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as you were

寫的真的非常好呢

假发子:


17岁的时候有人同他说“太年轻了,却承担着这么多。”

他不以为然。

半年后他出席马尔福家族的审判,站在那里一字一句清晰的说着“德拉克马尔福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在未成年的时候选择跟随家族的选择,只是那个选择是错的,可他又知道什么呢?”

站在受审席上的身形修长瘦削,淡金色的头发柔顺的散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harry隔着宽阔的距离看不真切,只恍然觉得有什么他看不见的东西要把那个身影压断了。

最终他们免除了德拉克的责任,那年他还未满十八岁,终究是眼看着家族垮塌,卢修斯身为一族之主造就了几乎彻底的覆灭。

从那一天起,不再有救世责任的前救世主,下意识的把目光放在了昔日的混小子身上。

这赖不得他,校园生活包含着战后重建,忙碌不堪,也是这份忙碌遮掩了对逝去之人的痛惜,harry不想闲下来,他失去了太多人,在每一个短暂的空闲里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在和罗恩一起恢复走廊的石柱,工作不重,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兄长的死亡给韦斯莱家带来了巨大的悲痛,罗恩在战争结束后有一周的时间一句话都不肯说,harry去陋居看他,最终三个人在房间里拥抱在一起无声的哭泣。

他们失去了太多人,每一个都是至亲至爱,每一个人的离去都是不可承受的痛苦。

harry比往常更依赖赫敏和罗恩,救世主的名号在他一个人头上,英勇的颂歌也都纷纷先给他,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自己的两个挚友,他怕是造就步入伏地魔后尘了。

正试着帮罗恩清理被碎石粉末弄脏的头发的harry站在了比较的高的地方,抬眼间看见了铂金色头发在阳光下的模样。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救世主扔下一脸灰的挚友奔向了走廊拐角,格里芬多的莽撞压过了对峙六年的敌意,他追上对方的步子,脱口而出“你还好吗?”

德拉克马尔福灰色的眼睛漠不关心的看过来,轻轻点头,他没有要多说话的意思,转身便走。

harry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努力想辨识出那个狂妄自大没有礼貌的混蛋来,但他没有。他只看见对方挺直的背脊和随着步伐微微晃动的金发,那是马尔福新一任的家主,而他还没满十八岁。

等对方消失在一个拐弯处,他看向外面的草地,低年级的学生在力所能及的帮助学校恢复,战争摧毁了一切,又重塑了一切。

至少不会再有学院纷争。

救世主的目光落在镶着绿边的袍子上,心知肚明马尔福不是回来上学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一贯猜对方的心思猜的特别准。

这是在学校里他最后一次见到马尔福。



他们在马尔福庄园初冬的太阳下又一次碰面

魔法部在半年之内对庄园进行了两次清查

harry以傲罗的身份随队前往

他不喜欢庄园 因为在这里没有发生过好事情 他也不喜欢马尔福夫妇

但这都不是能说服自己“两次彻查合情合法”的理由

连赫敏听闻后都皱了眉头“这算是要赶尽杀绝还是杀一儆百”

他进门后下意识去找那只白孔雀 未见踪影

庄园依旧堂皇 可是颓败的味道从四面八方涌来

他在大厅看见德拉克马尔福 站在壁炉旁冷漠的看着傲罗们在自己家里翻天覆地 仿若事不关己

harry没有参与行动 站在门边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 Draco的头发留长了一些 身形瘦削 面色苍白 下巴尖的能杀死人

他于是走近 同对方一起站在那里

这里发生过太多的丑恶 harry在伏地魔脑海中看见他逼迫Draco做过的事情 那是第一次 从神秘人脑海里退出来后恶心的手心直冒冷汗 因为他知道对方不应该承受这样的一切

他知道Draco也在那场战争里 但他从没想过他也要伤人。

他们站在那里 谁都没有说话

初冬的阳光照不进马尔福庄园深重的庭院

唯一的亮色 是身边这人的头发

他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找什么 全巫师届都对黑魔法忌讳的不得了 而马尔福庄园堪称黑魔法聚集地

卢修斯已经不再出面 连纳西沙都随着隐居 只留下Draco 承担着战后的磨难和审判 以及无法避免的羞辱

只有Draco自己面对

他失去了长辈庇护 也没有任何朋友 形单影只的住在这巨大的庄园里。

“Draco”他发出声音的时候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对方漫不经心的转头看过来 倒对这突如其来的称呼没有什么惊讶态度

他变了些模样 harry干巴巴的问道“嗯 你还好吗?”

对方灰色的眼珠在他脸上打量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harry以为他要扬起眉毛扯着嘴角开始嘲讽自己了 那种懒洋洋的欠揍的拖着音调的嘲讽

但他没有

Draco转过头去继续盯着大厅的石砖 好像那里能开出诡秘的花

即便一向颇有些情感迟钝 harry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不想跟自己说话

他甚至不想看见自己。

harry有些沮丧 也燃起了些怒火

错的又不是他。

往后的日子里 在无数的任务报告里 他在档案室的柜子前驻足停留 拿出属于马尔福家族的卷宗 翻过一遍又一遍

魔法部在马尔福庄园堪称收获颇丰 现任家主对魔法部的搜查毫无异议

harry没有再去过 他总能想起那个人站在壁炉旁的身影

沉默压抑 弦绷一线



做傲罗的第四个年头 harry住进圣芒戈的次数两个手都数不过来 连Ron都已经能面不改色的面对“harry又进圣芒戈”这个消息了

他知道有些时候魔药药材是从马尔福庄园送来的

也知道赫敏和Draco打了些照面

他这些年责任越发重 外界压力也不同以往

不该见的不该管的 他都清楚

到这个时候 赫敏已经没有时间接他出院 从来都是Ron 坐在他床尾玩着这样那样的小玩意 一头红发热情灼目

harry看向窗外 圣诞节临近 树木上积攒着白雪


他想起最后一次见到Draco Malfoy,那人穿了一身的黑衣,衬的脸色更加苍白。

那黑色压抑沉重 无法穿透

像命运。



圣诞节前 他站在马尔福庄园的门口 穿着对方最讨厌的麻瓜衣物 他倒不是去给对方找不痛快 而是除去傲罗工作服 他也实在没别的能穿

门开后他在院子里看了看 并没有那只白孔雀

看来Draco没有这个喜好

一袭黑衣的马尔福家主站在大厅门口 对着悠闲态度在院子里看来看去的救世主皱起了眉头“你来找什么?”

“嗯?”harry收回了目光 意识到对方意有所指 他不想让这个开局就充满火药味

“你没有养孔雀。”他认真道“我在找孔雀”

Draco的面色没有好看起来“你喜欢孔雀?”

harry挫败的摇摇头 他们始终不能好好交谈

Draco把自己裹在黑袍子之下 神情淡漠

“我来道谢”救世主又有些不知所措“呃 有些药材 赫敏说是你...”

“不是给你的。”对方简单的打断了他 嘴角挂了抹讥笑“马尔福家唯一能讨好魔法部的办法 就是心甘情愿的把你们没有权利查抄的东西悉数送上。”

他转身走进大厅 余下暗哑声线回荡在harry耳边“我只想安安静静的。”

这是逐客令。

harry看他走近大厅 身影和昏暗的背影缓慢融合

这庄园如今只有他自己

格兰芬多的精神又冒了出来 他跟在对方身后进了大厅“你知道的 Draco 这些冷言冷语对我没有用”

对方猛然回过神来 眉眼间有了些怒气“那什么对你有用?”

“不知道”harry耸耸肩 他绕到对方身前“你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别这么看我 我没有暗指你秘密进行黑魔法的意思。”

“我做了什么 魔法部都有记录”

harry想起自己翻阅过多次的卷宗 身形颀长的青年人日复一日的静默着

他带了礼物 勉强算做圣诞礼物

被魔法部调查后封存了几年的 他在最后一战里用的那根魔杖

Draco Malfoy的魔杖



签字的时候整个办公室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赫敏给他列了一个单子 关于魔法部长时间扣押巫师魔杖的不合规矩 旁征博引毫无漏洞 harry觉得靠那张单子自己就能干翻整个魔法部

果然异常顺利 这里面有百分之五十严谨论述的功劳 剩下百分之五十纯属私人光环

眼下他把那魔杖举在那人鼻子下面 差一点就要戳到人家脸上

下意识后退一步的人皱皱眉头 终究没抵挡住自己魔杖的诱惑伸出手来

harry把魔杖放在他手里

“你想要什么?”

苍白面色的恢复冰冷神色 仰着下巴的样子不知怎么的让harry特别像去揍一顿 他百分之一万的了解对方这个问句的意思 于是燃起了十倍的怒火

“Malfoy!你能不能停止这样的不知好歹!”

这句话终于也点燃了对方的怒气

刚刚到手的魔杖发挥了作用 在马尔福庄园的大厅里 救世主和前食死徒实实在在的打了一架 没用一个恶咒 极其幼稚无趣

打完后各自坐在长桌的两端 Draco端详着久违的魔杖

然后他们开始交谈

不算友善 但都尽量在压制多年的不对盘

战争中他们早就知道 同真正的生活相比 学校的一切太像水面浮萍

harry为Draco出庭作证的事情掀起的轩然大波不亚于邓布利多的离去

旁人都曾猜测这俩年是否有魔法部授意 关于拉拢马尔福 关于阻止这庞大的家族韬光养晦他日卷头重来

harry不曾做过任何辩白。慢慢无人再提及。

眼下他们两个坐在马尔福庄园的大厅里等着家养小精灵烤蛋糕来吃

他们度过了极其平和的一个下午


这是个很好的开始。



他开始叫对方的名字

赫敏笑他“你叫的倒顺口”

是啊 马尔福太讨厌 可是Draco没那么讨人厌 虽然很冷漠

他太熟悉对方做出来的嚣张霸道模样 以至于两人关系缓和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面对着Draco的冷漠脸色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第五年 他同ginny结婚 伴随着魔法部又一次大规模彻查 马尔福开始隐居

赫敏拿药材清单给harry看 Draco送了大批的药材 其中有些算违禁 赫敏聪敏 给每一个都找到了对应的珍贵魔药 统统算作贵重的原材料存了起来。

这是他的礼物,harry知道,让自己别愣头愣脑的一直受伤,他有家庭了,往后不是只为自己活着了。

James很快出生,红头发的男孩儿,harry很喜欢,即便在结婚之前他唯一的家庭也只有韦斯莱家,他喜欢他们的红头发,就像喜欢罗恩。

做了舅舅的罗恩开心的把笑话商店的全部产品促销了一个月,他包了很多礼物 能从James一岁送到十八岁。

harry同赫敏相视一笑,如果有什么让他们决定劝罗恩去接受笑话商店,那就是此刻,无论外界发生着怎样的变动,这个红头发的男人都是开心的满足的。他们三个人里,总得有一个能无拘无束。

家里陆续添了好几个孩子

遥远的消息传来 关于马尔福家族新的继承人

混合着对于黑魔法世家的惧怕和猜测 他们说那是伏地魔的孩子

马尔福家族宣誓效忠 哪怕黑暗领主已经消失

赫敏翻了翻报纸“scorpius,好名字。”

harry笑道“布莱克家族会把星星放在名字里,Draco是天龙座。”

“马尔福以布莱克家族的命名方式给自己的孩子命名?”

harry点点头,对方不仅是以母亲家族的方式给自己的孩子命名,这代表着他更大的反抗和憎恨。

关于什么?

harry模糊的觉得自己是知道的,但他有些头疼,没有去细想。



Albus是唯一一个像他的孩子,Ron惊叹“这简直就是你。”

黑头发 绿眼睛 有些羞涩不知所措的神色。

和幼年的harry一模一样。

这个孩子没有背负任何宿命,他只要健康快乐的长大就好。harry想,我可以用一切去换他们健康快乐。

他给这个孩子自己起名为Albus Severus Potter。

那是两个心中有深重爱意的人,他给了最像自己的孩子这个名字。

Albus临近去魔法学校的那几年,harry做了魔法部部长,众望所归,他闲暇时间越发少,连着赫敏一起很少在家里露。

Ron倒是经常出入魔法部,靠在赫敏办公室的门上等妻子开完会,撒娇一样去拥抱一下。

赫敏戳开他的额头“Ron!”

harry站在不远处看着老友跟自己做了个鬼脸,他说“harry,有个小道消息,你要不要听?”

魔法部部长猛然间有些喘不动气,他总有些预感是准的,例如对Draco Malfoy。

他们说 Astoria撑不过多少时日。

harry嗓子发涩“什么意思?”

“黑魔法。据说马尔福家把她送回了伏地魔还活着的时候 让她有了个孩子。”

清晰而冰冷的触感又出现了 像被蛇缠绕着 像自己就是那条蛇。

他脸色沉下来 “一派胡言 ”

两年后Albus入学,在火车站台害怕自己如果去了蛇院怎么办,harry疑惑“我的孩子怎么会有学院偏见”

他自己对蛇院已经足够平和,这平和源于Severus,也缘于Draco。

但旁人不是。



他又开始频繁见到Draco。

那老混蛋娇贵的跟十几岁一模一样,仰着下巴,提要求连句谢谢都不肯说。

harry心想 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

对方衣着华贵,金色的长发扎了起来,眉眼灼人。

这是标准的Draco Malfoy。

趾高气昂,骄纵跋扈,看谁都是不屑一顾。

他说“你让魔法部发个通告 告诉他们他妈的伏地魔早被你杀死了,停止对我儿子的猜测!”

harry平静的看着他“Draco”

他们因为这件事谈过很多次,harry的会面安排从早上排到晚上,不多的时间里还要安抚这个人“我告诉过你,制止谣言唯一的方法是不回应。”

“scorpius在受苦。”

“他能处理好。”

Draco吃惊的看着他“他才12岁!”

harry正色道“不要低估你的儿子 Draco。”他无视对方皱起的眉头“现在 你要留下来跟我吃魔法部难吃到死的午饭吗?”

Draco愤怒的离去。

被谣言缠身,被所有人指指点点,出生后在小报上的新闻没断过。

这是scorpius Malfoy

也是harry potter。

魔法部长疲倦的叹口气 他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他其实见到scorpius的次数也不少,对方是Albus的挚友,虽然从亲密程度来看远超预期,不过这是件好事情。

两个孤独的小孩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他知道Albus一直很孤独,即便在这么个大家庭里。



在陋居吃饭时Ron抱着lily逗她笑 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听说那只白鼬总去找你?”

抓着舅舅鼻子的lily学着白鼬的发音

“他想澄清scorpius的事。”

“他脑子有病了,那孩子一看就是他的儿子!说真的,那发色,那眼睛,那鼻子,简直就是他的翻版!”Ron因为被lily憋住鼻子说话发嗡“啊对,我说怎么一看到咱们小Al和scorpy站在一起我就浑身不对劲!”

harry把lily抱过来解救自己的老友“怎么不对劲了”

“就不对劲 跟看着你跟那只白鼬站在一起一样。”


harry笑起来 却又很快担忧的皱了皱眉“Astoria情况很不好。”

他能从Draco无懈可击的伪装里看见他的绝望和痛苦。

黑暗的 又要压垮他。



后来Al带scorpius来家里做客 Ginny烤了蛋糕给他们,harry打量了一下那金发的男孩 Ron说的对 这也太像了。

可是这孩子不会扯嘴角讥笑,他笑起来温柔平和,跟Albus轻声交谈 两个男孩有很多能聊的话

看了一会儿后突然理解了Ron那句“浑身不对劲”。

Draco在时光机器事件后照旧离群索居,harry同他交谈过几次,惨淡收场。

很久之前,伏地魔死后的那几年,harry活下去的斗志不是很强烈,就像世界突然一下子抽空,巨大的空虚让他无所适从。

他知道Draco在挣扎着,他会活着,因为scorpius需要父亲。可是身为Draco Malfoy,他或许更偏颇另一个选择。

Ron在陋居看见scorpius,少年正围在Rose身边献殷勤,他登时有些喘不上气,捂着心口转身去院子里晒太阳。

已经临近圣诞,陋居热闹的不得了,harry听见lily问Albus“你这个圣诞会回家吗?”

这个问题源于去年圣诞两个男孩闯祸被关禁闭关了整个假。

Al回答“我尽量 lily。”

金发的少年拍拍他的肩膀“你当然会回家 不是吗?我们只要保证接下来几天规规矩矩就好。”

他们一起哈哈大笑。

阳光在他们发丝上跳跃,在他们的眼睛里闪耀,在他们的每时每刻里。

圣诞前harry带了Albus去庄园做客,父子俩第一次同时登门。

scorpy开心的不得了,抓着Al叽里咕噜讲了很多话。

Draco懒洋洋的“带你的朋友四处转转。”

他头发散下来,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了?”

“ginny让我来看看你和scorpius。”

“替我谢谢她的关心,我们很好。”

庄园又恢复了昏暗寂静,harry撇撇嘴“scorpy跟你越来越像了。”

“他是我的儿子。”

“可是我的孩子也只有Albus跟我最像。”

“他居然能冲破韦斯莱家的红发诅咒 是个厉害孩子”Draco笑起来“还有双绿色的眼睛。”

他又要讲刻薄话 harry心知肚明

可Draco的笑容冷敛下来 他面色苍白 鼻骨坚挺 在昏暗的大厅里有些阴影

他在悼念。

始终无法释怀,也不肯前行。

居住在着庄园里 任由孤寂和黑暗侵蚀。

他听见两个男孩的笑声由远及近 他们总是能笑成一团。

早年间他自己和罗恩 赫敏玩的很好,赫敏是独女,他什么亲人都没有,从来没觉得朋友亲近有什么错,是韦斯莱夫人告诉他 罗恩对他比对自己真正的家人都要亲近。

他自己建立了超越血缘的友谊,现在他们的孩子也是这样。

不过是不是有点太亲密了...

harry看着笑谈着走近的孩子们 Ginny对Albus的朋友表现的很亲切,她希望Al有自己的朋友,也希望他同父母能够更亲近一些。

但Al始终没有做到后面那一条,harry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就像draco一样 他们搞砸了自己身为父亲的职责。

“爸爸”scorpius对Draco请求“我可不可以去Al那里过夜?就今天 明早我就回来了……”

“不行!”

Albus吃惊的看向自己的父亲,大眼睛里很快聚集了愤怒和背叛“爸爸!他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不能邀请自己的朋友去陪我玩!”

harry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是这个不行...”他示意Albus冷静下来“我的意思是 你可以留下来。”

“potter”马尔福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来“我为之前说你是跟我一样糟糕的父亲道歉。”
他欣赏了一下harry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友好而惊愕的神色 不急不慢的继续道“显然你比我要糟糕很多。”

harry皱起眉头“你知道我本来是什么意思的。”

“我当然知道 伟大的救世主 心存怜悯的harry potter 可怜我这个独居在家的人。”他毫不在意的挥挥手“随意你去哪儿 scorpius 明天不回家也没什么关系 注意安全。”

Albus和scorpius对视了一下“嗯...还是我留下来比较好...今晚James和Teddy都会在家里玩。我留下来好了。”

harry看着自己的孩子 “你要不要连圣诞都跟scorpius一起过?”

“可以啊”Al爽快的回答 “我们今晚会商量出一个好方法的。”

他们互相推搡着上楼去玩 留下两个并不被孩子喜欢的父亲坐在大厅沉默着。



Draco吩咐小精灵去准备晚饭 家养小精灵认真的问“harry potter也要一起吃吗”

harry没来得及拒绝 Draco不耐烦的挥挥手“当然 去准备吧”

他看向harry“我有件事一直没问你”

“...什么?”

马尔福的神色似乎明朗起来“最像自己的孩子进了斯莱特林的感受?”

“哦”harry平静的移开目光“他不是我 他可以有自己的人生”

他们沉默片刻

“你知道你在说瞎话吧”

“我知道”

怎么可能是自己的人生 这两个孩子光是背负着姓氏就已经被压的要喘不动气

他们已经过了因为几句话就剑拔弩张的时候 闲暇时间碰面倒也能安静的坐一会儿

很多很多年以前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对立面 讨厌对方到了不能忍耐的地步。

命运来袭环环相扣 嘲弄的是到了这个时候 他们竟成了能心平气和的朋友。

从前他们搅合在大人弄糟的世界里 度过了不能更糟糕的少年 现在轮到他们保护这个世界了

可能不会做的太好 但都在尽心尽力

抵抗着倾覆的命运 抵抗着不能回头的过去。

马尔福在玩魔杖 harry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这是他放松的标志

有很长一段时间救世主都是通过这个动作判断Draco能不能好好交谈。

良久 harry开口说道“albus不像我”

Draco点点头“他比你好很多。”
harry笑起来 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这么一个人会说这句话 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他比你好

Draco收起魔杖 不以为然“albus看起来性情还不错 你糟透了”

harry没有辩驳他 他们互相都认定彼此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越糟糕 也越了解彼此

他记起年少的时候 他们敌对的恨不得把学校掀翻 可他总是知道Malfoy在干什么或者要干什么

他想跟对方大打一架 也想在球场上遇见他

互相辱骂 互相用魔法捣乱 逮着机会打架 这都不算什么

即便到了现在 他们时常碰面 因为两个孩子闯祸被麦格教授一次次叫回学校 在魔法部因为大大小小的麻烦遇见 或者是闲暇时刻来庄园确定他的情况

他们也总是在吵架

前些日子还在家里厨房正正经经的用魔杖打了一架

打完照旧说话聊天碰面 坐在庄园里准备吃晚饭

这是命运的馈赠

是过了这么多年的幡然醒悟 我们曾那么了解彼此

他在这辈子最危险的一场战斗里用的是对方的魔杖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那奇异的顺手感

他们那么像 连魔杖都比他们清楚

“我觉得”

Draco挑了挑眉毛 等着他说后半句

harry气定神闲“scorpius的性格比你好了十倍不止。”
Draco一愣
“scorpius可以跟albus玩 而你 可怜的Draco Malfoy 只能跟我这个坏脾气的救世主玩”
Draco笑出了声 harry跟着笑起来
他们畅快的指着彼此大笑一通
命运给予什么 他们都可以接受
至少此刻 他们是这么想的


评论
热度 ( 150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