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y_eong

正在練習但很懶的畫手~喜歡轉推關於德哈好看的文

香石竹.短篇HE.德哈.

德拉科獨守空閨😂

_易稚.:

微涉罗赫 布潘
一个很迷的小脑洞啊hhhhh
6.5德拉科生贺
假装是关于死亡 葬礼 鲜血 病痛的文
实际上可以说是非常甜了 毕竟虐不动[摊手]
第一次正式写德哈  emmmmm我猜一定OOC


哈利·波特先生已经毕业并且成为傲罗三年了,他目标在最近几年与他的恋人兼其学生时代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先生结婚。


但最近有一件事情非常困扰他,联想到之前几位好友陆续跟他打电话隐晦的提到了德拉科,使他不禁在白天黑夜的工作连轴转中,尽力地去分一分心关注他的爱人。


这也不能怪他,哈利想,谁叫他是个傲罗呢,傲罗工作忙碌也是正常的,而且最近还有个他上任几年来可以排的上前三名的大案子———追击食死徒余孽。天杀的,他们可以说是逃跑专家了,从最后一战到现在的三年多以来,鲜少能听到关于他们的事。


不过哈利在早出晚归之中似乎注意到了德拉科越来越苍白的脸,他有数次询问德拉科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德拉科总是说没事,只是没有休息好罢了。但话虽这么说着,似乎没见好,只看他一天天消瘦下去苍白下去。


这令哈利非常担心,隐晦的询问了布雷斯和潘西之后被一句"你才是他的合法伴侣,你都不关心不知道的话我们怎么会知道。"给怼了回去。


不过没事的,碰了一鼻子灰的他自我安慰着,这个案子马上就要结了,傲罗们已经大概摸清了残余食死徒大本营的具体位置,这几天就可以行动了。这之后他有大把的时间去陪伴德拉科。不管遇到什么事,毕竟他现在确实有些想要隐退的想法了。


食死徒的老巢终于被前线傲罗摸清了,哈利所在的傲罗小队的任务就是打头阵出其不意地剿灭他们。


在决战当天的凌晨,哈利在睡梦之中被惊醒,司长通知他要立刻到达埋伏地点,随时准备突然进攻先下手为强。


当他悄悄地穿好衣服准备溜出门,抬头却发现德拉科正在床上端坐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透过窗外传来的微弱灯光,哈利看着他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眼睛下是一片青黑。他的心抽疼了几下,他最近太差劲了,工作到深夜,回家也是倒头就睡。一直没有认真思考过德拉科的反常,难道他就这样,一夜没睡?


"你究竟怎么了...?"哈利疲累了好几天,凌晨起床都成为了他嘶哑着嗓子开口的原因。


"你要走?"德拉科用同样沙哑的嗓音说道,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是的,不过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在今天结束,接下来我会好好的陪你,你的身体状况很令我担心。而且我想我们也该谈谈了。"


"那就现在谈吧。"


"什么——?不可能的!我急着去食死徒老巢——听着,德拉科。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好吗?我一定,一定会和你好好谈谈的。"哈利突然觉得一阵慌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出现,他不敢去触碰,只会一味地躲避。


他急急忙忙地朝门口走去,嘴里还不忘念叨着"真的德拉科,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得走了——"


"波特。"他轻声念出这个名字,轻地仿佛风一吹就会轻飘飘的散了。"你会后悔的。"


哈利手放在门把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按下去,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也许,但是我认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


门关上的声响在没什么人气的房间中响起,德拉科觉得这声音过分突兀了,甚至有一些刺耳。


半晌,房间中传来他幽幽的叹息。"我是给了你机会的。哈利。"


————————————————————
"粉身碎骨!"


混乱之中一道咒语击中了哈利,他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这明明就是一场阴谋!怪不得食死徒这些天安静如鸡,原来是全都默默策划好了,设下埋伏在这儿等着他们呢。


傲罗司司长也不是什么好鸟,看着情况不对立刻带领亲信撤退了,说是回去叫支援,让哈利在前线暂时接替总指挥,一定要顶住。实际上有好处就想从他这儿分一杯羹,一看情况不好又马上闪人不顾他的死活。这事儿结束以后还在他手底下卖命我就是傻逼。


"呸。"他吐出一口血沫。


叫援军?说的好听,他可能还巴不得他哈利·波特赶快死在战场上,这样他司长的位置就没人可以动摇了。


哈利自嘲一笑,早知道他当初就该听德拉科的,当时两人就这个问题还起了争执,最后吵的特别凶,他光想着要逞能,没仔细的考虑过问题,也不懂人情世故,固执又不愿意听,有今天的结果倒是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解决掉最后一个食死徒,粗略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什么异常声响,哈利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脱力地靠在石柱上休息,拼命大喘气,他中了好几个恶咒,伤口在不断流血,但是已经累到痛到连给自己施一个治疗魔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想着,要不然就等到圣芒戈的医疗队来吧,虽然到时候他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这时袖扣通话器突然闪了一下,赫敏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哭腔"哈利!德拉科...他...他要不行了!"


哈利在半空中准备给自己施治疗咒,想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好好回家的胳膊,突然垂了下来。


当哈利·波特全身是血的出现在马尔福庄园,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好友之中安静的放在那里没有一丝声息的纯黑色棺椁。


"哈利!"赫敏第一个发现了他,尖叫"梅林你是怎么搞的!居然这种时候还用幻影移形!你不要命了!"


他躲开了赫敏冲过来想要搀扶的手,走一步一个血脚印,你不能指望一个中了钻心剜骨还有两个食死徒新研究的,和神锋无影差不多效果的咒语的人,在幻影移形的撕扯加成后身体还有一块皮肤是完好的不流血的。


失血过多的眩晕和全身上下所有伤口的疼痛都比不上看到棺椁里安静躺着的青年来的痛苦。


往常和他一直吵嘴对立,会吐出刻薄的言语和浪漫的情话的英俊青年此时此刻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苍白着脸毫无生机地躺在棺材里,再也不能开口说我爱你。胸前和身旁放着白色的玫瑰,百合和香石竹。


"我该早点儿发现的,我该在觉得不对的时候就一定要问他的,不去想什么该死的狗屁任务...
...十个特别行动也比不上一个他。我真是个混蛋。"哈利轻轻说道。


他一头栽倒在未合上盖子的棺椁里,鲜血顷刻间染红了德拉科白色袍子和里面的鲜花。


他用尽力气紧紧抱着身旁的爱人,努力说话也只是微弱的气音"德拉科,我想说,我爱你,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直到永远。你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去他妈的工作。你稍微慢一点儿,别那么快,等等我好吗?我马上就来了。"


你离开的时候很疼吗,反正我很疼。
不过当我看见了你呀,就不再疼了。


"咒立停!"布雷斯在旁边整个人都要吓的心脏骤停了,如果按照计划的剧本进行下去那就真的要死掉一个了。


德拉科瞬间就睁开了眼睛,颤抖着伸手,却触碰到了满手的鲜血。


迷迷糊糊的哈利抬起头,发现自己本应殉情的人紧张的看着自己,眼睛里是绝望与后悔。


"你这个混蛋。"


可是我一点儿都不怪你,哈利放松的同时这么想。然后世界终于一片黑暗。


只要你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下班的马尔福先生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为了报让他爱人受了一大顿苦甚至差点死掉的仇,他给傲罗司司长拉下马可是废了一番力气的。


但是一想到家里有某个人等着他,他的脚步又轻快了起来。


他推开门,下午的阳光暖暖地爬进窗户,温柔地盖在窗边看书的人身上。


"差点半身不遂的破特先生,您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这么安静如鸡可不像我认识的格兰芬多傻逼。怎么不去参加您热衷的本职工作了?"


"特别任务可执行完了,德拉科。"坐在窗台的摇椅上晒太阳的黑发青年转了过来,安静的笑着,"但是我好像听谁说的,你说马尔福家族家大业大能养得起我一辈子。


"你这可是无赖。"德拉科笑着把哈利腿上的毛毯向上拉了拉。


"这可是跟您学的,尊敬的马尔福家主。"


————————关于之前————————
"呃...哈利,现在德拉科的状况很不好。"赫敏在袖扣通话器[大战结束后结合麻瓜的手机电话技术的魔法发明]的另一端,斟酌着用词。


"emmmmm...我知道,mione,但是我最近有个大case,根据可靠消息,食死徒残部在最近准备发动一次大的袭击,我们必须在这之前找到他们的老窝一网打尽。"哈利握着通话器回到,"我真的没时间听你,罗恩,潘西和布雷斯轮番上阵,拯救马尔福大少爷可怜的独守空房的怨念。mione,我还有事,就先挂了。"


随着通话器另一端没了声音,袖扣上的水晶光芒一闪,赫敏向身边的德拉科耸了耸肩,"我尽力了,但是哈利他根本不吃这一套,我说过的。"


德拉科起身"他都有多长时间下半夜回家天不亮就上班,即使是傲罗又有几个像他这样拼命的?即使是红毛鼬,噢,韦斯莱,也没有让你如此担心过吧?你知道的,梅林,我感觉我现在就像个怨妇一样无理取闹,但是这样下去他的身体该死的迟早会垮掉的。"


"虽然我还是很不赞同你该死的说话方式,但是没错,哈利现在的工作强度已经到连我和罗恩也很担心的程度了,罗恩说最近魔法部部长和傲罗司的司长快要把傲罗司80%的工作量压在了哈利身上,简直神经病。"赫敏耸了耸肩。


"我都说了,马尔福家的钱可以养他一辈...
...ouch!潘西你在做什么!"


黑发女士优雅的吹了吹指甲,仿佛刚才朝德拉科的头下毒手的并不是她"你要是不想被这两位'优秀'格兰芬多校友群殴至出现在预言家日报的头条的程度,就闭上你的嘴德拉科,我是为你好。"


德拉科非常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不行,我必须得让波特意识到他错的无可救药,救世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还以为自己必须冲在第一线吗?他以为所有傲罗都是吃干饭的白痴吗?"


"你才是白痴!你这白鼬!明明是那群吃饱了撑的老头子折腾哈利,关我们什么事!而且,"罗恩苦恼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们还把我和哈利分开了,哈利在一队,我在二队,一队和二队的作息时间完全不一样。我根本不知道他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格兰杰,"德拉科突然转向赫敏,严肃地开口"如果用我的钱,和除了韦斯莱,我们四个人的脑子,你说用钱砸和舆论操控能不能给哈利顶到魔法部长的位置?反正救世主的脑残粉们无处不在,借势宣传一下应该可行吧?"


"驳回。"赫敏立刻拒绝了他"首先哈利就不会同意。"


"噢,梅林的花裤衩。"德拉科向后仰靠在沙发上,"那我还能怎么办。"


半晌他突然弹起来,清了清嗓子"我突然有了个主意...虽然也不是那么好...你们帮我演场戏,韦斯莱,不用那么瞪着我,为了让该死的破特先生意识到我的重要性和他工作的危险性,我决定死一次。"


"死一次?"所有人叫出声。


"是的,一周后就是愚人节,在这之前,哈利是很少能回到家的。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我的"葬礼",当然,演戏要演全套,连讣告什么的都要准备齐全。噢对了,记得把预言家日报的头条版面也买下来。"


"wow"布雷斯吹了个口哨,"为了你的亲亲波特你还真是舍得花钱。不过你这钱可是白花了,我赌一万加隆,格兰杰给他打个电话他就回来,连报纸的逼真效果都不用营造。营造了也是没用,他不会看的。"


"布雷斯,我不得不说,这次你肯定是正确的。我再追加一万加隆。"潘西微笑着看着他。


"希望那个傲罗小头子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德拉科叹了口气。







END.


没什么说的 最近就很想写以花命名的故事
[纯粹就是查了查葬礼用什么花hhhhh然后觉得香石竹(也就是康乃馨)这个名字很高端]
还有最近着手写的一篇是德哈关于乡村傻白甜的
马天龙x疤头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神经病吧
喜欢就请关注一下评论一下点个赞  谢谢您  要不然我真没有动力写下去啊呜呜呜


然后祝我的铂金小王子37岁生日快乐呀
德哈真的是初恋了  没有喜欢过任何一对儿喜欢这么多年  但是直到现在才开始动笔  之前写的都是别的cp. 因为太喜欢了  怕写不好  怕ooc
但是作为小王子生日的今天  还是写了一个小故事
因为我喜欢你们彼此相爱的样子呀
相爱的人啊。

评论
热度 ( 56 )

© hyy_eong | Powered by LOFTER