带着黑湖水的味道吹向自己。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向前运动着,除了他跟波特。


他们之间只隔着不到三米的距离,在视线相交之后,没有一个人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分别保持着“转头”和“迈步”的模样。金色现在从波特的鼻尖淌到了他的下巴上,德拉科的目光也跟着移动。在他盯着波特青涩的下巴看的第三秒,德拉科从余光中注意到,波特脸红了。于是他们猛地从静止中抽身,河流又开始照常向前流去。


波特的脸颊比他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红,不管是那些因为喜悦还是因为气愤而出现的绯红,德拉科能打包票,它们都没此时此刻精彩。德拉科的眼角流出一丝细微的嘲笑:波特宝宝居然一个人在这儿,偷偷地想些什么足够让“活下来的处男”害羞的事情。但是尽管德拉科十分乐意将他心里想的绝赞嘲讽说出来,每当第一个音碰到他的齿舌时,脑袋里总会疯狂涌出黄金雨和金加隆,以及该死的、吸引人的波特。早上被击中的鼻子还在隐隐作痛,德拉科想自己的智商大概是都被鹰头马身有翼兽啃光了:放弃晚饭跑来冷的要死的湖边,来找这个早上刚给过自己一拳的家伙。但是更让德拉科不想承认的是,他现在十分想,十分想对波特说出一大堆恶心又肉麻的话。


德拉科深呼吸,再往前靠近了一步,这时候波特迅速撑起了自己,站了起来。他的袍子上还粘着草屑和泥土,让德拉科非常想抽出山楂木,对着眼前的这个糟蹋鬼使用一个“清理一新”。


“你来干什么?”救世主用十分不友好的语气说。


德拉科的心底冲上来一股愤怒,那句无礼的质问让他不快了。波特果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家伙,德拉科无声地骂到,他已经准备好了那些说过无数遍的尖酸刻薄,就等着大脑一声令下,但是那个器官还是不停地给他展现着那些让他一次次心悸的画面,从最开始的那双眼睛,到魔药课上的嘴巴,到走廊上的那次触摸,最后是刚刚出现的那抹金黄。


该死。


然后他张嘴,说道:


“波特,收起你那神经质的戒备心,我不会选择在这种没人围观的地方报复你的。”


你说错了!


但是当德拉科意识到那一点时,面前的小个子已经有些恼怒了:


“我没有理由相信你,马尔福。”


不,你必须相信我!…该死的,打断他!告诉他你方才完全把你的意思表达错了,然后再说出那些你对姑娘们十分擅长的…


德拉科被自己的脑袋搞得极烦,他知道自己正处于对波特“不正常的在意”状态中,但让自己对波特讲情话?那干脆杀掉他好了!他的大脑正在源源不断地传达“你应该靠近他,抓住他的手”“你应该去吻他”一类的信号,天知道德拉科从那节魔药课后就有多贪恋那张他还未尝过的嘴唇,所以他百分百赞成那个去吻波特的提议,但他就是不能!他必须做点什么,做点能让内心和理智都满意的事情。


“哈利。”于是他下意识地说道。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双方都为刚刚那个简单的称呼而失语,德拉科率先缓过了神,这真是好极,虽然他说出了一个他这辈子最不想称呼的教名,但换来了那个黑头发的格兰芬多暂时的闭嘴。德拉科不知道波特要多久才会重新开口,所以他打算抓紧时间把话说清楚:


“我知道韦斯莱的魔药有什么作用了,让你在某个仰慕者的眼中优点无限放大对不对?别打断我,我还有很长一笔账要跟你算清楚,撇去那份近乎完美的缩小药水,你这几天真的是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


“马尔福,我想说…”


“闭嘴,波特,让我先讲完,还是说你和格兰杰一样养成了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坏毛病?该死,你还是那么让人讨厌。我不得不说他们魔药的效果实在是有点过,我先是在那天早餐时看到了发光的你,然后盯着你的眼睛至少看了三分钟,期间我还成功吃了韦斯莱女士的一次醋。然后是魔药课,我发了疯地想要在斯内普的课上就疯狂地吻你。再之后是走廊,妈的波特。你在我眼睛里看上去真的是浑身上下都在发光。以及刚才,在我一边接近你时,我居然会觉得你比宁薇*(注2)还要吸引我。”


德拉科说以飞快的语速陈述完毕他这几天的经历,现在他喘着气,看着面前一脸震惊的救世主。后者的表情看上去并不是厌恶,更像是知道真相后的暂时脑短路——好极,现在你可以开始用那些肉麻的句子表白了,德拉科。


“韦斯莱没跟你说过那瓶魔药的作用?”德拉科发誓他只是随口提起。


“不…他们说过。那是瓶,额,能让自己喜欢的人注意到自己的魔药…”救世主的声音越说越小,但是德拉科依旧能听到那个,和自己所知道的完全不同的作用。所以这意味着什么?不是自己在内心深处偷偷迷恋波特,而是黄金男孩对一个斯莱特林有不正常的好感?因为那来自格兰芬多的好感让他莫名其妙不得安宁整整两天?他怎么敢!


德拉科的内心完全被羞耻和愤怒包围,这两种情绪混合产生的效果,几乎可以媲美水蛭切片和苦艾一起加入坩埚后的大爆炸。他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对着波特说了那么蠢的、带有好感的擦边球表白,但是得知波特迷恋自己的这个消息显然更让他在意,非常奇怪,他竟然没有想呕吐的感觉。


“但是。”波特突然抬起他的眼睛,那块绿宝石又猛地扎进了德拉科的眼。他从波特的眼中看到了一整片星空,似乎还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龙座。当绿色和灰色交汇时,他们之间被彻底地点亮。该死的波特看上去有魅力极了,同时他正用他那张嘴缓缓地吐着气。德拉科迫不及待德想掰住那双瘦弱的肩膀,然后狠狠地吻上去,就让杂草沾满自己的校袍吧,他不在乎——就算这种冲动是因为那瓶魔药,德拉科也想这么干。


“但是药效在今天中午就已经过了。”救世主说道,德拉科从他的眼中看到喜悦像流水一样淌出,从他的眼底深处涌向自己的心头。


德拉科一时间有些呆滞,他感觉自己的目光在那颗绿石中失了焦。然后波特开始大笑,德拉科就死死地盯住波特,他脸上的红晕跟金黄色夕照混成了绝美的颜色,让德拉科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但是行动为上,于是他直接掰住了黑发男孩的肩膀。绿色和灰色交织时,他心中的感情瞬间决堤般爆涌而出,又像是猛兽冲出牢笼,狂暴地吼叫着。


他们倒了下去,校袍划过草地。


NOW KISS。


05
英文里有个单词,叫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


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ve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注3)


END.
——————————————————————
注1。达娜厄(Danae)是希腊神话中阿尔戈斯王阿克里西俄斯与欧律狄克的女儿。一条神谕曾经警告她的父亲:达娜厄的儿子将会谋杀他。国王为避免自己的不幸,命人造了一座铜塔,将女儿达娜厄关进塔内,门口由凶狠的恶犬把守,达娜厄内心痛苦极深。一天,天神宙斯经过,爱上了达娜厄,他化身成金雨水,水滴通过屋顶渗入屋内,落在达娜厄的膝盖上。最终达娜厄为宙斯生下了希腊神话中的另一英雄珀尔修斯。——来源百度百科
注2。宁薇(Nimbue),湖畔的诱惑女神——来源《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中的注释
注3。来自刘瑜散文集《送你一颗子弹》中的《Crush》一文。


各位读者老爷们好…我是已经用尽了文力的温内。)明明上一篇就说好了是选考前最后一摸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捶胸顿足.jpg)


起因是被同学说《一次谈话》有一种“crush”的感觉,而CRUSH这个概念是我在写《一次谈话》时没有想到的,再加上风老师看了上次那把刀后对我以死相逼(x),让我觉得不写个甜饼都对不起自己了!!不过说真的,用be来攒人品绝对会遭报应的吧…所以我就摸着良心写下了这篇比预期长了好多的甜文w


因为“crush”的意思是那种并不持久的心动,所以就选择了,让德拉科在不断的crush中将感情升级的故事。其实我在写的时候一度想搞成be…还有要感谢语文二模复习的扩句练习,我才能有那么多放飞自我而且意义不明的描写来凑字数(你)


这次是真的去复习了!各位老爷们等我四月九号考完回来给你们摸B&B的德哈啊!><(土下座)

评论
热度 ( 629 )
  1. 潮汐公路🌟PeakyBlin 转载了此文字
    HP同人存档07德哈|《小概率心动事件》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