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Almost Lover

好虐QAQ⋯⋯

鱼窥荷:

书信体/刀,慎

如果有一个人是我,那么这个人爱你。
如果有个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是我。



“亲爱的波特,见字如面。”
“先不用为'亲爱的'这个称呼而皱眉,只是出于马尔福家的礼貌,我不得不这么写。回归正题,坦白讲,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只会有两种可能:我仍为存活苟延残喘,或者为换取畸形的信任而命丧黄泉。”

“首先,我需要向你说明,我写这封信并不是因为想了解你的状况,我自认为你很好,我相信你的那两个朋友能时刻为你两肋插刀。只是像上面说的一样,我想当我活着的时候,告诉你一些我永远不曾对你当面说过的话。”

“说来惭愧。我并不在意邓布利多军,也就是你方对伏地魔的有所作为,但凡我有一点点的普通,我想我都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虽然依然对你恶语相加),但是,其实任何一句话的后面只要加了'但是',前面的好言都可以作废。”

“先和你说一说我的近况吧。虽然你可能不太想听,但是在这之前我做不到和你像正常同学一样交流、逗趣,然而我并不后悔,一点儿都不,因为我见识过你生气时由于激动而通红的脸颊,乱糟糟的头发在后脑勺上翘起一小撮,圆框眼镜下(它依然长得愚蠢不过我不想惹你生气)原本幽暗的绿眼睛像被突兀的石子打破了寂静的潭水,泛起一点点属于我的涟漪。”

“从我扭曲的字体你大概可以猜到,我并不健康。在前三天里(我所在的地方很黑暗,无窗,无光,我只能靠外人送来的食物推断时间,不过以我的聪慧,这应该八九不离十),我被任命去找克里斯,噢,你们内部应该明白,他从霍格沃茨逃出来后就不见所踪,伏地魔认为他大概掌握了一些你的消息,所以我被他从水牢里拽出来,这时我已经遍体鳞伤,甚至比你的神锋无影还要痛苦。”

“我被关在那里已经十日之久,原因是伏地魔怀疑当时是我故意装作认不出你,觉得那简直放虎归山,而我就成了可怜的牺牲品,其实我很庆幸我能奇迹般地活到现在。我首先被带毒的藤树条鞭打,血液干了之后从鲜嫩的伤口又重新长出肉来,此后我的身上留下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疤痕,不过我依然放不下那天生的该死的高贵架子,每日都换一套修身的西装,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

“伏地魔不至于将我置于死地,他把我交给自己的心腹,整日玩弄于我。后来我被锁在了上文提到的水牢。我总是产生幻觉,经常听到人的说话声,但又很嘈杂,我辨别不出是谁也听不清楚谈话的内容,偶尔也会听到麻瓜汽车的鸣笛声,它总是持续很久,甚至一天到晚(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我的错觉),像根针一样拼命扎进我的耳朵里,后来那种痛苦直接影响到了我的脑神经,继而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我甚至支撑不住我的身体,若不是手脚被枷锁桎梏着,我迟早淹死在那里。
那水被施了法,含盐量极高,每过一小时水位就会上升十公分,一天下来我几乎被泡了二十个小时,那些颗粒就像暴食症的蚂蚁,密密麻麻地钻进我的创口,使之感染、溃烂。我有一次因为太害怕而在水中睁开了眼睛,代价就是我差点双目失明,而从来只有病床一张,光阴在倒计,但我的心仍跳着,命悬一线,在灭亡的终章,也希望打上漂亮的一仗。”

“我也曾被摄魂怪骚扰。它们贪婪地趴在我身上,似乎要吸走所有我本就无趣的灵魂,它们的触感如同灰老鼠的皮毛一样恶心。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活着,等它们玩腻我了,把我丢在一边,我就会呆呆地回想一些过去的事情,美味的红丝绒蛋糕几乎和你相提并论。”

“我的父亲,我明白他也实属无奈,他每天都很焦躁,喜欢在书房里转来转去,热衷于摔东西,他的情绪极其不稳定,上一秒钟他还抚摸着我的脸庞,下一秒就有可能狠狠地打我一巴掌;而我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她总是哭,一直在哭,她是个好母亲,对吧?为了不老是让她看见我满身的血肉模糊,我总是穿黑色的衣物,看着她几乎一夜白头,我能做的,大概也只是小心一点,不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么说并不代表我惧怕痛苦和死亡,只是当我已经快到而立,我必须做出点什么来维护对我来说重要却少之甚少的东西。”

“对比你过去二十几年所受过的苦难这听起来可能无关痛痒,大概当初我没懂得顾忌,年少率性害惨你,我很抱歉当年对你和你母亲的侮辱,罄竹难书,至此依然于心有愧(在我变卦前你最好保存好这封信,将来你我氧化成风、变成路灯下依偎的尘埃或黄油啤酒上两朵相邻的泡沫时,你还可以揪着我的耳朵来和我对质)。在离开你之后我曾保持着每日记录的习惯,只不过随着意外和任务的增多,我现在很少写东西了,若不是因为预料到看不见尽头的以后,我也不屑于或者说懒得去写下这么多矫情的文字。”

“不知你记不记得阿斯托利亚。她有一头美丽的卷发,白皙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知书达理,温柔善良。她几乎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子。她爱我,一直陪伴着我,我曾经大胆地想过要不要带着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是每当我看着那双如海洋一般湛蓝色的,和我想象中清澈如水的绿眸并不完全重合时,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那对她不公平。”

“我经常跑到森林里对着那个曾经我藏了很多红酒的树洞说话,只不过酒陆续被我偷喝光,最后只能絮絮叨叨地根本不像个马尔福。但我还是会不断地说,说到喉咙沙哑也要继续说,我都会将没办法亲自对你说的话保存在那里,如若能有幸被你听见,我希望你不要嘲笑我。”

“这封信我不是一次性完成的。我每天晚上都会花一点时间补充和增添,怀着的心情可能不太一样,但我相信,我但愿步过瞻仰,你亦明白,看穿真相,不再对我有所怨恨(马尔福是很记仇的)”

“波特,我亲爱的哈利·波特,我希望你好,我知道你会带领魔法界重返安宁,你会休整一大段时间来恢复身体和不稳定的情绪,然后你会在光荣与掌声中完成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迎来你所应该得到的所有的爱,当然,这其中不会少我一份。我不会祝你和她幸福,拜托,你想都别想。”

“但是,”

“我祝你幸福。”

“看到这里我想你会吃惊地捂住嘴巴然后泪流满面,或者把信丢到火炉里认为是我在无病呻吟。可是无论怎样,我都没有多余的蓝墨水去写下我爱你这三个字了。”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你的,
德拉科·马尔福




———————
很久没有写德哈,有点手生,克里斯和诸多折磨都是我瞎编的,bug多,别当真。

“你的眼中映出甜蜜的忧伤和那狡黠的恶作剧,
我不愿看到你的哀伤,我以为你也一样
再见了我无缘的爱人
再见了我无望的梦想
我试着不再想你 请让我独自离去

早该知道你只能带给我无尽的心伤
无缘的爱人总是如此

我再也无法回到昔日的海边
我再也无法行驶在午夜的街道
我再也无法在清晨中醒来

希望你一切都好
而我是否能
轻易地让你走进我的生命
再离开?”

评论
热度 ( 40 )
  1. yesimooak鱼窥荷 转载了此文字
    马这个
  2. hyy_eong鱼窥荷 转载了此文字
    好虐QAQ⋯⋯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