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德哈】Broken Wings 下(多重人格德/治疗师哈)

棒呆了的文!

Double K:



原梗kill me heal me。我这大纲文大概是毁了个好梗。




【06】
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哈利看着床边放大的德拉科的脸,没敢贸然打招呼,万一是科特,自己叫错了名字,他非得嚷嚷着去死不可。
“宝贝儿,我是谁?”他的眼睛极温柔,要让人在里面溺死似的甜,问话却是小心翼翼的,像是生怕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是德拉科。”他脱口而出,仿佛叫这名字已经叫了很多年,“那个温柔的德拉科。”
德拉科立刻笑开了,温柔已不再是合适的形容词,他看起来像一只被顺了毛的大型犬,因为被认出来了所以笑得像个大傻子。他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放在自己眼前,阳光细碎地透过他不断移动的五指落在他脸上,他看起来那么开心。
“都已经晚上了?”顺着德拉科指缝间的阳光向窗外望,已经是一副日暮景象。
“我想让你多睡会儿。”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哈利最熟悉的那个德拉科,“而且,你要给我一点时间准备惊喜。”
“惊喜?”
“波特先生。”他做出绅士礼,脸上依旧挂着哈利熟悉的调侃,“请问我有这份荣幸和您共进晚餐吗?”
“当然。”哈利把手放进德拉科伸出的掌心中,他的心莫名地跳得快起来,咔嗒,冥冥之中他听到一块拼图被拼回原位的声音,“如果你不嫌弃这位先生昏昏沉沉邋里邋遢的样子。”
“永远不会。”他引着哈利和他走到大厅,那里已经被他布置得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精巧别致、用尽心思,长桌上铺好平整的暗红缎布,金色的流苏安静地垂下,玻璃器皿和银质餐具粼粼反光,蜡烛和巨大的水晶吊灯交相辉映,马赛鱼羹、鹅肝排、巴黎龙虾等等等等摆了满满一桌子,一应俱全。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把这里布置成正经法餐的菜式了,简陋了一点。”
“你真是让人意外。”哈利笑起来,有些过于温柔了。
“我没有时间了。”他耸耸肩,“而你值得最好的一切。”
“嘴真甜。”
“那我会得到什么奖励吗?”德拉科扬眉,“或许您愿意品尝一下我这抹了蜜的嘴唇?”
他的语调轻佻,态度也并不认真,他并不期待回应。这个认知让哈利忽然有点心疼。
“不。”哈利的目光下移至德拉科的双唇,然后他用自己的手指替代目光,温柔着抚摸着那柔软细腻的皮肤,“那上面不是蜜,是毒药”,接着他用嘴唇取代了手指。
而德拉科为此感到窒息。
长长的一吻结束,哈利微喘着,而德拉科则是明显的已经意乱神迷,他的眼神迷乱地扫视着哈利,“梅林啊,我真希望我能在你像哈利那么大的时候遇到你……”
“……你在说什么?”
德拉科表情慌乱,似乎自知失言,突然闭上了眼睛。
“别装傻,你说什么?”
“对女孩说话这么不客气不太好吧?”“德拉科”睁开眼睛,不满地打量了下自己身上明显男性化的着装,“毕竟好不容易才轮到我的时间。”
“卡罗尔。”哈利对这个人格很有好感,他觉得她很像自己没能有机会拥有的妹妹,“你的时间,你说了算,你想干什么?”
“嗯……你能陪我看个电影吗?”在哈利点头之前,她又赶着说道,“别急,等我先换身不那么难看的衣服。”
然而等卡罗尔换好衣服出来,哈利先是邀请她上座,符合礼仪地替她拉开了椅子,然后一起解决了德拉科精心准备的晚餐。他有时候也像斯莱特林一样喜欢干些坏事呢,和卡罗尔碰杯的时候,他有些好笑地想。
最后,他们终于凑在一起,看卡罗尔想看的那部电影。《神奇女侠大战美国队长》,电影里讲的故事挺有趣,两个年轻人白天有各自的职业,晚上却化身超人和蝙蝠侠惩恶扬善,一日在捣毁邪恶组织九头蛇时,误伤卧底在九头蛇中的美国队长的挚友冬日战士,美国队长召集了复仇者联盟,打算为自己的竹马讨回公道,两个年轻人的前辈神奇女侠终于忍不住出场,不打不相识,局面被控制住之后,她讲述了同样遭遇不幸的她的爱人的故事,双方和解,各退一步,决定共同对付九头蛇……
卡罗尔的头突然靠在他的肩上,显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他惊了一下,随即把那金发脑袋摆在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上,把刚刚被抢走的爆米花拿了回来。
正义者联盟最终取得了胜利。老套的结局,哈利打着哈欠,最终也在沙发上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人,身上披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衣服。今天又是谁呢?他有点头疼地想。
地下室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循声一路寻去,果然是科特,他又在不知疲倦地做着魔药,像哈利第一次遇见他那样。
“科特?”
科特不说话,自顾自地翻着书。
“说些什么吧,打个招呼也好。”
他抬头看他一眼,随即冷漠地再次低下头。
“你知道……”哈利绞尽脑汁底想着话题,德拉科在的时候这可从来都不是他的活儿,突然,他想起了詹姆斯临走之前的话,于是问题几乎脱口而出,“你知道我丢失的记忆去哪了吗?”
科特的动作停顿了两秒,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
“你知道什么的对吧!”本来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真的见到了意外的反应,哈利激动地叫起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科特不为所动。
“求你了,告诉我吧。”哈利立刻转变战术,“告诉我吧,科特科特科特科特……”
“你想要真相?”科特盯着液体中自己的倒影,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那我就告诉你真相。”
当他拉着哈利的手开始念“移形换影”的时候,这么近的距离,他才看见,科特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充斥着沉重的痛苦。
他被科特带着,一路走到校长办公室前。
“口令。”
“现在是麦格教授当校长,不一定是以前的口令。”
“别废话,口令。”
“格兰芬多。”
石门应声而开,当他们踏着旋转楼梯走到冥想盆前的时候,科特抽出自己的回忆,将那丝银白色甩进了冥想盆中。
“欢迎来到真相。”科特勾起一边嘴角,是久违的属于德拉科的那种讽刺的冷笑。
他们一起坠入回忆。



【07】
“你想做什么呢?”
在德拉科意识的最深处,有一个声音这样问他。他正躲在一棵树后,一个食死徒得知了邓布利多军的下落,正打算去告知黑魔王。
“你想做什么呢?由着他去,还是……杀了他?”
不可能。他在心底反驳那个声音。那是我的同僚,我杀了他,黑魔王会杀了我的家人的。
“那就任由哈利波特去死?”
当然不行。但是。但是。
“懦夫。”他听见那个声音这样骂他,他打了个激灵,“你做不到,那就让我来,交出这具身体。”
休想。
“那你就自己去做。”那声音中的嘲讽比他本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人都快走远了。”
他失去了意识。
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和那个食死徒在一片荒地里,准确地说,和那个食死徒的尸体。尸体的黑色袍袖被高高挽起,一行小字——大概是被“神锋无影”刻上的——覆盖在黑魔标记之上。
“Hey coward,I'm KURT.”
Kurt.Hurt.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撞了似的,突然地呼吸困难,疼痛纠结一股脑地涌上来,要把他的心撕碎,但片刻就消失不见,他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而痛了。
“你欠我的。”那声音低沉地响起,从此留在了他的意识里。
那是德拉科分裂出来的第一个人格。
他们曾经试着好好相处过。德拉科再也不怕做那些生死攸关的决定了,当有别的重要的和哈利波特起冲突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逃避,当他再次清醒,问题总是已经解决了。而科特就在这个过程里变得越来越暴力,越来越厌世。
如果说他原本是在灰色的世界里挣扎,那科特就是在努力地把他往纯粹的黑暗中拽。而人在黑暗中的时候,往往都是渴求光明的。他独一无二的光明。
当他又一次陷在噩梦里,他在梦里见到两个人,一对兄妹。哥哥和他叫一个名字,德拉科,他不擅长其他,唯独擅长爱一个人,那正是德拉科最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而那个女孩,天哪,那真是他见过最好的女孩了,不知为何,他坚信哈利波特一定会为这样的女孩所倾倒的。
他分裂出了一对双胞胎人格。另一个德拉科总是在抱怨他责备他,这减轻了他的愧疚自责。而那个自称卡罗尔的女孩则凡事都不往心上去,当他的痛苦令他感到难以负荷的时候,女孩会出来,她包容地理解那一切,以她的方式——以德拉科觉得那些女孩会的方式。
他晃晃悠悠地回到了灰色的地界,直到那一天,他失去了父母。他们的双目圆睁,犹自放不下心地看向他的方向,身上唯一的也是致命的伤口,来自黑魔王。他前所未有地依赖他的教父,斯内普,尽管他沉默寡言,有时显得不近人情,但这是他此时唯一能从之汲取到一点安全感的人了。
而斯内普不久葬身于黑魔王的巨蟒纳吉尼之口。
他感受到痛苦,比他所能承受的多得多,就连卡罗尔都无法完全替他承担。科特带走了那种回忆,但情感需要填补,于是詹姆斯应运而生,失去双亲的苦楚不再清晰,他以为自己只是对哈利的经历太过感同身受了,他简单地将之归结为爱情。
于是新的执念诞生了。如果我能在一切开始之前遇到哈利波特,那该有多好。他的记忆开始混沌,一直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今天这身体属于谁,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只想一切重新开始,或尽快结束。
战后,德拉科的主人格渐渐再次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但是好巧不巧,那个时候做傲罗的哈利出了事故,他落入了食死徒余党精心编织的圈套。在他失去小天狼星的帷幕前,他被黑魔法唤起了所有那些至亲离他而去的画面,那些早已经被封存在记忆深处的伤疤被一次性血淋淋地揭开,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乱晃,一遍遍提醒着他他都失去了什么。
那样下去他会疯的。
德拉科再次逃走了,科特施咒让哈利忘记了绝大多数有关战争的记忆,并将之伪装成受伤引起的失忆。
这时的德拉科身边仍陪伴着他的正是名为他未婚妻实则是他至交好友的阿斯托利娅,她很快发现了他精神状态的不正常。于是才有了最开始的求助于哈利的一幕,而赫敏也深知一个人失去大块记忆将可能带来不可逆转的精神创伤,于是两个姑娘联手,将两个病人放在一起,指望着他们能够愈合对方的伤口。而德拉科始终不敢面对哈利,所以主人格从未在他面前出现过。
“疤头,你怎么了?”而那久违谋面的主人格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他带着哈利跳出冥想盆,竭力装出不在乎的样子看着几乎要晕过去的哈利。
“太多了,有太多东西在我脑子里。”
“我知道,你的脑子里有太多没用的垃圾。”他皱眉嘲讽,但最终将哈利拉进臂弯,一起移形换影回到了马尔福庄园。
哈利已经因为过载的记忆彻底晕了过去,他的眼睛紧闭着,没能露出德拉科最喜欢的绿宝石似的颜色。但尽管这样,他正以德拉科从没敢期待过的方式靠在他怀中。不是其他任何人——或是人格——而是德拉科。



【08】
事情比任何人想的都简单,当德拉科终于愿意面对哈利,其实他的病就已经好了大半,因为这一切的开始,不过就源于他对哈利的执念。
他们和好,像少年时多年的宿怨从不存在。他们相爱,以一种旁人看起来诡异的速度。
德拉科的力量前所未有地强,哈利已经有差不多一个礼拜没见过其他人格了,他知道,差不多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人格源于德拉科自己的偏执,当他自己想开了,多年执念一朝得偿,人格们所依靠生存的东西也就正在消失。
“孩子。”
哈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周以来头一回,德拉科被夺了控制权。
“詹姆斯?”
“我是来和你道别的。和你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已经足以让我感到欣慰了。我祝愿你能得到这世上所有的美好和幸福。”他狡黠地眨眨眼睛,“不要太想我。毕竟是年纪最大的,我得给那些小混蛋做个表率。再见……再也不见。”
“詹姆斯……”他没来得及完成这个句子,詹姆斯已经潇洒地离开了。

詹姆斯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路,黑暗而且没有尽头,但是前方有光,往日他总是犹豫不决,因为只有原地才有属于他的孩子的气息,但是今天他没有犹豫,他义无反顾地开始走,尽头的光终于露出真容,那是一座小木屋。
冰天雪地里,只有那屋子里燃着火,暖意融融。他闭上眼,听到小哈利的哭声,莉莉正哼着歌哄怀里的孩子。倏忽那声音变了,是斯内普在训斥着年幼的德拉科不好好学习魔药,纳西莎在一旁轻声劝解着,但言语中也不乏对德拉科的严厉。
那声音一变再变,不变的是那种温暖。天地之大,但有一个地方只为你而存在。人间烟火。
他释然地笑,推门而去,消失在门后。

“他走了?”德拉科看着哈利含着泪水的眼睛,不确定地问。
“嗯,詹姆斯。下一个是谁呢?”哈利发现,自己竟然对每一个人格都生出莫名的不舍来。
“我。”
“哦,卡罗尔。”哈利立刻从微妙的神态语气认出了来人,“你也愿意离开?”
“我不愿意。”那一点女儿娇态显露无疑,她抱怨起来,“本来日子就很难过,总是他们的时间,我的时间很少,可是我还是很喜欢活着啊。”大颗大颗的眼泪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我知道他们都觉得我坚强,难过的时候才放我出来,可是心碎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想要活着。”“她”直直地望进哈利的眼睛,“你要杀了我吗?”
“我不是想杀了你,我没想杀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哈利把语气放轻放缓,极温柔地拭去“女孩”颊边的泪,“你们就像……就像拼图的碎片,现在只是回到应该有的位置上了,你们只不过回到德拉科的名字下,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他的眼神太诚恳,叫人没法对他说不。
“我不舍得,我不舍得这世界,我不舍得你。”“她”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凑近哈利,偷走了一个吻,“我也舍不得。我比他们都更爱你。”
“我也爱你,我也爱卡罗尔。”
“德拉科”又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最后一次对他展露微笑。“再见,我的天使。”
看着现在看起来睡着了似的德拉科,哈利突然地泣不成声。都是因为自己吗?是因为自己,德拉科才会变成这样的吗?他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能引得另外一个人这样把他放在心上?他的每一个人格,都是因为自己才会产生。

“别哭了,我们走吧。”德拉科温柔地看着卡罗尔。
“他创造出我们,就该承担责任,凭什么到了时候,我们就活该离开呢?”
“卡罗尔,每次承担痛苦是不是很难受?”
“是。”女孩子信任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那你喜欢哈利吗?”
“胜过我喜欢我自己,尽管我不像你那样喜欢表现出来。”
“那哥哥带你去一个再也没有痛苦的地方好不好,那个地方还会有一个也非常喜欢你的哈利波特。”
他牵着他孪生妹妹的手,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前。
“你看,现在是红灯,等到了绿灯,我们就过去,在马路的那边,没有烦恼,没有痛苦。”
卡罗尔擦干眼角的泪,刚好就变灯了。他们牵着手走向彼岸,化成了一阵风,消失不见。



【09】
“轮到我了?”德拉科保持着睡眠状态几乎一整天,到第二天凌晨才终于恢复了神智清明。
“科特?”哈利刚刚睡着,但这时也被突然吓得坐起来。
“是我,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地桀骜,“我不搞那些肉麻兮兮的告别,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做什么?”
“我要你把这个喂给德拉科,在我离开之后。”哈利怀疑地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小瓶魔药,“吐真剂罢了,会很好玩的。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不会害他的。我就是他,”他顿了一下,很艰难地说完了这个句子,“他就是我。”
“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哈利的目光落在远方。
“别蹬鼻子上脸啊你。我走了,所有回忆就要归位了,如果那个懦夫承受不了的话我还会回来的,而且到那个时候我还会永远占据这个身体的时间。”科特不耐烦地看着他,渐渐地脸上竟然浮起几分难为情似的羞怯,“不过,他现在……我现在不想死了,谢谢你。”
哈利猛地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心里是说不出的震动。
“科特?”
那里已经没有回应。
“德拉科?”他于是百感交集地放下心来,等着和真正的德拉科分享他们之间的第一个亲吻。
“我不是德拉科。”
哈利瞪大了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新人格?



【10】
“我叫哈利波特。”他的声音软糯,有几分孩童特有的味道。
德拉科对着哈利波特说自己是哈利波特。这画面真的够诡异。
“慢着。”哈利脑海中突然有了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是这一阵发生的怪事已经够多了,“你多大了?”
“六岁。”
德拉科的声音不期然地在他脑海中响起,“我希望能在一切开始之前就认识你。”
二十六岁的哈利透过另一个人与六岁的哈利穿越时空相聚。他鼻子发酸,但他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我也是哈利波特。”看着小人儿疑惑的眼神,他耐心解释,“我是二十年后的你。”
“我二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你很担心对不对。因为姨夫姨妈表哥对你都不好。”
小男孩点点头,努力摆出坚强的样子。
“放心吧,一切都很好,你只要好好地努力生活。二十年后啊,你会有朋友,有家人,你还有个教父呢,会有很多人爱你。”
男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对着他笑开了。

在“哈利”离开而德拉科还未归位的短暂瞬间,哈利趁机把那一小瓶吐真剂喂了进去。
“结束了?”得到哈利肯定的点头之后,他有点不高兴地问,“为什么要让另外一个德拉科亲你?”
“你自己在吃自己的醋?”
当然没有。“嗯。”德拉科震惊地发现自己说不出自己想说的话。
哈利也开始觉得科特的提议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你喜欢我吗?”
当然不,你个蠢蛋。“非常。”
“你爱我吗?”
你在说什么混话。“胜过一切。”
“那我们一起生活吧。”
你疯了吗。“永远。”

爱上你,我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如果我有一对翅膀,那么它们曾经破碎了。但是你替我编织我破碎的翅膀,我会再次学会飞行,再次自由生活。
我再也不感到恐惧,因为我如此清楚地知道你已融入我的血液,永远伴我左右。






END



评论
热度 ( 123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