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rarry】玩偶屋与旋转木马

看完覺得有點心酸⋯

∅:

预警:


此篇德拉科几乎活在台词里。打这个tag的时候我的手都是颤抖的。


标题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


———————————————————————————




     今天的霍格沃茨格外的热闹。


     哈利穿着赫敏给他挑选的西装,戴着一条绿色的昂贵的领带,戴上了隐形眼镜,用了好多咒语把他那顽强又凌乱的头发压了下去,端着酒杯穿梭在人群间。今天是霍格沃茨战役的十周年纪念日,又恰好是战争结束的五周年纪念日,还是他正式成为一名傲罗的第二个年头(战争也没能让他破格成为一名傲罗),是的,今天是个非常好的日子。哈利情不自禁地微笑着,右手食指摩挲着高脚杯的杯身。罗恩、迪安和纳威正在讲着什么,三个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另一边,赫敏正在拥抱一个看起来像是拉文克劳出身的女人。


     一个声音打断了哈利的思路:“波特先生,我能和你合个影吗?”


     “哦,当然可以。”哈利说着,放下酒杯,男孩羞怯地靠过来,“咔嚓”之后,他拿着相片对哈利鞠了一躬:“谢谢您,先生!我要回去告诉我爸爸妈妈!”男孩兴奋地尖叫着跑开了。


     哈利溜出热闹的派对,一个人走进了城堡。现在的城堡很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在外面欢庆。哈利想着他上一次见到霍格沃茨,这所学校还在承受着战火的洗礼,而现在,她几乎完完全全地恢复了!他找出活点地图——这个“坏”习惯他一直保留着——有几个他不认识的名字出现在地图上,他的目光落在八楼的那几个名字后面,有两个人正徘徊在有求必应屋附近,很显然,他们没有找到进去的方法,流连了一会儿之后离开了。哈利忽然想起上一次他在有求必应屋时的事情——克拉布点燃了厉火却没法熄灭它,而他最后也不幸葬身于由他自己制造的火海。那之后,有求必应屋是被烧毁了吗?他忽然有些好奇,收起活点地图,向那里走去。


     想着所需要的场地,三次走过这面墙,然后门就会出现。哈利睁开眼,那道门出现在他面前,看来那场厉火还没有烧坏这个地方。


     ——好吧,但是也毁得差不多了。


     打开门的瞬间灰尘扑面而来,哈利站在门口呛了好一会儿,思考着他为什么会想到储藏室,也许那是他最后一次进入这里的场景,也许……那时候发生在这里的事太让人印象深刻。那个时候,他差点死在里面,还有罗恩和赫敏,还有马尔福和高尔。当然他们是幸运的,他们三个人不仅逃离了火龙之口,还逃离了战争。这么多年过去,当和平再度到来,他们终于不用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他们终于能够无所顾忌地大笑……那么,剩下两个人……他不愿意回想起这些事情,这一切已经过去很久了不是吗?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过马尔福的丁点消息了,至于高尔,据说在战争结束前两年死于凤凰社的突袭。


     他深吸了一口气,储藏室有一半的地方都是空空荡荡的,积着厚厚的灰,还有一半的放则还堆积着杂物。


     看来斯内普那本魔药书也已经被烧掉了,这个念头在哈利脑中一闪而过,他懊恼地发出了一声“噢!”


     哈利念了个咒清除了灰尘,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搜寻着混血王子的课本。然后,他忽然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啪”的声音,他停下来竖起耳朵又听了一会儿,房间里寂静无声,在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那个轻微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哒。”


     过了一会儿,隐隐传出了人声:“嗨……你好……嗨。”


     他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嗨,你好。”那个声音还在说着,“我们交个朋友吧,好吗?”


     “……好的,所以,你是?”哈利举着魔杖,一边搜寻,一边小心翼翼地问着。


     “好吗?”那个声音清晰多了。


     哈利费了一会儿才找到了声音来源,那是一个玩偶,比他手掌稍微大一点,黑头发,绿眼睛,戴着一副圆框眼镜。


     “……哇哦。”哈利愣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两个音。




     **




     “嗨。”


     “你好。”


     “我们交个朋友吧,好吗?”


     “好吗?”


     “求你了。”


     “我讨厌你。”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I'm sorry……”




     哈利把这个玩偶翻来覆去看了好几天了。他确定这不是什么麻瓜电子玩具——而且哪个麻瓜电子玩具会长着他的脸?压不下去的凌乱黑发、绿眼睛、圆框眼镜、闪电伤疤、金红色领带。是的,就是他,不需要在玩偶脸上贴上“哈利·波特”,他确定这就是他。而且,该死的,这愚蠢的玩偶还会眨眼睛拍手以及跳舞——倒不是说他自己愚蠢——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究竟谁会这么无聊做这么个……呃,玩意儿?而且竟然做得还挺像的。


     看,都怪这个哈利波特玩偶,他居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破玩偶翻来覆去就只会说这么几句,除了最后一句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伤感,哈利不明白它究竟是在说“对不起”还是“我很难过”。


     “嗨,你好。”玩偶走到他面前坐下,“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不好。”哈利疲惫地回了一句。他已经够累的了,又是外出执勤,还要思考这个破玩偶从何而来。“请你到旁边去坐着好吗?不要打扰我工作。”


     哈利抽出文件开始填写今天的报告,等他写完的时候,发现玩偶正坐在他的文件旁边,一张脸耷拉着,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


     这可是个新发现,哈利想。




     “蠢娃娃,我要回家了。”哈利伸了个懒腰,决定把玩偶放到他的抽屉里。


     “信一定会到的。”玩偶说。


     “什么?”


     “信一定会到的,信一定会到的……”它旁若无人地唱了起来。


     大的绿眼睛瞪着小绿眼睛:“好吧,看来你今天是一定要被我带走了。”


     玩偶似乎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依然唱着:“信一定会到的,信一定会到的……”


     奇怪的玩偶,在特殊条件下会触发什么奇怪的话语。哈利想着,把玩偶放进他的口袋里。玩偶不唱歌了,他能感觉到它在他的口袋里贴着他躺下了。




     **




     “……所以,就是这样。”哈利喝了一口果汁。


     “也许是某个你的仰慕者做的。”赫敏说。


     哈利瞪着她看了一会儿,女巫脸上的严肃很快变成了笑容:“好吧,我是说,也许是某个仰慕你的学生,这很正常,你看,你是战争英雄。”


     “但是……”


     “但是他很有趣,事实上我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想宝宝会喜欢的。”赫敏一手抚摸上自己隆起的肚子,“他很可爱,不是吗?”


     “好吧,那么,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它——他是怎么做出来的。”哈利说,“我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


     “是吗?”


     “嗯嗯。”哈利含混不清地应了两声。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玩偶的声音,有点像某个他的同学,可他不能确定,这个声音显然是经过了改造,像是混合了好几个人的声音。


     玩偶忽然拍了拍手,在桌子上跳起舞来,赫敏看着他大笑:“他真的和你很像,哈利。”


     “……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我的舞跳得很差!”哈利故作生气,“噢,那真是糟透了!”


     “我打赌你一定是想到了火焰杯!是的,你们俩都糟透了,你知道帕瓦蒂多生气吗?”


     “别提四年级好吗,那真是太糟糕了,那场舞,还有和罗恩冷战,还有到处都是的‘波特臭大粪’——”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会儿,桌上的玩偶一点都没有被这气氛所影响,还在唱着自己的歌:“信一定会到的,信一定会到的……”


     “那么,你现在有马尔福的消息吗?”赫敏问。


     “当然没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哈利想,大概是从老马尔福去世开始。他们现在这么称呼他们,老马尔福和小马尔福。老马尔福去世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了马尔福一家的消息,一开始他们想着也许懦弱的小马尔福带着他母亲逃跑了,毕竟那个时候伏地魔也已经死了,他们大概是逃到了欧洲的其他国家,或者美国,或者亚洲,这像是他们的做法。总之,此后马尔福一家算是音讯全无。不过他也从来不关心马尔福们的消息,他们曾经救过他,也陷害过他,没有追究,从此不相往来是最好的结局。说真的,要是现在哈利见到了小马尔福,说不定身体里那股揍他的冲动又要涌现上来了。




     哈利喝完了果汁,视线漫不经心地瞥过玩偶。他已经不再唱歌了,而是坐在他的杯子旁边看着他,眨了眨眼:“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黑发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沙哑着嗓子说道:“赫敏,我想起来了,我觉得他的声音像——马尔福。”


     “你确定吗?”赫敏狐疑地看着他,“我觉得似乎不是很像?”


    最终,黑发的男人叹了口气:“也许吧。”


     “好吧,我想也许你能把他借给我看看?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出来的,然后,顺便也可以查一查是谁把他丢在有求必应屋。”


     哈利哼了两声,起身付了钱。


     “那么,一旦有了线索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嗯嗯。”




     然而调查因为赫敏的生产而中止。哈利赶到医院的时候赫敏还没醒,罗恩坐在一边又哭又笑,一看到哈利就紧紧地抱住他:“我现在是爸爸了!看到了吗,她那么小,那么可爱……”


     “行了行了别激动了,比尔乔治都没你这样又哭又笑的。”


     哈利和金妮越过欣喜过度的罗恩交换了一个微笑。战争变得比他们预想的时间还要久,时间一久,他们就渐渐地忘记了还在爱着对方。战争结束了,他们有大把的时间能够腻在一起,却发现他们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一直到现在,金妮依然只是他的最好的朋友之一而已。


     “我觉得他疯了。”金妮用口型说。


     “他只是太高兴了。”哈利回她。


     金妮拍了拍还在疯魔状态的罗恩:“好了罗恩,你现在应该关心一下你的妻子。”


     “对对对!”罗恩把两个人赶到外边,换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抱怨。


     “那么,我们被赶出来了。”金妮和哈利坐在门外的走廊上,“对了,赫敏快生的时候我正好在他们家,我看到她拿着一个你模样的玩偶,那是你的吗?”


     “算是吧。”


     “那很可爱。”


     “呃,那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找到了他。事实上,赫敏正在研究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哇哦,那我要问问她。他真的很可爱,而且很像你。”


     哈利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揉了揉太阳穴,缓慢地把他排斥的那个答案说出口:“事实上,我觉得那可能是马尔福的。”


     “嗯哼。”金妮说,“也许吧。”


     “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最不可能就是他了!要不是那个声音……真的有点像他。”


     “也许吧。你可以去问问不是吗?”


     


    赫敏当天就回了家,她身体很健康,没几天就能下床走路,要不是全家人都拦着,她现在或许已经回魔法部工作了。哈利下班后去陋居吃饭,罗恩正抱着罗丝一件一件地给她看他买的小裙子,赫敏决定暂时不阻止罗恩,把哈利叫到了一边。


     “我回霍格沃茨查了很多书,只在一本书上读到可能和他有关的内容。本来我生罗丝那天就想告诉你的,但是羊水突然破了,所以又拖了那么久。”


     哈利心想他其实也没有准备得知真相,而且,就算知道了他的主人是谁又能怎么样呢?


     赫敏把她借来的本书摊在他面前,指着其中一段内容。哈利瞄了一眼上面的字皱起了脸:“赫敏,你知道我不会古代如尼文的。”


     “哦,好吧,总而言之,上面大概是说这或许是一种很久远的魔法,有点类似于巫术。这个咒语并不难,只是因为太久没人使用而渐渐被遗忘了而已。这么有趣的咒语——好吧,言归正传,这个玩偶是普通的,但是咒语能够让他看起来被赋予了生命。”


     “那么,他会讲话也是因为这道咒语吗?”


     “不,上面没有提到,我想应该是另外的咒语。”


     “哦。”


     “至少不是一无所获是吗?我想我可以学一下这个咒语,晚些试着做一个。”


     赫敏把书收起来:“我得把书还回去。对了,那个声音,你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我想这也许也是一条线索。”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好吧,也许真是马尔福做的呢?”赫敏耸耸肩,“至少他没有用他来诅咒你。”


    


     星期日,哈利正去看望泰迪的时候,赫敏的消息来了。


     “哈利,我恐怕你的想法是对的,那的确是马尔福的魔法。”


     哈利借着安多米达的壁炉和赫敏通话,女巫把她的检查描述了一遍之后补充了一句:“但是他身上能追踪到的最近的一道咒语是十年前了。能维持那么久,我想他大概施了一千遍吧。”


     “那个时候他还在学校……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我不知道,也许你可以问问他。并没有证据表明马尔福和他母亲参加了战争不是吗?”


     但是……他六年级的时候的确想杀邓布利多,并且还差点害死了罗恩。的确,他没有参加战争,那只是因为他胆小,他逃跑了而已!哈利在心中吼着。


     “哈利,也许你可以拜访一下老同学。”


      “这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主意。”




     但是,哈利还是着手去调查马尔福一家的下落。鉴于马尔福一家真正参战的只有老马尔福一人,他死后,剩下两个马尔福不知所踪,由于母子二人都算救过哈利的命,魔法部也就暂且放过了他们。马尔福庄园被暂时查封,这些年来他们一直监管着,那里死寂得像是一座墓园。大概母子二人也从来没有回去过。哈利找了个借口调出了马尔福们的资料,“失踪”二字盖在纸上,多年未变。


     对他来说,要调查一个人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但是他的确没有查到任何有关马尔福的、更多的信息。哈利叹了口气,倒在床上,开始思考着马尔福们究竟去了哪里,然后他忽然想到,为什么这两个星期来他会如此全身心地投入这件事?那只是一个破娃娃而已,也许多年以前马尔福为了嘲笑他而做出了这个东西,然后不小心掉在了有求必应屋。而他完全可以把这个蠢娃娃扔掉或者烧掉。


     他从抽屉里面翻出这个娃娃,他的眼镜掉了下来,砸在了哈利脸上,但是他还在说着:“嗨,你好,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马尔福那个时候,是感到了一丝愧疚,所以想向他道歉吗?


     不,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那个时候他也不会接受的。而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不再记恨马尔福对他做过的那些事,他也不再需要马尔福苍白无力的道歉。


     “但是……”


     哈利最终又叹了口气,给玩偶戴好眼镜,把他放在床头柜上,沉沉睡去了。




     **




     相遇在意外之时。




     哈利没想到他会在星巴克遇到纳西莎·马尔福。他匆匆瞥到纳西莎拐进一个小区,惊得连咖啡都忘记拿就跑了出去。纳西莎是个警觉的女人,哈利偷偷摸摸地跟踪了一个星期才找准了纳西莎的住址。他换下傲罗的袍子,敲开了纳西莎的门。


     马尔福夫人看到他的瞬间面如死灰,哈利只好解释他不是作为傲罗前来的。纳西莎犹豫了一会儿,大概是没有找到拒绝的理由与可能性,把哈利迎进了屋。


     马尔福也许不在家。哈利趁纳西莎泡茶的功夫打量了一下这套房子,不大,但是装修干净简洁,他们还没有落魄到他想象的程度,但也没能过上之前的生活。


     “那么,马尔福夫人……马尔、呃,德拉科他现在还好吗?”


     哈利注意到纳西莎的肩膀在轻轻地颤抖,良久,对面的女人放下茶杯:“不,他从几年前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哈利没发觉自己抽了口气,而纳西莎还在说着:“而且……而且……抱歉,这很荒唐,他现在事实上相当于一个七岁的孩子。”


     “什么?”


     “卢修斯死后,德拉科不愿意做那些事,他们……伤害了他,他的脑袋受了伤,之后就这样了。”


     “可是你没有带他去圣芒戈?”


     “是的,我回去过一次,但是我们的庄园被魔法部查封了,而且那个时候你们还在进行残余的食死徒的清剿,我无法带着他冒险,所以我们只能暂时住在这里。”纳西莎深吸了一口气,“我……有带他去麻瓜的医院,那些麻瓜医生尝试着治疗他,但是收效甚微。但是我想咒语的效果在缓慢地消失。”


     “……”


     哈利作过很多猜测,但没有想到马尔福是因为反抗了伏地魔。也许纳西莎在说谎,他知道马尔福,他知道马尔福是个懦弱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有胆子背叛伏地魔?


     “也许……你可以来找我们——凤凰社。”哈利说。


     “我们想过办法联系你,还在战争的时候,”纳西莎说,“但是,那几封信都石沉大海了。”


     “噢!我很抱歉,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这个事情。”


     “但是那都过去了,对吗?”


     哈利紧紧地盯着她。纳西莎一头漂亮的金发已经泛出了不少灰白,她的眼睛深陷进去,底下是遮盖不住的青黑色。他偷偷地觉得马尔福更像他母亲一点,一样的纤瘦。


     “你要见见他吗?我想德拉科会很高兴的。”


     “……呃,好的。”




     哈利没想过他真的要见德拉科,他也没想好要跟他说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们除了吵架就是吵架。但是现在有一点不同了,马尔福不会同他吵架了。


     马尔福没有注意到他,纳西莎关上了门,他往里面走了一步。马尔福坐在床上一边哼着歌一边看一本封面花哨的书。


     他留了长发,金发遮住了他的脸。哈利干咳了一声,马尔福转过脸来看着他。有一瞬间哈利恼怒地想到纳西莎根本是在骗他,德拉科根本就没有事。那双灰色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脸绷得紧紧地。大概过了一分钟、或者十分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德拉科脸上的严肃慢慢地被一个哈利这辈子都想象不到会出现在马尔福脸上的灿烂笑容取代:“嗨,你好。”


     “你好。”


     “你可以坐到这里来。”德拉科指着床边的椅子。


     哈利思考了五秒钟,在德拉科的注视下坐到了他旁边。德拉科把书扔掉,凑近他看了好一会儿,久到哈利忍不住地想要逃开,他才继续说:“你和他很像。”


     “谁?”


     “我的玩具,看!”


     一个小小的、有着凌乱的黑色头发、一双绿色眼睛、一道闪电伤疤、一副圆框眼镜、一根金红领带的小人。他在他的床上唱歌,哼着不成调的歌。


     “他是不是很可爱?嗯……你也很可爱,我想他也许是照着你的样子做出来的。”在哈利还在思考着马尔福是不是装出来的时候,德拉科把手伸到他面前,“我喜欢你,我们交个朋友吧,好吗?”




     哈利久久地注视着德拉科,没有说话。




    【END】


————————————————————————


*我严肃地说明,其实这篇文的真正的标题应该是《男朋友养成指南·序》


*梗来源于毒峰莉露卡,看过《死神》的应该知道,她有一个能力就是把人或物放进她的玩偶屋。所以一开始我只是想写德拉科把哈利玩偶放在他的玩偶屋里而已,然后……就偏成这个样子了。


*总得发出来才能想到有什么要改的地方,我过两天看看有没有哪里可以再改改……

评论
热度 ( 166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