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天生一对(19~21)

toothcup牙杯:

第十九章 德拉科的报复
没有哈利波特在怀里的一晚上,德拉科简直夜不能寐,一大早就来格兰芬多画像门口守着,打算接他家小狮子去上黑魔法防御课。


卡多根爵士看了看他的斯莱特林校服“你在等人吗孩子?格兰芬多们一向不会起这么早,你可以过一个小时再来。”


德拉科摇摇头,抱臂站在门口“没事,我可以等”


果然,一个小时后画像打开了,小狮子们倾巢而出,纷纷看了眼站在格兰芬多门口的斯莱特林。简直可以写入霍格沃兹奇迹史。


罗恩和纳威并排走出,看到德拉科马尔福,模仿着他的口气开口“看看这是谁?斯莱特林的王子站在我们格兰芬多画像门口,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德拉科冷哼一声,顾及红毛鼬鼠是哈利的好友,活生生咽下这口气“韦斯莱,波特呢?”


罗恩恶狠狠地瞪着他“你想对哈利做什么?”


同样的表情,哈利瞪着他的时候会让他心动,韦斯莱瞪着他只会让他反胃。不耐地皱眉“波特难不成要逃课?”


罗恩一脸不屑地拽着纳威“哈利已经申请了免修雪貂,当然,以你总是打不过哈利的魔法水平还是多学习一点比较好”


“.........”好吧,这一点他不可置否,哈利在黑魔法防御方面一直很优秀。但是免修?哈利喜欢的
黑魔法防御课居然申请免修?以哈利的性格这种情况微乎其微。那么问题肯定出在上课的人身上。


没有再理韦斯莱愚蠢的讥讽,德拉科直接回斯莱特林地窖,抓了布雷斯“我不在的那几天狄伦威尔斯对哈利做什么了?”


布雷斯愣了一会儿,想了想把整件事毫无遗漏地告诉德拉科。


看着德拉科越来越阴沉的脸,布雷斯有些瑟缩。“还好,波特伤的不重”


德拉科握紧拳头,指甲刺进肉里,手掌已经血肉模糊却没有内心十万分之一的痛苦“为什么我回来的时候不告诉我?”那是钻心剜骨,让人痛不欲生的钻心剜骨。狄伦威尔斯你怎么敢用在哈利身上。


潘西接下了话茬“冷静点德拉科,已经过去的事再提起只会徒增烦忧,再说,波特不是一个需要你护在羽翼下的雏鸟,他是哈利波特,那个强大的哈利波特。他不需要你替他报一箭之仇,他只是不想和不必要的人费心计较”


不得不说,潘西对于这样的哈利波特很是信服,所以德拉科喜欢他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从某方面来说这些年她在德拉科身后跟格兰芬多铁三角作对,多多少少对他们的性格有所了解。


德拉科深邃的眼睛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冰冷,一抹邪笑出现在脸庞上。对自己的掌心施了个“愈合如初”哈利不计较,不代表他能容忍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宝物遭人威胁。但是潘西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他只会用一点小手段警告狄伦威尔斯。


狄伦威尔斯课书上的理论知识已经接近尾声,打算进入实践部分的时候,德拉科才姗姗来迟。脸上没有任何的歉意,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


狄伦看到德拉科有一瞬间的停顿但很快又滔滔不绝地讲起黑魔法史。“好了,现在我们来练习“除你武器”,简单实用的缴械咒。”


德拉科站了起来,浅浅的假笑让人不寒而栗。“听说威尔斯教授喜欢用学生来做练习对象?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自荐?”


狄伦眯了眯绿色的眼睛,点点头“好,那请马尔福同学上台。”德拉科肯定知道他对波特的所作所为,不过无事,反正他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在狄伦对着德拉科施缴械咒的一瞬,德拉科举着魔杖回击“塔朗泰拉舞”


不过两秒钟,狄伦就在台上翩翩起舞,别扭的动作滑稽可笑。


“抱歉,教授,不小心念错了咒,不过真是不错的舞技,特别的.....不堪入目?”德拉科冷笑着走回座位。


所有在场的人都憋着不敢笑出声,但也有个别忍不住的小狮子发出细小的声响。接着变成了哄堂大笑,赫敏也翘了嘴角,更别提罗恩,臭雪貂第一次干这么好的事。


消息传到哈利的耳边已经是海格的神奇生物保护课的时候了。


“可惜你当时不在场哥们儿,不然肯定会觉得解气”罗恩兴冲冲地说。


肯定是帕金森他们告诉德拉科的,哈利在心里叹口气,他不想让德拉科过多插手这件事。反正狄伦威尔斯他也不放在眼里,对他做出不了实质性的伤害,他相信真要论起黑魔法防御术,他不一定比狄伦差。


“好了,同学们,黑湖的人鱼很危险,一定要小心,我们现在需要人用我手中的“人鱼魔药”把它吸引上来。哈利,你可以吗?”海格果断选择了自己认为魔法最厉害的学生。


哈利点点头拿了魔药瓶,给自己施了个“防水咒”游向水底。看到人鱼后,哈利拔开瓶塞任由魔药在水中四散开。


忽然,哈利被水底一些闪闪发光的银灰色石头勾去了注意力,他慢慢向深处游去,可是人鱼已经向他靠拢过来用尖利的嗓音恐吓他,不快点上去肯定会被抓伤。


哈利迅速从水里捞了块石头,掏出魔杖念了句“荧光闪烁”,水底迸发出的光亮让人鱼退却几分但依旧露着尖牙恐吓他,哈利疾速上游,人鱼也紧随其后,虽然哈利凭借着相当不错的水性很快钻出了水面但还是因为激怒了人鱼腰上被抓了三条深红的血印。


“天哪,哈利”罗恩和西莫冲上前翻看哈利的伤口。


“快,快把哈利送到医疗翼”经过德拉科那次的巴克比克事件,海格现在已经能应对这种突发情况。


哈利的脸色有些苍白,单手捂着腰上的伤口,另只手看了眼被自己紧握在手的石头,欣慰地笑笑,还好,没有白挨三下。


这差点把抬着他的罗恩和西莫吓到了,哈利是不是在湖里撞到礁石撞傻了?不然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傻笑呢。


第二十章 哈利受伤
医疗翼,庞弗雷夫人正用魔咒治疗哈利的伤口,这位医疗翼女王大人抱怨着让学生接触人鱼的危险。“哈利,你得在医疗翼待到明天才能走,人鱼的爪子含有剧毒,可能会引发身体反应。”


哈利.医疗翼常客.波特习以为常地点点头“好的,谢谢夫人”


庞弗雷夫人叹口气替哈利关上了门,真是个多灾多难的男孩儿。


西莫和罗恩站在哈利床边,罗恩一脸忧心忡忡“你还好吧哈利?那些人鱼怎么会突然攻击你?”


哈利也有同样的疑惑,人鱼虽然一向不与人类亲近但也不会平白无故攻击人。难不成是因为那块石头?之前三强争霸赛的时候明明还不在那。“我也不知道,罗恩”


“好吧,哥们儿,那你先好好养着,我和西莫下午还有麻瓜研究学,赫敏没有课,我让她给你带点吃的吧”还没等哈利说什么罗恩就和西莫离开了哈利的视线。


哈利闲来无事干脆召唤来自己前两天刚借的《神奇动物》津津有味地看起来,徜徉在神秘莫测,品种繁多的奇兽中无法自拔。庞弗雷夫人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放置两瓶魔药的盘子。


“你在看书吗孩子?你现在需要休息,先把这瓶魔药喝了,另外一瓶记得睡前喝。”庞弗雷夫人不放心地嘱托。


“庞弗雷夫人,教授让我拿魔药给您”一个低年级的赫奇帕奇学生怯生生地端着一大盘魔药站在门口。


“好的,我来了孩子,你小心点。哈利,你一定要全部喝完”


“我会的,夫人”听到哈利的保证庞弗雷夫人才走了出去关上门。


哈利长出口气,心里无比感谢那个赫奇帕奇的学弟。拔了瓶塞轻尝了一小口果然味道和斯内普教授熬制的魔药是一个级别的。强忍着腹部和味觉的不适感,哈利喝下了大半瓶,转过身偷偷朝瓶子丢了个“消影无踪”


好巧不巧这一切刚好被进来的德拉科看在眼里“魔药可不是这么让你浪费的,医疗翼常客波特”


至少在看到哈利还能活蹦乱跳地使小把戏的时候,德拉科内心压着的石头落了地。


哈利瞪着绿色的眼睛,一脸你奈我何“要你管,你是谁?进来做什么?”还在为领带事件生气的哈利。


德拉科挑眉作出一副伤心的表情“你不认识我了么宝宝?我是你爸爸啊”


“..........你怎么不去死”哈利顿感无言以对。


“我怎么忍心让你守寡”德拉科笑意盈盈地拎着手中的食物走近哈利的床边。


哈利看了眼他手中的提拉米苏,默默妥协了“我饿了马尔福”


德拉科捧着蛋糕在哈利眼前晃了一圈“亲我一下就给你吃如何?肯定划算”


“............”哈利直接一个“统统石化”,很快就吃到了垂涎已久的蛋糕。


德拉科一直等到哈利吃完才给他一个“咒立停”恢复了自由。活动着僵硬的手腕,德拉科略带委屈地看着哈利“小没良心的,亏我带吃的来看你,你就这么对我?”


哈利收拾好东西,躺回了床上“说到这个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这?”


德拉科耸肩,用指腹抹去了小狮子嘴角的蛋糕残屑。“因为我本来准备去上古代魔文课,路上碰到了要给你送吃的格兰杰,我就替她代劳了。”


哈利一脸不可置信“你逃课?这可一点都不马尔福”


德拉科淡定自若地点头,捏捏哈利的鼻尖“听说你受伤我哪还有心情上什么古代魔文,还有我现在已经不是马尔福了哈利”


这句话直戳哈利的伤疤,那股对德拉科愧疚的情感再次涌上心头。掀开被子往旁边挪了个空位“德拉科,陪我躺会儿”


德拉科欣然上床,让哈利枕着自己的肩窝,手臂微微弯曲揉着小猫的头发。“哈利,你是不是还有事没告诉我?”


哈利的身体有一秒细微地僵硬“嗯....你说黑魔法防御课那件事吗?”


德拉科轻吻着哈利的前额“宝宝,我知道你有独立的思想不喜欢依靠他人,但是至少让我知道你有危险,你受伤了。给我一个站在你身边陪你面对的机会,我是你的伴侣,我想和你一起分享,
不管是难过也好高兴也罢,我都想和你一起,答应我,以后不能再瞒着我了好吗?”


哈利的手穿过德拉科的脖颈,抬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混合着感动,喜悦以及深深的爱意,以吻封缄,将从未说出口的情感尽数传达给对方。“我答应你,德拉科”


德拉科心满意足地搂紧哈利,像哄孩子一样轻拍着他的背。“乖宝宝,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陪你”


哈利感到眼皮慢慢沉重,最后一丝光亮也随之消失。


听到哈利平稳的呼吸声,德拉科停下拍抚的动作,嘴角的弧度缓缓扩大,帮人摘下眼镜放在桌上。哈利,原谅我的谎言。


等赫敏轻手轻脚地探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床上两个相拥的身影,德拉科极具占有欲地将哈利护得滴水不漏,哈利只有一头黑发露在外面。德拉科的下巴抵着哈利的发顶,二人似乎沉浸在甜美的梦境里。夕阳余晖散落在两人身上,说不出的岁月静好。


赫敏悄悄地关上门离开,心里也被一种名为幸福的情绪涨满,哈利终于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怀抱
和归宿。


德拉科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的黑发爱人,吻落发顶,轻轻抽离了自己的手臂下床,避免惊动熟睡中的人。天已经趋于黑暗,晚霞的最后一丝淡薄的余光渐渐消失。要不是
哈利需要吃点东西,德拉科真想就这么和他多待一会儿。


庞弗雷夫人刚好迈入房间“”你醒了孩子?现在已经不早了,你可以去吃点东西,我看看哈利的伤口”


德拉科点点头让开了身子任由庞弗雷夫人轻手轻脚地掀开哈利腰侧的衣服,原本狰狞的伤口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粉色,但还是让德拉科心里一揪,他莽撞的小狮子太容易受伤了。


“伤口过两天就能复原了,晚上他可能会发热,记得让他把这瓶魔药喝完。这两天照顾好他,别让他吃太过刺激的食物,糖分也尽量少接触,会影响魔药的药效。”


庞弗雷.早已看穿一切.夫人看着紧皱眉头的德拉科安慰地笑笑“他会没事的,你可以用完晚餐再回来,晚上你可以在医疗翼留宿,哈利需要人照顾”


德拉科刚到斯莱特林长桌坐下,布雷斯和潘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去哪了?古代魔文课”


“照顾哈利,他被该死的人鱼抓伤,我就说那个傻大个的课上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只有愚蠢的格兰芬多才会喜欢他的课”德拉科怒气冲冲地瞥了眼教师席上的海格。


布雷斯和潘西对视一眼,同时瞧见了彼此眼里的无可奈何,恋爱中的人啊!“那你吃完是回男主席室还是斯莱特林地窖?”


潘西狠狠给了布雷斯一个脑崩,你这不是找骂。“还用问,德拉科肯定是回医疗翼陪他的小狮子。”


德拉科思索着晚该怎么安抚没有甜点的小猫“恭喜你潘西,你的智商终于有所提高。”


与此同时,格兰芬多长桌也很热闹。罗恩喝着手里的南瓜汁,左手拿着奶酪“赫敏,我们晚上去看看哈利怎么样?我还以为你下午会留在那陪他”


赫敏在心里叹口气,等哈利和德拉科尘埃落定差不多就要搞定眼前这个笨蛋男友了。“不用了,
庞弗雷夫人说哈利需要休息,我们不能打扰他,明天他就能回来了。”反正那个爱妻狂魔肯定会陪着哈利,他们去反而会影响哈利休息,特别是迟钝的罗恩,说不定会直接在医疗翼和马尔福干一架。


罗恩点点头,大口咬下蛋糕,嘴里塞的满满当当“刚好明天是周末,我们可以去接哈利回来。”


赫敏“.............”周末你起得来才怪!


第二十一章 初步觉醒
德拉科再回医疗翼的时候,哈利依然在沉睡丝毫不见醒的迹象。德拉科轻轻阖上门,走到床边,
像抱婴儿一样抱起哈利,放在自己腿上坐好。用被子裹紧人,下巴抵着人发顶,哈利不满地动了动身子,头靠在德拉科胸前一点一点的。


德拉科拍了拍哈利的背部“wake up,sleepyhead.”


哈利揉了揉眼睛发出细小的嘀咕声“别吵,我想睡觉”


德拉科情不自禁地吻了吻哈利迷糊的睡颜“嘘,我知道,但是宝宝你得起来吃点东西”


哈利无奈睁开眼,即使看不清德拉科的脸,但依旧看着眼前这个模糊的影子“好好,我知道了,我吃就是了。”


德拉科帮哈利戴上眼镜“真可惜,本来你要是坚决不吃我就能喂你了哈利”


哈利才注意到两人略微怪异的姿势,挣开德拉科环抱他的手臂,坐回床上。“我怎么不知道马尔
福少爷还有喂人吃饭的癖好。”


德拉科取出施了保温咒的食物摆放在哈利面前用围巾变出的小桌子上“这个特权只属于哈利波特亲爱的”


番茄意面,奶油蔬菜汤,金枪鱼鸡蛋沙拉。如果是以前的哈利,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去还大赞美味。可是现在的哈利的第一反应是“怎么没有甜点?”


德拉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包装好的小布丁“这是潘西给你的礼物,蜂蜜公爵的新品”因为体积小所以适合三岁以下儿童食用。当然,这句话德拉科还没胆子说。


哈利不满地看着手心里只有一丁点大的布丁“好吧,帮我谢谢帕金森,可是我想吃覆盆子冰淇淋”


德拉科咳嗽两声,坐在床沿“宝宝,庞弗雷夫人说你现在不能摄入太多糖分,等你好了想吃多少吃多少。”


哈利还是有些没吃到餐后甜点的怨念,但仍旧老老实实地把食物扫荡一空。


然而,德拉科的预感还是应验了。让哈利喝下这瓶魔药比让他吃完没有甜点的晚餐难得不止一星半点。


“我就喝一大半”哈利坚持。


“不行哈利,你得全部喝完,庞弗雷夫人嘱咐过”德拉科将瓶口凑近哈利。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怂啊马尔福,对长辈的话唯命是从,以前是粉红癞蛤蟆现在是庞弗雷夫人”哈利被魔药的味道弄得心烦,毫不择言地脱口而出。


德拉科举着魔药的手明显顿了顿“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波特?”


哈利知道自己刚刚说了过分的话,有些理亏地拿过德拉科手上的魔药一饮而尽,嘴里弥漫着魔药的苦味,紧皱眉头。


德拉科拉过一脸苦相地小狮子,低头吻住他的唇,趁其不备舌尖探入,将他嘴里的魔药残液一扫而空。“现在还苦吗?”抵着小狮子的额头。


哈利呆愣了片刻,摇了摇头,抬手回搂住德拉科“不苦了,甜甜的。”哈利上扬唇角。


德拉科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去写本书,《如何把一个大男人宠成“小公举”》。


饭也吃了,药也喝了,觉也睡饱了。德拉科作为男主席要巡夜,得晚点才能回来陪他。说起来,
自己好像越来越习惯德拉科的存在。他的宠溺,他的吻,他的照顾,他的怀抱,他的爱语都让自己逐渐沉沦。德拉科是一个完美的情人,无论从任何方面,但哈利不知道,他是不是最适合他的伴侣。


赫敏在哈利眼前打了个响指才让他回神。


“你怎么来了,赫敏?”哈利拉着赫敏的手。


赫敏放下手中的书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来看看你,今天晚上轮到男主席巡夜”赫敏别有深意地冲哈利眨眨眼。


哈利的脸染上一层薄红,捏了捏赫敏的手“赫敏.......”


赫敏笑出声“所以你现在算是作出决定了吗哈利?”原本嬉笑的俏脸变得严肃,眼神里透露着认真。


哈利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虽然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最终的选择,但是我想试一试赫敏。”


赫敏单手支腮看着哈利“那你喜欢马尔福吗哈利?”


“喜欢的感觉是怎么样的赫敏?”哈利紧盯着纯白色的被子。


“你之前不是喜欢过秋张和金妮么?”


“..........但是好像感觉不太一样”


赫敏看着正在慢慢开窍的好友露出满意的微笑“所以这种差别要你自己去体会,哈利”


“那你和罗恩是什么感觉?”哈利刨根问底。


赫敏无意间摸到了手腕上罗恩送的手链,明明不是很漂亮甚至还有一点怪异,但自己还是爱不释手。“当你的开心,生气,担忧一系列情绪都跟一个人有关的时候你就喜欢上他了。当然,每个人都不一样,哈利,答案就在你的心里,follow your heart.”


两人聊的正欢,门外响起了德拉科和庞弗雷夫人说话的声音。哈利非常敏感地捕捉到了“魔药”二字,下意识地反应是又要喝该死的魔药了!不是说好两瓶?


赫敏看着哈利倏然苍白的脸色关切地看着他“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庞弗雷夫人进来?”


哈利手忙脚乱地钻进被子里“拜托了,赫敏,德拉科进来就说我已经睡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进来一阵冷风,德拉科脱下外袍走了进来“格兰杰”算是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赫敏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魔药瓶联想到蒙在被子里的人,顿然醒悟。


“马尔福,巡夜结束了?”赫敏本来就不是抓着过去不放的人,既然马尔福不再针对他们,她也会既往不咎,更何况他现在是哈利的男朋友。


德拉科点点头,迫不及待地想看哈利,却发现本应该生龙活虎的小狮子又埋在被窝里“他睡着了?”声音压低了许多。


赫敏强忍笑意,装作平静的声音“嗯,他睡了,刚睡的”故意强调了“刚”字。“你好好照顾他,我先走了。”起身向外顺便帮两人带上门。


赫敏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哈利躲在被子里心里埋怨着赫敏。


很快领悟到赫敏意思的德拉科将魔药放在桌上,抱臂看着打算一装到底的小狮子“哈利,你要知道,你就算是睡着了,我也能喂你喝进去”


哈利眼瞧着被识破了,只能慢慢坐起来改苦肉计“可是我不想喝那玩意儿,恶心死了还很苦”


德拉科挑眉凑近他“真的不想喝?”


哈利摇头。


德拉科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很简单,亲我一下,要这里”德拉科点了点自己的唇。


哈利心里盘算了一下,反正亲他又不会死,这瓶玩意儿喝下去半条命都没了。权衡再三的哈利很爽快地抬头蜻蜓点水般吻了下某人的嘴。


虽然时间很短,但德拉科还是满意地揉把哈利的头发“其实本来就没打算让你现在喝,庞弗雷夫人说如果你深夜发热再喝,没有的话就不用”


“...........”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关于潘西礼物的小番外


斯莱特林长桌
德拉科:潘西,你在吃什么?


潘西:蜂蜜公爵推出的新品,适合三岁以下儿童,因为小,所以用这个当餐后甜点不会胖


德拉科:三岁以下?潘西,我果然还是高估了你的智商


潘西:........这不是重点


德拉科:你还有没有?


潘西:还有一个我打算当明天的甜点


德拉科:你这么胖就别吃了,给我


潘西:.....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德拉科:我不是求,是要,你给不给?


潘西:不给


德拉科:和你遗落在交谊厅的宝贝耳环说再见吧


潘西:你想干嘛?


德拉科:没什么,一个简单的消影无踪


潘西:你敢?


德拉科:你看我敢不敢


潘西:......给你就是了,别对我的耳环下手

评论
热度 ( 108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