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Drarry】暗恋阵线联盟 (下)

利亞超級史萊特林啊啊啊!

青铜念珠:

来填坑了。断了太长时间,好多梗我自己都忘了QAQ


————————————————————————————


两个月后,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积雪融化,打人柳都抽出新芽,壁炉的火光彻底熄灭。罗恩和赫敏依偎在一起看书,对面的扶手椅里分别坐着哈利和金妮。他们最近都很忙,一个忙着教斯莱特林打魁地奇,另一个忙着和斯莱特林练习咒语。


为此他们甚至取消了周五下午的例行约会!


这不正常,这完全不正常。罗恩靠近赫敏,在她耳边轻声问:“这两人要多久才会发现自己仿佛谈了假恋爱?”赫敏嘟了一声,看向对面——哈利在用金妮的魔杖练习今天的魔咒——据他说,他要亲自尝试一下用一根不太趁手的魔杖究竟是什么感觉;而金妮正在看一本麻瓜健身教程,尝试为马尔福的准未婚妻制作一个提升身体素质的锻炼计划。保守派的纯血巫师通常过于看重魔法而忽视了对身体力量的训练。


赫敏咳嗽两声,在罗恩的怂恿下开口:“哈利,金妮,你们最近有约会过吗?”


两人同时抬起头,表情出奇地相似,都是一脸“我们哪有时间约会”的懵逼。金妮将健身教程放在膝盖上:“呃,似乎没有?因为我很忙。魁地奇训练,上课,还要给利亚开小灶。”她转向哈利:“但哈利也很忙,我们达成了一致,不是吗?”


哈利附和着点头:“没错,我们之间没有矛盾,一切都很好。”


赫敏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你们当然没有矛盾,因为你们甚至没有交流也没有接触!你们应该去约会,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魁地奇球场上或者有求必应屋里。你们不能因为两个斯莱特林就牺牲和恋人的相处。”


“不,赫敏。事实上,利亚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斯莱特林’。她非常……非常……”金妮的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她真的非常甜美!就像她做的曲奇饼一样!和利亚共度的时光总是那么快乐,这非常值得。”她看着哈利,脸颊发红:“当然,我不是说和你一起不快乐,只是……利亚真的需要我。我们是格兰芬多,我们总是帮助别人,不是吗?”


哈利安抚她:“当然,当然。我完全能够理解,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德拉科也是真的需要我。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吗?自从我们开始一起训练之后,他对他母亲的魔杖就驾驭得越来越棒了!而且他完全没有再出言不逊,恰恰相反,我发现他称得上妙语连珠。”


罗恩急得大叫:“可情侣不该是这样!”


赫敏连忙拦住他,对哈利和金妮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好吧,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金妮,罗恩只是担心你,知道你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就好了。毕竟奥利凡德这周末就重新开张。哈利,马尔福只要再去购买一根属于他自己的魔杖就可以结束你们之间的特训。那么格林格拉斯小姐的魁地奇也可以由他的男朋友来指导。一切都会好起来。不是吗?”


最后一句是对着罗恩说的。


罗恩安静下来,竭力露出一个笑容:“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哈利的笑容渐渐褪去。他都忘了,奥利凡德还会重新开张。


金妮有些不高兴,她嘟囔道:“谁知道那只雪貂会不会好好教利亚?他甚至都没能赢过哈利哪怕一次!利亚的父母怎么能放心让她嫁给马尔福这虚有其表的草包?他不会对利亚负责的。”


“金妮,德拉科毫无疑问值得格林格拉斯!”哈利皱起眉头,与金妮争辩:“他真的改变了很多,战争让所有人成长,不光是我们,也包括斯莱特林。德拉科很棒,他英俊潇洒,风趣幽默,虽然有些高傲但这无损他的可爱。而格林格拉斯,在我看来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她根本不会懂德拉科经历过的一切。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不相称的地方,那么问题也一定出在格林格拉斯身上。”


“哈利,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利亚温柔热情,她是我见过的最吸引人的女孩,更别提她还有一对甜美动人的酒窝。她就是为了和马尔福有更多共同爱好才来找我训练魁地奇。是的,她比我们小两岁,可雪貂也不见得有多成熟!你忘了他的手段都有多么幼稚了吗?”


“可德拉科值得更好的,而不是一段政治联姻!”


“噢,这正是我想为利亚说的话!她值得更好的,政治联姻也不该和那只该死的雪貂!”


罗恩和赫敏已经被这急转直下的剧情吓呆了。


公共休息室的入口突然打开,让哈利咽下了还未出口的反驳。西莫和纳威完全没留意室内诡异的氛围,他们冲过来,带来最新鲜的八卦——马尔福和格林格拉斯,他们要订婚了!


“什么时候?”赫敏咽了口唾沫,偷偷看向哈利和金妮。


“据说是在下周末。他们还要回马尔福庄园举办订婚仪式。”西莫拍拍哈利的肩膀:“你和金妮什么时候订婚?或者你们不打算订婚了,毕业就结婚吗?”


纳威撞了一下西莫的肩膀。哈利已经呆了。金妮愣了愣,“啪”一声合上她的麻瓜健身教程,头也不回地离开。


此时此刻,私自放出订婚消息的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正泡在图书馆里营造一种“我们情投意合”的假象。德拉科正在看一本《高级魔药公式大全》,阿斯托利亚则在复习她的魔法史。


两人同时打了个喷嚏。


第二天是周五。哈利和德拉科在有求必应室练习,整整两个小时,哈利都没有问他订婚是真是假。他们练习了变形术,黑魔法防御术,德拉科还指点了几句哈利正在写的魔药学论文。离开有求必应室时,哈利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眷恋——是的,这样的时光不常有了,奥利凡德已经重新开张了。


德拉科的手掌放在门上,却没有用力。他转过身,金发在灯下闪闪发亮,笑容温和。


“波特,明天能陪我去对角巷吗?奥利凡德魔杖店开张了,我该去买一根新魔杖。我知道这要求有点无理,但这两个月是你在帮助我克服魔杖带来的问题,所以……”


哈利的心脏酸得能拧出青柠汁儿,他强颜欢笑,打断这个令人充满保护欲的发言:“这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我很高兴你邀请我和你一起去!”


德拉科露出一个被阿斯托利亚形容为“欣慰中潜藏着心酸,心酸里浮出庆幸,庆幸下掩盖失落”的复杂表情——顺带一提,他对着镜子练习了整个下午。


“是吗?我以为你会更想和女韦斯莱共度周末。”他耸耸肩:“最近我占用了太多你们的时间,这让我感到抱歉。”


哈利扯住他的手臂:“德拉科!可能你不相信,但你真的不用……总之,你不用感到抱歉。”


德拉科疑惑了:“为什么?”


哈利讷讷无言,像一只熟透的番茄。对啊,为什么?不就是一起去对角巷吗,为什么会这么开心,这么迫不及待?


德拉科没再追问他。因为伟大的恋爱哲学家格林格拉斯小姐还曰过:钓鱼的最高境界,是要鱼儿主动钻到你的网里来。


德拉科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渔夫,最不缺的就是耐性。


他推开有求必应室的门:“那么,明天见。”


哈利点点头,与德拉科目光相碰,碰一碰又缩回来。


——“德拉科,明天见。”


万万没想到,周末的对角巷之行会变成四人约会。


美好的晴天,暮春阳光被微风吹落肩头。阿斯托利亚挽着金妮的手臂,与她们的男朋友相逢在打开对角巷的砖墙前。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金妮心想要不要让利亚去到马尔福身边,毕竟他们都快要订婚了。可是好不舍不得啊,利亚现在正挽着自己的手臂!这样的角度,稍微低一低头就能看见可爱的长睫毛和甜甜的酒窝。


哈利的想法和他的女朋友大同小异。


德拉科倒是若无其事,简单问候了阿斯托利亚两句,注意力就又回到了哈利身上。目睹这一切的金妮,越发觉得马尔福是个不可靠的未婚夫人选。


“金妮,你们这是去?”哈利从德拉科身后探出头。


“噢,利亚想买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她瞪着德拉科:“订婚仪式,你知道的。所以我陪她来。”


哈利的脸瞬间垮下去——“噢,这样。我陪德拉科来买魔杖。”


他们走进对角巷,直接在路口分手。金妮和阿斯托利亚钻进一家魔法用品店,而哈利和德拉科直奔奥利凡德魔杖店。


奥利凡德的记忆力出奇地好,他能记住每根从他这里买走的魔杖。所以当德拉科一进店,他便叫出了他的魔杖。当然,现在这根魔杖属于哈利了。“山楂木,十英寸,独角兽毛杖芯。弹性尚可。”奥利凡德将他们迎进来:“要买新魔杖吗?”


德拉科停在柜台前,装魔杖的小匣子堆得像一座座颤巍巍的小山。


“那根魔杖已经不属于我了,我需要一根新魔杖。”


奥利凡德回身抽出几只细长的魔杖匣:“当然,我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因此提前准备了几根可能用得上的魔杖。”他看向哈利,目光中有些别的东西,一些让哈利悚然一惊的东西:“独角兽毛是最最忠贞的杖芯,它们极为依赖最初的主人,几乎没有独角兽毛魔杖改换门庭。不得不说,这让我印象深刻。”


他转向德拉科:“来吧,小马尔福先生。试试这根。”他递给德拉科一根魔杖:“山楂木,龙心腱杖芯,十英寸,具有良好的弹性。”


德拉科拿在手里挥了挥,一只玻璃杯突然爆掉。他撇了撇嘴,这根魔杖绝不适合他。


“我还以为您会和老马尔福先生一样适合龙心腱,看来不行。好吧,再试试这根——”他递过来:“山楂木、凤凰羽毛、十又二分之一英寸。”


德拉科依然小心翼翼地挥了挥,这次爆掉的是临街的玻璃窗。他连忙将魔杖放了回去。奥利凡德摇摇头,对德拉科露出一个微笑:“看来山楂木已经不再适合你了,小马尔福先生。我很喜欢山楂木,它们奇异有趣、充满悖论。但不得不说,山楂木与那些处于混乱和矛盾中的巫师女巫更为相配。而你的心,已经非常坚定了。”


他在小山前挑挑拣拣,取出另一只匣子:“榆木、依然是独角兽毛,十二英寸。来试试这根!”


德拉科取过这根魔杖,他的表情变了。魔力顺畅地流泻出来,魔杖与他浑然一体。德拉科将杖尖对准碎掉的玻璃窗,念出一个修复咒语。碎玻璃哗啦啦将自己粘起来,窗户焕然一新。


“很好!就是它了!”奥利凡德高兴地拍手掌:“我就知道,榆木是合适的!虽然只有纯血统能使用榆木是无稽之谈,但它的确偏爱风度翩翩的主人,而且能将咒语施展得精确又优雅。”


德拉科将七个金加隆放在桌上。哈利笑眯眯地凑过来,观赏这根堪称美貌的魔杖。比起曾经的山楂木魔杖,这根榆木魔杖显得更加有光泽,更加深沉,也更加稳重。德拉科用它又修好了玻璃杯,的确精确又优雅。


“请好好珍惜这根魔杖。”奥利凡德转向哈利:“还有您,波特先生。虽然您拥有自己的魔杖,但那根独角兽毛魔杖也值得仔细对待。独角兽毛杖芯总是容易忧愁,真令人伤脑筋,不是吗?可它们的深情和坚贞,又如此可爱……”


德拉科将拳头抵在嘴唇前,轻轻咳了一声:“波特,该走了。”


哈利和奥利凡德告别,跟在德拉科身后离开魔杖店。他望着德拉科的背影,回想着奥利凡德关于独角兽毛杖芯的评论,一道闪电劈过他的脑海——独角兽毛杖芯,忠贞、深情,及其依赖第一位主人。但如果就是第一位主人令他改换门庭呢?


哈利问了出来。


德拉科停下脚步,他们身边是熙熙攘攘的行人。灰蓝色眸子如同夏日黄昏被暴雨洗涤过的天空,映出哈利期待的脸庞。


“那时候啊,我没有想要给你。”德拉科笑了笑,指着左胸口:“但也许魔杖比我自己更懂这颗心。”


从对角巷回到霍格沃茨,格兰芬多们回到塔楼,斯莱特林们回到地窖。一切都该回到正轨。就连罗恩和赫敏,也期待着哈利和金妮能在下周五恢复他们的例行约会。然而对于哈利和金妮而言,一切都已经不对劲儿了。哈利从行李箱里找出那根山楂木魔杖,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星星高悬,好像全霍格沃茨的人都睡着了,只有他还摩挲着这根魔杖发呆。德拉科就要和格林格拉斯订婚了,但他怎么能和格林格拉斯订婚呢?这根独角兽毛魔杖分明依然臣服于自己的手掌。


金妮也心不在焉。她总是想起阿斯托利亚和她在对角巷冰淇淋店的对话。那时她面前是巧克力船,利亚点了草莓圣代,但她总是从自己的杯子里偷巧克力酱吃。她买了礼物,一对情侣魁地奇护膝。这无疑是属于马尔福的,利亚就是为了马尔福才来学习打魁地奇。但她却说,她不想订婚。


五年级斯莱特林坐在她对面,低垂着头颅,金发落在两颊旁边,遮住那对圆溜溜的酒窝。


“我不想和德拉科订婚,虽然他很好——各方面来讲,都很适合格林格拉斯家族。”阿斯托利亚抬起那双湛蓝的眼睛:“但我不想订婚。韦斯莱小姐,你知道为什么吗?”


金妮口干舌燥,不敢答话。


阿斯托利亚身体前倾,眼睛里似乎有盈盈水光。


“韦斯莱小姐,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我……”金妮想说我怕我猜错了啊!


但阿斯托利亚移开目光,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下周五,会有人来接我们去马尔福庄园。我不想去。”她轻轻说:“我需要一个留下来的理由。”阿斯托利亚的手指绞着桌布,觑了一眼金妮:“你会来的,对吧?”


她将礼物从手提袋中拿出来,推到金妮面前——一副深蓝色护膝。


此刻,金妮对着这副护膝长吁短叹,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利亚想要留下来,只要她开口,利亚就会为她留下来。战争刚爆发的时候,金妮没有开口要跟着哈利他们去寻找魂器,即使她真的想去。她妥协了。从此之后,她和哈利之间就永远失去了一种感觉。


金妮想要利亚留下来。


一周如白驹过隙,周五上午完全不见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的人影。金妮在占卜课门口拦住哈利:“我有话对你说!”哈利也揪住她的手臂:“我刚准备去找你,我也有话想告诉你!”


“你知道利亚/德拉科,去哪儿了吗?”两人迫不及待地开口,双双愣在原地:“原来你也——!”


“不,不是说这个时候,我得找到利亚!不然她就被接去马尔福庄园了。记得吗?他们这周末就要订婚了!”


“我记得,所以我才想找到德拉科,今天上午他都没来上课!”


帕金森和扎比尼手挽手路过这对格兰芬多。帕金森回头:“找德拉科?他应该要带着小格林格拉斯回家。你们可以去校长室的壁炉跟前碰碰运气。”


哈利和金妮对视一眼,跑向校长室。他们到达时,却只看到了阿斯托利亚一人。金妮冲上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你们还没走。真好,真好!”利亚笑出一对灿烂的酒窝,如果不是挂心德拉科,哈利也会赞一声甜美的。利亚越过金妮的肩头,对哈利笑道:“德拉科逃跑了,他不准备和我去马尔福庄园。也许你可以在格兰芬多塔楼附近见到他?他一定是去找你了!”


哈利转身就走,忽然想起什么,暗骂自己愚蠢!他从口袋里取出活点地图——为什么不用这个来寻找德拉科的踪迹呢?然后他就看到属于德拉科的脚印,徘徊在塔楼下方。哈利只恨手边没有扫帚,好立刻飞到德拉科身边。


当然,他也没有让金发斯莱特林等太久——他这么记仇!哈利从小山坡跑下去,草叶甚至飞到了他的头发上。德拉科听到动静,回过头,阳光披洒一身。


他指间捏着一个亮闪闪的东西,递给飞奔而来的哈利。


——“我的订婚戒指,给你。”


鱼儿不仅主动钻进渔夫的网里,还主动扑进渔夫的怀里,将他压倒在草坪上。德拉科哈哈大笑,连撞到肩胛骨都是快乐的。现在,就像利亚所说,是时候收网了!


至于和利亚订婚的真相?


德拉科永远也不会告诉这个已经套上马尔福订婚戒指的格兰芬多英雄。永远不会。


END



评论
热度 ( 804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